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因为上次季子强是一看有艳舞,转身就离开了,所以这次张老板就提前说明,怕季子强推辞。(品&书¥网)!季子强现在也想了解一下这个张老板背后到底是谁,刚好也是好长时间没有出去活动过,就想了下,很干脆的说:“既然张老板话说的这个份上了,那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张老板大喜,忙站了起来,掩饰不住的心中快乐,两人下了办公楼,张老板是开着车来的,季子强下去一看,是宝马车,看来,这张老板真是有钱啊。

    “张老板,这车不错。“

    “唉,生意人,都是讲究面子的,大家都是开着好车,没有办法,要跟风啊,不能被人看扁了。”

    “呵呵呵,说的也是,在应该就是社会上常说的扎势吧。”

    “嘿嘿,这话市长你也懂?就是扎势,吓唬人的。”

    季子强也很感慨的说:“看来做生意也不容易,也要有很多规矩。”

    “季市长,我们做生意也累啊,要说真的,我也想当官啊,可惜,肚子里墨水不够,只好想办法赚钱了,如今这年头,谁有当官的威风啊,你就是有亿万家资,还不是要听领导的话。”

    季子强就摇着头说:“你说的太夸张了,我估计啊,用不了多少年,新屏市的百姓,知道谁是有钱人,不一定知道谁是市委书记、市长。你看看香港,澳门的有钱人,谁愿意当公务员啊,你肯定知道李嘉诚吧,但你知道香港特首是谁吗?肯定没注意吧。”

    “呵呵呵,季市长真会说话,你这话,我听着舒心,我还真的不知道香港的市长叫什么名字,但国内还是不行,这年头,有钱总是矮人一头,好像我们都是从号子里出来的,天不怕地不怕,靠着打打杀杀才赚到钱的,我就不服气了,我有钱,又没有碍着谁。”

    季子强打个哈哈,也不想和他多讨论这个问题了。

    宝马车很快停在俱乐部的门口,季子强跟随张老板进去的时候,里面很安静,大概还没到上客的时间,所以看不见什么客人。

    “季市长,我这里最新引进了泡澡的业务,今天,我们好好泡泡,完了上王朝酒店吃饭。”

    季子强笑了笑,上了三楼,房间里面,放着一个大木桶,季子强有些担心,要是再次遇见上次那样的事情,该怎么应付啊。

    很快,季子强打消了顾虑,一个男服务员进入房间,手里拿着浴衣,帮助放水,调水温,天气炎热,房间里开着空调,感觉不到。

    “先生,水调好了,您可以泡澡了。”男服务员说完就出去了,带上门。

    季子强不禁苦笑,这张老板还真会安排啊,大白天的,居然来泡澡。

    水温合适,季子强坐在木桶里面,隐隐闻到水里有一股香味,全身泡在水里,的确很舒服,季子强很少有这样的机会泡澡,现在,都是洗淋浴,几分钟就结束了,但和泡澡来说,确实感觉不到洗澡的乐趣了,季子强闭上眼睛,感受着这股畅快。

    “先生,我给您搓背。”沉浸在畅快中的季子强没有注意,打了个冷颤,睁开眼,看见刚才出去的男服务员进来了,手里拿着雪白的毛巾。

    季子强拍拍胸口说:“小老弟啊,进来的时候,最好有点声音,吓我一跳啊。”

    这服务员就很恭敬的说:“先生,您已经泡了15分钟,可以搓背了。”

    男服务员的手法很有力,季子强洗淋浴的时候,无法仔细洗到背部,现在他感觉到服务员搓出了汗渍。

    泡澡真的很舒服,出来后,季子强赶到了神清气爽。

    “季市长,感觉如何啊?”从另一个房间出来的张老板,脸上红扑扑的,显然是刚刚泡过。

    “很舒服,张老板,你的这个业务,一定会生意兴隆,发大财的。”

    “季市长,谢谢你的吉言了,不过,我们这里泡澡,都是女孩子服务的,今天你来了,我才破例,让男服务员为你搓背的。”

    一听人家还是给自己的特意安排,季子强也觉得有点过意不去,就开玩笑说:“张老板,你是知道的,我结婚了,女孩子搓背,消受不起啊,万一搓背的时候,忍不住了,搓到其他的地方去了,就麻烦了啊。”

    “哈哈,季市长挺幽默的啊,在我这里,尽管放心,没有问题的,男人嘛,总是有需要的,不过,你的身份不同,肯定和一般人不一样。”

    两人穿戴好之后,一起到了王朝酒店,时间刚好是7点,酒生意不错,张老板已经定下了包间,几杯酒下肚,张老板的话多起来了,聊着聊着,张老板放开了架势,说出了真心话。

    “季市长,不要看我开了俱乐部,钱是赚了,可我赚的钱,大部分都落入别人的腰包了,他妈的,现在的娱乐场所,没有人罩着,哪里能够维持啊,我是爽快人,不爱斤斤计较,钱去了再赚,我他妈的看不惯那些人的嘴脸,钱收了,还要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子,到俱乐部里玩,不付钱不说,还要最漂亮的小妹,什么德行啊,平时在大街上看见了,跟没有看见一个样,没意思,还是当官好啊,受人尊敬,钱来得容易,想玩什么,都有人送上门来,真他妈的后悔,当初不好好读书。”

