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头一桩,她决定已经尽量的少和周卫接触,最好不要在和他发生性关系了。

    她懂得,在*和生活中,当还不明确谁将倒霉谁将走运时,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让谁看出自己和他的亲疏,而这最恰当的选择,就是先和他们隔断联系,留着时间,好给自己一种摆脱的机会。

    她是不得不这样做,当初自己和庄峰就是关系比较隐秘,所以最后庄峰的事情没有对自己造成太大的影响,这真的应该感谢庄峰,他为了保护他自己,最后连我季红也保护了。

    想到庄峰,季红还是有点伤感,如果没有庄峰,她根本就不可能在今生能趟上官场这条路,能够走入仕途,而只能在那个沉寂的小学校里度过自己渺茫而灰暗的一生;再者说了,没有这个唯物雄壮、荷尔蒙分泌极端旺盛的庄峰,她又到哪里可以能领会那种欲仙慾死、上天入地、死去活来的女人那种快乐的**和心理感受呢?

    但是无疑,生活是每个人的老师,季红很早就已经知道,在现在艰辛刻薄的生活状态里,不是你压制和欺辱别人,就是别人打击和藐视自己,毛老人家说的“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就是真实写照,阶级的社会嘛,怎么可能温良恭俭让、何必温情脉脉,说句实话,这种天真的理想,又怎么能够在现实的社会里实现呢?

    第二个要做的就是,自己必须给自己找到一条出路,那个出路就在刘副市长身上,自己明天就去看看情况,说不上真能有所收获。

    到了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季红就叫上了区里的小车,准备到市里见见刘副市长,路上电话响了起来,季红掏出手机,是办公室一个老娘们给她发来的短消息,她看着看着就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季红一点不顾忌司机,“扑哧”一声就笑出声来——中国语言太奇妙了,这么多年来,就有那么多聪明的人,仅就男人女人之间那档事情,居然就能编出那么多千奇百怪、层出不穷而且绝不重复的段子了。

    司机专心致志地开着车,对领导各种宛如常人一样失态的动作,如果是聪明的下属,当然永远只能置若罔闻、视而不见,这点功夫都没有,恐怕他早已经不是书记的专职司机了。

    季红回味着刚才的短信,兩腿之间不觉痒了起来,好一会的心像是猫抓一样。

    很快的她们就到了市政府,季红这个时候才有点心悸起来,自己不过是南区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这就直接去见刘副市长,多少还是紧张,当然,季红是最谙男女之情的人,凭自己这点相貌和妖娆,哪个男人见了不得神颠魂倒、魂牵梦绕?

    再说了,她也猜测着,历来领导最爱新鲜的东西,特别是女人,当初人家庄峰猛然在孤僻的农村见到这么年轻的自己,肯定的、理所当然的就认为自己是處女膜绝对完整的黄花闺女呢!哪里知道自己早是久经沙场的女战将了。

    说来,这庄峰也还是算得上有情有义的人了,虽然后面也知道他并不是第一个进入自己身体的人,但是男女之间么,两相情愿地自觉睡到一起,彼此就肯定有了相互欣赏和爱怜的意思,接着,睡着睡着,搞着搞着,两者之间谁想轻易摆脱对方,那可就难了,于是自己顺顺当当地把一顶办公室主任的帽子搂到了手。

    一想到这里,季红就有了胆气,她拿出了镜子,整了整头发,补了点口红,让司机在这等她,她扭着屁股就到了办公楼。

    刘副市长刚开完会回到办公室,连续的打了几个电话,工作安排了下去,现在正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抽烟,门虽然开着,但出于对领导的尊敬和畏惧,来人依然“哒哒”敲了两声,书记抬头一看,吆喝,这南区漂亮的办公室女主任季红局促地站在门外。

    她有着一条非常耗看的柳叶眉,细细的,长长的,秀丽的鼻子玲珑剔透,一双眼睛清澈明亮,嬌躯山峦起伏,玲珑浮凸得恰到好处,高耸的胸部把威严的*承托出一种别样的誘惑,浑身上下闪动着惊人的美丽。

    “是小季啊,快进来快进来”,刘副市长精神陡然振奋,热情地招呼着。

    季红从刘副市长闪烁的眼神里读出了自己需要的内容,她迈着娉娉婷婷的步子走了进来,说:“刘市长,我是来跟您汇报一下最近我的工作和思想的”。

    “谈什么汇报不汇报哟,你在南区的工作开展得很好嘛”!

    刘副市长对季红的惊天美貌早就知晓,但季红的工作开展如何、成绩怎样其实是一问三不知的,此时季红就站在自己跟前,他更加觉得心潮荡漾起来。

    “来来,站着干什么?坐下来谈嘛”,他心口急促,几乎急不可耐地想伸手出去拉了。

    季红吃惯见惯的人,对男女之情实则烂熟于心,莞尔一笑坐了下来,霎那间,把个女性的柔媚妩媚展露无遗。

    接下来两人就天马行空、蜻蜓点水而又拉拉杂杂地说了一些略和工作有关的话,刘副市长抬手一看,真是时光飞逝,下班时间竟然到了,他态度坚决地站了起来说:“我们也是人,既要干好工作,也要把生活过好的,走,我们先吃饭去,吃完饭,我们再接着谈工作”!

