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可蕊因为也在青檬县城,所以她也到了救援指挥部,她一定要参加搜救工作,但在搜救指挥部,冀良青制止了江可蕊,他知道她现在很伤心,但正因为如此,冀良青更不能让她前去,山里的道路险峻,要是季子强出了事情,江可蕊又出点问题,那自己这个市委书记也算是当到头了。

    于是,江可蕊只能伤心的呆在指挥部里,看着几队人马摸黑一拨拨的上山寻找季子强和凤梦涵,自己却完全使不上力气。

    当地的村民也很快被集中起来,组织了一支队伍,他们对周边的环境很熟悉,所以对搜救作用很大。

    遗憾的是,也正是他们的能干,却误导了整个搜救的大军,因为在下游20多里的水里,他们发现了那辆凤梦涵的小车,小车里没有季子强和凤梦涵,但大家自然而然的认为季子强和凤梦涵肯定和车在一起,整个救援队伍就锁定了这一条河流和周边的范围展开了拉网似的搜寻。

    他们不知道,季子强和凤梦涵其实并不在这条河里,山里的河水,小溪很多,在主河道上经常有岔开的河流,季子强他们两人在离出事不远的地方,就被冲进了另一个小河里,这说不上是不是好事,要是依然在那个大河里,说不上季子强和凤梦涵早就淹死了,但他们进入了山谷无路可走的小河,又让他们和搜救的队伍阴错阳差的对着一个虚假的目标搜救,而无法确定他们现在的位置,这应该是天意吧,因为到现在为止,季子强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身在那条河里。

    后来季子强和凤梦涵实在是走的乏了,就在一块岩石山坐了下来,两人几乎同时就睡着了,等季子强一觉醒来,就是饿,饿得发慌,也不知几点了,他看了看对面的凤梦涵,她背靠着大石缩蜷着身子正睡得香,许是太累的缘故。

    季子强听到她熟睡发出细微的喘息声,他没有打扰她,站起来四处张望,寻找着可以继续前行的道路。

    然而,季子强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就是方向感一般,看了好一会,季子强都不能确定当初自己应该向那个方向前,他很无奈地回到他们休息的地方,脚下踩了一块松动的石头,发起一阵声响,就看到凤梦涵动了一下。

    他知道,她被他惊醒了,季子强想,他们不可能睡太长时间了,说:“我们继续走吧。”

    凤梦涵问:“你说,他们还在找我们吗?”

    季子强说:“肯定在找,而且,市里也应该知道了,说不定连省委書記都知道了。”他的心跳了一下,想这下子又给省委王书记添麻烦了。

    季子强回想自己这些年遇到的事,突然有一种感觉,觉得人的运程犹如波浪式的,他想,这一次,他又到了某一个低谷,还有哪一次能比这一次还低呢?应该不会还有更低的了,不过季子强又想,要是自己这次侥幸的或活下来,回去以后,自己不定会按着波浪式的规律又迎来下一个高峰!

    这时候,季子强对自己是充满信心的,他相信自己完全能够摆脱目前这一困境,走出荒山,走向光明。

    凤梦涵问:“你在想什么?”

    季子强笑了笑,说:“我们一定能走出这里,而且。。。。。”

    刚说道这里,季子强却突然看到了一束太阳的光芒,照进了这片深林,季子强大呼一声:“太阳出来了,我们有救了。”

    不错,只要有太阳,季子强就能找到方向,就能走出这里。凤梦涵也被他鼓舞了,站了起来,拍打着身上的尘土。

    季子强问:“能走吗?”

    凤梦涵说:“走多远都可以。”

    他们便一前一后向东面走去,这次季子强走在前面,凤梦涵跟很紧,他便一会儿牵着她的手,一会儿扶着她的腰,她一点也没介意,这时候,他们都没有其他想法。

    但山里的太阳很快又黯淡下来,一会便没有了光亮,季子强只能凭借着自己刚才对方向的记忆,一直往前走,就算需要绕道,需要拐弯,但大概的目标他还是记得,所以到目前为止,他还是自认没有走错。

    但在爬了几座山,过了几条沟之后,渐渐地,季子强觉得脚下的路有点不对劲,停下来说:“我又有点找不到方向了,你呢?”

