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可蕊肯定早就理解季子强的想法,说:“这样也好,你们好几年没见面了吧?”

    季子强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说:“是的,这次我可是要好好的喝几杯,这小子酒量好呢。 ://efefd”

    “哼,不要喝醉了,真心的朋友和酒肉朋友是有区别的。”

    季子强嘿嘿的笑了起来。。。。。

    萧博翰的到来打乱了季子强一点布置,所以在第二天一早,季子强就让小赵带着车过来,季子强和江可蕊亲自把两老送上了车,叮嘱过后,看着车离开,季子强才到单位上班。

    还有几天就过十一,所以事情还是比较多,安全会议,防火防盗,防事故,还要工地检查,还有市电视台要录制一个季子强在十一的讲话视屏,还要参加几个社会团体的活动。

    虽然这些事情都不太重要,但季子强还是得一一应付一下,实在排不过来的,季子强就让*代为出席,不过这也是秘书长的份内之事,他们就像是市长的替身一样,很多事情代表着市长。

    今天的事情多是多,季子强还是在百忙之中叫来了凤梦涵:“凤主任,今天有个事情要你帮我安排一下。”季子强看着眼前这个异常端庄美丽的主任说。

    凤梦涵莞尔一笑:“季市长,你怎么这样客气,有事情就直说呗。”

    季子强就直截了当的说:“下午给我在王朝大酒店订一个包间,要那种豪华的。”

    凤梦涵:“嗯,那标准呢?”

    “标准啊。”季子强想了想,说:“标准高一点,另外最好在多预留一个包间,万一不够坐的话。。。。。。”

    “多少个人?”凤梦涵肯定会问仔细。

    季子强摇摇头说:“这我也搞不清楚,所以这事情要让你亲自安排。”

    凤梦涵很理解的点点头,说:“行吧,那我现在就联系好。”

    “好的。”

    看着凤梦涵款款的离开,季子强暗自想,这个凤梦涵现在也不小了,最近自己太忙,也没有顾得关心一下她个人的问题,她应该好好的想一想自己的生活,但自己又实在是不好劝她,凤梦涵到底现在是个什么心态实在不好把握,看她的眼神,有时候似乎还是没有对自己放弃希望,自己可不要耽误了人家。

    季子强对凤梦涵是有点愧疚的,虽然他本来没有有意的影响过凤梦涵,但凤梦涵对自己依然有情有义,这让季子强也只能怪自己了,没有自己的出现,或许凤梦涵早就过上了二人世界。

    不过今天的季子强还是很忙的,没有太多的时间来考虑凤梦涵的事情,办公室的电话不断的响,一会又要出席几个会议,小赵这突然的离开,让季子强还真的有点手忙脚乱起来。

    这又是开会,又是检查的就忙活到了下午4点左右,季子强正在一个会场上开会,感觉到自己的手机在兜里震动起来,今天季子强还是很小心的,过去的话,只要是开会,季子强是不管电话有没有反应,他是一概的不看,不接。

    但一天因为季子强要等萧博翰的到来,所以只要电话一震动,不管什么情况,他都是要看一看的,这次一看,果然就是昨天萧博翰来电话的那个号码,季子强就给主持会议的一个局长点点头,拿着电话到走廊接通。

    “萧博翰,到什么地方了?”

    那面就传来萧博翰郎朗的笑声:“我已经进入新屏市市区了,你现在忙吗?要是很忙的话,我就先安顿下来,你闲一点了再见面。”

    季子强说:“开玩笑呢,我等你一天了,再忙也要在第一时间看看你,这样,我现在就到王朝酒店区等你,对了,你知道那地方吗?”

    萧博翰就笑笑说:“老土啊,现在什么年代了,车上都有定位,导航系统的。”

    季子强哈哈一笑,说:“行,那一会见,我倒要看看你到非洲去了之后怎么样,黑了多少。”

    两人说笑几句,挂上了电话。

    季子强在会议室的门口对一同参加会议副市长茹静招了招手,等茹静出来之后,季子强笑声对她说:“茹市长,我现在有点急事要赶过去,你在这帮着顶一下。”

    茹静说:“行吧,不过晚上的会餐你能过来吧?”

    季子强摇摇头说:“肯定过不来,你应付一下就成了,谢谢你啊。”

    茹静笑笑,说:“看你客气的,对了,上次我说请你坐坐你没同意,这两天抽时间一起坐坐?”

