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副部长也了解一点乐世祥和李云中的关系情况,所以也没有在这个话题上深说了,三人继续的喝酒,不过季子强却有了思虑,后面的酒也在陪着喝,话也在陪着说,但心思已经有点不再这个酒桌上,他有了一个新异的想法,也可以说是一个大胆的想法。

    吃完饭,萧副部长本来还准备在这里坐坐,喝喝茶什么的,但接到了一个电话,说中央首长请他到中南海去一趟,萧副部长不敢耽误,匆匆离开了。

    乐世祥今天也多喝了几杯酒,坐在客厅沙发上,一会就有点迷迷糊糊起来,靠在沙发上小眯,这点酒对季子强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他小心的用一条毛毯盖在了乐世祥身上,然后拉着江可蕊到了远处,小声的说:“可蕊,我想出去一趟?”

    “到什么地方?”江可蕊问。

    “到北江省驻京办事处去一下。”

    江可蕊犹豫起来,说:“那你让外面老爹的秘书送你吧。”

    季子强摇摇头说:“那样不好,他们是组织上安排协助乐书记工作的,我们不好随随便便的使唤人家,我自己去吧,你帮我收拾两件礼品我带上。”

    江可蕊也没有多问季子强去见谁,就上楼去准备东西了,季子强却拿起了电话,先给北江省政府住京办去了个电话:“你好,我问一下,李云中同志回来了吗?”

    那面很警惕的问:“你谁啊?”

    季子强灵机一动:“我省组织部啊。”

    “奥,你好,李省长刚回来,在房间和其他领导谈话,要不要我把电话转过去?”

    “嗯,算了,我打他手机吧。”

    挂上了电话,季子强感到有点紧张,这说假话的心情真不好,可是不说假话哪能骗到准确的回答呢?这李云中省长是不是在驻京办住,谁也不知道,不问好,自己岂不是要扑空一趟。

    一会江可蕊就给季子强准备了几份礼品,就是茶叶之类的东西,看着不起眼,但这茶叶可不是等闲人喝的那种茶叶,这是中央领导特供的好茶,就是你钱再多,也买不到手。

    季子强出了小胡同,搭上一辆出租,一路往驻京办而去,那个地方季子强过去也是一次没来过的,好在大概的地址刚才也问了一下,开车的大叔也是一个北京通,稍微一说地方,他就知道了。

    唯一让季子强恼火的是,这北京大叔的话很多了,说起来是一串一串的,影响到了季子强的思考,人家这样的热情,季子强还得不时的回应两句,实在有点难受。

    最让季子强惊讶的是,这大叔就好像不是开车的一样,从他嘴里,季子强听到了大量的关于国家大政方针上面的事情,这和外地人很不一样,外地的人大不了介绍一点风土人情,吃吃喝喝,物价房价之类的。

    可是这大叔给季子强讲话那真的像领导一样,不仅站的高度让季子强都有点仰望,而且他就像是政治局的常委一样,关于中央领导人的安排,还有下一步会做什么重大的人事调整,谁和谁是一拨的,他们的爱好,习惯等等,说的是清清楚楚,真真实实的。

    季子强于是开始怀疑起来,这个大叔是不是就住在中南海的院墙旁边,每次中央开政治局会议的时候,因为会议室的隔音不好,大叔睡在自己的床上,政治局领导们的谈话都能把他吵醒。

    这样七转八绕的,季子强也不知道都走了那些路径,反正最后化了30多元钱才算到了地方,下车一看,这就是一个酒店,看起来和普通的酒店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在上面用霓虹灯做了几个北江办的字在不断闪烁。

    季子强进去之后,大厅和一般酒店大堂一样,这里住的人不算太多,大堂看上去还是比较清闲的,季子强就环顾了一圈,走到了那个写着大堂经理的桌子旁边,对那个坐在后面的女经理客气的说:“我找一下你们办事处主任。”

    这经理大概30来岁,人挺漂亮的,一身灰色西服,雪白的衬衫,挺精神的,她看了一眼季子强,问:“你找主任做什么?”

    季子强亮出了工作证,说:“我是北江省政府的,找主任有公事。”

    这女经理一看果然是北江一个城市的市长,她就拿起电话,说了几句,很快放下了电话,对季子强说:“走吧,我带你过去。”

    两人坐电梯到了5楼,在一个办公室里,季子强见到了驻京办主任,这个主任姓赵,很有点派头的,40多岁的样子,不过季子强感觉,这人在级别上可能和自己还是差一点吧,所以进去之后,季子强也摆出了一副矜持的样子,拿出了自己的工作证,说:“赵主任,你好啊,我新屏市的市长季子强。”

    要说新屏市的名字在北江省算不得什么,但季子强的名字却在北江省官场还是有点传奇色彩的,他和乐世祥的渊源,还有他从柳林市的市长变成新屏市的副市长,最后又东山再起成为市长,这在北江省干部中很具有神秘感觉。

    所以在得知自己面前站的就是这个传奇人物的时候,赵主任一下变得热情起来,说:“怎么,季市长要住这里吗?你放心吧,我给你安排最好的房间,对了,季市长啊,听说乐书记已经升格为部长了,改天季市长帮着引荐引荐,我去拜访一下吧?”

