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李云中就呵呵的一笑,说:“我到更希望他是你说的那样,但显然的,你给他做了一个很好的表率作用,其实我最初也是一直在观察你,从你在处理高速路的项目,以及最后改变高速路的运作方式,再到最后把项目给了啸岭,这一系列的动作,曾今一度让我很迷茫。 ://efefd”

    季子强没有想到,从来都对自己不闻不问的李云中,竟然在一直暗中观察自己,这让季子强有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背心凉飕飕的。

    “季子强,你肯定自认为做的很巧妙,实际上这些小把戏,障眼法是很容易看透的,你最后改变高速路的运作模式,在另一个角度看,你当时也是无奈之举,盯着那块肉的狼很多,让你无所适从。”

    季子强真的对李云中有了一种佩服加惧怕的感觉了,他怎么什么事情都知道。

    季子强就稍微的咳嗽了一声:“咳咳,当时是有些特殊情况。”

    李云中却突然的睁大了眼睛,盯着季子强问:“但我最迷惑的一个问题是你为什么要帮啸岭,你难道忘记了我们之间的事情?”

    李云中说的很含蓄,他没有说自己和乐世祥是不同的两派势力,也没有说季子强和乐世祥当初是拜他所赐而黯然离去,可是季子强却好一会都没有说话,他听的懂,也不是无法回答,他是深有感触的在内心回忆那一段往事。

    好一会,季子强才叹口气说:“其实我没有帮啸岭,我只是挑选了最适合修高速路的人,而我们之间的事情根本就从来没有影响过我对工作做出的任何决定。”

    “从来没有影响过?”这话连李云中都诧异和惊讶起来,这怎么可能呢?一个宦海中人,一个身处在权利斗争漩涡中心的人,怎么可能会在做事之前不考虑那些外在的因素,不去为自己派别,团队负责呢?这真的不可思议,难道季子强在说假话?

    李云中带着疑惑而寒意微启的眼神看着季子强。

    季子强像是在沉思中,他缓缓的说:“李省长,很多人都会感到奇怪的,但我自己一点都不认为我做错了什么,我总是认为,官场的斗争只是一种手段,绝不是一种目的,为了完成自己正确的目标,我并不在乎其他的东西,我和叶眉书记关系很好,但我们也曾经差点兵戎相见。”

    李云中对这个事情倒是记忆犹新的,曾今确实有那么一个阶段,叶眉几乎就把季子强在洋河县干掉了。

    “所以,就像这次你找我一样?你根本都没有把我当成对手,当成仇人,仅仅是你需要我的帮助,所以你就来找我了。”

    季子强也凝重起来,他看着李云中说:“不错,我只是把你当成一个老领导,一个老党员,而且,我当时心里也在想,就算你看不上我,你对我有意见,但你一定比其他人明白这个项目的重要。”

    “你没有想过我会给你难堪的拒绝吗?”

    “想过,但我更相信你的胸怀。”

    李云中慢慢的收回了一直冷视着季子强的目光,他长久没有说一句话,季子强让他有了一种更多的认识,这个人就在刚才,一下子颠覆了自己多少年来对官场,对仕途的理解和洞悉,他用事实告诉了自己,政治不是人们说的那样玄妙,其实它也可以很简单,但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不能有私心。

    长久的沉默之后,李云中带着满腹的心事,轻轻的挥了挥手,让季子强离开了。

    季子强出来之后,李云中的秘书就过来告诉大家,都可以回去了,李省长要休息了。

    这让所有满怀期待,想要单独聆听李省长教诲的人都很是有点失望,可是他们在失望之余,还是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季子强在李云中的房间里待了40分钟,比起冀良青的20分钟时间要多了一倍,这个重大的情况是不是预示着很多事情又要发生呢?

    所有人都在思考着为什么季子强能和李省长谈了40分钟,他们在谈什么?今天的情况很奇怪,在检查工作的时候李云中不是很少和季子强说话吗?他给人的感觉是和冀良青更亲密一点,但为什么晚上又发生了转变?

    唉,一个很简单,很微不足道的事情,对沉湎在官场中的这些无力自拔的人来说,都是重大和需要分析,研究,认真判断的事情。

    于是,这个夜晚就有很多新屏市的位高权重的领导们整夜难眠了,他们要好好的想透这些事情,当然,最后他们每一个人所分析的结果,肯定是各不相同,五花八门的。

    季子强在这个夜晚睡的很踏实,他也很想好好的分析一下今天自己和李云中的谈话,可是不幸的是,昨天晚上为了做好迎接李云中到来的准备工作,季子强本来就没好好的休息,现在上了床之后,刚想了一个问题,还没有进入实质性的分析,他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李云中就离开了新屏市,季子强和冀良青等人也不过是陪着李云中简简单单的吃了一个早餐,李云中也没有在给他们下达什么新的指示,和来的时候一样,李云中快捷的离开了。

