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冀书记,最近一个阶段,在市委的领导下,市政府的各项工作,都在稳步推进,总体来说是好的,可是,其中也有一些问题,主要体现在市政府班子成员的身上,不少的班子成员,依靠和依赖思想比较严重,副市长看着常务副市长,常务副市长看着市长,市政府看着市委,这种依赖思想,存在一定的时间了,已经对工作形成了一定的影响,所以,我考虑,是不是成立几个领导小组,具体明确一下他们的职责。 ”

    冀良青暗自吃惊,他明白季子强的意思,自己在前一阶段庄峰倒台后,代管了一阵子的全市工作,为了全面掌控形势,当时自己提出了市委书记和副书记插手经济工作的建议,接着又安排市委常委具体分管经济工作,经过一段时间的运作,效果还不错,市委的威信空前提高,自己很是满意。

    但没有想到,季子强刚刚上任不久,就提出了这个问题,就想让市委退出政府的管理序列。

    冀良青明白,市委和市政府的工作,交叉重复的太多,市委常委在最近一个阶段,几乎分管了全部的政府工作,不少的副市长,实际作用不大,这种局势确实不正常,长期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不过,冀良青却希望可以继续维持一段时间,那样自己就能在政府建立自己的队伍。

    所以现在听见季子强的话,冀良青面无表情,他不想正面回答。

    季子强当然也看得出冀良青的想法,他没有等待,继续说:“我建议成立几个领导小组,涉及到农业、工业、城市建设、对外贸易展、计划、财政收入等等方面,市委领导挂帅,政府分管的副市长具体执行,领导小组明确职责,具体应该办些什么事情,组长的职责是什么,副组长的职责是什么,我已经起草了初稿,今天来,就是请冀书记看看的。”

    季子强边说边从公文包里面掏出了已经起草打印出来的初稿,递给了冀良青。

    对这个问题,季子强是经过仔细考虑的,涉及到的领导小组,虽然市委领导大多是组长,不过,每个小组,只有一个副组长,那就是市政府分管的副市长,而且,在组长和副组长的分工上面,组长负责宏观决策,包括召开会议、确定展方向等等,副组长具体办理所有的工作,这样的分工,实际上恢复了以前市委决策、政府执行的路子。

    领导小组下面涉及到了所有的市直部门,相信这样的文件下去以后,下面的单位负责人完全明白。

    冀良青不很情愿的接过了稿子,但却表现的是看得非常仔细,与其说在认真看着稿子,不如说冀良青在认真想着这件事情,看来季子强是做好了准备的,市委和市政府的职责问题,既然季子强提出来了,冀良青现在没有答复,肯定是不行的。

    当然,季子强没有直接提出来,采取了这样一个迂回的形式,也算是煞费苦心了,冀良青迅权衡利弊得失,自己要是赞成这个方案,意味着市委要逐步退出经济工作的第一线,自己这几个月来的努力也就化为灰烬。

    自己要是不同意这个方案,意味着政府以后可能会推卸责任,毕竟,权力和责任是对等的,还有就是季子强可能会想到其他的办法,还是要扭转这种局势的,甚至有可能在市委常委会上直接提出这样的问题。

    冀良青想到了退步,他现在不想和季子强发生太大的摩擦,因为现在的局面还很微妙,谢部长前些天来的那一手,让冀良青是有所顾忌的,在没有探清整个形势的情况下,冀良青绝不会轻易冒险。

    可是,就这样同意了季子强的建议,冀良青真的有些不甘心,就这样退出来,心里总是不舒服的。

    季子强此刻也明白,这个权利的博弈才刚刚开始,冀良青不会轻易就范,自己还是要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于是他要走说:“冀书记,要不你先看看,如果有什么意见,通知我,我先到政府那边去了。”

    冀良青若有所思的说:“好的,这个稿子我先看看,就是这几天决定下来。”

    季子强和冀良青各怀心思,虽然在微笑,在客气,但各自都会想到对方的想法,他们握手之后,季子强起身离开了市委。

    不过季子强也知道自己现在的优势,从今天冀良青的表现来看,冀良青的态度不坚决,他现在对自己还是有很多顾虑的,这就决定了他一定会左右摇摆,至于最后的结果怎么样,现在还不好说。

    而自己要真正落实这件事情,必须得到其他方面的支持,尉迟副书记就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冀良青对这件事情一定会召开书记办公会和常委会研究的,所以,在召开会议之前,得到部分常委的支持,是当务之急。

    如今,常务刘副市长,季子强是不用担心的,刘副市长本来就是冀良青的眼中钉,肉中刺,就算没有这个原因,但刘副市长和自己一样,同样的希望获得实际的权利,所以于公于私,刘副市长都会支持这个提案。

    如果尉迟副书记也能够表态支持,那么基本上就成了,毕竟四大常委之中,有三个意见一致,冀良青就会妥协。

    季子强在考虑之后,决定联系一下尉迟副书记,一回到办公室,季子强就打了一个电话:“尉迟书记,你好啊,呵呵呵,我们好长时间没有单独在一起吃饭了,今天刚好我也清闲一点,一起坐坐怎么样啊?”

