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个晚宴他们吃的很好,事实上叶眉也并没有让季子强喝太多的酒,他们紧挨着坐在一起,一伸筷子他们就能碰到一起,不过,他们谁都不愿意挪开一点。(品#书¥网)!

    今天的菜上的挺快,稀里糊涂的就上齐了,他们两人就慢慢的吃着,喝着,说着话,季子强告诉了叶眉自己是怎么迫使苏副省长让步,也告诉了叶眉自己刚刚和谢部长说的话。

    对季子强说的这些,叶眉很诧异,也很欣赏,在叶眉的心里,季子强依然和过去一样的足智多谋,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依然如故。

    他和她在喝着一种叫不上名字的白酒,酒很香,很醇,度数也很高,他们表情纯洁得就象两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朋友。

    季子强问她:“你还好吗?过的怎么样?”

    她说:“还行,你怎么样?”

    季子强说:“也还行,你怎么样,你快乐吗?”

    她笑了,说:“快乐,快乐得一塌糊涂。”

    “你能不能告诉我,”季子强很诚恳的问她:“你为什么不再次结婚?”

    叶眉脸色一下黯然起来,她又叹了口气:“唉,都是上天注定的,既然已经这样了,我就这样过吧。”

    季子强还想劝她,她抬手制止了他,说:“你不用多说什么,我其实也没有谈情说爱的时间,而没有感情的生活,我也无法接受。”

    季子强就沉默了,他知道其实叶眉心里也很苦,但她只能忍着。

    后来两人慢慢的就都喝多了一点,但至少出来的时候他们并没有谁醉倒,他扶着她在马路上走着,汽车喇叭在他们的身边不停地鸣叫,但他们两人觉得自己没什么可怕的,它们是车,我是人,而司机在正常的情况下是不敢撞人的,否则他们将受到惩罚,这一直是季子强路上想的问题,所以他带着叶眉毫无惧怕地继续在马路中央行走着。

    天上下起了雨,雨很大,但季子强和叶眉活生生地走在雨中,没有任何恐惧。

    很多事实正是如此:看着极为可怕的画面,充满了恐惧、离奇与怪异,但你只要一脚踏入其中,你就会恍然大悟,这其中也没什么,仅此而已。,那些美丽的、沧桑的、寒冷的、充满誘惑的往事,都像一盘盘美丽但不可口的大餐一样,不停地端到季子强面前,感动着他,刺激着他。

    它们都是往事了。

    而叶眉也是一样的,一点都没有惧意,她就那样有点疯狂的让季子强挽着她的胳膊,在雨中走着,她单薄的衣衫已经打湿了,不能掩盖她动人的体形,可是叶眉一点都不在乎啊,她不在乎路人的眼光,更不在乎季子强的触碰,

    酒醉之后,她对季子强显得很亲热,也很依赖,她几乎把自己完全都贴在了季子强的身上,不管是胸,还是大腿。

    季子强把叶眉送回家之后,他们谁都不再说话,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降临,后来季子强就看着她在自己的面前脱掉了衣服,像一个女神一样神圣的走进了卫生间,季子强的心就醉了,醉的一塌糊涂。

    后来她躺在床上的姿态更美,尤其是在她喝醉之后,她微睁着两眼,眼神中透着迷茫,这使得她本是双眼皮的眼睛看起来更具有誘惑力,这样,季子强就自然而然的看到了那具一生之中最为思念,又难得一见的美丽躯体。。。。。。

    她的身体如此让人惊艳,她很纤细,有着不盈一握的细腰,单薄小巧的肩膀,纤长的大腿,但她臀部和胸部却丰满的恰到好处,其它部位的纤细恰恰反衬出胸臂的美好曲线,她的皮肤很细腻,如同均质的牛奶,挺翘的胸部,一点都没有因为岁月而变得下垂和松弛,那微颤的櫻桃,柳条一样柔軟的细腰,让她显得像柳枝一样纤弱而楚楚可怜,那样一份特有柔弱气质,恰恰让男人想冲上去狠狠的撫摸。

    她的身体在昏暗的床头灯下显得很有说服力,虽然没有语言,但一样的说服季子强一点一点的靠近她,

    季子强那根火熱的独角开始紧紧抵着她的腿,一股越来越大的灼熱自那独角上烫进叶眉裸露的肌肤里。季子强充满慾望的呼吸声深深浅浅地搅动着甜蜜的空气,两只手一左一右地捂住叶眉豐盈的胸部,她像一只的羔羊,任凭季子强摆弄着她的胸部,*,她的小嘴……

    清晨,季子强在她的惊叫声中醒来,她的惊叫声吓坏了季子强,迷迷糊糊中以为屋里进来了小偷,等到季子强完全清醒之后,这才明白她是把自己当成了小偷。叶眉依然光着身体,不过毛巾发挥了作用,被她紧紧地裹在了身上。

    后来她也回忆起来昨天的事情,她就哧哧的笑了起来,说:“你怎么跑到我床上来了?”

