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安排一个女孩来负责自己办公室的内务整理?季子强本能的觉得一个年轻女子来做有些不妥,一个男领导,扯上年轻的女下属总是免不了麻烦。

    不过这个丫头还真敬业,每天把办公桌抹得锃亮,文件打理得整整齐齐,让小赵现在也有点气闷了,这本来都是他的工作,突然的就让别人干了,心中自然是有点不习惯。

    要说收拾房间这些,女孩就是女孩,和男人收拾的效果就不一样,人家在靠窗台处弄了一盆君子兰,兰绿油油的,在窗外阳光的映射下闪着柔和的光泽,形态显得端庄、挺拔、典雅、别致。

    今天季子强一早刚进来,就看到了整洁的办公室和这个叫小兰的女孩,季子强也心情很好,说:“小兰,又是你收拾啊,费心了,中秋节过的好啊。”

    小兰甜甜一笑,说:“领导工作辛苦,放一盆花可以调节心情,舒缓疲劳,事先没征得你同意,希望季市长不要见怪。”

    季子强也客气说:“呵呵,不会,谢谢你啊。”

    小兰见季子强坐下来,泡好茶叶就出去了。

    小赵也进来了,看着办公室收拾的样子,摸鼻子说:“季市长,我没让她动。。。。”

    季子强摆摆手,说:“算了,我也说过两次,她愿干就干,年轻人,多干一点也没关系。”

    小赵不好再说什么,就把今天的工作安排给季子强做了汇报,征求了季子强的看法,对有几个会议季子强提出了变更,小赵忙下去找*调整去了。

    季子强看了一下早上的报纸,就见纪检委的一个王副书记进来了,他是来汇报最近几天调查教育局情况来的。

    季子强客气的说:“王书记,你坐。”

    王副书记是老纪检了,在纪检部门呆了十多年,以前是纪委科长,是本届刚刚提拔上来的。这个王副书记也客气了两句,坐下来说:“季市长,我们查了教育局近三年来的账目,账上很干净,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没问题?”季子强感觉很奇怪,这种情况是不可能的。

    王副书记沉吟道:“我们检查组的同志在一起分析了,很可能把有些账放在了学校,所以,我们准备安排审计局延伸审计学校的财务,你看这样可以吗?”

    季子强点点头,“嗯,应该作这样的考虑,就我知道的北区小学仅仅择校费一年就达到一百五十多万,相信这些钱学校单方面是吞不下去的。”

    “北区小学我们已经作为了重点,审计局昨天由鲁局长带队已经进场了。”

    “做得好!”季子强进一步指示道:“要重点加强对领导责任的审计。”

    王副书记看了季子强一眼,心领神会,点头答应说道:“我马上去安排。”

    现在查其他什么问题都不会有效,个人的经济问题才是致命的,也不容易翻案,季子强不相信这个校长和教育局的贾正东局长会那么廉洁,在今天这样的国情下,没有问题的一把手似乎很难找了。

    季子强还沾沾自喜的想,像自己这样的人,在中国的官场绝对是例外,一是自己本人素质过硬,二是从小没感受过没有钱的日子那种锥心的切肤之痛。

    什么都可以没有,唯独不能没钱,这是市场经济的残酷性。

    乱收费虽然是违反了国家的义务教育法,但各地都在暗地里搞,如果拿这个说事,相关责任人最多就是违纪,给予纪律处分,但是,如果违规收来的钱揣进了个人的腰包,用于了中饱私囊,性质就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他要死谁也救不了。

    季子强这样安排,倒不是有意想打击贾正东局长和政协黄主席,主要是他不能让这样的乱收费继续下去,有钱人是不觉得多,但新屏市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钱。

    季子强还有另外的一层意思,这个教育局的贾正东局长的确太嚣张了一点,政府组成部门的成员,居然敢不把市政府放在眼里,这种行为是极其恶劣的,具有负面的示范效应,有人公然蔑视市政府的领导,不利于树立本届政府的威信,不管是因为茹静的个人软弱原因也罢,或者是奴强欺主也罢,都是不能容忍的这是一股歪风邪气,必须严厉打击。

    有意要查一个单位的账目,不管你做得如何天衣无缝,总有问题要暴露,市审计局进驻北区小学不过三天,问题就已经露出水面:一是违规收费的问题,不但涉及到择校费,什么早餐费、托管费、作业辅导费、资料费等各种名目的收费,多如牛毛。

    纪检委王副书记和审计局鲁局长给季子强汇报时,季子强问了一句:“究竟有多少种?”

