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新屏市在慢慢恢复正常,庄峰突然倒台,给新屏市带来的风波也渐渐散去,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开展,经济发展度逐步的加快起来,唯一不同的,是市政府的副市长开始忙碌起来,市委的领导相对清闲很多了。 ://efefd

    天气也慢慢的转凉,江可蕊也开始上班了,不过好的一点是,每天江可蕊都能抽出一点时间回家一趟,现在她自己开车,也比较方便,回来都是喂孩子吃奶,这个时候江可蕊也才觉得,要是当初自己挣得当了正局长,只怕就没有现在这样的清闲。

    当然,江可蕊这样做也是附和国家对哺乳期公职妇女的规定的,并不是她搞什么特殊化。

    中午江可蕊在家吃完饭,奶了孩子之后,对季子强说:“老公,我老爸说希望我回一趟北京,他和老妈都很想看看小雨。”

    季子强想这也算了人之常情,要是一般的家庭,只怕早就过来看孩子了,关键是老岳父乐世祥并不是一般的人,他肯定不能随便的休假到新屏市来,就算真的休假了,只怕也不敢轻易过来,那开玩笑呢,中央的部长到地方上来,那还不得让地方上大动干戈。

    季子强就说:“关键是你刚上班没几天就休假,不太好吧?”

    “我也不是说马上就去,我就是给你提前说说,最好我们一块去。”

    “我也去吗?”

    “看你说的什么话,你是我老公,不陪我怎么行,这一路上总要有人照顾我还孩子吧?”

    “额,有事了就离不开我了,晚上就拿脚踹我,什么人啊。”季子强开玩笑说。

    江可蕊说:“少扯皮,我说的正事。”

    季子强也认真的说:“好吧,好吧,抽机会就过去,这年底了,说不上哪个局到北京办事,我就带上你一起去,对了,十一的时候看看时间,要是能腾出来,我们就过去。”

    “嗯,嗯,这才对吗,像个好老公,好,今天晚上有奖励。”

    季子强露出了色咪咪的样子,说:“真的?奖励什么?”

    江可蕊正儿八经的说:“给我洗脚啊。”

    ‘噗’,季子强气了一个不说话。

    下午上班之后,季子强就准备到开发区跑一趟,那面有一部分的企业已经开始有了反应,有准备恢复生产的,有的几家污染严重的,也开始整改,还有的实在不想在新屏市在投资生产的,也准备找其他厂家来合并,重组了。

    但还是有那么几家,即不重组,也不开工,继续霸着土地厂房,对新屏市三令五申的通告不理不睬,今天季子强就是要到开发区再去看看,针对不同的企业,采取不同的措施。

    季子强刚给小赵安排了,让他备车,和自己出去。

    小赵答应着,还没有离开办公室,就见南区的区委书记秦家勇到自己办公室来了。

    季子强只好暂时接待一下,就招呼他坐下,问:“秦书记今天怎么想着到我这来坐坐?”

    季子强当然是话有所指的,这个秦家勇过去很少到季子强这里来,因为他资格比较老,一般的市里干部他都不怎么看的上眼,特别是像季子强这样坐快车上来的任,他更是不屑一顾,但渐渐的,他和季子强接触多了一下,现在发现季子强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种无能之辈,季子强表现出来的强势和睿智,让他开始折服。

    今天他特意的来坐坐,也算是和季子强亲近一下。

    现在秦家勇一听季子强的话,虽然季子强是笑着开玩笑的,但他还是有点惭愧,说:“过去也想经常来啊,但怕你忙,影响到你工作了,所以就来的少,季市长不会是在怪罪我吧?”

    季子强呵呵的大笑起来,他倒也不是记气,就是现在当了市长了,有时候说话就比起过去副市长的时候随意,任性了一些,也不怕别人怎么看待自己。

    “玩笑,玩笑,秦书记不要当真。”

    “哪敢啊,在新屏市,大家对季市长都是很佩服的。”

    季子强一听这话,感觉就不一样,这个秦书记,过去很少说这种软话的,看来今天他是想说点什么吧,那好,那自己就更要把刚才的那句话收回来了,季子强就继续的玩笑着说:“怎么,现在就拍上了,哈哈哈。”

    秦书记没想到季子强今天的情绪挺好,也笑了一会,说:“季市长,快中秋了,这是我们南区区委的一点意思,季市长可不要推脱。”

    秦书记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直接放在了季子强的茶几上。

    季子强当然不会推脱,这南区秦书记对自己来说也算的上一个比较重要的人,而且他现在二五不靠的,正是自己可以拉过来的属下,既然他愿意过来,自己当然更应该积极接纳。

    季子强顺势将黑色塑料袋放到了茶几的下面,嘴里连声说着:“谢谢,谢谢。”

