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摇摇头,自言自语的说:“那到不用测算,显然的,那些荒地和新屏市的历史一样,已经存在了很久都没有发挥作用,用它换取这个投资肯定合算,问题在于这个决定要上会,所以我现在不能给你打保票,不过我可以争取达到你的要求。 ”

    萧博翰也不勉强,说:“好,那今天就先谈到这里,等你确定了,我派人过来和你详细的商谈,不过时间要快。”

    “好吧,我这一两天就能有答复,不过我还是替你担心,在那个地方修住宅的事情,你再仔细的考虑一下。”

    季子强除了对萧博翰来新屏市投资的资金和收益的安全有点担心之外,还有一个好奇,按现在的说法,政府分走了摄影城一半的收入,剩下的利润萧博翰只能是靠修建民宅来填补了,刚才看着萧博翰信心满满的样子,不知道他有什么绝招?

    萧博翰就微微一笑说:“季市长,假如我修建的小区里面以后经常会住上国内和港澳台的影星们,你说我这个房子有人会买吗?呵呵,保守一点估计吧,至少连外省的人都会过来抢购。”

    季子强就一下明白了,假如萧博翰可以让国内的大腕们在一年之中小住几天,哪怕就是送给他们一些免费的房子,在他们休假的时候过来小歇一下,那肯定就会让这个小区成为热门的地方。

    谁能住在这个小区,那么就完全可以很自豪的告诉别人,我和某某某明星住在一个楼上,一个单元,那肯定对普通的老百姓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誘惑。

    季子强不得不叹口气说:“真是奸商啊,不过那些明星会要房子吗?”

    萧博翰不屑的笑笑说:“送她一套房子,来拍电视的时候还能住住,你说换做是你,你要不要?”

    “嘿嘿,当然要啊。这样说我以后也能经常见到明星了?”季子强思想就有点出小差了。

    萧博翰揶揄的说:“以后我中影公司的大腕明星多了去了,你要是敢再多娶几个老婆,我就给你介绍三五个一线明星,怎么样?”

    这话说的季子强一阵的心潮澎湃,似乎看到了一个左拥右抱,身在花丛中的自己,他有点克制不住的就笑了。但很快的,季子强仔细的一想,那是水中月,镜中花,不要说娶回家去,就是多看几眼那些红红绿绿的女明星们,估计江可蕊都能把自己的腿折断,当然了,是中腿。

    三个人又坐了好一会,都感到心情不错,连凤梦涵都开始展望着有一天新屏市的大街小巷到处走动着明星的状况,那多好了,对了,自己喜欢的那个叫文章的演员不知道会不会来啊?

    季子强看着凤梦涵一脸陶醉的样子,开玩笑说:“萧总啊,要不你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男影星,给我们凤主任介绍一个吧?”

    这话一说,萧博翰和季子强都哈哈哈的大笑起来,凤梦涵也一下打断了幻想,恨恨的瞪了季子强一眼,最后自己也是忍不住,嘻嘻的笑了。。。。。。

    季子强和凤梦涵离开酒店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不过街道上的路灯还依然明亮,天空湛蓝湛蓝的,纯净的像女人双眸中的一泓秋水,让人回味。几朵淡淡的白云,就像女人温情脉脉的容颜。

    季子强坐的是凤梦涵自己的小车,虽然只是一部乐驰小小的车子,但里面让凤梦涵装点的异常漂亮,很有女孩的味道。

    季子强一坐进去就闻到了车里一种淡淡的清香,季子强说:“感觉这车坐起来很舒服。”

    凤梦涵笑笑,今天她装扮的也很美丽,深色无袖收腰的秋季连衣套裙,露出了白色的领口和白色的长袖,衣装凸现出她的修长与窈窕,深浅配比显露出她的清新和优雅,表现出她的文静及教养。

    然而,最让季子强心动的,还是凤梦涵那一头乌黑顺服的长发,它顺滑、笔直而又柔軟,还透着一丝护发素形成的光亮。

    哦,黑色的长发覆盖于深色的衣裳,深色的衣裳反衬出微亮的长发,谁敢说素装的女孩缺少风情,凤梦涵身影正是柔美中的青春和吸引!

    可是季子强更激动的是今天的项目,这样大的一个项目,对新屏市这样贫瘠,落后的地级市真是一块巨大的馅饼,有了这个项目,不要说自己的政绩,就是新屏市的老百姓,也都会跟着收益,而新屏市的财政肯定会大跨步的走上一个台阶。

    季子强在兴奋中不断的讲述着未来的蓝图,这份激情也感染了凤梦涵,她在想,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为什么有这样多的热情啊,他在新屏市一直以来都没有受到公正的理解,就在前些天,还有人到处造谣,散播对他不利的污蔑,但他还是这样任劳任怨的想要为新屏市做出贡献,自己在宦海之中从来都没有见到过他这样的人。

    可惜啊,茫茫凡尘,虽然自己和他相逢,但相知相守却难以实现?今生偶然的相遇,是否就是彼此千年的等待,断桥擦肩回眸,等待了千年的相思在这一刻如决堤黄河般一发不可收,在红尘彼岸的渡口我是否就是你梦里几度回首的那个女子,带着来生的誓言,融入你的梦中!

