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很矛盾,他怕这是个恶作剧,如果自己上当去了,再空等一个晚上,那才是个大笑话,这么聪明的人也被人家给耍了。

    但万一是真的呢这除了有他说的秘密外,还有人家的一条命,季子强反复想了好一会,同时,好奇也是人的天性,对季子强来说,也不例外,他决定明天去探个究竟。

    季子强抬起头对小张说:“不管真假,我明天去看看。”

    秘书小张担心的说:“你忘了上次你被乔小武暗算的事了,现在真假还难说,你不能去。”

    季子强凝重的反问:“那万一是真的呢”

    小张接口说:“就算是真的,你也不能去,要不我去。”

    季子强摇要头说:“万一是真的,万一他见过我,换个人他不敢出来见面怎么办”。

    小张也一时想不出来其他办法,办公室就沉静了下来。

    这样过了一两分钟,小张就突然说:“你非要去可以,但要带上2个刑警,你也必须配备上武器。”。

    季子强又想了下,也怕真的有什么危险,有点准备也好,就同意了,并且告戒小张说:“今天信的事,我希望你能保密,以免发生意外”。

    小张很严肃的点点头,答应说:“这你放心,这份信其他人都没看过。”

    第二天一早,季子强就把公安局的郭局长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来,把昨天的事给他讲了,让他回去安排两个素质过硬的刑警晚上7点到政府来。

    郭局长怕出意外,就说:“你要去也可以,但是单独见面还是有危险的,我帮你借一把手枪配上,以防万一”。

    季子强想想也就同意了。

    郭局长知道事情重大,就不再多说,回去安排人员去了。

    季子强今天也就没有安排去远处的事情,在城建局长和规划局长的陪同下检查了城区几个正在施工的单位。

    在王老板的工地上也转了一转,王老板很是殷勤,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一一的给季子强做了介绍,对上次季子强提出的一些超前设计的构想,也做了说明,最后在季子强他们走的时候,这王老板还每人给硬塞了一条烟,季子强摇着头,苦笑着,还是给收下了。

    城建局的吕局长也很感慨的说:“这段时间我是干的最高兴的时间,有季县长领导这工作干起来那就是一个字;爽。”

    季子强知道这是在讨好自己,也权且听听,笑一笑,没做回应。

    不过这城建局的吕局长人是长的不怎么样,说话是很中听的,拍人是很专业的,你就是知道他在拍你马屁,你也不会心生厌恶,因为他拍的恰倒好处,一点都不让人讨厌。

    到了小屋吃完饭,郭局长带着两个刑警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郭局长说这两个刑警是他特意挑选的,素质和业务能力都很强,该交代的也都交代了,又给季子强带来了一把54手枪,他问:“季县长你使用过枪吗。”

    季子强把手枪掂了掂说:“过去我在学校参加过几次军训,打过步枪,手枪没用过。”。

    郭局长就把手枪的使用要领给他详细的讲了一遍。

    季子强也没太认真的听,带上手枪也就是防患未然,未必还真的用的上,等着准备的差不多了,季子强就和两个刑警开车离开了政府,郭局长说要去保护他,季子强笑笑说:“有这两个高手在,你还担心什么,人去多了目标也大”。

    季子强他们三个人走上车,一路就开往了指定的地方,到了这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远远的,他们借着朦胧的月光看到在新屯乡乡北边靠山的地方有个的破窑。

    季子强让关上车灯又前行了一段,车就开不进去了,在离破窑300多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前面都是沟坎农田,季子强走下了车,让两个刑警在车上等他,一个刑警把早已准备好的一个强力手电筒交给他,季子强没有打开手电筒。

    走了几步,季子强为防止不测还是掏出了手枪。

    顺着高低不平的田埂小道他慢慢的向破窑靠近,寂静空旷的田野显得异常的清冷,远处黑糊糊的大山带给人神秘和恐惧,从那不时的传来一声声让人惊魂的鸟叫,季子强感到了自己的心跳,握抢的手,在这冰冷的夜里也有汗水沁出。

    一步步他接近了那破烂的砖窑,就在他离砖窑不到10米的时候,一个黑影从窑洞里串了出来,太过突然,季子强一下就打开了手电筒,那出来的人也没想到会遇上人,两个都诧异一下,那人转身就向后山跑去,季子强不知道是应该跟上他,还是应该先到窑洞看看,就在这犹豫里,那人已经消失在了漆黑的山林里了。