    凤梦涵喘着气,说:“我也搞不清了”。

    凤梦涵就坐了下来,说:“我走不动了。”

    季子强说:“休息一下吧?”他也感到累了,且累得发虚。

    凤梦涵问:“你说,我出山后,想要干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季子强说:“泡个热水澡,把身上的灰尘都冲洗干净。”

    凤梦涵摇头,说:“我只想大吃一餐。我发现,减肥节食的人好傻!以后,我绝不会再干这种傻事了。”

    季子强笑了,但同时就听到自己的肚子“咕咕”地响。

    后来他们又走,就这样,直到晚上,两人累的筋疲力竭,饿的肚子乱叫,还是没有走出大山,

    但是他们确信,一定可以走出这荒山,他们甚至想,还没走到的时候,就会与寻找他们的人会合了,所以,走一会儿,季子强就大声喊叫,就停下来听听有没有回应。

    走一会,就仿佛感觉到有说话的声音从前方传过来。终于,发现是幻觉时,他就笑了,笑自己几乎成了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他们走着,走着,有时候要弯着腰摸索前行,有时候,凤梦涵跟不上了,就叫他等一等,他就停下来,就把手伸出她,就牵着她往前走。

    她说:“你一点也不懂得疲倦。”

    他说:“我现在还能疲倦吗?出去以后,我请你吃大餐的,你喜欢吃什么?“

    她说:”我什么都吃,只要能吃饱。“

    他就笑起来,说:”你这是饥不择食!”

    但天越来越黑,几乎看不到前方了,季子强和凤梦涵只能停下拉,找一个避风的地方,烧上一堆火,两人相依偎着,一会就睡去了。

    夜很长,不过对两个心力交瘁的人来说,夜并不长,只是睡了一觉,他们就发现天已经亮了,他们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肚子太饿,这种饿已经快到了无法忍受的程度,而且还带来了全身的疲惫和心理上的绝望。

    但不管怎么说,路还要走,季子强在今天兴奋感一点点地消失了,他意识到,他们时间不多了,要是今天还没有走出大山,那么有可能两人会因为饿而晕倒,所以只有今天一天的机会。

    他们都没有说话,山里静得可以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听得见他们的喘气声,听得见他们的心跳声。

    没有其他的办法,他们还要继续走,走了一个上午,翻过了好几座山,突然,呈现在他们眼前的又是一个真正意义的山峰,这个山不太大,但和这两天翻过的山一样,它的后面一定依然是无穷无尽的大山,季子强当时就有一种蒙了的感觉,看来自己是永远也走不出大山了。

    凤梦涵也像是明白了眼前的状况,她摇摇晃晃的,走到了旁边的一个小溪流的旁边,“咚”一声坐到了地上,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只能把头伸进水里,喝了几口。

    季子强也像泄了气的皮球,坐了下来。凤梦涵喝了几口水,挣扎着说:“我们好像永远也走不出去了。”

    季子强想说几句鼓励的话,不想让凤梦涵失望,但嘴里却吐出了这么一句话:“怎么会这样呢?”

    凤梦涵看着他,眼光暗淡,她问:“我们是不是不能出去了?他们不可能找到我们了。我们很努力了,但是,我们总找不到一条出去的路,我们会不会就一直呆在这山里?就这么慢慢死在这里?”

    凤梦涵哭了起来。

    季子强看见她脸上的泪晶莹地滚动。他应该怎么安慰她呢?她不可能再天真地相信他的话了,他也不可能说出自己也觉得虚假的话了,虽然这样的话和这样的表情在今天和昨天,季子强已经说了很多很多。

    人是靠精神靠希望支撑的,凤梦涵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能坚持这么久,靠得就是那么一种精神,那么一种希望。当那种精神消散,那种希望破灭时,人一下子就崩溃了。

    突然之间,凤梦涵她跳了起来,她声嘶力竭地大喊:“我要回去,我要回家。我不要在这里,不要死在这里。”她疯狂地奔跑,向着来时的路。

    季子强在后面喊:“你回来!你要冷静!”他一边喊一边追,凤梦涵被什么绊了一下,重重地摔在地上,但她很快又爬了起来,又疯狂地向前跑,季子强追上了她,从后面紧紧地抱住她。

    季子强说:“你要干什么?你这是要干什么?”

    她挣扎着,说:“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季子强说:“我们一定能回去的,一定能活着出去的!”

    她扑在他身上哭了起来,她一只手锤打着他,她说:“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在这里。”

    季子强只是抱着她,任她锤打,任她发泄。最后,她似乎耗尽了全身的力气,软软地倒在他的身上,无声地哭泣,季子强擦着她的眼泪,说:“我们还没有绝望。没有绝望,你要记住,只要还有一口气,我们就不能绝望!”

    他紧紧地抱着她,安慰她,虽然,他也不知道希望在那里,但是,他必须要她振作起来。如果,自己都绝望了,谁都不可能给予你希望!他抱着她回到小溪旁边,慢慢把她放下来,让她靠在一块石头上,然后,也并排坐下来。本来,他就累得快散架了,又经那么一折腾,感觉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他闭上了眼睛,想这两天走过的路,想他们走了那么多路,却一直没有走出这大山。他想,先好好休息一下,今天太累了!那种心的累,身体的累谁能体会得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