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很快的,季子强就发现有的客人面前的茶杯空了,他就发现自己找到了一个事情可做,这一下算是把季子强解放了,虽然是苦力活,可是总比自己一个人杵在这里好,季子强就过去倒茶,却发现这茶叶已经喝淡了,想必他们聊了好一会。 ()

    季子强刚好自己带的有茶叶,就打开了一包特供好茶,收拾了桌上的茶壶,给他们重新泡了一泡,这茶叶就是不一样,刚一泡上,满房价都是一股清新淡雅的幽香。

    李云中的一个同学很惊讶的说:“天啊,这是什么茶叶,真是从来没有闻到过。”

    说着话,他就快步的走过来,认真的看起了壶中的茶叶,嘴里也是连连的“啧啧”不断:“好茶,好茶,千金难换啊。”

    毫无疑问的说,这是一个很懂茶叶的人,不过能作为和李云中经常交往的同学,本来也都不是简单的人,而且对茶道也大都懂得一点,特别是身在北京,更是对中国这古老文化受到的熏陶不少,大家就一下注意起来。

    李云中没有想到这季子强一来就露了一手,心中也是有点愉快起来,季子强帮他撑了个面子,不过李云中的脸上是丝毫不显表情。

    大家每人到上了一盏茶,细细的品尝,很多人都开始问着茶的出处,还有人谈起了茶道。

    季子强却很低调的在旁边服务着,看到谁喝完了,就走过去帮人家在添上,一声也不多说话,人家聊天的时候,季子强就退到了一边,找个角落坐下去,反正这房间是个最大的套间,里面的沙发,靠椅很多,季子强在这里一点都不显眼的,这些人起初还注意了一下他,到后来,几乎就把他遗忘了,只当他是李云中的随从一样。

    这样季子强就不断的起来,给他们添茶,然后继续回到角落里坐下,耳朵里听着他们的嬉笑,自己也始终保持着微笑的神情,让自己进入了过去标准版的开会情景,心里想着一些其他的问题。

    大概一直持续了一个小时的样子,这个期间,李云中一直看都没有看季子强一眼,也没有和季子强说上一句话,直到最后有个同学说时间不早了,大家不要耽误了老李的休息,这伙人才一个个站了起来,一一的和李云中告别了。

    李云中就稍微的挽留了几句,然后一直把他们送到电梯口。

    季子强在这个时候,就用最快的速度整理起了桌上,茶几上的水杯,烟灰缸等等,这到难不住季子强,他是秘书出生,所以做这些不仅手脚利索,而且还得心应手。

    等李云中送完了客人,回来的时候,季子强已经把房间收拾的恭恭敬敬,窗户也开了几扇,房间就清爽了不少。

    李云中不动声色的走了进来,坐在了沙发上,李云中不到六十的样子,上身夹克,下身灰色的裤子,皮鞋擦的一尘不染,从外面看,他很是儒雅,平和,不像是一个省长,更像是一个学者。

    但季子强是不敢这样想的,一个封疆大吏,那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上来了,没有超人的心智和手腕,哪能在宦海沉浮中走到今天的地步,千万不要让他的外面蒙蔽,真正的高手是不会让你看到他的功力。

    季子强小心翼翼的给李云中倒上了一杯水,也在旁边坐了下来,李云中沉默了好一会,才平平的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听萧副部长说的。所以就来撞撞运气,看看能不能遇到你。”

    李云中眼中闪过一丝光亮:“奥,这样啊。”

    李云中又一次的沉默了,对这个年轻人,李云中的感觉很复杂的,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当初季子强和乐世祥翁婿两人给自己设了那么大的一个圈套,让自己竟然把季子强看成了自己的人,这真是奇耻大辱,多少年了,自己在官途行舟,一直都小心谨慎,而且总能洞悉所有的圈套和陷阱,但却在季子强面前栽了,一想到这里,李云中都很郁闷。

    今天不用说,季子强的不速而来,定然是有事情的,从他能等到现在可以看出,他不是单纯的过来看看自己,套个近乎,而且季子强也不是那种阿谀奉承,套近乎的人,只是不知道他今天要说什么。

    季子强自己说话了:“省长,我有个项目想要给你汇报一下?”

