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冀良青刚要继续说,就见自己的秘书敲门走了进来,冀良青眉头一皱,就停住了准备说的话,看着秘书,因为通常情况下,在自己正和人谈话的时候,秘书是不会进来打扰的,除非有更重大的事情。(品@书¥网)!

    秘书走进冀良青说:“冀书记,刚接到省政府办公厅的电话,说是李省长明天到新屏市来调研新屏市酒厂改制的事情,并特意指定了让季市长汇报,另外李省长可能还要到南区转转。”

    冀良青大吃一惊,也不是他一个人惊讶,季子强和尉迟副书记都很惊讶的,因为新屏市酒厂改制后已经是私营企业了,一个省长突然要看一个私营企业,这有点耐人寻味,在一个,过去省上的领导要来下面,都是提前好几天就下发通知,这次李云中省长来的如此急,不知道是福是祸啊。

    并不是所有下属都喜欢上面来视察,检查工作的,特别是新屏市,以冀良青等人的想法,真还没有多少值得上面一号人物专程来看的成绩。

    尉迟副书记倒是松了一口气,看来李省长的考察要让新屏市忙活几天了,自己也不用非要现在就对影视城的问题表态了。

    冀良青也顾不得和季子强说影视城的事情了,这省长来视察是天大的工作,其他所有的一切都要给这个让路,他于是就向省城拨了几个电话。

    在官场上,每个人都有自己背后的力量和资源,很快,冀良青就从省政府办公厅的一位朋友那里弄清楚了来龙去脉,原来,由于在前一段时间各地近乎运动式的改制潮中,其负面效应在一段时间后终于现象出来,工人的安置,国有资产的流失,特别是一些无良的国际投资集团把国内的国有企业改制作用资本增值的工具,大肆以投资为名,收购国有企业,然后包装后要么上市圈钱,要么再发售,要么腾出土地搞房地产,引发了一系列的矛盾。

    虽然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但其恶性后果已经让一些地方正府苦不堪言,对那些已经转手几家的改制企业,即使对簿公堂也无法找到始作俑者。

    而一些打着外资名义的小投资者干脆关掉手机,钱已经圈走了,你爱干嘛干嘛去。即使是一些国内的投资集团,也学着玩起了买企业的投资游戏,内地一些城市想跨省去传唤一个集团的董事长,地方保护主义让你难上难,更别说那些在合同上埋下的无数陷阱何复杂的债务关系。

    即使一个城市或者一个地区出现个两三家这种情况,就足以让地方正府忙的焦头烂额,这种现象引起了高层的注意,而新屏市酒厂厂利用本地资金改制的成功在这个时期的成功无疑具有一定的示范意义。

    李省长是从省上的一个篇工业杂志上看到了这个酒厂的调研材料,那个杂志发行量不大,全本没有多少可读性,一没美女,二没帅哥。

    但对于企业老总和领导们来说,却是比较喜欢看,从上面他们可以找到很多管理思路,新屏市酒厂这篇报道写的不错,本身也是一件实实在在的事情,加上执笔者锦上添花的措辞,无疑极大的勾起了李省长的兴趣。

    了解到这些情况之后,冀良青的心情却突然的复杂起来了,省政府一号领导来新屏市调研,特别是调研成功经验,无疑是对新屏市工作的一种肯定,特别是在李省长调研之后很有可能要把新屏市的酒厂的改制成功经验作为全省的一个示范,这无疑对自己和季子强在新屏市执政生涯上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即使并非他本人亲自主导了这一次的改制工作。但作为新屏市的一把手,毫无疑问,在其政治前途上,也是一个重大的利好。

    但冀良青总是在心头挥之不去的就是这一次是由季子强向李省长汇报,这无疑传达了一个信息,在省里主要领导的感觉上,这次新屏市酒厂的成功改制的主要功劳还是季子强这个市长的。

    其实当初要不是自己一言九鼎支持季子强的改革,只怕酒厂的事情到现在也未必能定。

    冀良青想来想去,但现在也是没有什么办法了,他也只能振奋起精神来,毕竟省里主要领导来调研的事情是一件大事,该过问的还是要过问,他对季子强说:“子强同志,你马上回到政府,召开一个紧急会议,做好明天省长的接待准备,让南区和酒厂也早做准备。”

    季子强本来还是有点担忧的,可是刚才从冀良青和省城的电话中,季子强基本了解了李云中此次到新屏市的目的,他无疑是十分高兴的,特别是省长点名要自己汇报,那时就是变相的肯定了自己对酒厂的改革。

    季子强努力稳定自己的情绪,很快在心里勾勒出一个接待方案,嘴里说:“冀书记,我马上回去开会安排,你还有什么需要特别强调的事情吗?”

