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是一朵有一丝风吹来都会顫栗摇曳的花,是她做了新娘的初之夜,等待在她的丈夫面前傲然绽放的花。 想到凤梦涵未来的丈夫,突然间,季子强的手停止了延伸。她,她未来的丈夫多么幸福啊,能享受和凤梦涵初之夜的幸福。

    一阵酸楚瞬间侵袭了季子强全部神经,这瞬间而来的缺憾使得季子强的慾望突然的强烈起来,血液开始往一个地方蓄积,支撑起他的衣裤。

    凤梦涵斜躺在季子强的怀抱,任其下去,凤梦涵会明显地觉察到自己的状态,季子强挪动一下身体,变换了身姿,想隔开他俩的身体。就在这时,凤梦涵突然挣脱季子强的怀抱,放在季子强胸前的手死死地抓住他的胳膊,另只手也伸过来,按住他伸在她裤子里的手,突然用力,就把季子强从梦境一样的状态拉回来。

    凤梦涵挺起身子,用恼怒的眼神盯着季子强,表情异常地冷静,半天不说一句话。在季子强的记忆里,凤梦涵是第一次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

    季子强窘迫地不知说句什么,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吗,于是,季子强又把脸转向洞口方向。

    凤梦涵以为季子强羞愧了,她的脸色不再那么冰冷,接着,一只手轻轻的抓住季子强的胳膊,试图让季子强面向她,而季子强僵硬地保持原来的身姿,凤梦涵彻底心软了,给了季子强挽回面子的台阶,真诚地说:“我的小腹还疼呢,你再给我揉揉吧。”

    没有回答她。她又搬动一下季子强的胳膊,继续给季子强台阶说:“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的手掌那么大,稍不留神,就------就没准了。”

    季子强转过身子面向她,两只手死死地抓住她的肩头,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我是故意的,是故意的!”

    凤梦涵疑惑地看着季子强,伸手用力搬掉季子强抓在她肩头上的手,躲过季子强的目光,把头扭向一边。渐渐明亮的光线中,季子强看到凤梦涵已陷入沉思中。

    凤梦涵过了一会说道:“其实,今天也不怨你。怨我,是我不好。你看到我那样子,享受你疼爱我的样子,你胆子才大起来的。一个男人无论他多么高尚,都会这么做的。我这么说,是告诉你,我没有怪罪你的意思。”

    说到这儿,凤梦涵的脸色异常地冷峻起来,说道:“不过,我也想告诉你,换成另外的男人这样*我,我同样也会有感觉的,哪怕我不爱这个男人。”

    季子强惊愕地瞪大了眼睛,搬过凤梦涵的身子,让她面对自己,让她的眼睛看着自己,他想从她的眼睛里看出她说的不是她的心里话,他们四目相对,她平时温柔如水的眸子里仍然是冷峻的光芒,看不出有半点撒谎的成分,季子强看到她咬了一下嘴唇,还肯定地点点头。

    季子强摇摇头,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这不是凤梦涵说的话,她不会说出这样绝情的话,他又抓起她的臂膀,紧追着问:“这,这是你的心里话?”

    凤梦涵又是轻轻的点点头。

    季子强感到自己很失败,也很沮丧,他无力地松开手,慢慢的松开手,把脸转向一边。感觉这儿已容不下自己了,他站起来,甚至不想和凤梦涵说句什么,就想立刻逃离这个伤心之地。

    他面无表情,语气平淡地说:“凤梦涵,我到外面去看看,看看能不能弄堆火,烧点烟子出来,让救援的人找到我们。”

    季子强找到了打火机,又把兜里没有的东西都掏出来,那个已经让水泡坏的手机也被季子强扔在了地下,不要说手机已经水泡了,就是不泡,这里也是没有信号的。

    凤梦涵脸色立刻变了,不说一句话,眼泪却早已溢满眼帘。

    看凤梦涵这个样子,季子强才知道,凤梦涵又在和自己赌气,却不知道她因为什么又要和自己赌气,季子强上前抓住她的手,为她抹去眼泪,说:“好了,我们现在首要的事情就是让救援的人找到我们,你在洞里烤火,我出去看看。”

    凤梦涵却一把抱住了季子强的腰,她呢喃的说:“你要了我吧,要了我吧。”

    但季子强此刻已经清醒过来了,他不断的告诫自己,凤梦涵是很美丽,也很娇柔,但她的花不应该为自己绽放,她的花儿要慢慢的开,等待那个能与她相伴一生的人,季子强能这样告诫自己,是因为他已经明白了,她对自己的爱只是人生中短暂的依恋,在她的爱情无处安放时,她朦胧的情感就寄托在自己的身上,在责任与道德的双重束缚下,季子强已经绝不会去伤及到凤梦涵了。。。。。。

    季子强在外面费了好大的劲,但还是没有点燃火堆,外面雨小了,可是浇灭一点点火苗还是足够的,季子强就只能在山上到处找稍微干燥一点的树枝和枯草,因为就算现在点不着,但等雨停了,自己还是要点起来的,否则自己真的就麻烦大了。