    而冀良青眼圈有些发黑,一看就是昨天没有休息好的样子,这里面他是最清楚的,李云中是来给季子强声援的,也是对自己提出批评的,自己必须要更加谨慎起来,有了李云中的支持,以后的季子强会更为棘手,也更可怕,和这样的一个人搭班子,真的一刻都不能大意。

    送走了李云中,冀良青就立即召开了一个工作会议,所有副厅以上的干部都参加,而相关的大局,重要的部委负责任也都列席会议,在会上,冀良青第一次提出了关于影视城项目的话题,他还郑重其事的委托季子强对这个项目全权负责,并说:“子强同志,这个项目市委在接下来会发出通告的,围绕着影视城项目,所有部,局都都会通力配合,哪个单位消极怠工,季市长你有权先斩后奏。”

    这话说的够扎实了,不管是不是冀良青的真心话,但季子强听了是很高兴的,自己肯定是不会用上这些什么先斩后奏的动作,真要干掉一个领导,也不是你一个人说免去就免去的事情,可是冀良青表明了他对项目的态度,对自己下一步的工作扫清了障碍,自己要狐假虎威,借用一次冀良青今天的讲话了。

    季子强也说了很多关于项目的情况,也谈到了李云中省长希望这个项目给北江省带来一次文化产业的大发展。

    这个问题季子强是考虑之后有意说出来的,因为说出了李云中的想法,才能彻底封堵那些对该项目还抱着游移不定态度的干部,让大家都明白一个道理,这个项目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会议之后,整个新屏市动了起来,影视城的联系小组也忙了,*和郁副市长全力以赴的进入了这个项目的组织和准备程序中,那个前来考察飞燕湖环境的经理也对飞燕湖表示出了满意,在征得萧博翰的同意下,这个经理带着手下一帮子人,就该项目的很多细节,以及合约条款等等正式的和新屏市接触,探讨起来。

    这个时候,季子强到开始轻松了一点,权利的机器一旦运转,所有的部件都担上了力,作为中枢环节的季子强就成了甩手掌柜,每天听听*他们的汇报,指点一下,出出鬼主意,其他的具体事情就不再管了。

    萧博翰今天下午来了一个电话:“季市长,我听汇报了,你那里力度不错啊。”

    “开玩笑呢。我办事当然没问题了,现在他们正在商谈一些细节方面的事宜,你什么时候过来呢。”

    “我最近去了不了新屏市啊,这里有些麻烦要处理一下,你们先商谈吧,谈成了,签约我肯定过去。”

    季子强说:“那行吧,不过按这个进度,应该快了,分歧不会太大。”

    “那就好,那就好。”

    两人挂断电话之后,季子强看看时间,也快下班了,这时候,季子强才突然的想起了今天一早自己答应的副市长茹静的事情,茹静说了好几次请季子强吃饭,季子强一直在推,一大早茹静又提起了这事,说季子强在节前已经答应过的。

    季子强实在推不掉,就说晚上一起坐坐,今天这一忙,还差点给忘了。

    季子强收拾了一下东西,刚要离开办公室,茹静的电话就追了过来,说:“季市长,我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你什么时候过来啊。”

    季子强说:“我正准备过去,你在家吗?”早上说好的,在茹静家里吃饭,所以季子强由此一问。

    “在啊,就等你们一家人了。”

    “好吧,好吧,我这就过去。”

    季子强赶忙给家里去了个电话,他倒也不是想让全家都过去,人家说是那样说,但自己不可能儿子,老妈,小保姆的都带过去,他就想看看江可蕊在不在家,叫上她一个人过去意思一下就成了。

    没想到今天江可蕊单位也有个应酬,现在还没回去,季子强也只能自己过去了。

    茹静没有在市委家属楼住,她是自己在外面买的小区的商品房,季子强没有到过她的家里,不过经常一起出去开会什么的,每次茹静在下去下车,季子强也看到的,所以没有费太多的力气,季子强就敲响了茹静家的门。

    门很快就看了,但季子强却发现偌大的房间里只有茹静一个人,季子强问:“你们当家的呢?”

    茹静笑着说:“他今天学校有事回不来,对了,你怎么一个人来了,你家里人呢?”

    季子强就苦笑了一下,说江可蕊今天有事,家里父母要带孩子什么什么的,茹静抱怨起来,说季子强没有提前给江可蕊说好,根本就不重视这次事情,季子强又不断的道歉了好一会。

    不过这一下两人就有点尴尬的,闹了好久的一次饭局,最后就他们两人,确实有点挺难为情了,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季子强就说:“那我们两人就简单一点吧?要不我也帮你搭个下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