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在这些方面,我是最为注意的,也是花费了最大精力的,余下的时间,我会过问其他工作,比如说农业农村工作和城市展工作,在你面前,实话实说,现在我感觉很累,我毕竟是市委副记,不是副市长,农业农村工作和城市展工作,不是我的主要工作,可是,我要花费大量精力去过问,去和副市长来商量,下面的部门负责人来汇报,都等着我来拍板定夺,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所以,你说的意思我明白,我是完全支持的。 ”

    季子强松了一口气,很诚恳的说:“尉迟书记啊,谢谢你,这不仅仅是对我个人的支持,更是对市政府的支持啊。”

    “季市长,不要这么说,我是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我相信,你一定为这件事情,找过冀良青书记了,你怎么说的,我不知道,不过,我的看法不是很乐观,据我所指,目前这种局势,主要是冀书记促成的,基层工作和上面有所不同,中央的我不知道,从省委省政府的工作来说,之所以分工明确,是因为工作大体都比较宏观,省政府具体一些,可也不会直接和百姓打交道。”

    季子强连连的点头,尉迟副书记说的也是对的:“是啊,他们是高层领导,比不得下面啊。”

    “对的,到了下面就不同了,就说新屏市,本来是不会直接从事具体的经济展工作的,可是,成立了南区、北区、开发区以后,市政府不得不将具体的经济展工作抓在手上,有了具体的经济工作,相对就会忙碌很多,市委相对就宏观很多,有了这样的对比,一些情况自然而然就出现了,至于县上,就更不用说了,书记管着一切,县上是做具体工作的,不可能分得那么仔细,这些方面,我不用多说,你干过县长、县委委记,比我要清楚很多,这属于体制问题,不是你我可以讨论的。说到新屏市,我感觉冀良青书记对目前的形势很满意,你刚上来,时间不长,就想到了改变这种状况,我佩服你的勇气,也为你担心啊。”

    季子强也完全是理解尉迟副书记的担忧,不过季子强压根也没有畏惧过冀良青,自己的权利就是要靠自己争取,这是没有什么好说的,就算有些麻烦,自己也要这样做。

    季子强说:“尉迟书记,正是因为有这些前提,所以,我需要得到你的支持,我不妨将话说开,我就是在为市政府争取权力,为副市长争取权力,不过,这个争取,没有越范围,市政府的职责非常明确,就是做事。”

    “嗯,嗯,子强同志,我是理解你的。”

    “谢谢理解啊,你看看,目前,市委市政府的职能交叉过多,市政府的权力被削弱了,责任没有变,已经出了能够承受的范围,长期这样下去的后果是什么,我不说你也明白,如今,市政府的班子成员,除了我这个市长和常务副市长,其余的副市长,常常到市委请示汇报工作,没有工作热情,没有进取心,如果我不能改变这种情况,内心不安啊。”

    尉迟副书记就咬咬牙,发狠说:“季市长,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放心,我完全支持你的决定,召开会议的时候,我会发言的,通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我现在还是很佩服你的。”

    “客气了,我们也不用多说了,尽在酒中,来,我们干了这杯酒。”

    两人一直聊到很晚,才尽欢而散。

    接下来,第二天,季子强找到了刘副市长,现在刘副市长也比过去老实了许多,虽然他并没有前来讨好季子强,但他的心里对季子强的畏惧比起别人更要严重,在庄峰得势的时候,刘副市长是无所顾忌的,对季子强他也从来都没有放在眼里。

    更有甚者,他感觉到季子强抢了他的常务副市长位置,他的心里还是很不服气,但庄峰的轰然倒塌让他不得不考虑到自身的安危了,这次他没少花功夫,好歹找到了苏副省长,弄了一个常务副市长上来,但不管是冀良青,还是尉迟副书记,都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而季子强那就更不用说了,很多庄峰过去的人都早早的到季子强那里大献殷情,卖好耍乖了,唯独自己还要保留着一份尊严,现在看来真是骑虎难下,对季子强即无法讨好,也不敢得罪,凭季子强的手腕,狡诈,自己一个人实在是难以应对。

    所以现在季子强给他主动的打了电话,让他过来一下,他根本都不敢耽误,屁颠颠的跑了过来。

    季子强微笑点点头说:“刘市长,最近辛苦了,北区的棚户区搬迁多亏你费心啊。”

    刘副市长也不亢不卑的说:“哪里的话,是大家一起努力工作,我也就是走个现成的协调,配合,谈不上辛苦。”

