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酒厂早就在办公楼门楣上拉起大幅的横幅“热烈欢迎省领导莅临我厂视察”,两根大圆柱子被鲜花围个个转,崭新的红塑料地毯一直从门厅铺到下车的地方,酒厂办公室主任正在那里指挥着酒厂副总以上的干部排着队,自然,盛装而美丽的师蕊逸站在了迎接领导下车的位置,格外的引人瞩目。 ://efefd

    季子强暗自一笑,这场面真的有些俗气,不过也好吧,不失喜庆。

    庞大的车队驶进大门,稳稳当当的停在办公楼前,车门正对着红色的塑料地毯,司机师傅的手艺还是不错的,李省长在警卫员身后下了车,师蕊逸满脸笑容,微微弯腰把手伸出去,随后下车的冀良青向李省长介绍说:“这位就是有酒厂的师蕊逸厂长。”

    李省长微笑的伸出手,和师蕊逸的手握在一起,笑着说:“不简单啊,还是一个女强人吗。”

    这句话说的师蕊逸脸上更加灿烂,连说:“省长过奖了,过奖了”。

    冀良青转身一伸手示意李省长朝办公楼里面走,李省长看了看,先依次和酒厂的干部们握了握手,对冀良青说:“我们还是先去车间看看吧,等会听汇报。”

    听领导发出指示,冀良青立刻转个方向,把手朝前微微一伸,向李省长示意一下车间的方向,李省长就大步走在了前面,负责介绍的师蕊逸和冀良青一左一右的把李省长围在中间,他们走在在队伍的最前面,倒是季子强反而落后了几步,不过季子强也不去争抢,就在后面缓缓的跟着遛。

    车间离办公楼不是很远,一会就到了,进了车间后,听着轰鸣的机器声音,李省长露出满意的笑容,早就布置过的那些工人一起鼓起掌来欢迎这位省长,李省长微笑的伸出手逐个和工人们握着,每握住一双长满茧子的手,李省长不禁都用一点点力,看着兴奋的一张张普通的脸庞,李省长能感受到那真切的喜悦。

    当李省长握住一位五十多岁的工人的手,他停了下来,问:“师傅,今年多大了?”

    那位工人憨厚的笑着说:“53了。”

    李省长又问到:“工资怎么样啊?”

    工人说:“还行,在咱们新屏市不算低,有这个工作岗位我们都很满意了。”

    李省长说:“那就好!那就好!工作强度还受得住吗?”

    “行,”工人自豪的拍拍自己的胸口说“,省长,别看我今年50多了,只要有工作岗位,我可是浑身是劲!”

    一席话把大伙儿都说笑了起来,李省长转过脸对这师蕊逸说:“师厂长,你看看,招到这样的工人是你企业的福气啊!”

    师蕊逸也笑着说:“那是那是!”

    李省长朝后退了退,大手挥了一挥,对着工人们问:“大伙儿,在这里工作有没有什么不满意的?”说完看着大家。

    他看着人群里一位妇女想说又不想说的样子,李省长笑着对她说:“有什么想法就说嘛!”。

    那位妇女显然是没见过这么大的领导和这么大的场面,特别是李省长背后一圈干部们都急切的看着她,等着她的发言。她结结巴巴起来:“省长,我,我,我们就是担心厂子效益不好,我,我们这些四十多岁的退、退不了,再找工作又难,领导,你可要给咱们新厂子好政策啊,咱可不想下岗没工作。”

    说这话,妇女眼圈有些泛红,李省长听着心里一酸一感动,多么好的工人啊,多么质朴的要求,就是需要一个能养家的工作岗位。

    他拍拍她的手,对她说:“你放心,有你们这些有主人翁精神的工人,是企业的财富,也是国家的财富,有了你们,我相信,你们的新厂子一定会是红红火火的。”

    李省长的声音刚落下,车间里顿时响起一片掌声。

    在众人的簇拥下,车间里的视察自然热闹的结束了,领导们都进了酒厂的会议室,等李省长在主位坐定之后,各位大大小小的头头脑脑也都坐了下来,自然是省里来的在一边,新屏市的在一边,虽然不是商业谈判,但官场上的规矩是这样。

    季子强的汇报开始了,稿子都修改了几遍,虽然市委书记冀良青也改动一些地方,但变动不大,丝毫不影响季子强对稿子的熟悉,说句实话,酒厂的改制工作是季子强从头抓到尾的,自然是十分熟悉,汇报起来自然是如行云流水一般,李省长偶尔打断提个问题,季子强也对答如流,李省长聚精会神的听着,偶尔点点头,或在自己本子上写上几笔,虽然脸上没有太大的神色变化,但谁都能看得出来对汇报是基本满意的。

    季子强汇报完之后,李省长笑着说:“刚才听了季子强同志的汇报,感觉很不错。”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冀良青继续说:“新屏市酒厂的改制工作基本上是成功的,新屏市市委、市政府是做了不少的工作,也为我省国有企业改制工作积累了一些经验和教训。”

    李省长这时面向师蕊逸说:“师厂长啊,非常感谢贵你们改制为工人们创造了这么多的岗位,关于下一步企业的发展问题,我想听听你的看法,也算是我到企业做个调研嘛!”

