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可蕊颇有点以自己为荣的表情,让季子强切切实实感到了一种事业成功的快乐,一个男人的成功,不就是让自己的女人感觉到骄傲吗?

    又是一个周末的下午,温沌的残阳渐渐透进季子强的办公室,天气已经不再炎热了,这样的时候最让人昏昏欲睡。

    迷迷糊糊间,刺耳的电话铃声骤然响起,吓了季子强一跳,一看来电显示,是省委组织部谢部长的电话。

    天哪!季子强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紧张、兴奋、祈盼、心率骤然加速,他患得又患失地抓起了电话……电话中传来了谢部长的声音:“季子强同志,下周省委组织部会派人到下面去做一次干部考评,我已经通知了冀书记,给你也说一下,请你们务必配合。”

    谢部长的声音简洁明了,也没有一丝的感情,但这样的话听在了季子强的耳朵里,依然是那么的悦耳动听,遥远又亲切。

    “好的,市政府这面肯定会全力配合的,请部长放心。”

    放下了电话,季子强想,看来省委组织部再也找不到拖下去的理由了,至于考评,季子强轻蔑的笑了一笑,那只是走个过场,对一个在省常委会上确定下来的人选,岂是你组织部门小小的考评可以拿下来的?

    过了一会,省委组织部一个过去季子强都认识的科长又打来了电话:“季市长你好啊,你的事情定了,我正在印文件,担任新屏市市长兼市委副书记的,呵呵呵,下次到你新屏市去,你可要请客啊,别忘了!”

    季子强呵呵呵的应付着:“嗯,谢谢,谢谢你的通知,来新屏市了没问题,一定招待。”

    “那季市长你先忙,我这也要忙了。”

    “好吧,好吧。”

    季子强也知道,每次干部调整,组织部干部科总是最忙的,三天之内必须完成调整干部的任命文件、约见谈话、调配手续、接送干部等一系列工作。

    季子强从椅子上一下子站了起来,压抑已久的郁闷随即烟消云散,久违的狂喜涌上心头,剧烈的心跳,足有半个小时才渐渐平静下来。

    季子强看着办公桌上放着的好几盒刚刚印刷的名片,顺手丢进了碎纸机,“哗哗……”的碎纸声,搅动着纸片,也搅动着季子强的思维。

    自己这人生中最光鲜亮丽的时光都献给了官场,奉献给了这个尔虞我诈的地方,也许这是自己命中注定的缘份吧,这些年自己有过风光,也有过伤心,但自己总算熬过来了,没有被打下去,这就是一种胜利,一种人生的奋斗。

    季子强把自己那些愉快和不愉快的记忆,伴随着碎纸机呼啦啦的声音,一起都灰飞烟灭,化作永恒。

    上面的考评很简单的就结束了,几乎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悬念,没有谁愿意在这个时候乱说什么的,除非真的能达到某一种目的和企图,但现在的新屏市没有谁有什么奢侈的想法了,包括尉迟副书记,他在这次考评的前一两天,被省委的王书记找去谈了个话。

    他们谈的什么,没有人知道,但谈完话回来之后,尉迟副书记焉了很多,对季子强也像是客气了很多,季子强不知道原因,他也懒得知道,因为他需要考虑的是接下来的很多事情。

    又过了一周,季子强正式的接到省委组织部的通知:明天下午,到省委组织部谢部长的办公室,等待领导谈话。

    这也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程序,季子强没有什么负担,一大早,季子强迎着灿烂的阳光,就坐上车,再一次返回省城了,他比见面接受谈话的时间早了两个小时到的省城,稍微安顿一下住的地方,洗漱一番,季子强来到省委大楼。

    他决定先去拜见王书记。

    这是一个没有预约的会见,所以看到了张秘书办公室里已经坐满了人,估计都是来觐见王书记的干部,季子强只能给张秘书打了声招呼,就退了出来。

    他下楼,到了组织部的办公地点,这里的人也很多,按照惯例,市,县,调整的干部谢部长都要逐一亲自谈话。

    季子强就在外面秘书室等着,给他定的时间还有一会,他看着身边那些喜笑颜开的干部,心中也是颇有感慨,是啊,到这个地方来的人,总是有好事的。

    这样闲坐了好长时间,才见一个年轻一点的女同志过来问:“新屏市的季子强同志在吗?”