    这话中也多少有点低三下四的意思,意思说还是在季子强的领导下,自己做了一点现成的具体工作。

    季子强也不想和他多绕弯子,就说:“我和尉迟副书记昨天碰了一个头,说起了市委和政府配合工作的问题,我的意思是政府的工作还是要以政府为主体,市委不必过多的干预,尉迟副书记也表示支持和理解,下一步说不上要上会。。。。。”

    说了一半,季子强就停了下来,他看着刘副市长,等着他接自己的话。

    刘副市长一下也就明白了季子强的意思,其实季子强的这个方案,在前些天也是经过了市政府市长工作会议的,他当然知道,现在季子强又专程的叫他过来,不用说,就是要自己在会上支持他。

    刘副市长在这个问题上是不会和季子强有分歧的,本来在好不容易弄了个常务副市长,现在搞的什么事情都要请示市委,他早就感到憋屈了,此刻一听连尉迟副书记也站在了季子强的这面,他自然也有了胆气:“奥,这事情我们在市长会议上已经统一过的,我想市委也应该理解,万一上会,我还是这样一个看法。”

    见他没有节外生枝,也表示了大力支持,季子强算是完成了预定的计划,他就等着冀良青表态了,季子强估计,很快冀良青就要召开会议,研究这件事情了。

    两天之后,季子强接到了市委办公室的通知,参加常委会。

    冀良青没有事先召开书记办公会,将事情直接拿到常委会上面讨论,季子强感觉到了一丝异常,先召开书记办公会或者常委预备会,统一一下意见,常委会上面的争执会少很多,可是,直接召开常委会,就不同了,没有统一的意见,各抒己见,到时候争论会很激烈。这样的安排,让季子强明白了冀良青的意见,估计他还是舍不得放开刚刚到手的权利啊。

    在季子强走进常委会议室的时候,感觉到会议室里面很安静,所有人面前都摆着那份领导小组材料,没有人议论,大家都很严肃,季子强刚刚坐下,冀良青就进来了。

    这样的会议规矩,早就形成了,大家的时间掌握很好,市长和书记总是最后进入会议室的。

    冀良青进入会议室,刚刚坐定,就宣布开会了,会议的议程单一,就是讨论领导小组的职责和分工问题,材料已经提前下了。

    冀良青平平静静的说:“今天召开常委会,专门讨论市政府提出来的成立农业农村、工业、城市建设、对外贸易展、计划、财政工作等领导小组的意见,季市长和我先不表意见,大家各抒己见,有什么看法、意见,都可以提出来,材料已经下去几天时间,相信大家都看了,今天的会议,我有要求,那就是所有的常委都要言,都要表述自己的意见。”

    季子强有些愕然,本来,他是准备先介绍一下这个稿子的来历,顺便讲一讲市政府目前的情况,他相信,通过这样的介绍,能够再一次争取部分常委的支持,没有想到,冀良青居然这样安排,这岂不是表明,市委市政府暂时还没有统一意见,还没有形成共识吗?

    那么,常委会说些什么呢?

    通常情况下,常委会的发言有两种顺序,就如同会议室里面的座位排列一样,如果书记和市长先不言,要么是常委排名最前面的尉迟副书记先言,要么是排名最后的,公安局的局长韩宇捷兼政法委书记发言。

    今天会议的议程虽然单一,不过,涉及的事情很关键,公安局的局长韩宇捷先发言的可能性不大,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尉迟副书记。

    尉迟副书记此刻也有点矛盾了,会议的发言安排,出乎了他的预料,本来以为,季子强会先强调一下,接下来,他只需要对季子强的意见模棱两可的发表一点看法,最后稍加的表示赞同即可,这样做,可以最大程度缓和自己和冀良青之间的矛盾。

    但他没有想到,冀良青和季子强先都不发言,这就让自己很麻烦了。

    尉迟副书记是明白冀良青的意见的,知道他对季子强的提议不会赞成,否则,今天冀良青也不会用这样的方式来开会。

    尉迟副书记感觉很困难,如何发言,如何支持季子强的建议,他急思考着。

    但不发言也肯定是不成了,他沉吟了一下,说:“我先说说吧,我只是代表自己的观点吧,我觉得啊,现在我分管党群,农业农村工作和城市建设工作,压力颇大,感觉时间和精力都不够,我的工作重点,一定是在市委的,看了这个领导小组的分工,我踏实了很多,新屏市正在高速发展,我担心因为自己的精力和时间问题,影响到了全面的工作,市政府的这个方案,我认为,能够有效解决问题,让我的工作重心能够有所侧重,所以说,我是同意这个方案的,当然,具体实施过程,以及如何把握,需要进行认真的研究和讨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