    “项目?”李云中面无表情的重复了一句,就不再说话了。

    作为季子强,他这几天其实一直在牵心着影视城的项目,他已经看出了冀良青的心理,知道这件事情会遇到很大的阻力,而政府其他人的表态也都是站在他们各自的利益上考虑这个项目,他们的支持并不坚决,一旦项目遇到大一点的挫折,恐怕这些人都会转变风向,抵制这个项目的,所以季子强要破解这个难题。

    而破解这个难题最佳的方式就是找到李云中,因为就算找到省委王书记,但他也无法确定来支持季子强,毕竟在省上,政经的划分是很明确,一个省委書記没有特殊的情况,一般是主管意思形态,以及人事,方向,政策等等大事,对具体的项目,不大好插手。

    就算插手,但最后还是要获得省政府方面的认可,所以季子强想,与其这样来回的绕,不如自己直接找到要害之处,攻下了李云中,后面的事情都会迎刃而解,包括土地,包括国有资产等等事情也就不成其为事情了。

    “是的,一个很不错的项目,而且我觉得很值得做的项目。”

    李云中看了季子强一眼,通过他的这简单的几句话,也隐隐约约的明白季子强一定是遇到阻力了,不过李云中还是很奇怪,季子强怎么会想到直接来找自己?

    上次关于他的提升问题,最后是苏副省长改变了想法,来给自己做了好多思想工作,说季子强还是有一些优点,还说季子强的上来,可以让新屏市刘副市长得到一次机会。

    但李云中并不单纯的这样看,他在怀疑是不是季子强给苏副省长做了什么工作,不过想到季子强在新屏市的这段时间的努力,以及他做出的成绩,最后李云中还是默认了季子强的晋升。

    如果是这样的话,季子强为什么不直接找苏副省长??

    实际上季子强也曾今想过找苏副省长来支持自己的这个项目,因为季子强手中有苏副省长的一个把柄,但遗憾的是,就在前天,他在给叶眉电话联系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手里的这张牌已经失去了效应了。

    叶眉告诉季子强,苏副省长在十一的时候,把那块石壁捐赠给了省博物馆,这让季子强好一阵的遗憾,不要说以后苏副省长不会支持自己,他不报复自己都算自己运气不错了。

    季子强继续说起了这个项目,他重新组织了从萧博翰那里获得的所有项目相关信息,比起前几天给冀良青介绍的时候,说的更为誘人了。

    李云中一直耐心的听着,他几乎一句话都没有插过,也没有提问,这让季子强感到压力越来越大,他看不懂李云中的想法,不知道他到底对这个项目是感兴趣,还是没兴趣。

    越说季子强心里越是没底。。。。。。

    等季子强完全的说完之后,李云中才拿起了一支烟,季子强赶忙帮他点上,很突兀的,李云中问了一句:“你们市里很多人反对吧?”

    季子强有点惊讶,自己的谈话中一点都没有涉及到别人的态度问题,但李云中还是看出了自己的诉求:“嗯,也不是很多人反对,只是大家都拿不定主意。”

    “嗯,那么他们为什么拿不定主意?”

    “或者这件事情过去没有过,大家都不希望过于冒险。”季子强嗫嚅的说。

    “你感到这个项目的风险在哪里?”

    季子强想了一下,说:“我感到没有什么风险,我们出地,就算项目做烂了,但地还在啊,那地谁也背不走。”

    李云中又不说话了,他淡淡的抽了好几口烟,才看着季子强说:“你认为五千亩荒地不值钱?”

    季子强心里一紧,忙说:“不是,我感到很值钱的,但我们可以让他变得更值钱。”

    “怎么变?”

    季子强就说出了萧博翰的想法,说出了他准备在那里修高层住宅销售,季子强就说:“他可以在园区里修住宅卖,那么我们新屏市到时候也可以在园区外修住宅卖啊,这样的话,过去那里的土地一定会打着滚的往上涨,就算翻三倍吧,我再卖五千亩,这比过去那荒地的价值更高了,在说了,他直接带动了新屏市各项发展。”

    李云中就眯起了眼睛,他第一次很认真的看着季子强,许久才说:“你野心很大啊。”

    季子强听不出来李云中到底是说自己对项目的野心大,还是在说自己对官位,对权利的野心大,他只是能看到李云中眼中那一种淡淡的,但充满了深邃,冷凝的眼光。

    李云中端起了茶杯,好一会没有喝。

    这是一个在明显不过的信号了,季子强看得懂,但他真不想现在就离开,他希望获得李云中的一句话,哪怕就是反对的话也成,不然自己今天这一趟到底算是做什么?

    但李云中却没有做任何的表示,只是露出了一丝倦怠的神情。

    季子强心中叹口气,自己到底领教到了真正高人的手段,李云中是自己唯一一个看不透,看不清,摸不准的人。

    季子强站了起来,恋恋不舍,但又不得不告辞离开。

    回去的一路上,季子强都在郁闷,看来今天是没有一点效果,自己就像是一个一个武林高手,一掌下去,力道千钧,可惜是打在了棉花上,连一点反弹都没有。

    回到了家的时候,天也很晚了,季子强没有打扰江可蕊,他一整夜都难以合眼,他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应该怎么做,自己是不是应该吧目前的困境告诉萧博翰,不然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把人家萧博翰失误了。

    这一夜,季子强辗转反侧,矛盾而沮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