    季子强忙答应了一声:“嗯,我在。”

    女同志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他,说:“跟我来。”

    说着转身离开,季子强赶忙跟上,就到了谢部长的办公室了。

    谢部长带着衣服老花镜,他低一下头,从镜框的上沿冷冷的瞅着季子强来到了身前,说:“坐吧,我代表组织,和你做一次谈话。”

    季子强在这个时候心中却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悲哀,他一直对谢部长的感觉都是不错的,这个老头在乐世祥在的时候,经常到乐世祥的家里去,那个时候,他们再一起品茶,聊天,下棋。

    然而残酷的政治派系和斗争,就这样硬生生的把两人划入了不同的阵营,一想到这,季子强就会对眼前的政治有一种厌倦的伤感。

    他默不作声的坐在了谢部长的对面,没有客套,没有寒暄,只有一种内心的沉甸甸的悲哀。

    谢部长一脸的倦怠,他心里其实也很不好受的,自己和乐世祥是多年的搭档了,就算今天虽然两人不在一起,但经常的,自己还是会想到和乐世祥在一起的那点点滴滴的往事,自己一直就崇拜乐世祥,对他的人品,风格,性格和做事的原则都很崇拜。

    可是为什么他就会有这样的一个女婿呢?

    这个季子强自己为什么就看不透,看不懂,他放着好好的靠山不要,放着轻松的工作不顾,却总是寻找那种艰辛的,让人心惊胆战的事情做。

    不仅如此啊,他还影响到了叶眉,可以说他们两人的晋升和提拔,在过去的每一次都和自己,和季副书记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但他们却没有感恩戴德的心思,他们忘记了他们的恩人,他们用背叛来回报这个派系给他们的庇护和扶持,这样的人用背信弃义,忘恩负义这些词汇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所以谢部长实际上根本都不想看到季子强,他知道这次季子强是冲破了他和季副书记的阻力上来的,他可以想象得到季子强那副得意而嚣张的笑容。

    但让谢部长奇怪的是,他没有从季子强脸上看到这些,反而,他看到的是季子强那发至内心的悲哀。

    这让谢部长很奇怪,显然的,这种表情绝不是可以用伪装就能表现出来,自己看了四十年的人了,也看过成千上万的到自己这里来做晋升谈话的干部,他们就算再怎么想要掩饰自己的兴奋,都还是逃不过自己的眼睛。

    自己也是可以理解的,宦海官途,谁不想得到重视和提升呢?这样的机遇不管是轮到了谁,他们都一样的无法平心静气。

    但今天季子强是个列外,真正的例外,自己第一次看到在这样的情况下,具有这样的表情的人。

    谢部长就有点奇怪起来,他缓缓的摘下了眼睛,带着一丝嘲讽说:“季子强同志,感到你没有太多的高兴吗?是不是对这个市长一点都没有兴趣。”

    “有,我也很迫切的想要这个位置。”季子强没必要在这里装模作样,假客气。

    谢部长眉头一杨,感到季子强怎么能这样露骨:“你一点都不含蓄啊。”

    “在谢部长的面前,我有含蓄和虚假的必要吗?”

    谢部长脸上已经隐隐约约的显出了怒气,这个小子真的很狂,他是在轻视自己,认为自己对他已经没有一点约束:“你很狂妄,年轻人,这样不好,这样会让你跌倒的。”

    谢部长的话中已经暗含了威胁的味道,作为一个很有城府,很有修养的人,这恐怕也是他第一次用上这样的语气,因为自己面前的这个人不是一般的人。

    季子强叹口气说:“谢部长,你误解我的意思了。”

    “误解?”

    “是的,你想的什么我理解,但你真的误会了我,我为什么要在你面前作假呢?难道我们还不算熟悉,难道我能够骗的过你?显然的,那都是不可能,我在你面前永远是后辈,我会永远记住我们曾今在一起时候的很多场景。”

    季子强的话很真诚,他几乎打动了谢部长本来怒气冲冲的心,谢部长也是一愣,好一会才说:“你说的很好听,这让我更佩服你了。”

    季子强苦笑了一声,说:“实际上我并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谢部长大笑:“呵呵,你不是?难道我是,难道季副书记是?”

    “当然我不是,可是你和季副书记确实真的忘恩负义,这一点我可以确定。”这话说的太毒了,也太过分了。

    谢部长那刚刚缓和的一点情绪就再也克制不住了,“趴”的一声,谢部长一下就把手里的眼镜盒拍在了桌上,人也随之站了起来,用有点颤抖的手,指着季子强,说:“你,你给我滚出去,这里轮不着你对别人品头论足。”

    办公室的门一下开了,旁边房里谢部长的秘书就走了出来,很鄂然的看着眼前的情景,这可是他从来没有经见过的事情,这些年了,哪个到谢部长办公室来的下属,会脑袋让门夹了一般的惹谢部长生气,真是不想混了。

    但季子强没有激动,对秘书笑笑,摆摆手,又气定神闲的对谢部长说:“谢部长,我很高兴你还能对我发脾气,这至少说明你任然把我当作后生晚辈在看待,而不是把我当作新屏市的市长。”

    谢部长一下就明白过来了,是啊,自己太过激动了,对这样一个市长,不管从哪个方面讲,自己是没有权利这样对待的,自己有点失态了。

    他慢慢的坐了下来,对秘书也摆了摆手,说:“没事,你出去。”

    秘书带着惊讶关上了门。

    谢部长长长的嘘了一口气说:“不错,你是市长,我有点倚老卖老了,我给你承认错误,我态度不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