    季子强一脸苦相说:“你看最近忙的这情况,那有时间啊,这样,过完节,到时候我带上一家人,好好的吃你一顿。”

    “真的?一言为定。”

    季子强也言之凿凿的说:“一言为定。”

    季子强打过了招呼,带着车就先走了,路上他和凤梦涵联系了一下,凤梦涵说:“我已经定好包间了,你现在要过去吗?那我马上也赶过去。”

    “你就不用过来了,说一下包间名字,我自己找。”

    “又不远,我很快就到。”

    凤梦涵一般都是很认真的,安排事情细致,周到,不让她过来只怕很难,季子强也就没再说其他的。

    季子强感到王朝酒店的时候,凤梦涵已经到了,凤梦涵今天是不知道季子强宴请谁,按常规,这样的事情早就应该通知办公室做好相应的接待,比如对方的人数,对方喜欢吃什么菜系,有没有少数名族等等的注意事项,但因为小赵不在新屏市,所以凤梦涵也不好老是追着问季子强。

    不过她从季子强的说话语气以及重视程度上,也感觉来客很重要的,凤梦涵就生怕下面的人安排的不周到,所以一定要自己过来照看一下。

    季子强没进大厅的时候,凤梦涵就站在了门口等着他,见他来了,上前帮他拉开车门,说:“季市长,包间已经安排好了。”

    季子强很宽慰的点头说:“好好,有你亲自安排,肯定没问题。”

    凤梦涵又看看季子强的车李,问:“客人呢?”

    季子强看看手表:“应该快到了,刚才说已经进市区了。”

    凤梦涵心中也是有点诧异的,这季子强竟然先来了,这可是很有点不符合常规,看来今天的客人级别一定不低,说不上是省里的那位领导。

    但也不像啊,省里的领导来了,怎么可能他一个人作陪。

    凤梦涵想不通,她也就懒得多想了,反正一会人来了就知道了。

    季子强也不进酒店的大厅,就在外面站着,他这样一站倒是没什么关系,后来开到酒店门口的至少上十辆小车,看看都快到酒店门口了,一看季子强在门口站着,那些车就一拐弯,慌慌张张的离开了酒店。

    季子强是没太注意这些,倒是凤梦涵站在他的身后暗自好笑,有的车凤梦涵是认识的,都是新屏市一些头头脑脑们坐的,估计这些人也是在王朝酒店来吃饭的,但看到了季子强在这里,谁敢下来。

    凤梦涵忍不住嘻嘻一笑,对季子强说:“市长,我们在大厅里面等吧。”

    “额,没关系,站一站,活动一下,今天坐的时间太长了。”

    “你这站一站是小事,一会王朝酒店的老板就哭了。”凤梦涵开着玩笑说。

    季子强很奇怪的问:“他哭什么,我这是给他拉生意的,他挣钱多了难受?”

    “你没见好多车都绕道走了吗?还给人家拉生意?”

    季子强这才恍然大悟的哈哈笑了起来,说:“这样一回事情啊,这些人也是,你来吃饭吃就是了,难道怕我蹭他们的酒喝?”

    “这两天都是私人宴请的多,人家见你面了,怎么说啊,现在又没到下班时间。谁敢让你看到?”

    凤梦涵这分析的还是很有道理的,季子强也就准备离开了。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两辆豪华的奔驰开了过来,前面一辆是奔驰600,后面一辆是奔驰欧旅35原装进口房车,这样的车在新屏市见是见过,但还没有说新平的哪家老板开,季子强就站住了脚。

    两部车也就一起停住了,只见后面的那辆奔驰房车门一打开,一个高大而潇洒的身影就站在了车旁,那英俊挺拔的面貌,面容丰神俊朗,举止温文儒雅,眼波闪烁着睿智的光芒,荡漾着文人般干净、清明的璀璨。

    这个距离和季子强不远不近,季子强就一下眯起了眼睛,而那个人也是一样的表情,他们就这样长久的相望着。。。。。。

    凤梦涵一眼就看出来了,她甚至开始有了一种嫉妒,因为从季子强的眼中,凤梦涵看到的是一种真诚的,发至内心的有意,这份友谊让凤梦涵也受到了感动。

    人生中有了友谊,就不会感到孤独,日子就会变得丰富多彩,因为友谊是梦的编者,它在人生中绽放亮丽的青春,释放迷人的芬芳,友谊是雨中的伞,是黑夜里的火,是扬帆航船途中的风,是崎岖山路上的扶手,友谊是一间不上锁的门,你可以随时敲门进入;友谊也是一把钥匙,能帮你打开心灵之门。

    饥饿时的一勺稀粥,寒风中的一件棉袄,哀伤时的一滴同情的泪水,愤怒时的一声发自肺腑的呐喊……这些,都是友谊的流露,患难见真情。

    不错,季子强和萧博翰有过困境,有过相互的帮助,他们是用真诚和挚爱去维护着彼此的感情和友谊的,也只有这样的宽容才能栽培起友谊。

    嫉妒和猜疑是毒药,会使友谊之树枯焦,失去生命的绿色,一个人,纵然功名显赫,万贯缠腰,倘若没有一个可以敞开胸襟以心换心的真朋友,会很可悲,可怜。没有友谊的人生,是残缺不全的人生,不值得羡慕。

    没有友谊,没有朋友的人生,是惨淡的人生,也是失败的人生。

    而季子强和萧博翰都不是喜欢失败的人,所以他们在不同的两条道路上,却建立了这牢不可破的友谊,稍后,季子强嘴角勾了起来,他露出了一种淡淡的笑容,萧博翰也是一样的笑了,他们一步步的走到了一起,没有握手,季子强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你比过去晒黑了许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