    季子强不再迟疑,就进了窑洞,他呆住了,手电筒的光环里,一个年轻人倒在窑洞的角落,胸口还有血在不断的流淌,把他那灰色的夹克衫染的鲜红。

    季子强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他不是个胆小的人,可望着这流血的人他不由的退了几步,在几秒的停顿后,他赶忙上前用手试探的去感觉那人的呼吸,他发现已经晚了,血还在流,但人已经没了呼吸。。

    季子强已经来不及回去叫那两个刑警了,他战抖着手,就打通了120和110。

    两个刑警进来后,又确认了这男子已经死亡,季子强退出了窑洞在心里埋怨自己,为什么不早10几分钟过来,那怕早5分钟,3分钟也许就可以救了他。

    在等待110刑警赶来的过程里,他一直这样后悔着,自责着。

    时间不长,郭局长就带着大量的刑警赶来,郭局长一边安排现场的侦察,一边对季子强说:“季县长,先送你回去,让他们在这工作,你回去休息”。

    季子强不想走,他也想留下来陪着,可身体象抽空了血液一样,无力也很疲乏。

    回到办公室他在想:看来这人要说的秘密是真的存在的,但追杀的的人怎么会知道他的地方,又怎么刚好抢在了他去的前面,是谁走露了消息,是谁通知了对方

    很多疑团让他想不通。知道信的就他和小张两个人,最多再加上郭局长,那两个刑警在来政府前还是不知情的,那问题就在小张和郭局长身上,到底会是谁是无意走漏了消息,还是本来就是一伙。

    想了好一会,他马上拿起了电话,给郭局长说要尽快搞清楚被杀人的身份,让郭局长安排好以后赶回他办公室。

    电话打完,他心神不安的在办公室坐坐,走走,焦急的等待着。

    郭局长过了几个小时,才从新屯乡乡窑洞赶了过来,季子强告诉了他自己的疑惑,又问他有没有给人提起过这件事,郭局长认真的思索了很久突然说:“应该还有一个人知道。”

    季子强瞪大了眼睛问:“还有谁知道。”

    郭局长邹着眉头说:“我们局的枪械管理员张丽。我从枪械库给你借枪的时候,填过一张单子,写了你上新屯乡,但没有写明上新屯乡做什么。”

    季子强就问:“这个枪械管理员张丽有什么背景,平时表现怎么样。”

    郭局长想了下说:“没有什么特别的背景,平时表现也不错,过去公安局也执行过很多次秘密行动,她都知道的,也没出现过泄密事件。”

    季子强听后还是叮咛他说:“你回去和她谈个话,问下她有没有个人说过,另外以后有关这个案件的所以情况要对她实行保密原则。”

    郭局长点点头,表示领会。

    当天晚上公安局刑警队就成立了专门的侦破组,由郭局长任组长,刑警队王队长任副组长,对此案件做专项立案调查。

    季子强要求他们有任何的进展都要及时向自己汇报,破案需要的经费可以直接找他解决,对需要政府协助的,他都会大力协助和支持,让他们放开手脚尽快搞清案件的真相。

    在安排完这些以后,季子强感觉自己的良心才有了一点安慰。

    没过几天,郭局长就汇报了被害人情况,他叫贺军,现年27岁,就是新屯乡的人,过去一直在社会上混,因为打架伤人曾被公安局多次教育和关押过,2年前是北山煤矿范晓斌的保安队长,干的时间不长就消失了,直到这次被杀。

    对于枪械管理员张丽,他汇报说也没发现什么异常,谈了话,张丽说保证没有告诉过别人。

    这就让季子强很迷惑,那到底是谁走漏的消息,从当时的情况看,应该不是一个巧合。

    郭局长还和专案小组分析,贺军的失踪极有可能和北山煤矿范晓斌有关系,所以想找范晓斌去了解下情况,季子强认为现在还时机不到,指示他们对凶手再多做些了解,等市局的指纹鉴定后再找北山煤矿老板范晓斌,现在可以密切注意他的动向。

    专案组在继续侦破,季子强也使不上太多的力气,只好慢慢等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