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印象,人很文气,有点知识分子的模样,从装饰上看,的确是典型的空降干部派头,名牌的西服,笔挺的裤线,贼亮的皮鞋,还有一尘不染,启明放光的头发,这一切,无一不彰显出一种来至于大都市的骄傲。

    他的年纪和自己倒是相仿,清瘦的面部,看起来骨瘦凌凌,带付眼镜,也很有风度,但显然,人家脸上那标准而又职业化的微笑比自己是正统多了。

    作为一个由上面下派到地方上的干部,他和就地提拔干部的不同之处,在于体验角色和进入角色的区别。一般来说,就地提拔的干部,是非进入角色不可的。你不硬变干、实干,就弄不出政绩来,难以站稳脚跟。

    下派干部就不同了,他的重要任务是体验,为今后的晋升和执政提供一种经验性的感觉。在这个位置上,通常是把实际工作交给当地官员来做,自己只是走走过场,晃他个几年时间,这时候,人们纷纷举宴,为你送行,请你回去以后对本地工作多多关照,不要往了你的第二故乡等等,你呢,也就可以胜利回归了。

    季子强就一下子想到了年初自己来洋河县的情景,这就像是一个赛场,不断的有人进来,又不断的有人淘汰,好像那首诗词写过:只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

    枯燥,乏味的见面会还在继续,吴书记和哈县长也认识到了此人绝非等闲之辈,他们始终在热情洋溢的表示着欢迎,从他们的举止和笑容中,谁都可以看出他们是这样期待新副县长的到来,然而,季子强却看的懂他们的表情,那是一种掩盖住厌恶的假笑,或者,吴书记和哈县长正在盘算着会后怎么给获得提名的那人一个什么样的,合情合理的解释,也或者,他们要计算一下,该给对方退回多少好处费。

    这样一闹腾,季子强再参见招待过后,今天一天又算是完蛋了,等送走了周部长,已经三四点钟了,季子强今天酒到是没有喝的太多,场面大,干部多,也好混一点,很多时候他就是稍微的呡上一口,也没有人太过关注他,所有人的眼光都聚焦再周部长的身上,这让季子强暗暗窃喜不已。

    回去稍微的休息了一下,反正也是上不成班了,他就准备和华悦莲约一约,谈一谈周末一起回柳林市见华悦莲父母的问题。

    季子强拨通了华悦莲的电话:“悦莲,今天忙吗要没什么事情,干脆出来,找地方坐坐。”

    华悦莲就小声的说:“领导,我在上班呢,事情到没有,但也不好偷跑啊。”

    季子强嘿嘿的一笑说:“你那上班还不是混时间,出来吧,我们到哪玩去,刚好我也有事情要和你说。”

    华悦莲在那面犹豫了一下,就小声说:“到那去”

    季子强想了想,现在这个时间,去什么地方呢,酒吧,茶楼,饭店,这大白天的,肯定都是不合适,他就一下子想到了昨天喝酒的时候,听吴书记他们几个说,在洋河城郊的小山坡上有一片温泉很不错,天然的,要不过去看看,将来说不上开发旅游还用的上,今天就算公私兼顾,考察约会两不误。

    他就对华悦莲说:“地方有,一会告诉你,我要个车到你们公安局门口等你。”

    那面华悦莲就答应了,说等他过去。

    季子强想想政府的车太扎眼,自己开不大好,他就给畜牧局挂了个电话:“贾局长,我季子强啊,呵呵,好好,都好,这样啊,我私人有点事情,把你们局的车用下,嗯,不要司机,我自己开,对,对,好,我在政府门口等着。”

    打万了电话,季子强就很快的收拾了一下,到了政府门外,下楼的时候他也是看了看,很多办公室门都锁了,政府的主要领导都喝多了,下面没酒喝,那早溜一点总是可以吧,他也笑笑想,不要说人家下面的同志,自己不是现在也准备溜号了吗,哎,不对啊,自己是去考察的,算不的偷跑。

    在外面等了一会,畜牧局的司机就把车开了过来,这是一辆老桑塔纳,季子强过去也坐过这辆车,破是破点,不过马力不错,故障也少,季子强就客气了几句,给司机扔了一包烟说:“辛苦你了,回来以后我直接把车给你开局里去,钥匙到时候给你们门卫。”

    那司机就讨好的说:“季县长,没关系的,你用几天都可以,我也刚好就休息了。”

