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天季子强的情绪还是很不好,昨天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那么这个项目现在也就面临到了很大的风险,不要说冀良青的阻扰,就是项目真的报到了省上,只要李云中省长不点头,这个项目也还是水中捞月,一场空啊。(品#书……网)!

    他这样的情绪很快的就让江可蕊感觉到了,江可蕊大概知道一点季子强昨天到李云中那里去的目的,现在见他垂头丧气的,知道事情不太顺利,江可蕊也不愿意季子强这样沮丧和郁闷,就对季子强说:“老公,你看过长城吗?”

    季子强确实还没有看过,他摇摇头,不想说话。

    江可蕊说:“那么今天我们一起去看看长城,我也很久没有去过了。”

    季子强看到江可蕊眼中的狡默,心中也是一阵的温暖,他知道江可蕊是想让自己开心一点,他怜惜的抱着江可蕊的肩头,微笑了一下说:“好吧,我们去看长城,去看日出。”

    他们没有带孩子,江可蕊和季子强搭乘了一辆到长城的大巴,当他们从北京到八达岭的时候,便陷入重叠的浓翠中了,车在道上行,两旁全是高大的山脊,比起新屏市的山,这里的确巍峨得多。

    终于,长城出现了,蜿蜒于浓翠中的长城曲曲折折地引伸,引发众多豪杰的千古遐思。八达岭长城是居庸关的北口,东门曰“北门锁铜”,西门曰“居庸外镇”。北往延庆州,西至宣镇,故名“八达岭”。

    季子强他们下车后,便觉得十分凉爽,山风舞动着长城,一派孤傲的性格,更衬托出它的气势,长城的石阶很高,蹬步稍许有些费劲,向上攀爬不得不低头弯腰,八达岭道极宽,可使五马并行,整座城墙用花岗岩条石和特制城砖砌铺而成,守城可谓“固若金汤”。

    在手扶石栏的时候,季子强就顿觉凉意,这城墙边有敌台、垛口和躲洞,也有排水系统,约行十步便有一个,排水系统在花岗石脚下,有一个正方形的小洞,山风灌进来,从脚凉到手。凭栏远眺,蜿蜒长城延绵在天的尽头,经历千年的风霜便扑打在坚固的城楼上,城砖越磨越光,最后变得平滑。

    季子强似乎一下就看到了当年的刀光剑影,它们仿佛在眼前闪现,当年直赴沙场的骏马仿佛也驰骋在眼前,当年的喊杀声仿佛也在耳畔回响,当年的烽火仿佛也燃于眼前……季子强怎能不屈服于“出塞抱琵琶,骆驼还故乡”的游离,怎能不屈服于李自成闯八达岭,夺关而入的豪迈,长城静观了多少千古青史,濡染了多少英雄儿女的情怀?

    到长城来,不得不登上好汉坡,但登上它时不管是季子强,还是江可蕊,都已背湿一片。原先稍为平坦的路越来越陡,只觉站不住脚,只得握拳前行,手心早已攥出了汗。

    季子强明显的感觉到了体力的不支,他爬到后来,腿肚已没有了知觉,只觉得一阵阵发麻,到达好汉坡时,才觉得累瘫了,山野的清风从城墙口一阵阵灌进来,毛爺爺的题字“不到长城非好汉”在山风中特别醒目。

    长城远方立着一块巨大的牌子,上面写着“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下面用英文标注着“one”,左边是奥运会的会标,2008,我们共同期待,一个梦想便立在这块中华瑰宝上。

    当太阳抵达正上方时,季子强他们的在长城下用餐的时候也到了,因耗费体力,肚中飢渴,本想大吃一顿,可这儿的菜太咸实在咽不下去,只得悻悻吃了碗杂酱面,下午的长城依旧巍峨,长城博物馆内的东西一些是仿制品,除了刀剑、铠甲、大炮和长城巨大的模型,其它季子强没有多大兴趣。

    江可蕊也是感到很累很累,这个晚上,江可蕊睡的很香,但季子强还在怀想那宏伟的长城,透明的心幻化作雨丝,滴落在那厚实的、古老的城墙上,看到这祖先留下的遗迹,季子强一下就感到了人类历史的沧桑,而自己也不过是这历史长河中微小的一个点,自己这点麻烦,这点忧愁算的了什么呢?