    季子强听的是哑口无言,这些情况,他早就知道,某些职能部门的人,打麻将、玩女人比谁都厉害,现在的社会,已经开放了,没有谁会去管这些小事情,但就是不知道张老板背后的人是谁,这个问题其实季子强还是很关心的,也很想知道。

    不过季子强不能操之过急,他就没有接话,只是连连点头附和着张老板。

    张老板见季子强听的认真,就继续说:“季市长,我就看你才是好领导,在俱乐部看表演的,有身份地位的任很多的,你是第一个离开的,就冲着这点,我佩服你。”

    季子强感觉耳根有些发红,其实,自己也有忍不住的时候,自己也有風流韵事,不过其他人不知道罢了。

    “季市长,以后你一定要罩着我啊,我认准你了,将来跟着你混,娱乐行业,我不准备再做了,没有意思,低三下四的,把人格都降低了,我准备退出来,把俱乐部打出去,做点正经的生意,我不缺钱,就是要混个好身份,现在,遇见同学,我都不敢说自己开了俱乐部,怕他们瞧不起,没意思,没意思。”

    季子强想不到,风风光光的这些大老板们,居然还有这样的苦楚,看来,赚钱也不是简单的事情,有得必有失啊。季子强听的也是心里一动:“张老板,你都这么说了,我还有什么话说,不过,张老板,你已经有这么好的基础,只要做点正事,一定能成功。”

    张老板就举起了酒杯,说:“你是同意了,来,咱俩碰一个。”

    季子强喝掉了酒,装着漫不经心的问:“对了,你说的那个你要孝敬的领导到底谁啊?”

    这张老板也是酒喝在了兴头上,没太注意就顺口说:“还能是谁,就是刘副市长,他过去是主管公安的,我这俱乐部没有公安罩着,那肯定是不行。”

    季子强现在也就恍然大悟了,难怪自己看俱乐部敢如此的张扬,原来后面果然有得力的人。

    季子强知道了这个情况,也没有在说什么了,就跳转了一个话题,说起了其他的事情。

    一会张老板就说到他下一步的投资上,季子强就想起了上次在开发区区检查工作,看到的那个食品厂,哪一家的任是很牛的,现在来了一个经理,和开发区谈的也不太好。

    在省城的时候季子强也是见过一次这家集团的老总,感觉人家根本没有把当时自己那个副市长看在眼里,现在他就想是不是可以让这个张老板把这个厂谈谈,不然老放着不开工,对新屏市接下来招商有影响,也不利于开发区的发展。

    季子强把这个厂的情况谈了谈,这张老板倒是很有兴趣的,就说这一两天,自己就过去看看,先接触一下。

    季子强本来还担心他钱够不够,没想到这张老板很有底气的说:“钱你放心,就算我暂时不够,我认识的有钱朋友多得很,拉进来几个股东就够了。”

    季子强想想这到也是个办法,就给他留下了开发区刘主任的电话,让他到开发区之后,找刘主任等人协助一下,好好商谈,最好能盘下这个厂子。

    离开酒店,回到了家里,季子强闻到了满身的酒味,他知道,在俱乐部泡澡是白泡了。。。。。。

    不过季子强回到家里也是没有清闲,最近前来送礼的人很多,因为有过去的一些经验了,所以现在只要有人送礼,外面季子强陪着聊天,里面江可蕊就仔细的检查起礼品了,送钱的,不用说,江可蕊出来给季子强使个眼色,走的时候肯定是要把钱退掉。

    还有些钱你看不出来,都在月饼和香烟里面装着,江可蕊就要仔细的看了,但凡是感觉包装有问题的,等客人走的时候,就连那个月饼,另外配上一条烟什么的,返还给对方,对方一看是自己送的东西又返回来了,心中也就明白了。

    大家彼此笑笑,也都不好再勉强了。

    但就是这样,季子强家里的月饼还是很多,你说香烟,白酒什么的都好办,大不了放在家里,以后送人或者季子强自己抽,现在季子强基本都不要办公室每月给买烟了,但月饼不能放了。

    所以第二天一早,季子强就打电话叫来了司机,整整的搬了几箱子月饼上车。

    季子强又给凤梦涵去了一个电话,让她一会把这些月饼给办公室分了。

    安排好了这些事情,季子强才到了办公室,进去看到小赵正在收拾茶几什么的,昨天哪个张老板给送的东西小赵也帮着放进了里间,季子强进去洗手的时候,就大概的看了一下,拿出了一条烟,准备给小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