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忙客气的说:“谢谢书记的关怀,不过有些事情一时还处理不掉,还是放假之后再走吧?”

    冀良青‘奥’了一声,也就不勉强,说:“那你自己安排吧,对了,见到了乐书记帮我问个好啊。 ”

    “嗯,嗯,没问题。”

    两人就点上烟,抽了一口,季子强准备把萧博翰的项目给冀良青详细汇报一下了:“冀书记,我最近接触到了一个项目,想给你汇报”。

    冀良青倒是有点意外,一般的项目政府都做主了,今天季子强怎么想到给自己汇报,难道季子强逮住大项目了,冀良青就心里一动,说:“不用客气,说说什么个情况?”

    季子强就把昨天获得的整个项目状况,信息,以及大概投资目标,还有对方提出的无偿占用五千亩土地的情况都一一的说了一遍。

    他这说的到无所谓,听的冀良青是一惊一乍的,越听越诧异,冀良青最初是高兴,他和季子强一样的激动,兴奋,因为这个项目要是做起来,那新屏市不管是财政收入还是在全省的知名度肯定的会上一个台阶,自己当然也会感到骄傲。

    但慢慢的,冀良青想法有了一点转变,其一,这政府无偿的拨付如此大规模的土地,这在新屏市尚属史无前列的壮举,这其中必不可少的会涉及到一些政治问题,首先就有一个国有资产流失问题,其次还有一个万一对方最后做烂了项目,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

    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也是冀良青担忧的,那就是季子强会不会功高震主?

    季子强的后台已经是很强大了,强大的足以粉碎自己和季副书记对他设置的障碍,那么万一这个项目成功了,恐怕季子强在北江省就大出风头,因为这样的项目在全国都不多见,对北江省也是具有极大的冲击和震撼的。

    问题在于季子强成功了,这对自己就形成了太多的威胁,自己老了,也绝不可能再上一个台阶,这一生注定就是正厅到头,而季子强还很年轻,假如就像是王老爷子说的那样,有一天他会飞黄腾达的话,恐怕新屏市自己的市委书记位置就是他的第一个踏脚石,就像现在他踏上了新屏市市长的位置一样,其结果呢?肯定是自己倒霉。

    冀良青想着,想着,心头就开始发毛了,有时候的人啊,一但进入了私心慾望的境地,那很难轻松的摆脱出来,这就是每一个人最初的慾望,人的性格是有多样性的,情感也是很复杂的,面对私欲,有人会斗争,让自己摆脱这样的想法,也有人会利欲熏心,走上不归路,一个人的修身,养性,理解和观念在决定着走的有多远。

    本来私欲来源于人满足生存最简单的需要,是人之常情,要正确看待它,关键在于怎样把握好自己的慾望,不要让自己被慾望所控制,如果私欲无限膨胀,最终会走向毁灭。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要想排除私欲杂念,改变心态是最关键的,但显然,冀良青已经如此大的岁数了,要想让他改变,已经不大可能了,从古至今都有一句话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所以冀良青开始迷茫了,他也听的心不在焉了,很多想法开始充实进了他的大脑,他有了即矛盾,又担忧,还惧怕的心里,在他的想法中,一切都不要不要变动,一切就这样慢慢的走下去,在走几年多好了。

    新和异,都是让他惧怕的。

    不过对这样的一个项目,冀良青却不能轻易的说出拒绝的话来,因为他面对的是季子强,看着季子强满怀期待的样子,冀良青告诫自己,一定要小心谨慎一点,不要刺激季子强,以免他寻求其他的途径,这个人的鬼点子不少,不能等闲视之。

    冀良青在季子强说完之后,才不动声色的说:“项目是个好项目,但是子强同志啊,我们要对新屏市几百万的百姓负责,更要对将来到新屏市来投资的其他客商考虑,如果以后都像这样的问政府索要土地,我们应该怎么应对。”

    季子强从冀良青的话中听到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同时,这个问题他在来到冀良青办公室的时候也曾今仔细的思考过,对于冀良青可能出现的反应,以及他可能具有的心态,季子强大概也是心中有底。

    所以冀良青这个态度季子强一点都没有感到意外,他就据理力争说:“其实我们的土地并不是白给的,每年我们都对通过这个摄影,观光城获得很大的利益,除了这些直接的收益之外,他还会带给我们一些间接的收益,会带动新屏市其他方方面面的行业,我认为这样的情况还是合算的。”

    冀良青很理解的点点头,附和这季子强说:“你说的都对,也是实情,但抛弃利益问题,我们要考虑更多的东西,政府不是商人,政府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所以这件事情你让我考虑一下吧,它很重大,我们不可以太过草率的做出决定。”

    “那么不知道冀良青需要多长时间能有一个考虑的结果出来?”