    他的心情也慢慢的好了起来,第二天,当他们起床的时候,天才蒙蒙亮,抬头一看,一轮皎洁的弯月还挂在半空,日出,还早着呢?可等季子强和江可蕊洗刷完毕,回到帐蓬旁,忽然听见大家的惊呼声,急忙四处张望。

    “哇,太美啦!”看到那情景,季子强也忍不住呼喊起来,原来,这就是美丽绝伦的日出!那远处红光一片,仿佛是一个红色的“大火球”正在缓缓上升,先是一个小小的亮边,接着,半个太阳出来了,天空渐渐红起来了,太阳越升越高,从最初的并半圆变成了圆形。

    忽地一下,太阳蹦出了地平线,射出万道金光,把云朵镶上了一层金框,太阳完全升上了天空,金灿灿的光铺满了大地,驱散了晨雾。

    回到北京的季子强又一次的焕发出了自己的自信和勇气,固然,到现在为止,他还是没有找到一个说服冀良青,扭转李云中想法的好办法,但季子强却没有了一点沮丧,他只是想,自己努力过就好了,事情能不能成,事情会不会达到自己理想的效果,那已经不再重要,自己只要努力,努力,继续努力。

    七天的假期抛去路途耽误的两天时间,其实很短暂,一转眼,季子强和江可蕊就要回新屏市了,乐世祥和江处长当然很舍不得女儿和外孙的离开,但儿女情长不是他们能够享受的情感,因为他们都是做大事的人,他们必须放弃一些常人轻易就可以拥有的东西。

    飞机再一次的起飞了,江可蕊看着远处其实什么都看不清的候机大厅,眼泪不断的流了出来,季子强看了一眼身边的江可蕊,缓缓的把她拥在怀里,对她说:“好了,不要伤心了。”

    江可蕊擦着泪水,说:“我怎么可能不伤心啊,这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在见到他们。”

    “我理解你的感受。”

    “光理解又什么用处呢,我不想回去,我就想和老爹,老妈住在一起。”

    “有一天我一定会带你回到这里,永远住在这里。”

    季子强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眼光中充满了坚定和勇气。

    回到了新屏市,季子强还没有来得及安排车回去接老爹老妈,没想到两位老人就自己坐班车赶了过来,这把季子强心疼的,就连连的埋怨说:“我不是说好了派车去接你们过来吗?你们这么大的岁数了,路上都没有人照应一下。”

    老爹满不在乎的说:“这算什么,我们可以照顾自己,在说了,你妈是一天都不想耽误了看到孙子,她哪能有耐心等你派车回去。”

    季子强也只能摇摇头作罢。

    上班之后,没两天,萧博翰就派人过来和季子强联系了,这是一个职业经理人,据说是名牌大学的一个博士生,带着好几个人过来。

    季子强就试探了一下,很快也就确定,这不是瞎忽悠的,从这个刘经理的谈吐,知识,以及种种特质上看,季子强确定对方真的不是骗人的。这也怪不的季子强,现在社会上买卖文凭的事情时有发生,很多大字都不认识几个的人,花上几百元钱,竟然就摇身一变,成了什么硕士,博士了。

    季子强安排*陪同着这位刘经理到飞燕湖去考察,他对萧博翰如此重视这件事情也很领情,不过季子强在高兴之余,心里也是惴惴不安,要是这件事情最后没有通过,自己就把人家萧博翰坑掺了。

    那个刘经理也说了,中影的收购已经完成了,现在萧博翰也找了个借口,暂停了过去预签修建电视城的那个合同,人家的市长,书记天天给萧博翰打电话,生怕黄汤了。

    季子强有点汗颜,这万一自己最后黄汤了,嘿嘿,不知道萧博翰会怎么骂自己。

    不过现在季子强也没有其他办法,今天他又找到了冀良青,准备给冀良青好好的谈谈项目情况,到了冀良青的办公室,却见里面还坐着尉迟副书记,季子强就点头招呼了,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冀良青心中也是估计着季子强是为什么而来,刚才自己还在做尉迟副书记的思想工作,暗示他自己不会同意这个项目的。

    尉迟副书记也很为难,一面是冀良青,一面是季子强,对这个项目他还是比较看好的,现在的尉迟副书记,已经没有了太多的奢望,上次的选举事件,让自己成了省里挂号的人物,再想有个什么动静,已经是很难很难了。

    而作为冀良青和季子强二人,都是新屏市的强人,自己不到万不得已,真的谁都不想得罪,现在尉迟副书记一看季子强来了,也是有点头大,估计季子强一会就要提起电视城项目的事情,到时候自己又要表态。

    尉迟副书记在季子强招呼之后,就站起来说:“那行吧,你们两位领导谈事情,我先回去了。”

    冀良青一笑,他知道尉迟副书记的心思,他想躲,没那么容易:“尉迟书记啊,你坐你的,一会我还有点事情和你商量呢。”

    这尉迟副书记有点为难,只好又坐了下来。

    “子强同志,这次到北京路上都还顺利吧?”冀良青随口问了一句。

    “还行,就是假期太短,好像还没怎么休息,时间就到了。”

    冀良青放声大笑:“哈哈哈,是啊,谁都想多休息一下。”

    季子强也附和着笑了两声,就说:“冀书记,我来还是上次说的那件事情,今天对方的一个经理来了,已经到飞燕湖考察环境了,不知道上次冀书记考虑的怎么样了。”

    冀良青说:“嗯,放假的时候我确实也考虑过这个事情,但怎么说呢?我还是有点担心,刚才我还和尉迟书记在聊这个事情。”

    尉迟副书记心中叹口气,看来自己还是回避不了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