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听到这里,大家完全楞了,好长时间,四下里响起一片震彻云霄的喝彩声孟部长此时又向小张使了使眼色,小张这时已经吃了不少菜,自是底气很足,就再也不作什么态,端着酒杯向吴书记说:“书记,我也敬您一杯,祝您身体健康,家庭美满。 ”

    吴书记这时已经连续十几杯酒下肚,恁是自己这样的好酒量,却也有些不支,但听得女声如歌而起,英雄气概登时冒了出来,说:“拒绝女同志,那罪过可就大了,来,我先干。”

    随之应声而起,应声而落,利索将杯子搁在桌上,一双略微有些细的眼睛色迷迷盯着小张,仿佛粘了一般,再不挪开。

    小张此时也再不羞涩,迎着他意思十分明确的目光,爽快地将酒也干了,姿态还算端庄地坐了下来。马局长召唤来的两三个小妹也喝了好多杯酒,此时已经觉得燥热难耐,等这些有头有脸的人第一轮开场酒一住,她们本是风月情场磨过、如刀酒海里炼过、肉搏场内拼过的,到了这种情景,哪里能不两眼放光

    小芳,小美,小梅便都春情合着热情,眼里放出各种娇媚难摹的色彩,一会对着吴书记,一会向了孟部长,更多的是朝着季子强,四下里频频举杯,特别是小芳,一边拿了杯,一边是身体已经呈现出半依半躺的姿势,已经毫无顾忌地靠在了季子强的身上,用她那两个硕大的本钱,挤压着季子强。

    季子强也有了反应,这是一种不由自主的生理反应,他开始憎恨起自己的这种反应,同时他也有点厌恶身边的这个女人,厌恶她的漂亮,更厌恶她不断撞击自己的硕大的胸膛。

    她是一无所知的,在她的印象里,没有谁会拒绝自己的香艳和,男人都在追逐和渴望着获得那一瞬间的快乐,她对季子强依然是时而开怀大笑,时而低低细语,似乎把个两厢的柔情蜜意、你恩我爱的逢场作戏发挥到了极致的地步,这让季子强浑身的不自在,于是,季子强就在郁闷中有了醉意。

    这一场豪酒,众人都喝得东倒西歪,万分尽兴。不要说其他人,连季子强也是无可奈何的喝了不少,再加上他心情并不畅快,醉起来也就容易的多,在离开的时候季子强已经难辨东西了。季子强回到了办公室,估计下午那也去不成了,给小张交代了几句,锁上门,就在里间眯了一觉,起来已经四五点了,喝了几杯浓茶,这才清醒过来。

    他越想,今天越是没有意思,坐在办公室前,也没有了修改报告的心思,对这样的工作,他开始有了烦闷,回想到那一张张在酒席中酣畅淋漓,笑语言开的脸,季子强感到了一阵的厌恶。

    难道以后的自己就要如此生活下去吧,他开始怀疑自己当初选择进入仕途是否正确,他就想,其实过一个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未尝不是一种幸福,人就是这样不知足,得到的快乐看不见,总是去追求那遥远的梦幻。

    就像自己一样,无意间走进这浑浑的官场,自己的野心也在一天天的膨胀,这样的不知道何时是一个尽头。

    此时的他就像是棋盘上的卒子,他已经跨过了河界,那么一个跨过了河的卒子,他只有一条路要走,这条路就是前进,前进,再前进,走到最后,要么是拿出绝招,出奇制胜将了别人的军,要么就是老卒无功,像绝大多数的过河卒子一样,成为棋盘中最容易被放弃,也最容易牺牲的棋子。

    季子强现在就是过了河的卒子,正热血沸腾准备冲向更广阔的战场,因为他走得慢,也走不远,当他过了河才发现,卒子的力量是多么的微不足道,又是多么的心力交瘁,早知道这样,不如不过河的好。

    这样想想,他就为自己走上这条路感到无奈,也感到后悔起来。

    一会,华悦莲又打来了电话,她有点兴奋的说:“子强,今天我妈妈来电话了,想让我们抽时间回去一趟,你看什么时候你方便。”

    季子强也想起了昨天华悦莲说到的这个事情,他犹豫着,他真的有点怕见华书记,最后他只好说:“最近秋粮收购,我忙的很,缓一段时间吧。”

    华悦莲没有勉强他,她很温柔的说:“我知道你怕,但不要紧,你在想想,有个心理准备也好。”

