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真的有点哭笑不得了,一件好好的,很简单的事情,在这些官油子的面前,就变得复杂而朦胧起来,他们最先想到的不是新屏市的发展,不是老百姓的幸福,而是先考虑自己的利益,看来自己也只能独断专行一次了。

    季子强严肃的说:“好,大家的发言我都很认真的听了,也想了,既然没有人反对,那接下来我们就考虑组织一个临时的项目小组吧,我看我来任组长,郁玉轩同志为副组长,*同志为联络员,在十一过后,展开工作,对土地局和国有资产局由*同志联系协调。”

    副市长郁玉轩脸上有了一丝凝重之色,他知道,自己这次也只能破釜沉舟,陪着季子强玩一把大的了。

    季子强现在也是豁出去了,开完会,季子强就给萧博翰去了一个电话:“博翰,我们刚刚政府召开了会议,大家认为项目不错,可以好好谈谈。”

    萧博翰还是有点担心:“关于土地的问题。。。。。”

    “这个问题是很关键,但我想是能够解决的。”季子强决定先答应下来,让萧博翰停止和外省的项目洽谈是很关键的一个步骤。

    萧博翰就说:“那行吧,十一期间我这里很忙,估计你们也要休假,十一过后,我安排人实地考察,要是环境能够达到要求,接下来就详谈。”

    “行,那就这样定了,我十一准备到北京去休假几天,你那时候在北京吗?”

    “估计不在北京,我在北京呆一两天,敲定中影收购合同之后,要到香港去几天。”

    “嗯,那行吧,十一过后我们联系。”

    季子强也知道自己是有点冒险,要是最后事情不成,不仅对自己有影响,对萧博翰的项目进度也是有影响的,但他没有办法,以冀良青的方式,只怕三五个月也不能确定下来,那样的话,人家早就签约了,就算最后新屏市同意萧博翰的条件,也已经毫无意义。

    所以季子强现在就要好好的想想,自己该用什么方式来让这件事情在最短的时间里得到落实。

    剩余的几天里,季子强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不过他却没有想出如何让冀良青同意的办法。

    但时间一直都在流失,不管季子强有没有想到办法,十一还是按期到来,所有公职人员也都放假了,季子强也要和江可蕊,带着孩子飞往北京了。

    飞机越飞越高,越飞越平稳,季子强从窗口往下看,空中白云翻滚,千姿百态,在金色的阳光照耀下,白云好像披上了一层金色的轻纱,显得更加美丽,大气层中的天空湛蓝湛蓝的,朵朵白云慢慢逝去,真实地体会到了白云的千姿百态,大自然的奥妙无穷。

    飞机近处,底下云雾翻腾,上边晴空万里,太阳金灿灿的,眺望远处,各种像山、像长河、像棉花、像各种动物的白云,望不到尽头,让人仿佛身处“云海”。。。。。

    飞机在北江省城的机场要转机一次,这个地方耽误了很长的时间,所以等到季子强和江可蕊到达北京上空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看着身下那璀璨繁华的首都,江可蕊也有点激动起来,马上就要见到家人了,特别是自己还带着一个很让自己骄傲的小雨。

    飞机落地了,还在滑行,坐在季子强前面的一个旅客应该是比江可蕊的心情还要迫切的想回家吧,他站起来准备拿行李,为了安全,美女空姐就赶忙的广播,但她一急,把“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的飞机还在滑行,请您坐好,并关闭头顶上方的行李架”广播成了“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的飞机滑得还行。。。”

    这时候,“叮――咚”,机内的内话响了,机长说“谁夸我呢?!”

    一下子,乘客们都笑了起来,那个漂亮的空姐满脸通红,手足无措。

    这一次乐世祥还是没有到机场来迎接江可蕊,不过他牵挂的心情却很明显,季子强他们还没有走出机场,乐世祥的电话就追了过来,江可蕊的老妈就把电话递给了江可蕊,两人唧唧咕咕的说了好一会。

    而江可蕊的妈妈更是一把就接过了任小雨,搂在怀里又是亲,又是笑,又是和季子强的长相反复对比着,高兴的不得了。

    “你看看,他的鼻子像子强,但嘴巴像可蕊的,对了,还有这眉毛。。。。。”

    季子强看着很温馨的这个场景,心里也是一时难以平静下来,在回家的路上,夜晚的北京要美丽得多,就像是浓妆淡抹的现代美女,时尚而炫目,各色闪亮的霓虹灯让整个城市流光溢彩、神采飞扬,。红的,绿的,蓝的,黄的,聚成一片,就像一簇簇放射着灿烂光华的鲜花。灯光一闪一闪的,更像建设者们智慧的眼睛。川流不息的车辆,熙熙攘攘的人群,灯火通明的城市,喧哗和路灯无边的耀眼把季子强关于乡村黑夜的回忆遗忘在了狂奔不止的时光里。

