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还没等季子强发威,冀良青就指示公安局的韩局长派干警到学校坐了调查,果然是三个老师干的,警察作了笔录,三人也签字画押了。(品@书¥网)!

    如何处理这三个老师,冀良青和季子强都不好出面,最后季子强建议那就叫分管教育的茹静出面,让她主持处理,罪名就是“诽谤污蔑领导,搞恶意的人身攻击。”

    茹静把尉迟副书记请上,还叫来了教育局主持工作的一个副局长和学校一个副校长召集到一起,研究处理结果,其实不管是尉迟副书记还是茹静副市长,他们提前已经得到了冀良青的暗示:处理结果就是开除公职。

    所以这个开会不过是走一个过程而已,等茹静一说出处理决定,其他的人表示坚决拥护,立即执行。

    因一封信而丢掉饭碗已经是从轻发落了,按冀良青的意见,必须关进派出所拘留几天,但季子强感觉有点太过了,他也不想把事情进一步搞大,想尽快平息这件事的负面影响,劝了好几次。

    这件事虽然很快的平息了,在新屏市也引起了一定的震动,同时让季子强也感觉到浑身的不自在,疑神疑鬼,时时感觉好像有人在背后议论,戳自己的脊梁骨,心里直冒冷气,虽然大家和往常一样,见了他尊一声“季市长”,可人心叵测,谁知道这些狗日的心里是如何想的?

    冀良青这次也是让人捅到了心窝里,估计内心也是很难受的,他比往日要沉默,眼睛里有股冷厉的光芒,他好像把仇记到了教育局的贾正东的头上了,隔几天就会亲自过问案子的进展情况。

    事情算是结束了,但季子强心里老有点说不清的感觉,他即为这几个教师可惜,也为自己平白的遭到辱骂难过,自己在新屏市扪心自问,一心扑在工作上,但还是会有这样的攻击,让他心寒。

    今天下班之后,季子强回到家里,见江可蕊早就到家了,正在收拾房间,季子强一看屋子里到处干干净净,井然有序,说道:“辛苦老婆大人了。”

    江可蕊咯咯咯一笑,说:“假心假意的,知道辛苦就多干一点活,不要一回来就说累,光指靠老爹老妈和我伺候你,这可是不行的。”

    季子强笑着说:“我不是每次也主动找活干的吗?但你们实在是收拾的太好了,我无处下手啊。”

    江可蕊想了一下,就给季子强派活了:“那你去把胡子挂干净,结婚之后一点都不讲究了。”

    女人的观察力还真细腻,一点小失误都会被发觉,季子强解释说:“胡子嘛,是我有意留一点的,显得成熟一点,别人也尊重一点,这样做也有问题吗?”

    江可蕊摇摇头,“我没说有问题,要赢得别人的尊重不是在外表上做改变,关键还是你的所作所为,值得大家敬重。”

    “老婆英明,我一定按你指示认真做人。”

    “笑嘻嘻的不正经,你现在是市长了,在外面也是这样油腔滑调?”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季子强信誓旦旦的说。

    两人扯了一会,老妈从里间抱着孩子出来了,季子强赶忙过去接上孩子。

    吃完饭季子强和江可蕊在卧室的时候,江可蕊说自己今天上街买皮鞋,在鞋店里试鞋子,突然发现旁边有人指指点点,感觉很诧异,一抬头,这些人立即闭嘴,江可蕊敏锐的直觉到旁人在说她坏话,又不好直接去问。

    季子强心疼道:“理这些八婆干什么,没事就知道嚼蛆。”

    “子强,你是不是得罪人了?”

    听她这话,季子强估计那些传言还没有让江可蕊听到,就糊弄说道:“我能得罪什么人?老百姓现在写了许多表扬信呢”

    江可蕊说:“我听她们好像说什么开除老师……?”

    季子强见躲不过去了,才说:“老师?是啊,有这么回事,北区小学三名老师私自收学生的资料费,按规定被开除了,这是市委的决定。”

    江可蕊呲了一下牙,说:“是不是太严厉了?开除?”

    “已经是轻的了,按冀良青书记的意思,先拘留或者判刑。”

    江可蕊摇摇头,过了一会也没再注意了,脸色也开朗起来,季子强暗地里嘘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几天,教育局查出来的问题就很多了,贾正东很强硬,纪委雙规了这么长时间,他居然只交代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这虾子不愧是“党员”,据说,他进去后表情轻松,和办案人员有说有笑,几名平时认识、耍得好的干部主动要求回避。

    一个礼拜后贾正东开始沉默,无论办案人员如何引导,宣传政策,他一言不发,仿佛是天聋地哑,一直坚持了半个月,现在才开始陆陆续续写材料交代,但都不过是一些某某哪天请吃、请玩等无关紧要的问题,季子强也很是感叹这人,的确是茅坑里的一块石头——又臭又硬。

