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说:“但在非洲我还是算最白的人。 ”

    于是,他们就轰然大笑起来。。。。。。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季子强才开始注意到在萧博翰的身后又陆陆续续的下来了很多人,其中的一个人季子强是见过的,在过去和萧博翰会面的时候,这个人每次都在萧博翰的身边,他就是那个叫“鬼手”年轻人。

    鬼手和几年前一样,面部表情很少,他依旧是阴沉,冷凝,诡谲,狠辣,孤傲,从他的眼中,季子强没有看到一点点的久别重逢的信息,但季子强还是知道他也在激动,因为他的眼皮连续的眨了好几下,那是一种难以控制的激动。

    而还有**个年轻人,季子强却都不认识,但显然的,这些人要么是诡秘,要么是粗犷,要么是深邃,他们的长相也都轮廓粗犷,让你是需要一眼,就能辨别出他们都不是等闲之辈。

    没有刀光血影的磨砺,你根本无法变成这样的气质。

    后来在吃饭的时候季子强才知道他们的名字,这些人都是当年和萧博翰一起闯天下的那些高手,其中一个叫什么名字的,季子强不知道,现在也还是对不上号,但自己那次最危机的时候,就是他帮助季子强从韦俊海的保险柜中盗回了那张至关重要的录像带。

    而还有两个女人,季子强认识其中的一个,那就是当年柳林市黑道第一大哥苏老大的女儿苏曼倩,她有一张绝艳的脸庞,一双眸子如永夜寒星,浑身素色的衣装,依旧不能掩映皮肤的白皙,最让人沉迷的,是那一袭瀑布般的黑发,垂落下去直至腰间,这样一个菩萨般的女人,似乎连走路都带有一股飘逸脱俗的味道。

    因为她太美,所以就算她并没有和季子强有过几次正真意义上的接触,但季子强还是记得她。

    季子强笑了笑,苏曼倩就走近了一点,对季子强说:“季市长,你还和过去一样的英俊潇洒,淡雅沉稳。”

    季子强说:“老了啊,没有了当初的豪气,也没有了过去的洒脱,倒是你一点没有什么变化。”

    “季市长你谦虚了。”苏曼倩优雅的回应了一句。

    这时候,又一个女人走了过来,她也很漂亮,漂亮的有点让人炫目,她的脸蛋儿是那样高雅和美丽,犹如蓓蕾初绽,鲜艳夺目。

    这个女人季子强是不认识的,他就看着苏曼倩,问:“这位。。。。。。?”

    苏曼倩拉过了这个女人,对季子强说:“这是我妹妹,叫蒙铃。”

    季子强起初还在微笑这,心中很是奇怪,苏曼倩怎么会有这样漂亮的一个妹妹,自己从来都不知道啊,但听到苏曼倩在说起她名字叫“蒙铃”的时候,季子强才真正的大吃一惊,天啊,这就是蒙铃,就是那个当初在柳林市枪杀过人,后来越狱逃跑的女人。

    当时在柳林市很多人把蒙铃传的神乎其神的,说她武功高超,会飞檐走壁什么什么的,那些传闻让季子强一直都半信半疑,但毫无疑问的,蒙铃的杀人和越狱是绝对真实的事情。

    看到了季子强诧异的眼神,萧博翰呵呵一笑说:“现在她对外不叫蒙铃了,她也不是中国国籍,连我都已经不是中国国籍了,所以我可以拥有两个老婆。”

    季子强再一次让萧博翰给雷倒了。。。。

    两个老婆?他怎么可以拥有两个老婆呢?这不正是自己一直渴望算了,不要想了,人比人活不成啊。

    季子强也就坦然了,不然他真的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办,面对一个犯人,自己到底是要原则,还是要友谊。

    大家见过了面,就一起到了酒店里面,看着这一大堆的人,凤梦涵暗叫一声侥幸,多亏自己订包间的时候订的是一个豪华大包,里面放的是两个桌子,现在还算用上了。

    这一堆人走进来,领班和老板早就恭候在大堂了,刚才季子强站在外面的时候,已经有人给老板通报了,这季子强现在在新屏市也算是名人,何况这个酒店政府来宴请宾客的次数也很多,季子强一出现,老板,领班都不敢马虎的。

    季子强也就不和酒店的老板客气什么,大家进了包间,分主宾坐定,季子强和萧博翰坐在一起,萧博翰的旁边是他两位老婆,季子强就让凤梦涵坐在自己的身边,凤梦涵不想参加这个宴会的,这都是不认识的人,自己有点尴尬,刚才萧博翰都差一点误会自己是季子强的老婆呢。

    但季子强叫她,她也没办法推,就坐在了萧博翰的身边。

    其他这些萧博翰带来的人,有几个也坐在了这个席上,还有一些不坐,都站在萧博翰的身后,季子强就对萧博翰说:“让你这些人坐下吧。”

    萧博翰对身后挥挥手,说:“你们也去坐下,今天是我和老朋友在一起,不需要如此紧张。”

    这些人才陆陆续续的在那个桌子上坐下了。

    季子强笑着说:“你不是改行了吗?怎么还是如此神经兮兮的。”

    这话萧博翰是理解的,说:“是啊,本来是改行了,可是在非洲那些地方,唉,那个乱啊,回到大陆他们都算是放假,在那里的时候,他们每天枪不离手。”

    “还拿枪?”