    季红也就勉勉强强的同意了刘副市长的邀请,两人一起出去了。

    等第二天季红满面红光地从某个角落出来的时候,她觉得新屏市的一切还是和往常一样的美好!

    但她并没有像周卫想象的那样去帮周卫说太多的好话,反倒是在刘副市长问起周卫工作和个人情况的时候,季红投其所好的说了对周卫许多不满的话,和刘副市长很快的找到了共同语言。。。。。。

    最近这一段时间,季子强很少出去应酬娱乐,每天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一下班总是感觉很累,回家之后除了抱抱小雨,都是在书房里看文件,以前,季子强对市直单位送来的文件,不是很感兴趣,这些文件,套话居多,核心的内容,也就是那么几个字,可是,最近在他不断的要求和批评下,下面的文件写法也有了改变。

    最近他发觉,很多的文件,其中是包含一些奥妙的,涉及到单位的具体事情,文件一般都很详细,叙述也清楚,甚至在文件里,落实了具体的责任人,跟风的文件就不同了,连篇的废话,大都是一个模子,什么高度重视,什么坚决落实,可是,文件上没有具体需要落实的内容。

    这其实是一种技巧,市直单位,都有自己份内的工作,但是,每年市委、市政府要求开展的其他活动也多,很多的活动,花钱费力,没有大的效果,市直单位亦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具体落实,于是,文件里面喊得山响,具体行动就是没有。

    季子强是有过主持大市领导经验的,他根据自己的亲身体验,时常对比乡镇、县,市之间,处理行政事物的不同之处,季子强感觉,乡镇和县,区,严格说,都是基层,乡镇虽然是**的法人,实际上没有**的经济支配权,财贸掌握在县,区等政府。

    市、省乃至中央,看一个地方的经济情况,都是以县为单位,没有谁去比较和关心乡镇的情况,所以说,县,区是最基层的单位,担负着搞活地方经济、提高财政收入、改善群众生活等一系列的经济任务。

    市里相对超脱一些,没有什么具体的工作指标和任务,掌握宏观的发展方向、督促县市搞好搞活经济,是最主要的任务,当然,地方经济发展的好坏,市里是有很大的责任的。

    这样就到了一个周末,季子强在快要下班的时候,打发掉了几波来访的客人,准备早点回家去,但就在这个时候,小赵很为难的带来了一个人,季子强就觉得这个人自己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但一时却没有想起来。

    小赵嗫嚅的说:“季市长,这是张老板,他一定要见见你。”

    季子强知道一定是这个人让小赵很为难,就笑着挥挥手说:“嗯,好啊,你是来来,先坐吧。”

    这人坐下之后,含含糊糊的说:“季市长啊,上次你和武队长到我的俱乐部去过的。”

    季子强一下想了起来,那次自己和武平在分析完案情后,武队长代自己到这个老板的俱乐部洗的脚,后来还有艳舞表演,自己提前走了。

    这一想起来,季子强就哈哈的大笑,对小赵说:“你帮张老板泡杯茶,完了你先回家吧,今天忙的差不多了,应该没什么事情了。”

    小赵嘴里答应着,帮着泡了茶,这个张老板真是刚才在他办公室把他缠了好久,一定要见季子强,他还说和季子强关系不错,现在看来,季子强差点都不记得他,这事情搞的,季市长不会怪自己吧,已经下班了,市长还没办法回家。

    季子强到没有想要责怪小赵的意思,现在很多人为了见自己,什么方法都有,小赵实际上也是挺为难的,有的人,挡住也不好,不挡住也不好。

    “季市长啊,好久没有看见你了,怎么不到俱乐部去了,市长看不起我啊。”张老板一面给季子强发烟,一面讨好的说。

    “呵呵,张老板,你太客气了,我最近忙啊,不好意思,差点没认出你来。”

    两人闲扯了几句,张老板说:“还有几天就中秋了,我来给领导拜个年。”说完把提着一个大口袋,放在茶几下面,季子强也没当回事情。

    不过季子强也知道,这个张老板一定也是有背景的人,否则,他的俱乐部早就不存在了,这样有背景的大款,一般情况下,季子强也是不愿意得罪的,有时候一步注意,说不定就踩着别人的尾巴了,只要不过份,自己何必莫名其妙的得罪人。

    “季市长,我一直在外面等着,知道你今天没有安排了,那能不能给我哥面子啊,一起出去轻松轻松,我话说明白,今天没有上次那些乌七八糟的活动,就你我两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