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有些放心了,尉迟副书记的发言,开了一个很好的头,接下来应该是常务刘副市长发言,但市组织部长周海山却抢在了他的前面发言了,这让刘副市长感到很是憋气,自己是最后一个进的常委,但按说自己排名应该在他的前面,可是别人瞧不起你,你能怎么办?

    大家也确实没有把他当成一回事,都静静的看着市组织部长周海山,而季子强实际上对周部长的发言,并不抱太大的希望。

    “我说一点个人的看法,不成熟的地方,请大家讨论,我觉得目前的领导模式是很成功的,当然,市政府提出来的领导小组的设想,有一定的创意,可以考虑在具体的工作中,适当予以贯彻,市委领导全面工作的思路是不能变的,具体如何操作,可以商榷,这需要一个过程,不能一蹴而就,只要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有着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当然,个人的分工,如果担子重了一些,还是可以考虑调整的。”

    市组织部长周海山的发言结束以后,冀良青和季子强都是面无表情,季子强感觉到为了争取正常的权力,怎么会遭受如此多的阻碍,从周部长的发言,不难看出,里面有冀良青的影子,冀良青为自己创建的模式感到满意,不愿意打破目前的这种平衡。

    季子强可以断定,冀良青一定找到了不少的常委,议论过这件事情,或者是隐晦表明了态度,今天的常委会,按照这样的模式开下去,很难有什么结果。

    季子强内心最为隐秘的想法,是不会对任何人说的,依照目前的这种工作态势,那么,取得的工作成绩,究竟算谁的,而一但出了问题,肯定都是市政府的,季子强清楚,市委冀良青等领导也会明白其中的奥妙,尉迟副书记能够支持他,令季子强非常感激,所以说,这样的情况一定要改变。

    接下来的言,没有什么新意,所有常委分为了两派,一派是支持市政府的方案,包括刘副市长,还有公安局韩局长,还有*部部长,剩下的都是表示维持原状的,包括周部长,宣传部长,市委秘书长,纪检委书记等等。

    而军分区的政委是一般不干预这样的讨论的,他一个是不太了解情况,一个也不想动得罪别人,最后矛盾自然而然到了季子强和冀良青的面前,从职务上来说,季子强是明显的弱势,书记才是真正的新屏市一把手。

    在一个季子强上任时间也不长,现在马上就提出异议,好像也有点理亏。

    不过,季子强在干部中间,有着很好的口碑,加上这两年在新屏市取得了实际工作效果,还有他隐隐约约的后台,让他也颇具实力,所以说,季子强现在的威信不比冀良青差多少。

    加之在常委会上有尉迟副书记等人的支持,更是加重了成功的筹码。

    冀良青就看了一眼季子强,说:“子强同志,大家都言了,观点不是很统一,你先说说。”

    季子强憋了好一会了,早就想说话:“好的,那我就说说我的看法,同志们,新屏市的经济离不开市委的正确领导,不过,我们看问题,不能只看一个方面,市政府目前是什么情况呢,刚才刘市长发言,已经提及了一些,但说的不透彻,我索性说透吧。”

    季子强停顿一下,扫视了大家一眼,继续说:“市政府的班子成员,存在着较为严重的依赖思想,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与工作分工过多交叉,有着很大的关系,现在经济工作的侧重点,已经完全转向市委了,有的同志认为,市委领导所有工作,这种说法无可厚非,当然是正确的,党领导一切,可我们的工作侧重点从什么地方体现出来,我们的本质工作究竟是什么,基于这样的原因,。。。。。。”

    季子强说完以后,会议室里面很安静,他的话语已经很清楚了,就是需要市委领导交出部分权力来,开展工作的核心权力,话语很直白,没有什么遮掩。

    而所有常委都是知道的,他们实际上在管着应该是副市长管的事情,好处占的差不多了,责任却没有怎么承担,这种现象,时间长了,有什么后果,他们也清楚,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季子强刚刚上任,就提出了这个问题。

    冀良青一直也在思考着自己来破季子强的这个局,从道理上说,季子强是对的,所以冀良青不敢冒进,他唯一没有想到的是尉迟副书记这次倒想了季子强,这确实出乎他的预料之外,尉迟副书记的倒戈,带动着公安局韩局长和*部的部长也站在了对立面,这让冀良青有点不好抉择。

    自己肯定和季子强的意见是截然相反,那么算下来11个常委就是五对五的状况,军分区的政委肯定不会发言表态的,就算是他支持自己,也不过是六比五,像这样大范围对立的状态,自己根本不能宣布结果,这就是一个僵局,自己很为难。