    等他忙了几个小时之后,收集了很大的一堆柴草,才回到了洞里。

    现在洞里凤梦涵已经不再寒冷了,她身上的衣服也全部烤干了,人也精神了许多,但接下来不管是凤梦涵还是季子强,都面临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肚子开始饿了,按现在的时间来算,应该是中午了,昨天她们两人在茹静家里实际上也没怎么吃饭,两人都才吃了不多的一点菜,就被叫了出来。

    两人坐在一起,季子强的肚子就响了起来。

    凤梦涵笑了笑,看着季子强说:“现在怎么办,我们要找点吃的。”

    季子强叹口气,这里可不是电视上演的那些野外生存的片子,随便就能找到什么老鼠啊,鱼啊,蛇啊这些吃的,关键就是找到了,自己和凤梦涵谁下的了口呢?

    季子强说:“现在只能等待,等外面的雨停了,我点上一堆火试一下吧。”

    不过季子强心中却很担心,刚才他也四处看了看,这里没有公路,几乎连小路都没有,唯一到过这里的恐怕不是偷猎的人,就是采药的人了,就算自己点上了火堆,谁又能看到呢?

    假如按正常的推理来判断,现在新屏市的领导们最先想到的就是自己和凤梦涵已经遇难了,这才是最可怕的,一旦他们得出了这个结论,他们就会放弃寻找自己。

    但不管怎么说吧,努力一次还是必须的,这个位置好,只要点上烟火,很远都可以看到,就算他们顺流而下来找自己,也一定是可以看到烟雾。

    于是,季子强和凤梦涵只有耐心的等待外面的雨停了,后来季子强靠在洞壁上,时间不长,慢慢的眯着了,他还做了一个很好的梦,这个梦当然是和吃的有关系了,一大桌子的菜啊,就他一个人吃,什么猪蹄子,牛头皮,烤全羊,还有一支青辣椒炒小鸡,我的个乖乖啊,吃的季子强是满嘴的流油,擦都懒的擦一下。。。。。。

    “雨停了,雨停了。”一阵呼喊把季子强惊醒了,满桌子的菜一霎那都消失不见了,季子强那个是那个伤心啊,好半天都没有缓过来。

    不想睁眼,还想在继续梦一会,但凤梦涵还在叫:“季市长,季市长,醒一醒啊,外面雨停了。”

    季子强只好睁开了眼,最先落入眼帘的当然是凤梦涵美丽的面容了,她也应该是休息好了,人也暖和了,所以此刻显的妩媚了许多,她的脸就在季子强的眼前。

    季子强深吸了一口气,很奇怪的,这么大的一场雨,早就淋透了凤梦涵的全身,但不知道为什么,凤梦涵的身体还是散发着一阵阵的幽香,毋庸置疑的说,这应该是肉香,一个饥饿到快要疯狂的季子强,对肉香就更是敏感。

    季子强揉揉眼,站了起来,说:“走,到外面点上火。”

    两人带上已经烘干的柴草出了洞口,在一个稍微平坦一点的地方堆积起来,点上了火,很快的,火苗就串了起来,季子强赶忙用干草把火头压住,一股浓烟就摇摇晃晃的离开了地面,升腾而起。

    季子强很满意的拍拍手说:“现在我们就要继续等待了。”

    凤梦涵却有点忧心的说:“万一没人看到怎么办?”

    这个问题季子强早就有过思考了,只是他不想过早的对凤梦涵说,现在她问起来了,季子强只能凝重的说:“要是天黑之后依然没有人来,我们就只好自己穿越这个大山了,到山的那面就是大宇县,但山有多大,路怎么走,我是一点把握没有,我们就全靠运气了。”

    凤梦涵也默然了,她实际上在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主意,只有听季子强的话了。

    季子强对凤梦涵说:“你先到洞里休息吧,我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吃的。”

    凤梦涵现在精神还成,就不愿意窝在洞里,陪着季子强四处查看起来,这显然是徒劳的,荒山野岭的,那有什么吃的,到是有树皮,问题是他们咬不动。

    这样又折腾了个把小时,季子强不无遗憾的对凤梦涵说:“要是有个锅就好了。”

    凤梦涵问:“煮什么,树皮还是野草?”

    季子强拍了拍肚子说:“我这皮带是牛皮的。”

    凤梦涵忍不住笑了,说:“你怎么不说你鞋子还是牛皮的?”

    “额,有脚气,这个只能放到最后了。”

    一下子,山野中就响起了两人欢快的笑声。

    看着很好笑,实际上季子强已经在忧心忡忡了,季子强知道,再过几个小时,天就黑了,那个时候搜救工作肯定无法在这样的地方展开,而一但到了明天,自己就只能带着凤梦涵往山里进发,走多长时间才能走出大山,季子强是不知道的,可是有一点季子强明白,那就是到了明天,自己和凤梦涵就已经是两天没吃东西了,自己能不能扛过去,凤梦涵能不能有体力走出大山,真的不好说,生还的机率有多大呢?

    只是这样的担忧季子强一点不能显示出来,他必须带给凤梦涵一种生的希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