    冀良青挥挥手说:“暂时我还没有什么,你先准备,到晚上我们在碰头研究。”

    季子强回到了政府,立即通知在家的市长以及市政府办公室,接待处等等相关人员召开了会议,在给大家通知之后,季子强让办公室接待处拿个初稿,下午上班之前自己要看到。

    办公室凤梦涵等人都有点紧张起来,这时间也太紧迫了。

    季子强又让小赵通知了南区领导和酒厂的师蕊逸,让他们也做好汇报准备,并做好相关的接待工作。

    到了下午,季子强让秘书把自己的汇报稿以及接待方案送给冀良青秘书,请冀良青审阅,很快市委秘书长的电话也到了季子强的案头,说冀良青书记召集他们就如何接待李省长的事情先碰个头,季子强虽然得了亲自向省长汇报的机会,自然其他方面就必须以冀良青马首是瞻,便宜讨得要有分寸。

    在冀良青的办公室里,一个简单而不失隆重的接待方案*了,随即这个方案就传达到整个常委班子手里,整个新屏市市委、市政府两套班子全部动了起来,紧张而有序的行动起来,为明天迎接李省长做好了一切准备。

    李省长今天要在邻市检查工作,晚上在邻市休息,明天一早就到新屏市了,所以这个夜晚对新屏市的各级领导来说,都是一个紧张而忙碌的夜晚,所有街道要清扫,还有各种各样的横幅,欢迎标语,道路清理,安全警戒等等,季子强也是忙到了后半夜才回到了家里。

    还没有感到睡着,这天也就亮了,又赶忙到了政府,这时候有消息传来,李云中省长可能晚一点才能赶过来,大概午饭在新屏市吃。这就给季子强他们留出了更多的准备时间,所有的程序,所有李云中省长可能去的地方都又一一落实了一遍。。。。。。

    到了10点左右,四大院的领导们,在冀良青的带领下,一起到邻市的交界处等候了,还是老规矩,市委书记冀良青,市委尉迟副书记、市长季子强,市人大何主任,市政协黄主席四大班子领导一个不少。

    当车队在众人翘盼中出现在邻市的路上时,李省长的新屏市调研之行拉开序幕,车停下来时,李云中省长睁开正在小憩的眼睛,皱了皱眉头,秘书顿时在他耳边耳语了几下。

    李省长想了想还是起身下了车,这样的排场有点大,让他心里多少有点不太舒服。

    下了车,李省长握着冀良青的手,皱着眉头说:“良青同志,大会小会我讲了多少遍,我们下来不要迎来送往,你们就是不听!”

    冀良青微笑着说:“是是,下次我们一定注意。”

    冀良青也不跟李省长争辩,他知道,他要是真的不来,不说李省长心里有什么想法,就那些随行的大员们回到省城还不知道说些什么话来,这迎来送往的事情如果真的能禁得住,也不是李省长或者冀良青能起得了头的事情。

    李省长依次和市里的各位头头握了握手,随行的厅长们也与市里头头们客气了几句,返身又上了那部丰田柯斯达面包车。

    市公安局的开道车自然亮起双跳灯驶到省*的警卫车前面,开起道来,随后就是李省长他们坐的面包车,冀良青等人的车按着位置依次跟在李省长乘坐的面包车后面,一路朝着新屏市区疾驶而去,路边的行人和车辆见怪不怪的靠边给车队让着路。

    即使是一路的疾驶,也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到了竹林宾馆,李省长下车之后看见政府刘副市长带着几个人在为其准备下榻的小楼前候着,没有看见预想的大场面,李省长还是很高兴,他是十分从心里抵制那种作风,虽然很多时候他也只能入乡随俗。

    午餐很简单,冀良青与李省长的秘书一起陪着李省长用餐,季子强则作为地方的东道主陪着厅局长及随行人员在宾馆的宴会厅用了午餐,午餐虽然准备了各式各样的酒水,但大家都很自觉的只取了少许的红酒意思了一下,因为下午要去调研,自然不能喝许多的酒,而且坐了一上午的车,大家中午都想早点休息。

    李省长用完餐后,冀良青知趣的简单说了下午的安排就出了房间,让领导早点午休。

    旋即,他来到宴会厅,也端起杯红酒和大家意思了一下,在市委书记到来之后,午餐也就很快结束了。冀良青,季子强等市里的头头们按照事先的简单分工分别陪着各位厅局长到了房间后也就离开了。

    中午的时间,新屏市的各位头头们除了人大、政协的几位能安心休息之外,其余各位都按照自己的分工把下午的安排再各自检查了一下,冀良青没有一些具体的事务,但他还是把公安局韩局长和市局警卫处长叫来,询问了一下警卫工作的安排,询问今天的治安情况,叮嘱一定要把警卫工作做细。

    韩局长点点头说:“冀书记,您放心,我都安排好了。”

    下午2点半,李省长准时出现在小楼的门口,那些个厅局长也都围在面包车的边上,只等李省长上车之后,大家都上了车,车队又鱼贯从竹林宾馆的大门而出,一路就开往了新屏市的酒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