    季子强哈哈笑着说:“你小子啊,不过最近你们跑的也是辛苦,今天就好好休息吧,放心的把手机关上,没人找你出车了。”

    说笑几句,季子强开上车就到了公安局的大门口,公安局离县政府也不远,就隔两条街道,不过季子强是是不好把车靠人家大门太近,怕遇见个熟人难招呼。

    他就把车开到了大门前面二三十米的路边,也没给华悦莲打电话,就在下面等了起来,担心华悦莲找不到自己,他就在驾驶室座位上扭转身子,一直盯着公安局的大门,就这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暗探。

    等了不多一会,华悦莲走了出来,季子强赶忙发动汽车,向后到了几步,摁了摁喇叭,华悦莲就含笑走了过来,拉开车门说:“你有证没证啊,小心交警罚款。”

    季子强撇撇嘴说:“要罚就让他们等你下月发工资了从你面扣吧。”

    华悦莲就说:“又不是我开的车,为什么从我工资里扣啊,讲不讲道理啊。”

    季子强嘿嘿一笑说:“和你约会,当然要扣你的钱了。”

    华悦莲哼了一声说:“强词夺理。”

    季子强就说:“坐稳,走了。”

    小车就慢慢的滑离了路边,逐渐加速,跑了起来。

    季子强是好久没开车了,但手艺还成,也不能开的太快,挂个三档,轰上油门,一路就开出了城区。

    华悦莲上车才知道季子强要戴自己到温泉去,那地方她也是听说,一直没有去过,她就有点担心的说:“子强,我穿的这服装,要不回去换下。”

    季子强大大咧咧的说:“怕什么,我们又不是去干坏事,没关系。”

    他一说坏事,这华悦莲的脸就是一红,她也就不说话了。

    温泉大概的地方季子强还是知道的,他们没开多久就到了那个有温泉的小山坡下,车已经是开不进去了,两人锁上车门,携手往山坡走去。

    走在山路上,山上竹木繁茂,四季常春,蜿蜒于万山丛中的娟娟河流韵味深长,幽情无限,经田园村舍,过绿树丛林,又穿山而出,那里真是一个好去处。

    望着山间的野花,那是魏庙的原野,到处都开满了鲜艳的花朵,红的、黄的、白的、紫的,各种各样的花真象一个美丽的大花坛。许许多多的蝴蝶和蜜蜂都闻到了花的香味,不约而同地在半空中飞来飞去。

    华悦莲就开始陶醉了,这样美丽的地方,过去自己怎么就没来过

    他们携手追逐着,嬉笑着走的四五十分钟,找到了那一片温泉所在,这刚好在一个山坡的下面,四周的树木把这一片大大小小上百个温泉水池环绕着,这一处天然的露天温泉,这里共有20多个泉眼,其中3个在绝壁裂缝中,小的水池只有一两个平方大,而最大的那个温泉水池足足有男球场那么大,站在旁边,可以看到那池底乱石中多处不断出现的气泡。

    季子强看的有点发呆了,这么好的一大片资源,可惜就没有开发利用起来,但很快,他也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因,这山间的小道没有办法让车辆同行,要想修通道路,以洋河县的家底,是根本无法完成的,除非找人投资,但没有客源,没有名气,没有宣传的洋河县,谁又敢于下这个很大的赌注呢。

    季子强摇摇头,感觉就这样让泉水缓缓的流淌出去,实在是让人可惜。

    季子强对华悦莲说:“泡温泉,可以疗养身体,祛除疾病,在外地的温泉都已经开发了,我们这里就这样闲置着,真是浪费。”

    华悦莲说:“我过去学过一些温泉知识的,温泉也就是地热资源,是一种清洁能源。温泉一向有保健的美誉,也被称作医疗矿水。一是温度对人皮肤的作用;二是有一定浓度的微量元素会对人体产生作用;三是不同的矿物质会对不同的病人有一定的作用。”

    季子强有点赞叹的说:“没想到华悦莲同志还很博学嘛。”

    华悦莲就得意的笑笑说:“那是,这就是稍微的露了一点。”

    季子强睁大了眼睛,贼坏贼坏的问:“那里露了一点,我怎么没有看清楚。”

    华悦莲“呸”了一声说:“坏蛋啊。”

    季子强笑笑说:“;知道什么泡温泉一般要晚上呢”

    华悦莲回答:“因为白天太阳晒到水上,使水面的温度升得很高,本来就是温泉,温度更高了,人的身体会受不住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