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和凤梦涵都不说话了,他们突然的感觉自己很傻,很傻,他们只是看到了对面的山峰,就失去了最后的勇气,他们甚至都没有过来看看,看看两山之间还有什么。 。。。。不错,是个村庄,那里有山川河流,还有一块块翠绿的农田,季子强张开双臂扑向凤梦涵,一下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他难以置信的说:“我们有救了,我们再也不需要等死了。”

    凤梦涵也喃喃着说:“有救真好,有救真好!”她脸上挤出一丝儿笑,眼泪却流了下来。

    这会儿,他们两人就那样拥抱在一起。。。。。。

    冀良青书记在这几天真是心烦意乱,几天以来,省里几个主要的领导,几乎每天都来电话询问搜救的情况,这让冀良青在救援指挥部里如坐针毡,他每天都要向省委和省政府汇报,每次省委王书记和他通话的时候,都隐隐约约的露出了不太高兴的情绪。

    王书记这样的情绪比起骂他一通都让冀良青难受,似乎在冀良青的感觉中,省委王书记对好几天都没有找到季子强是心存疑惑的,这个疑惑在延伸一点,好像是在责怪冀良青并没有尽力一样,这让冀良青感到很是委屈。

    实事求是的说,冀良青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这几天他几乎没有睡过一个踏实觉,虽然他心里对季子强并不是那样的牵挂,甚至还有点讨厌,但是有一点他是知道了,假如这次季子强真的没有生还,恐怕新屏市必须有人出来做季子强的殉葬品,而更多的人会把事情怪到自己头上,为什么要在那个时候让季子强过去,为什么没有提前预计到路途会有危险,为什么。。。。。总之,要找借口是很容易的。

    谢天谢地,冀良青突然接到了大宇县的县委书记张广明的电话,张广明告诉冀良青,季子强和凤梦涵找到了,他们在大宇境内的一个村子里,两人没有生命危险,只是饿了几天,人虚弱一些而已。

    冀良青在挂上电话的时候,只说了一句他从来都没有说的话:我靠。

    然后冀良青给省委和省政府通报了消息,又让救援指挥部通知搜救人员全部撤回,在最后,冀良青就狠狠的睡了一觉,直到第二天,才去医院看望季子强和凤梦涵。

    季子强在医院醒来之后对赶来照看自己的*,秘书小赵,还有大宇县的书记张广明等人说的第一句话是:“你们不要把我住的房号告诉太多人。”

    *他们几个都点头答应了,季子强又问:“对了,青檬县的灾情怎么样了,有没有人员伤亡?”

    *摇头说:“灾情已经控制住了,除了部分房屋倒塌,人员倒是没有什么伤亡,现在市里也正在安排他们灾后重建的事宜,你不用担心,一切正常。”

    季子强这才放心下来:“嗯,那好吧,让我清静两天。”

    季子强现在除了家人,谁也不想见。他不想见他的朋友,也不想见那些下属,见了他们说什么?听他们说几句没用的安慰话有意义吗?他更讨厌那些阿谀奉承的探望,不仅让他难堪,还让他强挤着笑迎来送往,占用自己的空间。

    但江可蕊和老爹老妈很快就来了,几乎是季子强刚躺进病房他们就来了,还有小雨也来了,他是什么都不懂,不过季子强在看到他们的那一刹那,却突然的热泪盈眶。

    江可蕊一把就抱住了他,脸贴着他的脸,眼泪就都不听话地流了下来,他们没有嚎啕大哭,但两人的眼泪还是交织在了一起,这其实不管是对季子强,还是对江可蕊,都已经是一场生与死的考验了,所以他们在唏嘘感伤,他们在发泄着紧张。

    一会儿,江可蕊擦干了眼泪,跑去查看检验报告,跑去问医生护士病人吃什么最好,吃什么身体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恢复。

    后来江可蕊说:“我们回家吧!回家我会好好照顾你,会比医生护士都要好地照顾你。”

    老妈有点担心的说:“还是在医院好吧,护士懂得照顾病人。”

    江可蕊说:“他不是病人。他怎么会是病人呢?他只是饿的,只是累的。回去休息好了,滋补好了,体力就恢复了。”

    季子强说:“其实,我并没什么大事,我在这里呆得很不舒服很不自在。检查完身体,让医生护士放心了,我们就回家。”

    后来病房里其他人都不在的时候,季子强问江可蕊:“你知道我回家想要干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

    江可蕊一下脸红了,说:“你又来了,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不过这也说明你的身体机能健康。以前,你太多的想那么事,我还不高兴,还骂你流氓,骂你号色,现在,我倒希望你想那些事了。”说着说着,江可蕊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脸更红了。