    “不是拿,是经常要动,而且不是手枪,是冲锋枪,是机关枪。”萧博翰轻描淡写的说。

    季子强一下也就可以想象到他们在那些荒蛮之地是怎么样的一种情景了,那个地方,靠的恐怕就是强权,暴力,流血的死亡。

    萧博翰随手指指另外那张桌子上的几个人说:“这些都是久经沙场的特种兵。”

    季子强点点头,也不想谈论的太多了,毕竟身边还有一个凤梦涵,这些杀人越货的勾当,讲给凤梦涵听了,只怕会毁掉她的三观的。

    酒菜上齐了,酒店的老板很殷勤的过来,亲自给每人添上了一杯酒,嘴里说着很多恭维,客气的话,季子强也客气两句,打发走了老板,大家一起推杯换盏的喝了起来。

    萧博翰喝酒今天很是爽快,季子强也不再像平常那样作假了,唯独鬼手,雷刚,还有那个桌子上的七八个人是滴酒不沾的,季子强也不相劝,知道这些人就算自己劝也没用,他们过的是刀口舔血的生活,已经习惯于那种血雨腥风中的警惕和小心了。

    喝到中途,季子强说起了上次萧博翰妹妹来演出的事情:“对了,博翰,上次你妹妹给我是撑了面子了,她那样有名气的人,能到新屏市来演出,真是轰动不小。”

    “我听她电话里说过,她说你要不是不用柳林市的口音说话,她那次未必想的起来是你、”

    “就是,对了,最近她怎么样,还在四处拍片子?”

    萧博翰叹口气说:“可不是,这次本来想叫她一起回来看看,可是档期错不开,不过以后就好了。”

    “奥,以后怎么?和你一起到国外?”

    “不是啊,我准备回国发展了,我已经在洽谈中影公司的收购案,最近就要签约,收购之后,我妹妹就直接到这个公司来,以后就能少辛苦一点。”

    今天带给季子强的惊讶真的是太多了,中影公司季子强是知道的,也不仅他知道,所有的喜欢看电影,电视的人恐怕都知道,这是国内最大的一个电影制片公司,前身是国家电影制片厂,后来被财团收购,成了国内第一制片公司。

    而现在萧博翰要收购这个公司,真是不可想象,那要多钱啊?

    也不是季子强一个人惊讶,凤梦涵从他们的谈话中,也慢慢的了解到,这个男子就是上次来新屏市为广场庆典做演唱的全国三栖影星凝雅的哥哥,这太让凤梦涵好奇了。

    但季子强更好奇,他不得不问:“你在外面做什么生意?能有这么多的钱收购中影?”

    萧博翰扬眉一笑,说:“什么都做,石油,地产,军火,还有一些不好说的,呵呵,总之,什么挣钱就做什么。”

    “那你回来了,你外面的企业怎么办?”

    “有人管理啊,都走上正轨了,我们的管理模式可能和你们政府不一样,嘿嘿,所有的人凭的就是一个忠诚,否则。。。。。”萧博翰用筷子在自己脖子前面轻轻的划了过去。

    这个动作让凤梦涵一下脸色就变了,难道这个人也杀人???

    季子强却毫不怀疑萧博翰说的话,在那个地下王国里,生命有时候真的很不值钱。

    季子强问:“这次就在新屏市多住几天,我们好好聊聊,把你在外面这些年的故事给我讲讲。”

    “我也想啊,可惜没时间,北京那面除了中影明天晚上要谈,在其他省份还有好几个事情都要过去敲定的,这两天还要上一趟香港,今天只能住一晚上,明天一早往那面赶。”

    季子强不无遗憾的摇摇头,说:“唉,我不知道应该挽留你,还是让你先过去办事。”

    萧博翰也很惋惜的说:“是啊,没想到这次我们见面时间很紧,对了,上次听说你在这里是个副市长?怎么回事?”

    季子强不想谈起自己受贬的事情,说:“最近刚扶正了。”

    萧博翰哦了一声,说:“那就好,本来我还想来帮你一下,现在看来暂时不需要了。”

    这平平淡淡的一句话,让季子强明白了,萧博翰在上面肯定是有人,甚至还不是北江省的人,一定是更高,更牛的人。

    不过想想也不奇怪,一个能收购中影的人,不管从实力,还是门道,都不会少到哪去。

    大家就不再说这些事情了,开始说起了各自的见闻,这酒席上其他人几乎很少说话,都是季子强和萧博翰在聊,其他人很认真的听着,但这两人一个是聪慧过人,一个是阅历丰富,聊起来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得乏味无趣,反倒会有一种豁然开朗和妙趣无穷的味道。

    这个酒宴一直持续了好几个小时,最后结束的时候,季子强和萧博翰都有了一点醉意,但并不严重,因为没有其他人陪他们两人喝,所以酒喝的很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