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里面的礼物让季子强倒吸了一口凉气,4条中华香烟,4瓶茅台酒,还有一个大纸包,打开一看,里面装了5万块钱的现金。

    这张老板出手可真够大方的啊,居然送来如此重礼,可是,这些东西很烫手啊。

    季子强思考了片刻,拿起一条中华烟来,喊了一声:“小赵。”

    小赵就走了进来,季子强对他说:“这是昨天俱乐部张老板送的东西,要过节了,你拿一条烟,两瓶酒回去。”

    小赵说:“季市长,我又不抽烟。”

    季子强笑着说:“没让你抽啊,这过节了,算我给伯父的一点意思。”

    小赵真的有点感动,还想说什么,但季子强抬手摆了摆,说:“另外这个张老板还在礼品李夹了五万元钱,你一会跑一趟,给他把钱还回去。”

    小赵一看,那大黑袋子里确实装了一包东西,小赵就点头,依然用黑袋子把这些东西装上,走了出去。

    季子强早上带着刘副市长等人到北区的棚户区看了看,现在已经拆迁的差不多了,一片废墟,季子强他们就到工地到处转了转,问了问情况,一切正常,季子强也就没在跑了,但到了北区,季子强就想到了上次那个拆迁户说的北区学校乱收费的问题,因为最近其他事情多,这个事情季子强就没来得及季子强过问。

    今天既然想起来了,季子强在北区实地检查完工作,回到了政府,就把分管教育的副市长叫茹静叫了过来。

    茹静过去一直和季子强关系不错,相比于其他那几个副市长,茹静和庄峰走的不是很近,对季子强也没有过于排挤,现在季子强突然成了市长,茹静更是到季子强这面来的勤了,虽然算不上绝对的季子强铁杆吧,但至少在政府还是深的季子强的信任。

    茹静今天收拾的也还挺高雅的,一坐在了季子强对面沙发上就说:“季市长,我提前预约一下,明天过节,我请你和江局长,还有伯父,伯母一起坐坐吧?”

    季子强就亲自给她倒上水,说:“不用客气了,我这人你还不知道啊,最怕外面吃饭,我也不邀请你了,但还是感谢你的心意。”

    “那不行,我刚才已经把酒店包间都订好了。”

    “真的不用啊,过节也不放假,在说我现在父母都在,想一起在家吃顿团圆饭的,你就不要费心了。”

    茹静很有点不满的说:“这我知道啊,在家吃和外面不是一样的,你这人真是的。”

    季子强就打个哈哈,也不好太过回绝,只能不谈这个事情了,转个话题说:“茹市长,今天我想和你谈谈学校收费的问题,有什么没说清的,你要谅解一下。”

    茹静就赶忙认真起来,说:“市长你随便说,我们不用那么多的计较。”

    “好,那我就直说,我在北区听到了群众反映的,现在学校收费很乱,也很高,所以我想和你就这个问题商讨一下。”

    茹静一听是乱收费的问题,也是有点难为情起来,这确实该自己负责,但原因很多,也不是很好解决的问题,她就给季子强详细的解释起来。。。。。。

    通过她的解释,季子强也放下了心,教育系统涉及到乱收费的问题,季子强原以为和茹静有关,现在看来,和她有关是有关,但不是利益上的问题,归根结底是市教育局局长贾正东这个人很牛皮哄哄的,茹静当区长的时候,这个贾正东就是区里的党委书记,后来茹静提升了,这贾正东就是平调到了教育局,一下变成了茹静成他的顶头上司了,他心里肯定是不舒服,所以在很多工作上,根本不买茹静的账,而且当时这贾正东和庄峰,和刘副市长的关系也错,学校调动一个人,局党组研究直接定,事后也不报告。

    茹静对这样一个老局长她能有什么办法,她要人事权没有,要资金权也没有,只能忍受着,不是太大的原则问题,大家也就得过且过。

    过去新屏市本来也是斗争激烈,茹静在市里现在也就是占着一个党外人士和女同志坐上了副市长的位置,她刚来的时候让庄峰也收拾过几次,心里一直有阴影,不敢大胆管事,加上她管理的单位都是像教育局、卫生局等大单位,这些局的局长一般是从区县党委书记上来的,资格和能力都比她老、比她强,于是茹静也就软弱了。

    季子强默默的点头说:“茹市长,我理解的你处境,也可以体会你的为难,但现在教育系统存在的问题不少啊,情况你都大概一知道,我想有所改变。”

    茹静点点头,“情况我大概知道一些,季市长你说怎么做?”

    “嗯,你以后管理要严一些,不要担心太多,现在不是过去,真有什么事情,我肯定会帮你顶上,你不要怕。”季子强就鼓励她放开胆子,狠抓一点事情。

    “季市长,谢谢你。。。。。”茹静欲言又止。

    “你是分管领导嘛,你不好管谁还好管?”季子强见她脸上的神情,的确好像有些顾虑,又问道,“是不是还有什么其他原因?”

