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李家旺沟壑间一条山间河流常年流淌,河水两侧大部分是山崖,山崖上生长着茂密的各色树木,半阴半阳的朝向,很适合大叶芹、蕨菜、猴腿、刺嫩芽等山菜生长。(品@书¥网)!

    不过现在天色已经晚了,看不清外面的情况,雨还在不断的下着,季子强就只能依靠前面带路的那辆车和自己车上的大灯指引路线,两面都是黑压压的山崖,给人一种极度的压抑感觉,耳朵里也明显感到了空气的压力大增,压的耳膜生疼,季子强不由的打了个寒颤,奶奶的,今天怎么感觉有点渗得心里发慌。

    凤梦涵来也不说话了,这黑天半夜的,要是在新屏市,自己和季子强两人单独坐在一辆小车中,那是何等的惬意而心情愉悦啊,但现在这个场景,凤梦涵一点都浪漫不起来,她也两只漂亮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帮着季子强盯着路面。

    季子强跑的也是紧紧张张的,还好,跑了一会,一面的山崖没有了,可以听到旁边哗啦啦的水声,这比起刚才的情况好了许多,至少没有在山坳中行走的那种压抑,就在季子强刚要放松一下心情的时候,却听的轰然一声爆响,前面10米左右的地方大灯打上去就没有了路面,季子强一脚刹车,伸出头去,往外面仔细一看,天啊,前面巨大的石块乱飞而下,整个道路已经被滑坡的石块堵住了。

    季子强有点发愣,这车过不去怎么办?

    但他一点都不知道,车能不能过去那是小事情,现在其实他和凤梦涵已经置身在了极端的危险之中,他们的车刚才要是再开快那么一点,现在有可能已经被砸下路基,翻到河里了,也说不上直接就让石块掩埋了,那肯定是车毁人亡。

    但就算现在危险也依然存在,山崖上的石块还在不断的往下滑落,和前方十米的距离根本算不得什么,时刻都会有可能自己的头上也落下石块来。

    季子强又听到了前面滑坡堵住的路面那头传来了隐隐约约的呼喊声,知道是青檬县的那个主任在叫自己,季子强这才清醒了,倏然一惊,赶快撤。

    他正要上车,把车倒回去,就听后面也是一阵的轰轰隆隆,哗哗啦啦的声音,季子强一看,真的求了,后面的路也被堵死了,这还罢了,自己身边也开始有石块不断的落下,先是小石块,后来就越落越大,季子强和凤梦涵就被堵在了这不足20来米的山道中间了,一面是山崖,一面是喘急的河流,而头顶上,也有石块砸了下来。

    就听哐的一声响,小车的前挡风玻璃被一块石头砸烂了,接着又是叮铃哐啷不断的石块砸在了车上,声音越来越急,季子强绕到了小车的那头,一看凤梦涵,她早就吓的有点迷瞪了,看着季子强,根本说不出话来。

    季子强刚想对她说点安慰的话,就发觉整个车身一震,小车被一块大石头撞的移动了几十公分,现在季子强已经明白了,自己和凤梦涵必须马上离开这里,据他过去学过的知识,这有时候路面滑坡会长达几公里,自己和凤梦涵在不离开这里,会被活埋到石堆里,实际上肯定不是活埋,应该是先让石块砸死,然后才被埋住。

    但摆在季子强面前的是应该往那里逃?

    前面走不了,后面也堵上了,一面是石块不断滑落的山崖,自己不会轻功,肯定是飞不上悬崖去,还有一面是喘急的河流,谁知道那下面水有多深,而且凤梦涵会不会游泳也是个问题了。

    可是眼前也只有跳到河里这一条路可走了,而且还要快。

    季子强对凤梦涵说:“你会游泳吗?”

    凤梦涵恐惧的摇摇头说:“我。。。。我不太会,在游泳池可以。”

    季子强说:“会游泳就好,你就当是在。。。。。”这游泳池三个字还没有出来,头顶上石块滑下的声响就越加的大了。

    季子强再也不能耽误了,一把从车里拉出了凤梦涵,对着凤梦涵大声说:“拉着我的手,我们跳。”

    凤梦涵下意思的往后退了一点,但季子强不敢在耽误时间,也不管路面离河水还有好几米的高度,拉着凤梦涵,一下就跳了下去。

    也就在他们刚刚落水的那一瞬间,头顶上浑然巨响,凤梦涵那辆小车带着一阵风声,被砸飞起来,在季子强和凤梦涵落水的前方,轰的一声,落入了水中,几个漩涡之后,就不见了踪迹。

    不过这样的壮观场面,季子强和凤梦涵是没有时间来欣赏,他们一落水,就被巨大的水流冲击着向下游飘去了。

    凤梦涵一只手紧紧的被季子强住着,另一只手在那里上下扑腾,嘴里大口大口地喝着河水,突如其来的情况让凤梦涵脸色煞白,水呛多了,自然也就没力气了。

    而季子强更是不敢轻易地松开凤梦涵的手,在这样的地方,一松手恐怕就永远见不到凤梦涵了,他只能尽力的抓紧凤梦涵,。

    水流很大,水也很深,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季子强和凤梦涵都熟悉水性,在生与死的关头,人得潜能得到了最大的发挥,他们都尽量的不让自己沉入水中。