    秦书记见到季子强如此爽快,也很是高兴。

    季子强刚才听清楚了秦书记的话,他是话里有话,他是区委书记,完全可以代表南区的四大家,为什么刚才他独独说代表区委,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代表区委,一般是区委副书记才说的话,区委书记是不会这么说的,出现这种情况,只能是一种情况,秦书记和南区的区长周卫之间出现了某些问题,或者说与周卫之间,已经是水火不容。

    否则,依照秦书记的政治智慧,是不会说出来这样的话的。

    季子强给秦书记发上一支香烟,两人开始聊了起来,这样的场合,开始的时候一般不会说到什么敏感话题,大都是谈论一些不很敏感的话题。

    但聊上了一会,季子强就听出了秦书记的意思了,因为快到年底,这干部调整也要到来,而作为没有后台的秦书记,自然是希望投靠到季子强的这个序列之中。

    他自己都说:“季市长,这些年我在新屏市干着工作,不是说有多好的成绩吧,但应该也算干的不错吧?”

    季子强连连点头说:“要是这五县三区,你南区应该算的上头一二名了,秦书记还是很有能力的。”

    秦书记苦笑了一下说:“不瞒你说,这些年我看惯了新屏市你方下台,我登场的闹剧,也看透了很多领导的本质,所以到现在为止,我谁都不想理睬,就做一个孤家寡人,可是现在我不得不说,季市长你让人耳目一新,我觉得,跟上你,才能发挥更多的能力。”

    这话说的要叫老百姓来听,是有点过了,有点阿谀奉承的味道,但各位读者不要忘了,这里是官场,官场中人早就都喜欢了拍马溜须,今天秦书记这话已经说的非常含蓄了,也算的上很低调了。

    季子强也是最近听惯了好话,所以一点没有觉得秦书记的语气上有什么问题,他只是已经明白了,秦书记想要靠近自己。

    季子强就一语双关的说:“秦书记你太抬举我了,不过只要秦书记看得起我季子强,以后我们多走动,多联系,我这里你随时想来就来。”

    秦书记自然心中高兴。

    这一高兴,也就把心里的想法慢慢的给季子强说了出来,原来最近南区的区长周卫已经开始四处活动了,过去周卫是庄峰的人,但这次庄峰倒了,他却摇身一变,投靠了冀良青,至于冀良青对他到底会不会很中意,会不会很信赖,那是没人知道,但至少周卫自以为是的认为冀良青已经收留了自己,所以他也是看年底到了,准备再上一层楼,把秦书记赶下去。

    季子强静静的体会着秦书记的话意,在弄懂了秦书记的担忧之后,季子强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他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他还想其他的,真是好悠闲。”

    秦书记听到了季子强这话,自然也理解了季子强的意思,看来季子强已经愿意帮助自己的,这就好。

    对季子强来说,南区对新屏市的各项发展至关重要,南区占据着新屏市百分之30左右的经济指标,这个地方是不能乱的,特别是季子强对南区这个秦书记也是在这几年的观察后,得出了一个比较准确的认识,那就是这个秦书记人还不错,原则性很强,如果南区没有他在那把关,恐怕现在根本就不会成为今天的这个样子。

    下面的区县和上面的省市不一样,因为是基层,所以党委对各项工作的管理和参与力度很大,从方方面面党委都要负责的,这也是基层和上层管理的区别之处。

    两人又聊了几句,季子强就想到了那个南区的办公室季红了,随口问:“我记得你们区政府有个办公室的副主任叫季红吧?这个人怎么样?”

    秦书记一听,苦笑着摇摇头说:“不满你说,这人真不怎么样?当时是庄峰硬给下达的指标,加上周区长的支持,我顶不住,可以说素质很差,对了,你可能还不知道把,现在已经是主任了。”

    “主任了?”季子强也是有点意外,这样的人也能当主任?

    秦书记又说:“本来上次我就要拿下他,可是周区长死保着,季市长,我说个小话,说到哪我们撂到哪。”

    季子强笑着回答:“嗯,你说,我绝不过话,哈哈哈。”

    秦书记就说:“现在区里都在风言风语的传,好像季红和周区长两人有点说不清的关系。”

    这在季子强听来,即不意外,也不吃惊,现在这样的事情太多了,他就平平淡淡的说:“奥,还有这事啊。”

    “应该是真的,我也见过好几次他们在一起那个亲热劲,不过这个算不得什么,我就是随便说说。”

    季子强暗自好笑,明明你这是告状来的,还说的好像事不关已的样子,不过季子强是不会在意这样的态度的,官场上,正副领导之间,上下领导之间,哪有不斗的,不斗的地方那就不是官场,是幼儿园。

    季子强也就笑笑,不再说这个事情了。

    等秦书记走了之后,季子强将黑色塑料袋带放在了里间,免得来人了看到也不好,这季子强随意的一看,见里面有4条中华香烟、两瓶茅台酒,还有一个红包,打开了红包,里面居然是2万元的现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