    他原本想的在常委会上众口一词的反驳季子强,自己就用不着抹下脸来和季子强对攻了,当然,形势发生了转变,冀良青也适度的调整了自己的策略。

    他说:“季市长讲得很好啊,我看这样,今天大家都表了意见,时间不早了,暂时休会,下次会议的时候,继续讨论。”

    冀良青没有表任何的意见,突然宣布了散会,这样的情形,出乎季子强的意料,这是闹的哪一出,季子强不明白,专门召开常委会,所有人都表了意见,主持会议的人不宣布最后的结果。

    季子强感觉,自己和冀良青之间,仿佛又要开始一场暗战。

    冀良青暂时压住了市政府关于领导小组的讨论,对于市政府的这个提议也不表态,但是,工作还是要继续开展的,常委会之后,所有常委都明白了季子强的意思,所以,大家都有所收敛,会上表态那是不得已的手段,但从私下里来说,谁也不想惹上季子强这样一个魔头。

    要说单练,谁能是季子强的对手呢?

    季子强也是抱定了一个心思,冀良青没有公开表示反对,那么,他就可以大胆要求副市长切实履行职责,在随后召开的几次政府常务会上,季子强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副市长要敢于对分管的工作负责,今后的财政拨款,政府认定的是副市长的签字,有了副市长的签字,政府才会拨款。

    这句话的意思,表明了季子强的态度,也让副市长们感觉到了压力和动力。

    在处理了这个事情之后,季子强最近一直在想如何快速发展新屏市的经济,但到现在真的还是没有想好,说起来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也确实不是你三言两句就能解决的问题。

    那么现在季子强只能传承和发扬所有的通常的方式,那就是加快招商引资的工作,新屏市的发展要上新台阶,离不开工业的支持,目前,酒厂,烟厂这些已经改制结束。

    师蕊逸前段时间也对酒厂动了几个大手术,加强了一线和销售,培育了技术和售后,最近看来,效果还是很明显的。

    所以,现在季子强只能通过引进大型企业来完成自己初步的规划,只是他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之前,这就成为了季子强目前的重中之重。但要引进大型企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这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问题,比如土地问题、环保问题、税收问题、优惠政策等等,特别是环保问题,季子强不会引进那些存在严重污染的企业。

    在政府常务会上面分工的时候,季子强将这件事情安排给了副市长郁玉轩,现在副市长郁玉轩已经分管工业企业了,在这些副市长里面,季子强也最为信任的是副市长郁玉轩,将这样的关键任务交给他,季子强是放心的。

    但不管怎么说,季子强的强势,让市政府开始高运转,市直单位的负责人,嗅觉总是非常敏锐的,渐渐的,到市政府来汇报工作的人多了,不管是季子强,还是那些副市长开始忙碌了,每人都有一块分管的工作,大家都在努力,落到后面了,总不是好事情。

    自从担季市长之后,季子强也逐渐的感觉到工作的繁琐,因为要为政府争取权力,在这个过渡阶段,季子强就显得异常专权,他几乎什么事情都要过问,不是他想过问,政府的班子成员一时间不适应,大事小事都来汇报,什么计划生育工作、教育工作、交通工作、财贸工作等等。

    在这样高速运转了一个阶段之后,政府回归到了正常的管理状态,季子强才做出了强调,谁分管的工作,要敢于拍板,善于拍板,要调查研究,听取单位的意见,重大的决定,政府常务会研究,一般的事情,副市长直接决定。

    相对来说,季子强本就属于比较开脱的人,繁杂的工作,也不是他喜欢的。

    而在对面市委的冀良青也一直默默看着这一切,对季子强这样强势的动作,冀良青一直没有表态,其实他也很犹豫,他不想和季子强闹僵,而且说到底,关于市委过多干涉政府的行为,冀良青也知道是理亏的。

    现在季子强已经是公开表态,要增强政府的权威性,冀良青想不到好的办法阻止,尉迟副书记支持季子强,让冀良青先失了一着。

    在一段时间的思索之后,冀良青决定有所退让,他不会继续召开会议,讨论领导小组的问题,如果下这样的文件,今后看来会是个笑话,本来就是政府份内的工作,还要下这样的文件,他也不明确表态支持季子强的作为,不支持、不反对,保持沉默。

    冀良青认为,这就是最好的态度。

    部分的市委常委来汇报这件事情的时候,冀良青就有所收敛了,不轻易的表态,一段时间过去,大家都明白了,分管的工作,涉及到的最大利益,就是钱的事情,如今,用钱是副市长表态了,主要权力,自然集中到政府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