    季子强却郑重其事的说:“江可蕊啊江可蕊,你在想什么呢?你误会了。都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回去想干的第一件事,是想狠狠地吃一顿饱饭,最好是红烧肉。”

    江可蕊一下笑了,说:“你在故意误导我。”两只拳头就在季子强的身上擂了起来。

    季子强也不阻挡,说:“你知道吗,为什么我到现在还不能恢复吗?就是因为在这里只能吊葡萄糖,只能喝粥水。如果,能够狠狠地吃上一顿饭,我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江可蕊说:“你别想,就是让你回去,你也别想。医生护士说过了,不能让你吃得太饱。你饿了那么多天,不能一下子吃得太饱,会把肚子撑破的。”

    季子强看着江可蕊,突然就想起了凤梦涵,想起他们在那荒山,也曾说过吃的话题。那时候,凤梦涵也说,要狠狠地吃一顿,自己还答应要请她吃大餐呢!季子强有点黯然的想,自己有妻子,老妈等人照顾着,她们什么都为他想到了,而凤梦涵有谁照顾她呢?照顾她的人会不会也想得那么细呢?自己身体健壮,受几天苦没什么,但是,凤梦涵会不会有事呢?她在山上可是病了一场的。

    一个人有吃有喝大病一场还会有事呢,没吃没喝大病一场该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季子强又想到了那个死亡前的绚丽,想自己给凤梦涵的伤害。他想,这个更是致命的,她能够摆脱那个阴影吗?其实,凤梦涵并不是一个坚强的人,如果,她摆脱不了那阴影,她身体即使健康了,那身心也难于康复!

    季子强很后悔,后悔自己怎么就没去看看她,怎么不去向她说几句忏悔的话。他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但是,说总比不说好,或许能慰抚慰抚她被伤的心。

    江可蕊见季子强沉默着,便也不再吵闹了。她没有问他在想什么。她已经习惯了他的这种沉默,他不想告诉她们,她绝不乱打听。

    后来冀良青来了,冀良青的到来,*等人就挡不住了,冀良青紧紧地握住季子强的手,说:“精神还不错吗?你不知道,这几天,我有多担心,真担心你就出不来了,真担心你就见马克思了,你这人命硬,当然,也命苦。你还要留下来为党做事,为老百姓做事!”

    季子强笑了笑,心里想,这冀良青几天没见,好像也变得亲热了许多,季子强就想站起来和冀良青说话。

    冀良青要季子强躺下,不只是嘴上说说,还亲自扶他到病床边,把他按在病床上,他就坐在床边,询问季子强的身体情况,问检查的结果。

    季子强说:“没事的。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医生太小心了。”

    冀良青说:“你不要怪医生,医生是向你负责,要向市委,市政府负责,最近,也没什么大事,你就多住几天,把身体调理好了再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句话虽然老土,道理却是实在的。‘

    季子强再一次表示了感谢。最后冀良青对*等人说:“稼祥啊,季市长只要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及时给我电话?”

    季子强忙说:“不用了。不用了。”

    不过就算在保密,还是有人能打听到这里来,冀良青走后不久,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有点尴尬的进来了,他身后还有两个人挤了进来,都是局级领导,他们手里提着果篮,一下子就冲到*前面了,到了季子强面前,便点头哈腰,说:“季市长,你受苦了,你受苦了!”

    *使个鬼脸,意思是说我想拦也拦不住。

    两个局长一看*的样子,忙说:“这不关王秘书长的事,我们逐个病房逐个病房找过来的,这医院才有多大,还会找不到?”

    季子强说:“你们何必呢?”

    他们说:“我们只是来看看,看了就走,不会影响你休息。”

    他们把果篮放在床脚,也没说什么,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说:“一点小意思,回去买只鸡补补。”

    这动作如此的大方,竟不顾忌在场的人,好像干的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季子强接不是,不接也不是,他知道,这种挖空心思来探望他的人还会更多,都找到机会向他进贡了。。。。。!

    季子强当天就回家了,他知道自己不能在这里继续住下去了,等到消息一传开,自己在医院就永无宁日。

    医生当然不敢作主放他回家,季子强叫来了院长,说自己并没有什么大事,呆在医院只会给他们添麻烦,单是来探望他的人就会排长龙,怕会影响医院的正常运作。

    院长向医生问了季子强的状况,看了他的检验报告,就同意他出院了,不过,院长要求必须隔天回来检查一次。只要能回去,季子强自然是什么都答应。

    回到家,江可蕊要搀扶季子强上楼,却被他,拒绝了,季子强说:“你真当我弱得连楼梯都上不了吗?”

    上了楼,江可蕊叫他躺床上,他又说:“放心把可蕊,你别当我是病人。”

    他在沙发上坐下来,江可蕊忙就烧水给他泡茶,然后问季子强:“想吃饭是不是?我现在就去给你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