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茹静就说:“哪能让你忙,你在客厅看电视,我就少做几个菜了,早知道你一个人来,我们直接到酒店得了,你这不是害人吗?我准备了一堆菜。 ”

    “我早说到酒店,你不同意。”

    茹静说:“到酒店算什么请客,那心不诚,我就想亲自下厨,给你们做几个菜。”

    季子强也嘿嘿的笑了,这事情确实有点太随意了,自己真给忘了啊,他就在客厅坐了下来,茹静帮他泡上了茶,自己到厨房忙了,留下季子强一个人。

    季子强靠在沙发上也没看电视,一面浏览了一下茹静的房间,一面就拿起了茶几下面的几份杂志,怎么看看,却突然的响起的门铃声,他本能地站了起来,厨房里传来茹静的声音。

    “季市长,麻烦你去开一下门,我正炒菜呢。”

    季子强嘴里答应着,趿拉着拖鞋跑出去开门。

    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美女,季子强当然认识,不过没想到今天她怎么也过来了,又有点奇怪,也忘了招呼,这是新屏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凤梦涵,季子强真的是有点发懵。

    凤梦涵就嘻嘻的笑着,说:“季市长不会是不想让我进去吧。”

    “奥,快进,快进来。”季子强忙让开了路。

    凤梦涵本来就是一个标准的美人坯子,一张脸纯真中又带着几分誘惑,让男人忍不住的要多看两眼。

    今天看来她也是刻意的收拾打扮了一下,黑色连衣裙,只露出曲线流畅的双臂;下面现出修长的小腿;足登细高跟儿七公分深葡萄色真皮凉鞋,一双极长而笔直的腿,削瘦却不零仃的身材,这女人是高挑的——或者确切的说,显得很高挑,因为,她有一副骨架匀称的身材,和翹臀长腿。

    这绝不是在市政府上班时候的打扮,季子强不由细细的欣赏了两眼,

    此时估计是爬楼梯有点累了,凤梦涵头上薄汗微微,俏脸因为走了路红扑扑的,含笑看着季子强,看的季子强心里有点乱。

    “茹市长在么?”她一面问,一面也是很有点奇怪,怎么季子强在这个地方。

    “在,在。”季子强一边说着,一边下意识地往她身上看了看。

    她的领口有些低,能隐隐看到乳沟,白色的皮肤被黑色的布料衬托的越加白了。

    因为走了路,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挥发的更厉害了,季子强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闻着那股香味,看着她上下起伏着的白嫩嫩的胸脯,感觉到有点莫名的冲动。

    季子强打量她的同时,凤梦涵也上下打量他,尤其看到季子强有点不大自然的神情,让她更加迷惑起来,心里想,季子强该不会是和茹静有什么问题吧?

    这样一想,凤梦涵脸就红着起来,她不好意识的微微笑了笑,弯下身。

    “季市长,你不欢迎我来啊?拖鞋都不给我拿,还得我自己动手,大男子主义。”

    她一句话说的季子强很局促,其实季子强也是很担心凤梦涵会往这个上面来想的,现在自己和茹静孤男寡女的单独在一起,确实让人会浮想联翩,季子强忙弯身帮她拿鞋子,慌乱中手不小心碰到凤梦涵也来拿鞋子的白嫩的手,他就像被蜂子蛰了一下,忙避开。

    手躲开了,眼光却没办法从她两个半圆上挪开了。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弯腰弯了很久,让他把她那对被黑色胸衣包裹着的碩大饱满看了个清清楚楚。

    季子强觉得自己这么盯着她看,是有点不地道了,但男人在有时候是很难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季子强也不知道今天为什么自己荷尔蒙异常的亢奋。

    忙收回视线,佯装什么也没看见,很自然地接过她手里的东西。

    “你看你来就来吧,还带什么东西?你来的刚好,本来我是想请季市长一家人吃饭的,可惜人家都忙,就来了他一个,你来了作陪,挺好。”茹静从厨房出来了,笑着说。

    “那我不会是个多余的人吧?”凤梦涵柔魅的扫了季子强一眼。

    季子强忙说:“哪里的话,欢迎你来。”

    凤梦涵瘪嘴一笑,又看了季子强一眼,对茹静说:“我帮你吧。”

    “不用,你也走热了,坐着歇歇,你吃点水果。”

    “我还真热了,就不客气了。”凤梦涵就在客厅坐了下来,季子强也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尽量让自己表现的一本正经,但今天从一进这里,季子强就有一种不太自然的感觉,现在这样的感觉更明显了。

    季子强就随手拿去了桌上的香蕉,给凤梦涵递了过去,凤梦涵接过去也没客气,吃了起来。

    “凤主任,这几天你们也辛苦了。”季子强搭讪着说。

    “咳,我们那都是闲事情,季市长才是做实事。”凤梦涵笑着说完,很认真地舔了舔那根又粗又长的香蕉。

    天啊,这个凤梦涵怎么会用这样的一个动作呢?那动作在季子强看来真是有点刺激的不行了,立时让他想起来苍老师的玉女吹箫,看着看着恍惚觉得她根本不是在吃香蕉,而是含着那东西。