    介于这种情况,冀良青也等不住了,他指示纪检委:检查组再抽调力量,抓紧查账。

    这面虽然是没有太大的效果,但学校乱收费问题得到了彻底的治理,贾正东自己没有主动交代问题,但检查组调查出的问题也够送他进去了,这些年他光向学校伸手报账、学校校长逢年过节拿公款给他拜年就达到一百一十五万。

    当纪委办案负责人向他透露查出的情况时,贾正东的意志力瞬间坍塌了,自己交代了其他问题,如:利用教师调动,收受红包,每个人两万到五万不止,而且对一些急于想回城的女教师采取威逼利诱手段,强迫与自己发生*,据他自己交代有名有姓的就达十五个;接受承建学校工程项目的老板回扣七次,共计三百八十万……等等。

    贾正东的结局和黄主席那个在北区小学当校长的儿子一样,移交检察院,最后接受人民法庭的审判。

    新屏市这次因为棚户区改造暴露问题,转而查处贪污**,整顿机关作风,像一阵阵佛罗里达飓风,刮得全市干部人人自危,老百姓拍手称快。

    而迁建房在季子强的天天督促下,进度很快,由于北区土地拍卖红火,加上几个工厂的承包费也都一一到位了,市财政资金充裕,能按时给企业拨付建设资金,所以,这些中标企业白天黑夜,加班加点的干。

    看看就到了十一,按季子强和江可蕊的安排,他们是准备到一趟北京去的,刚好季子强的老妈和老爹心里也是牵心着柳林市的房子什么的,想要回去看看,季子强就准备这一两天先把两位老人送回柳林市,等十一的长假过完,在接他们过来。

    这样安排妥当之后,季子强就和江可蕊商量着订票的问题,后来两人决定还是坐飞机,毕竟这样速度快一点。

    老爹和老妈就收拾东西了,季子强看他们忙忙碌碌的,说:“老妈啊,也不用带太多衣服回去,就几天的时间。”

    老妈就教训着季子强说:“天晴防雨,饱了防饥,多带一点用起来方便。”

    季子强笑嘻嘻的也不再劝了,就搭手帮着收拾起来。

    这样收拾了一个来小时,基本上都收拾好了,季子强也出了一身的汗,自己都有点感慨说现在工作忙,运动少了,身体比起过去差了许多。

    江可蕊说:“以后你干脆每天早上也跑跑步,你看看楼下,人家尉迟副书记每天早上打太极,冀良青书记每天早晚散步,你一天就是不爱活动。”

    季子强感到说的也有道理,但想想,要是每天提前早起一两个小时,好像自己实在也难以做到,这样想想,季子强摇摇头,看来这事情很难啊。

    一家人坐在客厅李看着电视,那个小雨什么都不懂,但似乎也是喜欢看电视,但江可蕊怕这样对儿子的眼睛不好,所以只要他醒着,一般是不敢看电视的。

    现在小雨在里屋睡觉呢,季子强四人也能清清静静的休息一下。

    看了没有10分钟,季子强手机就响了起来,看看号码,比较生疏的,季子强还是犹豫了一下,暗下了接上健:“喂,我季子强啊,你哪位。”

    “哈哈哈,季市长,你没有一点改变啊,这样不熟悉的电话你也要接。”

    “萧博翰?真的是你啊?还好了,我这习惯没有让你失望,不然可能就接不上你的电话了,哈哈哈,现在在哪个国家了?怎么有时间来电话了。”季子强看起来也是很兴奋的,一面说,一面就走到了另一个房间,怕影响大家看电视。

    而萧博翰这个名字一出来,连江可蕊也关注起来,这个人的故事自己早就听季子强讲过,但遗憾的是,江可蕊从来都没有见过萧博翰的面。

    电话中萧博翰就朗声说道:“我就在国内,就在柳林市。”

    “柳林市?不会吧?你怎么回到这里了。”季子强也很惊讶。

    “我怎么不能回来,阔别几年了,回来看看啊,但没有你的柳林市到底让我感到缺少了一点什么,真希望你还是在柳林市里。”

    季子强有点激动的说:“你在柳林市待几天,我去看你。”

    萧博翰似乎也估计着季子强会这样说,他就毫不耽误的说:“你不用过来,其实我是准备到新屏市去看看你的,看过你,我就直接回北京了。”

    “你要过来吗?算了,还是我过去看你吧?”

    “你工作忙,就不要过来了,我去看你,明天一早从柳林市过去。”

    季子强眼中射出了一丝少有的温情,说:“好吧,明天我等你,到时候我们一醉方休。”

    “嗯,好,一言为定。”

    挂上了电话,季子强很是兴奋的在客厅来回走着,萧博翰这个人的出现,一下让季子强又回到了往日那峥嵘岁月中了,那时候自己在柳林市斗富豪,灭权贵,每当季子强想到那段时光,都有一种意气风发的感觉。

    而萧博翰这个没有和季子强在一条轨迹上的人,却帮着季子强度过了好几次危机,他那一代枭雄的气势,也让季子强难以忘怀。

    江可蕊问:“这个萧博翰要来新屏市了?”

    季子强点头说:“是啊,所以明天我就不能送老爹老妈回去了,我安排小赵他们过去送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