    季子强让她小点声,然后告诉她,是她邀请自己这么做的,不然自己能这么干吗自己可是个懂礼貌的人。

    她说:“你这个混蛋!占了便宜还要卖乖,起来吧,我给你做早点。”

    季子强披上了衣服走到了窗前,叶眉家的地理位置不错,很静,很美,空气很是清新。

    她们吃了一顿很丰盛,也很愉快的早餐,在叶眉的记忆中,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自己做早餐里,她坐的时候很快乐,似乎那些遥远的过去,遥远的往事一下子都回到了自己的眼前。

    这顿饭他们吃的很慢,一直在窃窃私语着,谁都不想让速度快起来,都在慢慢的挨着时间,希望这顿饭更加漫长,更加温馨。

    可是总有吃完的时候,后来她们一起出了门,走出门来时,天已大亮,季子强身边三三两两的穿过一些晨练的人,有老有少,都步态轻盈充满了活力,与他们相比,季子强觉得自己的身体虚得很厉害,或许是酒色掏空了自己的身体,让自己时时都处于疲惫之中。这发现让季子强感到自己的生命很不安全,他有点沮丧起来。

    回到了新屏市,宴请,讨好的电话又来了,接二连三,有同事、朋友、下属……有真情的祝福、有善意的吹捧、有无聊的忽悠……四面人情,八面来风,季子强来者不拒,统统笑纳,爽快而飘然地享受着官场的幸福时刻。

    两天的夸官,让季子强深切体会到了市长大爷的妙处,也让他重温了过去在柳林市那一段最为风光的往事,怪不得人们为了顶子、乌纱不惜人格尊严,争先恐后,趋之若骛,于今观之,果然妙不可言……。

    很多单位负责人便开始找到各种理由,给季子强汇报工作了,季子强虽然心烦,却不能有丝毫不满,工作是靠大家做的,官场上的人,本来就是带着面具的,很现实的,万万不能因为有些人是墙头草,便马着脸不理睬,心里有数就可以了,完全没有必要表现出来。

    季子强还接到了不少庆贺的短信,如今,手机通讯达,手指按几下,一条祝福短信就出去了,多方便,既能够和领导挂上钩,又为下一步的接触奠定基础,季子强也是很细心的,这么多的信息,不需要都存在,不过,有哪些人发过信息,还是要心里有数的,所以,季子强还是记下了这些人的名字。

    不过,对于有的要害部门的职位,季子强考虑下一步还是要调整的,但也不急在一时,一切都要等到正式任命之后吧。

    过了没几天,省委组织部的谢部长亲自来到了新屏市,这让很多人感到理所当然,因为大家都知道季子强是谢部长和季副书记的嫡系,但唯独冀良青是心中诧异的,他是知道季子强和他们的真实关系。

    冀良青一直认为谢部长不会前来的,最多就是一个副部长了不起了,冀良青也早就准备让季子强的任职仪式平平淡淡,无足轻重,但谢部长的突然降临,让冀良青不得不重视,也不得不把仪式搞的隆重一些,不看僧面看佛面,谢部长是省常委,这个一点都不敢马虎。

    任职会开的有模有样的,季子强也做了讲话,他就任宣言讲的很简短,很朴实,完全没有指点江山的雄伟和豪气。因为季子强很明白,官场和历史一样,都是复杂的,季子强看过《资治通鉴》,历史作为以过去式存在的综合体,是在自然拼接、不断延续的过程中体现的,大部分都是统治者意思的表现,比如说那些维护权力集团统治的大臣,改朝换代过程中誓死效忠的忠臣,以及在统治集团允许的范围内,为百姓办事的大臣。

    历史在不断进步,到了现在,无论什么样的理论,与历史都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都是无法完全和历史割断的,所以是,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就是对一个人,或者是所有利益的最高评价。

    而现在自己的东山再起,对自己似乎是一个重要的转折,自己也曾今在前些天沾沾自喜和得意忘形过,实际上冷静下来想想,自己的这点破事,在历史的长河中又算的了什么?

    结合到经历过的这么多事情,那么多起起落落,心惊胆战,季子强隐约明白了,自己其实依然在一个利益的链条中运行,目前的链接是叶眉和省委王书记,随着自己地位的提升,今后的链接会越来越多,抛舍了这个利益链,就等于是抛弃了自己,会被无情扫地出门。

    要不是这个链条,自己这次又怎么可能获得新生?

    想到了这些,季子强苦笑,天马行空、无拘无束的生活是人人都追求的,官场上的人也不例外,可是,现实是残酷的,有规则的,官场上更加突出,不遵循规律,就是死路一条。

    上午开完了任职会,自然少不得要搞一个宴会,这都是老规矩了,一个庆祝季子强到的荣升,一个是给谢部长洗尘,宴会的地点也就放在了新屏市最大的王朝酒店,宽大而豪华的包间,并列放下了三张大圆桌,四大元的头头脑脑们一个不少,那些重要部局的一把手虽然是坐不上主席,但也在旁边落座,众星捧月般的看着谢部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