    鲁局长默算了一会,答道:“共有十一种收费项目”。

    季子强摇摇头,说:“义务教育是政府财政保障了学校办学的全部支出,这些乱收费平摊到每个学员头上,每一学期要投多少?”

    “人平一千一百零二元。”

    季子强叹口气说:“负担很重啊,一年就是两千多元,我们新屏市居民的年纯收入人平也不过一万多一点,如果是下岗职工的子女,恐怕就只能辍学了。”

    审计局的鲁局长汇报道:“我私下问过一些学生,他们有时候还十元,五元的交学习资料费,老师不开发票像这种情况从账上也查不到,我们猜测是个别老师和校外的书商直接挂钩推销,从中获取好处费的。”

    “有这回事?”季子强看着纪检委的王副书记,问:“你们掌握多少?”

    “目前在暗地里调查,是个别班主任老师私自干的,已经掌握的有三名。”

    季子强一下就有了怒气:“一定要查清,重事实,讲证据,真不像话,越来越乱,不下重典治理我看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这二人听季子强这样说,脸上都是兴奋之色,拍苍蝇是他们最积极的,既可以出成绩,又不得罪领导,还可以震慑那些小老虎、中老虎。

    季子强等自己稍微心平气和一点又问:“学校收这些钱都用于了那些开支?”

    “大的方面有几大项:一是教师福利,二是补充了业务经费,三是购车、添置教学设备,四是其他开支……”。

    季子强皱了一下眉头:“其他?能不能说具体一点?教师福利是什么概念?业务经费不是全部预算足了的吗?教学设备也是财政统一考虑了的。”

    鲁局长看着自己的记录本,汇报道:“教师福利是学校自定的,每个教师每个月发补课费500,辅导费500,这两项都是定额,每月签字领钱,此外,还有节假日的各种表示,合计一人平均一年是17000—18000左右;业务经费主要是用于各种会议、接待支出,我们把去年的接待费搞了个合计,891372元……”。

    季子强插问了一句:“都是吃的吗?”

    鲁局长点点头,说:“都是餐饮支出,有些发票我们发现了问题,正在找税务局核对,初步估计是在外面买的假发票。”

    季子强点点头,说:“你继续。”

    “今年这个学校刚刚购置了一台帕萨特,加上内部车饰,一共花了三十一万,其余像电脑、教学仪器、座椅等,共计四十二万;其他开支项目由于比较杂,无法单独列项,累计支出三百七十九万……。”

    听到这里,季子强真的是吃了一惊,问道:“这么多?”

    “是啊,我们发现有局里的领导在里面处账,而且也有一些不该学校管理发生的支出,比如有一笔57000的单子,发票开出单位是隆鑫装潢设计公司,这是一家搞家庭装修的企业。”

    “问没问是谁的?”

    “局长贾正东老婆拿来的,这是学校会计反映的。”

    季子强点点头,说道:“这些情况你们要搞落实,继续深挖细查。”

    王副书记请示道:“是不是可以报告市委,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一个北区小学的问题就这样严重,全市多少所学校啊,那就不得了。”

    “嗯,你这个建议很好,我一会就和冀书记商议一下,你们辛苦一下,抓紧进行,人手不够,可以从其他部门抽调”季子强嘱咐道:“记得给组员宣传保密纪律,问题提前泄露,必须追查责任。”

    二人走后,季子强立即和冀良青书记联系上,把问题进行了通报,也反映了茹静的情况,冀良青沉吟了好一会,似乎要把这些事情都想通了才说:“这还是我党的干部吗?解放前的土匪作风立,即叫纪委组织教育系统大检查,集中火力打攻坚战。”

    “嗯,好的,但是茹静副市长的事情你看我需要不需要调整一下?”对政府副市长的分工问题,程序上也是要征求书记同意的。

    冀良青一笑,说:“我看教育这一块,干脆让尉迟副书记来协助管上吧?”

    季子强也明白了,这是冀良青趁火打劫,自己要是不答应这个问题,肯定在调查和处理教育系统这些问题上冀良青会给自己制造障碍。

    看来冀良青对政府插手的心还没死啊。

    但季子强没有躲闪的余地,他仔细的想了想,主要的考虑是茹静作为一个民主党派的领导,说话力度不够,不能有效协调这些大部门的牛皮领导,尉迟副书记倒也可以,这个人资历和威望也够,下面人肯定是不敢马虎,在说了,尉迟副书记现在对自己也改变了许多,那就交给他管吧。

    季子强就同意了,副书记尉迟松协助分管教育局,文化局这两个部门。

    这样的又是调查,又是更加强主管领导,让教育局的贾正东局长感觉到了危险,他几次主动到季子强办公室汇报工作,态度很端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