    听了李省长的话,师蕊逸很谦虚的环视了一下各位领导,半欠着身子开了口,说过一些感谢领导来调研,感谢市委、市政府对企业发展的关心等等。。。。。。

    在师蕊逸说完,李省长才又说:“我谈谈我的想法,刚才在车间里面大家都去了,应该说我很有感触,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我们过去国企工人是十分优秀的,他们也是能理解在改革过程中所面对的困难,他们没有向政府要求更多,仅仅要求的是一个可以满足基本生活需要的岗位,用自己的劳动换取报酬。同志们啊。。。。。。。在新屏市更快,更好的发展方面,我看市委要多做工作!”

    冀良青聚精会神的听着,记着,当记到这里的时候,他不禁倏然一惊,李云中省长没有说上市政府,单单说的市委,这是什么意思???冀良青在“我看市委要多做工作”后面划了个大大的“?”号。

    冀良青就想,是刚才汇报的内容让李省长感觉到市委在改制工作中做的不够吗?还是指下一步要在投资环境上让市委这方面做的更多一些呢?现在很难判断,冀良青带着这些疑问继续听下去。

    李云中就把话题轻轻的一带,说:“当然了,我相信新屏市市委和政府还是很有开拓精神的,前几天听一个朋友说啊,新屏市准备引进中影的影视城落户新屏市啊,这手笔很大吗,它不仅能为新屏市带来效益,还能为整个北江省带来一种新的格局,让文化产业在北江省繁衍和壮大,成为我们北江省新的一个发展机遇,我看不错。”

    冀良青傻眼了,李云中的话无疑让他明白了刚才那句话的含义,显而易见的,李云中已经知道了影视城的项目,也知道了自己对这个件事情的态度,而作为老领导的李云中,他今天所有的话都是有的放矢,他不会在酒厂的考察中说起毫不相干的事情来。

    这个推断的出现,一下就让冀良青感到身后有了阵阵的寒意,季子强太厉害,他是怎么让李云中省长站出来帮他说话,他们过去不是一直的对手吗?季子强怎么做到化干戈为玉帛呢?上次季子强的提升,作为李云中派系也没有出面掣肘,现在这个事情省长亲自来帮他摇旗拉喊,这太让人感到恐怖。

    昨天自己也一直在思考这个破酒厂怎么就会引起了李云中省长的关注,全省那么多的大企业,他怎么就独独的看上了新屏市的酒厂,现在真个个疑惑也有了答案,李云中不过是借着这次的事情作为一个由头,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而季子强本来把这次李云中的调研,考察看的很不以为然的,这酒厂不过是一次承包而已,用的着如此兴师动众吗?假如你省长确实想了解详细的情况,你一个电话,我可以到省城给你汇报,我还可以带上酒厂的人给你讲解,用的着非要到新屏市来,搞的大家鸡犬不宁吗?

    但李云中的最后这段话一说出来,季子强就知道自己错了,错的离谱了,李云中省长的思维和风格不是自己可以衡量和推测的,他这次是为自己扫清障碍,也是为自己摈弃所有的后顾之忧的,有了省长的话,就算将来真的出现了什么问题,也不会有人敢拿这件事情做什么文章,除非你有敢于挑战省长权威的胆量。

    但是李云中为什么这样帮自己呢?季子强还是不能想明白,别人或许还不知道自己和李云中之间的恩恩怨怨,但季子强自己是很清楚的,当初自己的老丈人乐世祥就是李云中的政敌,而自己也配合着乐世祥重创过李云中一派,让他在柳林市的华书记和韦俊海都铩羽而归。

    这样的仇恨,这样的恩怨,难道李云中一点都不在乎?

    季子强在欣喜之中,又多了几分担忧,他有点怕这是一个新的圈套。

    但就算是圈套,季子强也决定钻进去了,所以在李云中的目光投向季子强的时候,季子强就说:“谢谢李省长对新屏市的支持,对于影视城的项目,市委冀书记和新屏市的其他主要领导也很支持,相信要不了多久,这个项目就能上马启动。”

    季子强的话轻轻松松的就把冀良青拴了进来,今天我当着省长,当着全体新屏市的领导说你冀良青也是支持这个项目的,你现在肯定是不敢反驳,那么就算李省长离开了新屏市,你冀良青也无法在反悔了吧?

    李省长就转头,神态不变的看看冀良青,说:“良青同志啊,你在这个项目上一定要起到引导和管理作用,市委吗。那就是要管住大方向,是不是?”

    冀良青心中叹着气,嘴里却一点都不敢马虎,忙说:“一定的,一定的,有省上的正确领导,这个项目的建成,一定会成为新屏市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