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刘副市长的话有点太雷人了,所有参加聚会和搞公款吃喝的新屏市众领导真如雕塑一样一起呆在原地,谁也不发一点声响,但是大家心下都万分惊奇和高深莫测地独自思忖:周卫过去和刘副市长都是庄峰的人马,这庄峰才倒了几天,周卫就改换门庭了,难怪现在刘副市长如此恨他。 ://efefd

    但恨是恨,官场的事情大都是看破不说破,现在刘副市长毫不忌惮的说了出来,想必真的周卫就要倒霉了。

    这个极端的官场另类事件到了第二天,就在南区传的沸沸扬扬、妇孺皆知,唯独周卫不知道,别人谁好给他说呢?

    季红相信官场上的虽然私下争斗尤其惨烈,是个杀人不见血的战场,但是那都是个人最俬密的世界,而虚伪的儒家文化传统下,谁也不可能把真话和真实的内心世界向人吐露,更不可能愚蠢到将自己的追求和谋划及算计告诉哪怕同僚,何况政敌?

    相反政治上都成熟的人,外表大上家都举止温和、彬彬有礼甚至都装出大家都是同一条船上的战友,恨不得在什么场合下都拿出与谁都是同穿一条裤子的盟友,哪里还会轻易去揭露他人短处呢?

    包括季红在内的官场中人,谁都只相信,这个新屏市的刘副市长真正是喝醉了,一般来说喝醉酒的人总会失去基本的理智,什么胡言乱语、疯癫狂话尤其是各种平时想象都想象不到的狠话、横话、毒话、昏话、丑话,经过酒精那么轻巧的一撵,都自动地会蹦出来!

    从心理学上看,也十分符合人性的本来面目。

    但是政治上也逐渐成熟的季红还是觉得事情绝对不会如此简单,刘副市长混迹官场也多年了,如果没有背景和原由,不会弱智到连小孩子都不如的地步,这里面肯定隐藏着什么惊天的秘密和真相,难道自己刚刚搭上的新哥哥政治上要走背运了么?

    那自己岂不是又要无依无靠了?

    于是季红在这个时刻,将这桩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周卫。

    周卫一听,仿佛被人当头一棍,打得不辨东西南北,他现在才把这个事件同冀良青前一阶段与自己的谈话联系起来,祸起萧墙,他已经确信,肯定事情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简单了,一定是南区有人在私下告发自己的。

    而且刘副市长也肯定是准备对自己动刀子了,他是常委啊,自己不要说在上一步,就是想稳住区长的位置,也是要从刘副市长手上过的。

    突然之间,周卫就领会到四面楚歌、十面埋伏这些词句的真实意味了,而且也清晰地看到了自己被缓缓推进地狱的可怕场面。

    他瞪着可怕的双眼,声嘶力竭地问季红道:“如果我真的不能做区长了,你还会死心塌地地做我的情人吗”?

    “我、我、我”,季红渐渐松开了刚才还拥着周卫雄浑身体的手,下面的话却再也接不上来了。

    树倒猢狲散啊,周卫面色惨白,心底低沉地哀号着——这个只求利益的世界,大家彼此就只是相互利用而已,哪里会有什么真情哟!罢了罢了,事到如今,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呢?

    他终于看清了人与人之间只是相互利用这层实质,对裸着曼妙身体的季红突然增添了无尽的嫌恶,周卫站了起来,怒气冲冲在办公室来回走动起来。

    他需要好好的思考一下,怎么才能挽救现在这样的危机,到底是从冀良青身上再下重手,还是应该兼顾着走走季子强的门路,也或者找找刘副市长,给他好好的活动一下。

    他仔细的分析着,想要拿下季子强的可行性是不大,这个人听说根本不吃那套,所以现在只能把注意力放在冀良青和刘副市长身上。

    冀良青自己已经找过,感觉还成,这接下来还有十一等等节气,自己到时候多加把劲,争取让他关注到自己,至于刘副市长,恐怕更要想点奇招周卫就想到了一个办法,这个刘副市长自己是了解的,那老猫是喜欢吃腥的,要不???

    他看着季红就嘿嘿的笑了起来,刚才还怒气冲冲的他,此刻变得笑容满面,走到了季红的身边,轻轻的握住季红的手说:“季红,和你商量的个事情怎么样?”

    季红也有点后悔刚才自己的态度,其实说说假话怎么了?到他真的倒台了,那时候对他好不好也由不得他说了算,先混好现在才是关键,此刻见周卫和她说话,季红就卖弄出风情万千的模样,先在周卫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说:“区长,我们两人还用商量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肯定照办。”

    周卫犹豫了一下说:“事情有点难度,就怕你不愿意啊,但只要你愿意了,将来肯定好处极多。”

    季红一听还有好处,就忙凑上来问:“什么好处?”