    季子强抬起头,天上的月亮大致只有圆满时的一半,暗淡的光辉和地面上霓虹散发出的光遥相呼应,互诉着天上宫阙的寂寞和人世间的繁华,暗淡的月光把天幕也衬托得灰蒙蒙的,让人错觉整个天空好像一个巨大的蒙古包,严严实实地罩着大地,压抑得让人无法呼吸。

    北京是美好的,但季子强每次来都会有一种感慨万千的思绪,这里的一切让季子强都会联想到新屏市的状况,他希望有一天新屏市也能像北京一样的额繁华,虽然这绝对是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梦想,但季子强却还是忍不住每次都想。

    回到了乐世祥住的那个小四合院,江可蕊就有了一种回家的感觉,这里的一切都让她有着一种亲切感,她很惬意的坐在客厅中,看着老妈抱着小雨在客厅溜达,江可蕊就说:“老妈啊,你就不能坐下来吗?”

    江处长嘻嘻的笑着说:“你不懂,小孩就喜欢这样晃悠着,当年你小的时候,每天都要这样抱着摇晃。”

    江可蕊就说:“难怪我现在经常都头晕,原来是小时候你给我至下来病根。”

    季子强也深有同感的说:“是啊,我也一直想不通这个问题。”

    江可蕊知道季子强是在调笑自己,转过头瞪着眼说:“又贫是吧?”

    季子强忙连连的摆手说:“不敢,不敢,唉,怎么只能你自己说,不让别人说,这可是不对哦。”

    一家人都笑了,江处长也抱着孩子坐在了沙发上,越看越是喜欢,真不舍得放下。

    几人闲聊一会,又稍微的吃了一点东西,在这个时候,季子强才知道,乐世祥已经在前几天被任命为信息产业部的部长了,这让季子强很高兴,他到不是因为乐世祥提升之后对自己会带来好处的问题,他只是觉得乐世祥总算又恢复到了部长的级别,要说起来,今年真是一个双喜临门的年头,自己也翻了个身,还有了小雨,现在老岳父又稳步上升,一切让人感到很美好啊。

    很晚的时候,乐世祥才满眼疲惫的回到了家里,季子强和江可蕊一直在客厅等着,乐世祥一见到女儿和外孙小雨,这精神头就马上有了变化,简单的和季子强打个招呼,一把就接过了小雨,喜丝丝的瞧了起来。

    只有在这个时候,季子强才突然的发现,原来自己有了儿子之后,自己在这个家里的地位一落千丈啊,比起儿子来,自己显得微不足道了,不过想起来也是好笑的,自己总不能和儿子争宠吧?

    考虑到乐世祥身体状况,季子强就没有和乐世祥谈的太多,在乐世祥恋恋不舍的放下了小雨之后,季子强给江可蕊递了一个眼色,江可蕊就说:“老爸,要不你先休息。”

    乐世祥看看季子强,说:“我想和子强再聊聊。”

    季子强也说:“太晚了,我们到没什么,但你老一天太辛苦,早点休息,明天抽时间我在给你详细的汇报一下工作情况。”

    乐世祥也确实有些疲倦了,现在岁数也大了,当上部长,比起过去更为繁忙,他也理解季子强和江可蕊的好意,笑笑说:“那好吧,明天我应该能回来早点,到时候我们好好聊聊。”

    送乐世祥离开了客厅,季子强和江可蕊才抱着孩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几天的假期季子强没有在北京城乱逛了,有了小雨,似乎出去也不太方便,要带上一堆的东西,不过北京在这个时候却比新屏市要凉爽许多,每天早上和下午,季子强都带着江可蕊这娘母两人,到胡同附近转悠一下,从这里也是能体会到北京古老的文化。

    这附近的胡同看似普普通通的,但多是国家各部委的高层干部,因此出入这里的小车多是都很高档。

    季子强和江可蕊与其说是逛胡同,还不如说是“串”胡同,他们是不用带有明确的目的地,两人牵手而行,带着一颗平常心,慢慢绕,季子强会发现,每条看似一样的胡同都有他独特的故事与魅力,就像一个历经沧桑的老人,带着恬淡从容的微笑,娓娓讲述他漫漫的传奇人生。胡同里也还是有许多老住户,他们给季子强的感觉就是很崇尚老子的“无为”思想,讲究知足常乐,当“北漂”一族带着满腔热血,喊着励志的口号,无所不用其极的要在这个城市站稳脚跟的时候,胡同里的人还是保持着一颗清心淡泊的心,笑看人生的潮起潮落。

    可能有人会说,这种封闭的胡同文化意味着思想保守、意味着行动落后。但是这种宽广的心胸,在面对挫折时还能保持平和的自我,这种不浮躁、不功利、不媚俗的心态,确实是我目前这个喧嚣纷杂的社会中稀缺的价值观。雍容而不华贵,小家而非碧玉,文化深厚而不张扬,韵味悠长而不庸俗。这也许就是北京胡同的魅力所在吧。

    今天中午的时候,乐世祥回到了家中,告诉大家,晚上准备请中组部的萧副部长到家里来吃一顿饭,让江可蕊和江处长帮着做饭的阿姨搭把手,好好的弄上几个菜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