    他的喉头不由得发紧,偃旗息鼓的情绪突然的再次冒了起来。

    凤梦涵一边舔,一边微笑着看他,不知道是真天真,还是故意引誘他。

    季子强胡乱地想着,这顿饭季子强吃的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两个女人都不断的在讨好季子强,她们来给他斟酒,夹菜,季子强回避不开的偶尔眼光就看到凤梦涵在大笑中起伏的胸部时,他心里就痒的难受。

    季子强正在神魂颠倒的时候,兜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而就在季子强手机响起的时候,几乎同时茹静和凤梦涵的手机都响了起来,三种不同振铃声让季子强他们头皮一麻,各自拿起了自己的电话,季子强离开餐桌到了客厅:“喂,稼祥啊,有什么事情?”

    *带着急切的语气说:“季市长,刚接到了青檬县紧急通报,在他们县上发生了洪涝灾害,很多地方都有滑坡的事故发生,冀书记已经赶往青檬县了,他让你也抓紧时间过去。”

    季子强略微的一思考,说:“家祥,你在政府留守,做协调工作,我现在就赶过去。”

    “我给你安排车吧。”

    “行,你安排车,我马上到政府。”

    季子强挂上电话,这才发现,茹静和凤梦涵也都正在电话中说着青檬县的事情,显然情况比较严重,他们也都接到了通知。

    季子强就凤梦涵说:“凤主任,麻烦你把我送一下,到政府。”

    凤梦涵说:“嗯,好的。”

    季子强说着话就急急忙忙的出了茹静的家,到了外面坐在了凤梦涵的小车上,这个时候,冀良青的电话也打了过来,说青檬的灾情很严重,请季子强尽快也赶过去,季子强就对凤梦涵说:“要不我们直接去青檬县,就不要再到政府耽误了。”

    凤梦涵也点头说:“好,我也正想说呢?我们早一点过去。”

    说话中,凤梦涵就启动了小车,和季子强两人冲出了小区,后面茹静刚收拾了一下,换了衣服,却没有赶上季子强他们的车。

    凤梦涵和季子强就出了城区,没走多长时间,就见前方乌云层层的,季子强说:“估计一会新屏市区也要下暴雨了,这秋天一到,天气真是变化无常。”

    凤梦涵一面专心的开车,一面说:“就是,忽冷忽热的。”

    季子强这才发现了一个问题,凤梦涵今天看来是休闲服饰,很单薄,到了下面县上,又是大雨,又是山区,气温肯定会下降很多,她这一身衣服恐怕抵挡不住。

    “凤主任,要不还是回政府吧,你换身衣服,不然。。。。。”

    “没事,我车上有一套,我一会换上。”

    季子强也就没在说了,他又给江可蕊去了一个电话,好像江可蕊也赶到单位了,说一会要带上电视台的人赶过去做现场报道,季子强心里是不想让她去,不过最后也没好意识说出来。

    季子强又陆陆续续的给*,郁副市长和刘副市长等人通报了情况,说自己和凤梦涵正在到青檬的路上,请他们辛苦一下,坚守住工作岗位。

    遇到这样的事情,谁都不敢马虎的,大家连连答应着。

    感觉安排的都妥当了,季子强才安静下来,他和凤梦涵两人也不闲话了,车跑得却渐渐的慢了下来,因为现在车行的地方已经是磅礴大雨,车在雨中行走,视线也不是太好,雨刮器在这样的大雨中几乎是没有什么效果了,车的速度就慢了好多。

    季子强见凤梦涵开的辛苦,就对她说:“来,你停一下,我来开。”

    凤梦涵看了一眼季子强,就把车停在了旁边,季子强换上了驾驶座,车速就比刚才快了许多,这样跑了一两个小时,季子强和凤梦涵就赶到了青檬县城,在路上季子强又和冀良青联系了一下,冀良青不在县城里,他带着青檬县的书记和县长已经到下面灾情最重的一个乡去了。

    季子强就不敢在县城耽误,联系了一下青檬县的留守人员,在路口接上自己直接到下面乡里去,这来接季子强的是青檬县的一个办公室主任,带着一辆车,季子强也没下车,示意对方前面带路,两辆车一起以后,直接往下面的乡上赶去。

    一会季子强就听到了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季子强刚要转头,凤梦涵就说:“不要回头,我在换衣服呢。”

    季子强一听就嘿嘿的笑了起来,本想通过倒车镜往后看看凤梦涵的样子,可惜天太黑,根本看身后的凤梦涵,季子强也只好暗自叹口气,遗憾自己没有眼福了。

    离开了县城又跑了几十公里,这里就是山区了,他们要去的地方叫李家旺沟,季子强听说过这个地方,据老一辈人讲,这个沟里居住着几户李姓人家,世代人丁兴旺,因而得名李家旺沟。小日本占领时期,为了便于统治,就把零零散散居住于各沟各岔的人家赶到一起居住,俗称归屯子。小日本一把火烧了李家房子,硬把这几户李姓人家赶下山,现在到山上还能隐约见到人家居住过的遗迹,老一辈人管那些遗迹叫老房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