    “这事情很难说,子强啊,你也不要心急吗。先过十一吧,等回来之后我们从长计议。”冀良青玩起了拖延战术。

    对冀良青采用的这样的方式,季子强是无能为力的,他无法强迫冀良青,虽然萧博翰已经说过,需要尽快的给出一个明确的决定,可是看冀良青的意思,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有一个回答的。

    季子强有点焦虑的说:“冀书记,实际上我们在飞燕湖旁边的荒地一直都没有太多价值。”

    冀良青哈哈一笑说:“我知道啊,但这不是有没有价值的问题,哪怕就是一文不值,但终究这是国有资产,你和我谁都没有权利来处置他们,对不对,这事情我们以后还要做广泛的讨论,包括土地局,国资局等等的一些政策是不是适用这个项目,这些都是我们需要了解和理解透。”

    季子强本来还有很多想法和建议,但听到了冀良青这样的回答,他有点心凉了,他不想再和冀良青纠缠在文字游戏上,其实做任何的一件事情,要找到它的优势,你可以有很多种理由,但要找到它的缺点,也肯定会有一堆,特别是这样的新生事物,更是难以简单的用道理来说清,所谓的创新,求变,总是会遇到各种阻扰。

    季子强也不想在冀良青这里耽误太多的时间了,他告别了冀良青,准备回到市政府先统一一下政府这面的思路,就算有太大的阻力,自己也要一步步的客服。

    季子强回到了政府,马上召开了一个市长工作会议,除了一个副市长在外县检查工作,其他几个副市长都在家里,所以很快的人到齐了,季子强在开会前也给*做了情况说明,让他主持此次会议。

    看到大家都坐了下来,*说:“今天请大家过来,有几件事情安排一下,另外还有一个项目要听听大家的意见,现在我们先说说十一假期的几个安排。。。。。。”

    *就正常的一些工作给大家做了解释,包括十一期间的值班问题,防火防盗等等,最后*说:“下面情季市长就今天会议的重点讨论问题,给大家做一个详细的说明。”

    在座的**个人也估计今天是有其他事情的,不然不会如此郑重其事的召集大家过来,至于*说的那些问题,都是前几天会议已经通过了,他今天不过是强调了一下,看来会议重点是季子强下面说的项目,但到底是什么项目,大家心里并没有一点认识。

    季子强清了一下喉咙,就给大家介绍起了这个摄影城的项目,随着他的介绍,所有的副市长都是精神一震,这样的项目对新屏市来说百年难遇,大家肯定是愿意项目能够成功的,在自己的任期内,不管这个项目最后是谁做出来的,但自己都完全可以把它写进自己的功劳簿上,因为一个大项目涉及的会是方方面面,是要是新屏市的领导,总是难免会参与其中。

    只是在季子强说到土地问题的时候,所有人都有点担忧起来,这个事情确实在新屏市尚属首列,没有人敢轻易的表态,虽然谁都看的出来,这是一个好事,但大家最先考虑的都是政治前途问题,一旦这个项目和国有资产流失挂上了勾,那就很有可能对自己的未来和前途产生重大的影响。

    刚才了热热闹闹的会场一下就安静了下来,都开始思考起自己的切身利益问题,所以在季子强说完,会场上没有太大的反应了。

    这样的冷场确实季子强始料未及的,他本来以为自己现在的威望已经足以在政府说一不二,但现在的情况来看,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状态,季子强也沉默了一下,看了副市长郁玉轩和副市长叫茹静等几个关系比较密切的副市长一眼,希望他们能带头说点什么。

    副市长郁玉轩也看出了季子强的尴尬,他必须站出来给季子强帮个腔:“嗯,这个项目我刚才认真的考虑了一下,真的前景很好,我觉得可以谈,至于飞燕湖旁边那都是沙地,坡地,本身也不值钱,用那些地换取我们每年几千万的收入,我看值。”

    茹静心里是没底的,不过也只能硬着头皮说:“我感到要是这个摄影城在新屏市修建之后,对我市的文化,旅游会带来很大的影响,值得一试。”

    其他还有一些副市长却很滑头的说些模棱两可的话,既不否定,也没说支持,而常务刘副市长更是圆滑,说:“事情真的很有吸引力,反正我们就听季市长的,你说成就成。”

    这明显的是把责任完全的推到了季子强的身上,后面事情办好了,大家都有功劳,事情办砸了,或者上面追查起来,那就是你季子强的事情了,你是市长,你在新屏市独断专行,我们没有制止你的行为,那也不是太大的问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