    尉迟副书记对季子强现在已经是不敢轻易的招惹,他知道季子强已经不是自己可以攀比和竞争,季子强那强大的足以让自己粉碎的后台们,已经让尉迟副书记心有余悸。

    “季市长,你工作忙,管着政府这么大一摊子,哪里有时间啊,我还没有来得及给你祝贺一下啊。”

    季子强忙说:“哈哈,客气了,晚上一起坐坐,我来安排。”

    尉迟副书记答应的也是很干脆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好好,我们之间也不需要客气。”

    季子强叫来了小赵,让他给自己安排一个地方,晚上自己要单独的和尉迟副书记坐坐。

    到了下午下班之后,季子强早早就到了小赵安排的那个地方,尉迟副书记还没有过来,季子强先点了一些菜,要来了酒,想着工作上面的事情,等着尉迟副书记过来。

    等的时间不长,尉迟副书记就来了。

    两人少不得寒暄几句,一起坐了下来,几杯酒之后,季子强就转入了正题:“尉迟书记,我这刚刚接手政府的全盘工作,这以后还要你多多支持啊,有什么好建议,也一定要不吝赐教。”

    “季市长说笑了,你多年前就是柳林市的市长了,这新屏市的工作,还不是小菜一碟,至于赐教我更不敢当啊,我现在只有分管好自己份内的工作,哪里敢在季市长面前说什么经验和建议。”

    季子强就笑笑,说:“我现在遇见了难题,想必尉迟书记你也有所察觉的。”

    尉迟副书记‘奥’了一声,说:“季市长说说,是什么难题啊。”

    季子强说:“以前,不管是庄峰这个人怎么样吧,但政府运作也算正常,前一阶段冀良青书记暂时负责了政府的工作,按照冀书记和市委的统一安排部署,你们市委也分管了一些经济工作,做了一些事情,但现在,我发觉啊,政府的班子成员,等靠的依赖思想严重啊。”

    尉迟副书记一听也就知道季子强的意思,但说真的,他自己也是这次分管政府工作之后的受益者,所以他有点为难的说:“季市长,你说的事情,涉及到了班子的分工合作问题,这可是主要领导考虑的问题,我以前可没有想过这些事情啊。”

    他只能把事情说到冀良青的身上。

    季子强一笑,端起了一杯酒,碰一下尉迟副书记放在桌上的酒,一口喝掉,然后说:“我知道,这确实和你没什么关系,我只是觉得,现在政府里面的其他副市长,工作积极性不高,按照目前的工作格局,他们的权力小、责任大,这样的现状,放到谁的身上,都会有埋怨情绪的,所以,我想着,有必要加强其他副市长的工作责任,让他们切实履行职责,真正将政府工作开展起来,说到底,就是权责平衡啊。”

    尉迟副书记知道是躲不过去的,他表情也有些严肃了,他其实也是知道这样的做法长此以往的下来肯定不对,可是谁愿意把手上现有的权利交出来呢?

    就是现在全国领导们,不都是在希望自己可以657080,以后退休吗?何况自己?

    但看着季子强如此认真的今天特意和自己说这个事情,尉迟副书记还是有点犹豫,他不想为这个事情得罪季子强,说的更准确一点,他甚至还希望可以有机会对季子强表示一下自己的支持,给他一个人情。

    他很想弥合过去和季子强之间存在的那些矛盾,在权利和季子强之间,尉迟副书记也在寻找一种必要的方式,他犹豫了好一会,决定还是给季子强一个人情。

    “季市长,你说的事情,可大可小,比如说上面吧,省委省政府在工作职责的划分方面,还是比较明确的,省委宏观决策,掌握展方向,省政府负责落实,掌控经济展步伐,不过,中间也有职能交叉的事情,毕竟,党领导一切,新屏市目前的情况,相对复杂一些,比如说我,分管着干部工作,宣传政法工作,市委机关工作,还要负责农业农村工作和城市展工作,按照个人精力来说,我的精力有限,不可能将所有工作都做好,所以,会有所侧重,干部工作、宣传政法工作,是我本身的职责,如果不能做好,一定会受到批评。。。。。”

    他看了一眼季子强,见他正不动声色的听自己说,尉迟副书记就继续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