    凤梦涵想,季子强啊,你可知道?今生今世只想陪着你,与你蓝天比翼,与你一起看潮起潮落,花谢花开,多想每天在你的怀抱里沉沉入梦,清晨在你的亲吻中醒来。在你劳累时,为你轻舒双肩,递上热茶一盏,用温情脉脉的呢喃,温暖你疲惫的心田,让你一天的劳顿烟消云散,但这却难以做到,自己的感情注定只能成为一个美丽的传说和梦境!

    后来季子强也发现凤梦涵有点走神了,就闭上了嘴巴,车子慢慢的跑着,两人都没有说话,凤梦涵是进入了自己的感情世界。

    而季子强却不敢在这个时候说话了,他怕自己一不小心,把凤梦涵带进跟深刻的感情漩涡。

    路还是有尽头的,车子在靠近季子强住的家属楼附近停下了,这是季子强要求停下的,他不愿意让小区的门卫老头看到了自己半夜和凤梦涵在一起,不管是季子强,还是凤梦涵,这家属楼的人都认识。

    凤梦涵也明白季子强的心思,就淡然的笑笑说:“那就委屈市长你走几步了。”

    “嗯,没关系,只是今天耽误了你的正常休息,不好意思。”

    “有必要这样客气吗?”凤梦涵眼波流转着,幽幽的说。

    季子强赶忙低头,不愿意直视凤梦涵那柔情万千的眼光,说:“嗯,那就不客气,路上慢点啊。”

    季子强转身离开了,身后,他听到了凤梦涵悠悠的一声叹息。

    季子强一人缓步思索着慢慢往回走,新屏市的夜晚还是繁华的,有时候季子强自己都觉得,夜晚的新屏市比起白天似乎更为美丽,热闹。这歌舞升平的城市,喧嚣着不安,华而不实的霓虹,把季子强孤单的影子拉得老长。

    季子强走着,侧身而过的靓女,施舍了一丁誘惑的体香。

    街头一阵悠扬的歌声飘起:“我让你依靠,让你靠,没什么大不了。”

    寻声望去,见街边一位姑娘,动情的眼神,勾人的姿势,正向自己招手。

    季子强想不起是谁,他当然永远都想不到,因为彼此并不认识,屋檐下橘红色的灯光朦胧,配合上诚挚的笑容,人面灯花相映红,这一幅多么温馨动人的场面,霎时温暖了季子强的心胸。

    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想不到路有偶遇。

    季子强细打量,佳人倚门而立,那门楣的布局也古色古香,对联式的门脸将中国风的精髓发挥得淋漓尽致,上联:按摩。下联:休闲。横批:美容美发。

    擦!季子强总算知道是谁了,她们对谁都会这样真诚的微笑。

    回到家里,江可蕊睡的迷迷糊糊的,季子强进来,上了床,她都没有反应,但季子强却有了反应,他想把江可蕊放倒,嗯,江可蕊本来就是倒在床上的,江可蕊不愿意就范,推让着拒绝了季子强。

    季子强就发扬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耐心的磨蹭,使劲的纠缠,终于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喝,勤劳的鸟儿才能有洞得栖。

    不容易啊不容易,季子强终于得偿所愿,把江可蕊脱光剥净,小心的在灯下欣赏了一会睡美人的姿态,接着季子强用自己很擅长的坐势,擒住江可蕊的雙腿,如擒着飘荡在水中小船的双桨,在真实和虚无之间摇晃起来。

    此情此景,如诉如歌: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良爽的风。脱完了一身的衣服,我们来尽情欢乐,我问你亲爱的伙伴,谁给我们安排下幸福的生活。

    季子强在洞口停住,试了一番问道:“咦,在哪里?”

    江可蕊说:“你真笨,用了这么多年了,经常找不到地方。”说着江可蕊伸手下去助季子强进去。

    此时季子强就嘎嘎的像鹅一样怪笑两声,得意的戏弄江可蕊:“下面又该怎么办了?”

    江可蕊扭头说道:“老油条了,你坏的很。”

    夜色静美,让季子强他们迎着月亮,月光洒在床面上,身下江可蕊望着季子强,悄悄地听他们愉快歌唱,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良爽的风,季子强在这个摇晃中最后还是把船摇翻了。。。。。。

    第二天季子强起的很早,在送走了萧博翰等人之后,季子强直接到了市委冀良青的办公室,关于萧博翰项目的这件事情,季子强必须先要和冀良青做一个沟通,做通了冀良青的工作,才能在常委会上获得通过。

    冀良青见季子强来了,就说:“子强同志,十一在哪里过啊,要是回柳林市你可以走早点。”

    季子强说:“谢谢书记,我准备陪老婆到北京去,孩子的姥爷想看看孩子。”

    “嗯,嗯,应该的,应该的,那要不你明天就走吧,工作是干不完的,早点安排妥当就可以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