    周卫想了想说:“办成了我能继续当区长,说不上还能当区委书记,而你吗?说不上就当上副区长了,嘿嘿,这算不算好处啊。”

    季红那小心肝的砰砰的乱跳起来,妈呀!自己还能当上副区长,那多威风。

    她掩饰不住心中的狂喜,问:“那你说说啊,到底是什么事情?”

    “季红,现在庄市长倒台了,我们在市里也应该重新找一个后台啊,你感觉刘副市长这个人怎么样?”

    季红嘴一憋,就想到了上次自己陪刘副市长等人吃饭的场景了,那刘副市长看到自己那个馋样,真恨不得把自己吞进肚子里,握手的时候,也是拉着自己的手,问长问短的,一双老手能把自己的手掐出水来。

    她说:“那个老色鬼,一看就不是个正经货?你不会想找他做后台吧?”

    周卫不以为然的说:“找他怎么了?不要忘了,人家是市常委,还是常务副市长,在说了,要是他不色,恐怕我们还沾不上他呢?”

    “你?什么意思。。。。。。?”季红隐隐约约的感到有点问题了。

    周卫曖昧的一笑,说:“季红啊,哥哥这次可是指着你帮忙啊,说起来刘副市长,其实真的很重要,他肯定会喜欢你的,你只要点个头,我们两人以后就无忧无虑了,你这个副区长也肯定是指日可待。”

    季红就愣住了,这个事情有点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他没有想到周卫竟然愿意把自己送出去,这是什么男人啊,想当初庄峰在的时候,对自己多么的怜惜,谁都不让自己沾边,唉,这男人啊,真是想想的季红就伤心起来,开始抽搭抽搭的哭。

    周卫也耐下了性子,他也知道这个事情做女人的肯定都一时接受不了,就算季红和自己只是逢场作戏,但女人是感性动物,什么事情都会多愁善感,周卫劝说着:“我说了,就是和你商量一下,你要是真的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你的,唉,只是啊,以后说不上我们两人的命运就会改变了,不过你放心,我绝不会抛下你不管的。。。。。。。”

    周卫是打了感情牌又打现实牌,劝说了好一会。

    慢慢的季红也不哭了,其实她也就是想到了自己现在的很多不如意的事情,要认真的想想周卫的话,其实也没有太多的障碍,女人吗?不就是靠自己的脸蛋在混吗?

    自己也不是相夫教子的那种女人,自己从一个小学教师混到今天的领导岗位,靠的不就是一身白花花的肉吗?其实哪个男人都是一样的,不过三分钟的激动而已,只要是男人,自己闭着眼睛,也就是一会的事情。

    但这几分钟能换来自己的荣华富贵,何乐而不为呢?

    这样一想,季红心中实际上就已经有点同意了,不过一时还是有点抹不开脸面,所以低着头不说话。

    周卫一看季红也不哭了,而且像是在认真思考的模样,心里也知道这事情大概有七八分的概率了,就继续的软言相劝,慢慢的季红也开始说话了,但两人都不提那件事了,可是彼此也都明白,这件事情基本可行。

    周卫心中狂喜不已,两人又卿卿我我了好一会,季红才羞答答的离开。

    冷静下来的季红,其实她是个对政治非常敏锐,生活里也相当细心的人,从周卫的办公室出来之后,她就从周卫游离不定的眼神和恍惚癫狂的举止里发现了肯定有什么不对,而后面周卫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情,你还愿意心甘情愿地跟着我、做我的情婦吗”时,则完全清晰地验证了自己的判断,她当是心惊肉跳、支支吾吾地找个借口搪塞和蒙混过去了。

    等周卫后来说出了刘副市长的事情以后,季红稍微的伤心了几下,她就为自己的今后做好了有备无患的打算。人们都知道一个简单的道理,“城门失火,秧及池鱼”,特别是在官场上混的人,平时里对上司、对同僚,当然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如果谁都没有可能被组织纠住的尾巴,人人当着平安官,吃香的喝辣的,那自是皆大欢喜。

    但是一个官员群体,尤其是走得很近的人穿一条裤子的同伙,一个山头上的人,如果哪个突然走了背运,在不是经济问题就是作风问题出了篓子,那么由于怕“拔出萝卜带出泥”着个可怕的规律和怪圈,当初的朋昔日的同伙,最聪明其实也是必须要做的首要事情就是立即和这个倒霉蛋划清界限,消除不良影响,以表示自己和这个生活**作风墮落政绩平庸的家伙从来都不是一丘之貉,如果还能做的很彻底,说明自己和他非但不是这种亲密关系,而且完全是势不两立的话,那样一来,政治上的收效就会更明显了!

    季红虽说是女人,但是新时代性开放思想开放行事缜密已经把这些优点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哪里还能轻易用“头发长见识短”来形容她?混迹官场几年的她也早已经把“警惕”二字时时挂的当头了,所以很快地,她就行动起来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