    季子强就呵呵的笑着,应付着说:“成,等稍微闲一点了,我带你过去。”

    “好好,谢谢季市长啊,对了,我马上给你安排房子。”

    季子强摇了一下头,说:“不用安排了,我不住。”

    “哪。。。。。。季市长你是。。。。。。”

    “我来见见李省长,我知道他刚回来,所以想问问他住在哪个房间。”

    赵主任刚才还满面的笑容一下有点滞怠了,他犹豫起来,显然的,这个季子强是没有和省长预约,要是约好的话,他何必到这里来和自己套近乎,自己要是就这样带他过去,会不会让李省长心里不快,或者是心生疑惑,以为自己和季子强有什么勾当。

    作为驻京办主任,首要的任务是安排来京办事的领导衣食住行,帮领导协调,沟通和中央部委的关系,他们手眼神通,资金也很丰富,是个美差事,眼红的人很多,所以都是格外的小心,生怕会引起别人的嫉妒,最后下课。

    而作为省长李云中,那更是对这个位置具有最大的发言权,每一次他来,赵主任都会紧紧张张的,每一件事情也都是三思而后行,不敢冒昧,更不敢引起李省长心中的不快。

    现在季子强提出的这个要求,真的让赵主任有点犹豫不定,他也想拉上季子强这条线,将来可以接触到乐世祥,这不管对自己工作,还是对自己的关系网都是大有好处的。

    季子强看出了赵主任心中的担忧,就笑了笑说:“看来赵主任很为难啊?”

    赵主任有点尴尬的笑笑,说:“请季市长理解一下,要不你先给省长去个电话。”

    季子强心想,要是能去电话,我还来找你。要知道,季子强和李云中一直关系都不好,突然的打电话说要见他,万一李云中来一句‘我正忙,改天回北江省在说’。

    那季子强岂不是白白的浪费一次机会。

    季子强就叹口气说:“我找省长有重要事情,但省长的手机没开啊,我只好自己跑来了,要不这样,你就说那个房间吧,我自己上去,赵主任你放心,我绝口不提见过你的事情。”

    赵主任真的有点矛盾,这个季子强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今天自己要不冒点风险,恐怕就算是彻底的把他得罪了,谁知道以后自己会不会落在人家的手上呢?

    赵主任就牙一咬,看了看身边墙上挂着的一张楼层房间分布图,用签字笔,轻轻的敲打着808房间的空格,对季子强说:“你看这个号码怎么样?下次你来住,我就给你也安排这个房间。”

    季子强一看那号码,就嘿嘿的笑了笑,说:“好啊,改天我来找你安排,那我先回去了。”

    “嗯,嗯,季市长走好。”

    季子强出了办公室,直接往前面走去,拐了一个弯,就看到了808房间了,季子强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摁下了房门的门铃。

    好一会,房间的门才打开,开门的是一个50多,快60岁左右的男子,他盛气凌人的看着季子强说:“你找谁?”

    季子强镇定一下,说:“我找李省长”

    “你是谁啊,有预约吗?”

    “我是新屏市的市长。”

    这个人一愣,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李云中柔和的声音:“是季子强同志啊,来吧,进来。”

    这人一听,赶忙让开了通道,季子强和他擦身而过,一进去,就见房间中坐了五六个人,几乎都是季子强不认识的,还有一个女人,他们聊的正欢,季子强进去大家也都没太注意,正听到那个满身珠光宝气的女人说:“云中,你别说啊,那时候你上学成绩很是一般,经常还抄我的作业呢。”

    李云中并没有因为季子强的到来有多少意外,他继续着刚才的谈话:“我抄你作业不是我不会做,那是因为作业太简单了,我懒得动脑筋。”

    旁边一个坐在高椅子上的男人哈哈的爆笑起来,说:“你还好意思说,我们这些人里面,就你挂科挂的最多,不过也真奇怪,每次到最后的时候,你怎么总能补考及格。”

    季子强大概听明白了一点,这些人应该都是李云中的大学同学,他有点难为情了,自己今天瞅的这个时间很是不妙啊,但现在季子强也是进退两难的,走吧,什么话还没说,而且现在根本不可能说什么。

    不走吧,人家都在说过去的事情,回忆学生时代,说不上一会还有人爆料李云中过去的什么丑事,自己在这听着也很不恰当。

    季子强很少的遇到这样尴尬局面,一时有点发愣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