    但这样的时间也太漫长了,到了最后,季子强也渐渐的失去了知觉,他在最后昏迷的时候,只是记得一个动作,那就是紧紧的抱住凤梦涵,不让她从自己身边冲走。

    凤梦涵也早就进入了半昏迷状态了,她和季子强的想法一样,那就是不能和季子强分开,就算死,两人也要死在一起。

    雨还在下着,河水依然咆哮着,季子强和凤梦涵两人的身体抱在一起,就那样翻滚着,飘飘荡荡,沉沉浮浮一直向远处流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季子强才慢慢的醒了过来,现在天上的雨已经小了许多,季子强有点恍惚的看着周围的环境,他一时想不起来自己实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

    季子强身下的水变得有点寒冷,他哆嗦了一下,就想起了今天的遭遇。

    这一想起来,季子强就惶恐的睁大了眼睛,凤梦涵呢?自己不是和她一起跳进河里的吗?季子强赶快爬了起来,借着夜色,季子强在身边找了起来。

    谢天谢地,在离他几米远的河边,季子强看到了凤梦涵,她在一块石头旁边被卡住了,河水好像浅了许多,让她的大半个身子都在水外。

    季子强赶忙抱着凤梦涵到了岸边,她的身体已经很凉了,凉的让季子强心悸,他似乎听说人死了身体就是凉的,季子强不得不用脸贴近凤梦涵的鼻孔,仔细的听一听,感觉一下她是不是还有呼吸。

    但什么都感觉不到,季子强担心起来,他用本来就不是很熟练的动作开始给凤梦涵做起了人工呼吸,当然,季子强选择的是嘴对嘴吹气,这个动作他感到自己应该比较拿手一点。

    这样吹了几十口之后,凤梦涵悠悠的突然嘴里吐出了许多清水来,接着慢慢的呼吸起来了,季子强激动的都快哭了,没想到自己在有生之年,竟然用人工呼吸救活了一个人。

    但客观的说,凤梦涵的醒来和季子强的人工呼吸没有直接的关系,因为季子强在给凤梦涵吹气的时候,忘了一个动作,那就是捏住凤梦涵的鼻子,所以他吹的那几十口气,基本是无效的,都从凤梦涵的鼻子里跑了。

    应该说凤梦涵的醒来是因为季子强来回的折腾而苏醒过来的,不过不管怎么说吧,我们权且就算是季子强救活的凤梦涵吧。

    醒来之后的凤梦涵依然很虚弱,靠在季子强的怀里,好一会才说了一句断断续续的话:“我们现在在哪里?”

    季子强环顾一下四周,凭良心说,他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是在哪里,而且更让季子强郁闷的是,现在他们所处的这段河面并不在公路的旁边了,对面河边显然是高山峻岭,悬崖峭壁,而自己这面也是小小的一块干地,两头也都是悬崖,这就意味着没有人能够顺着公路找到他们。

    季子强愣了好一会,才说:“我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不过只要你没事就好了,天亮之后,肯定会有人来找寻我们。”

    说是这样说,但季子强看看周边的环境,他实在不知道别人能有什么好的办法来营救自己,但这个想法是不能让凤梦涵知道的。

    凤梦涵现在好像没有了惊慌和恐惧,她感到躺在季子强怀里是一个很美好的事情,她抬头看着黑夜中季子强依然明亮的眼睛,问:“我们竟然没有分开,真是幸运。”

    季子强说:“也很危险,刚才我吓死了,以为你。。。。。好在我卫生常识学的不错,给你做了人工呼吸。”

    凤梦涵有点吃惊的看着季子强,说:“你。。。。你怎么做的。”

    季子强见凤梦涵一问,就苦中作乐的嘿嘿一笑,说:“还能怎么做,当然是吹气了。”

    凤梦涵‘啊’了一声,就再也不说话了,脸上一下泛起了大片的红晕,不过好在是晚上,也看不清楚,凤梦涵就觉得自己的心口咚咚乱跳。

    季子强到没有觉得什么,他从来就是一个乐天派,他大概的回忆和估算了一下现在的位置,如果自己记得不错的话,这个河的对面,也就是自己现在的位置,应该是大宇县的地界,自己要是翻过身旁的这面山,或许就能到大宇境内,找到人家了,但问题是这个山到底多大,仅凭地图是很难估算出来的,地图上就是一小指头的宽度,可是谁搞的清楚那一小指头到底有多宽啊。

    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都要想办法离开河边,看看身边那些凌乱的巨石,就知道这里也不安全,万一再来山洪爆发,或者泥石流什么的,自己岂不是很惨,刚出狼窝,又落虎口。

    季子强对凤梦涵说:“我们爬到身后的山顶上去吧,那里安全,而且也能看清周围的情况,窝在这里,搜救我们的人找都找不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