    茹静点点头,说道:“教育局长贾正东这个人你也是知道的,在局里横行霸道,没人敢给他提意见,任命校长也好,教师调动也好,从来就是一个人说了算,我一个分管领导,既管不到他经费,也管不到他的帽子,话说重了他转身就走……说实在的,我早想建议,把教育局划归其他人去分管……。”

    “茹市长啊,你这种想法首先不对,不好管就要加强管理,他不听分管领导的就是不服市政府的领导,那他想听谁的?是不是想自己划一块自由地,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季子强越说越气愤,这样的干部本身素质就有问题,给了他权力就以为是他该得的,理直气壮、明目张胆的把一切都看着是自己的,目无法纪,胆大包天:“他和这次乱收费有没有关系?是不是他叫学校干的?”

    茹静说:“即便不是他吩咐的收费,他也是事先知道的。”

    从这话中季子强也能听的出来,这个局长是把茹静整的够呛啊,让茹静现在一个副市长,到了给一个下属局长下烂药的地步了。

    季子强就说:“我一会就到纪检委去一趟,让他们认真调查教育系统的什么资料费、学员的辅导费、择校费等等东西……群众反映很大啊,再不制止,以后真的会出大问题。”

    “这正是我担心的,已经有人在向上反映了”茹静见季子强对这个问题很认真,继续说道:“教育局和其他部门不一样,管人又管钱,像一级小型党委政府,下面有几十上百万学生,几万名教师,一年的经费支出也占到了市里财政的四分之一,权大、影响大,牵涉到千家万户的老百姓子女问题,我希望市里对某些问题及时进行处理……”

    “你是不是还有情况要说?”季子强见如今到后面有些吞吞吐吐。

    “季市长你知不知道北区小学的校长是谁?”

    “这我不知道。”季子强哪能认识一个学校的校长。

    “他是政协黄主席的亲儿子……。”

    “哦……”这个季子强是第一次听说,季子强想了想说:“我知道了,先别管是哪个人,你把位置摆正,工作认真抓起来,我不相信有谁敢脱离政府的领导,搞**王国。”

    茹静就答应着,等她离开后,季子强心里还是很重视的,这事情不是简单的嘴上说说,查这个校长,就等于是查黄主席,他在新屏市政坛可以说是元老级人物,虽然现在已经在权力的边缘,当长期在干部中形成的威望和领导心目中老干部形象,很不好处理。

    自己和冀良青现在的关系也很微妙,这时候查到了黄主席的家里,万一引起了什么事端,还是有一定的政治风险的。

    但让季子强就这样先顾自己的安慰,后去做事,这也不附和季子强的性格,所以就算季子强在办公室想了好一会,就算他有过犹豫,最后他还是义无反顾的找到了纪检委书记蔡国章,让他安排人员进行调查。

    纪检委书记蔡国章见了季子强也还是有点虚的,上次在会上为季子强提出的那个方案,蔡国章是站在了季子强的对立面,帮着冀良青说话了,但那也不不得已的事情,作为一个在政坛混老了的人物,他们一般都是恪守着不给自己树立敌人的原则。

    特别是季子强这样的人,能力强,手段多,后台硬,这样的人谁也不愿意惹。

    今天见季子强找来,而且需要调查的是教育系统,这和冀良青等人就没有太直接的关系,所以蔡国章二话不说,就很干脆的答应了,季子强这个副书记的面子那是一定要给,和季子强缓和关系,那也是一定要做的。

    当天,纪检委就组织了人手,对教育局和下面的一些学校展开调查了,这个事情也麻烦,清查过程中,很多具体情况都很乱,比如:不同情况下的收费标准、多少学校在乱收费、经费收起来都用于干什么了等等。

    这当然不是一天就能查的清楚的事情,不过季子强也不急,每天还是该忙什么就自己忙什么。

    市政府的办公室最近刚来了一个女孩,是冀良青的一个什么亲戚,在办公室占的是工人编制,本来是收发文件的,由于人手不够,她出任了办公室的出纳,当然,这种情况也不排除是*给冀良青的面子。

    这女子不知是怎么回事,最近老爱在季子强眼前晃,自从负责季子强的早餐后,现在连季子强办公室的清洁卫生、文件收发整理都交她做了,季子强问凤梦涵是怎么回事,凤梦涵回答说是*安排的。

    季子强摇摇头,这个*啊*,恐怕不止是因为这丫头是冀良青的亲戚的问题吧,说不上他又是看上人家了,就算不是看上,但*见了漂亮女孩,就像是苍蝇见了臭蛋一样的活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