    季子强一时无语,是啊,这件事情是注定躲不过去的,那就在想想吧,既然不可回避,就要勇敢的去面对,他坚定的对华悦莲说:“放心,为了你,为了我们的幸福,我对一切都无所畏惧,等稍微闲一点了,我一定陪你回去。”

    华悦莲幸福的“嗯”了一声,她对自己等到这样一个男人是又满意又珍惜的,她不想让他受到一点的压力和委屈。

    第二天一早,县上四大院的领导都没有外出,这也是昨天下午刚通知的,市委组织部长周宇伟要亲自前来宣布一个副县长的任命,自从雷副县长倒台以后,洋河县各方势力都粉墨登场为这个副县长的位置展开了角逐。

    其他人不知道怎么样,反正季子强这里也是来过好几拨,但作为一个排名靠后的副县长常委,季子强是不敢随便给他们答应什么的,这种事情太过敏感,吴书记和哈县长又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呢

    好在大家也并没有在他这里包多少希望,不过是来打个招呼,送点小好处,让他在关键的时候可以顺水推舟,不要落井下石。

    季子强都客客气气的打发掉他们,自己在洋河县现在也没有什么得力的亲信,所以对这事,季子强本来也是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让他们抢去吧。

    为这一个副县长的推荐人选,常委会还专门召开过一次会议的,后来吴书记和哈县长僵持不下,最后只好一起报了两个人,在会上季子强是冷眼旁观,知道这两个人一定都没有少下功夫。

    现在倒好,市委一个空降,就把洋河县好些人的梦想破灭了,据说这还不全是市委的意思,好像新来的这个副县长过去是在省上交通厅工作的,不知道那个筋错位了,一下想到下面来,生生的把洋河县的一锅好菜给糟蹋了。

    从组织部长周宇伟亲自来宣布任命的情势来看,这个新来的副县长一定是大有来头的,想当初季子强来洋河县上任,也不过是组织部的张副部长陪同,所以大家心里不舒服,但也都互相不说,特别是吴书记和哈县长,更是寒着脸一语不发。

    到十点左右,到柳林市接新副县长的办公室黄主任就打来了电话,说市委的小车已经快到县城了,这大大小小的领导也就三齐四不整的到了县政府办公楼下大院等候,吴书记带着县委的一帮子人,默默无语的咱在一起,这哈县长是带上政府的几个副县长也聚在一起,很无聊的等待组织部长周宇伟的到来。

    过的不到十分钟,组织部长周宇伟的小车就进了政府大院,还有洋河县的黄主任带一辆车跟在后面,组织部周部长的车一停稳,整个院子就热闹起来,刚才要死不活的局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个笑脸就灿烂的晃动起来,吴书记也哈哈哈的笑着,抢到了小车的旁边,亲自为周部长拉开了车门说:“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盼到周部长来洋河县了,欢迎啊欢迎。”

    哈县长也上前说:“周部长,你是不是把我们洋河所有的部下都忘了,好长时间都没过来视察一下了,今天别的不说,罚酒是少不了的。”

    周部长呵呵呵的笑着,先和吴书记握过手,又和哈县长拉了拉手,才说:“你们两位闹什么,我不来才是好事情,给你们洋河县省了好多的酒,你们还不领情啊。”

    说着话就用眼光一一的扫视了一遍在场的众人,对比较熟,或者是有威望的老干部,他也是点头笑笑,然后转身就把身后一个很人拉到了身前,对大家说:“这就是新来洋河县任职的副县长姜瑜昆同志,大家认识一下。”

    他又对这个叫姜瑜昆的人,把吴书记和哈县长也做了介绍,院子里人很多,周部长也是未必全部记得,就没有在详细的介绍了,一群人众星捧月般的把周部长请到了政府二楼的大会议室,上茶,发烟,递水果,寒暄,客套,假亲热。等着一个流程彻底走完,这才正式的开会宣布任命。

    季子强没有挤上前去套什么近乎,对此他不削一顾,不是他拽,也不是他牛,只是季子强早就洞悉了官场上的人情世故,套套近乎有用吗抢上前去人家领情吗

    再说了,周部长是华书记的嫡系人马,已过去自己和华书记的关系来讲,就算自己现在舌头再长一点,给人家把屁股舔的再舒服一点,又有何用

    他脸上挂着微笑,远远的看着他们彼此吹捧,互相虚伪,倒是那个新来的副县长让季子强多看了几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