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接下来的工作就是关于棚户区改造工程的具体推进,季子强集中多数人的意见,和*等人制定了四步走:一是民主推选“民意代表”,两个社区共推选出20名民意代表,代表中又推选出四人临时到推进办公室上班,参与工作的全过程,“干事不领薪,领薪说不清”,这是化肥厂工会老主席说的他们主要工作就是收集反馈住户意见,充当党委政府和群众之间的一座信息沟通的桥梁。(品@书¥网)!

    二是搬迁房专家设计,居民认可贯彻“人文宜居”的理念,绿色环保县政府邀请省、市著名的规划设计单位,组织多名测绘人员和有关专家对片区进行规划设计,并组织专家反复论证,经公示、修改、再公示后,重建设计方案必须获得大多数住户的认同并将效果图放大,挂在城区最大的广场上,让居民憧憬自己美好的未来。

    三是资金管理设立专款使用**账户,做到专款专用招投标公开公正,严格按基本建设程序,保证招投标工作的规范进行四是居民自己组织“抓阄”分房整个过程要在推进办、纪检、监察、公证等相关部门全程录像监督下进行,从做阄到检查箱子,从放阄到抽号、唱号、登记,都由重建户代表亲自工作和全程监督,整个过程都要体现“看得见的公平”。

    对于那些买不起房子的居民、低保户、困难户,政府还规划了部分廉租房,确保每个人有房住,有饭吃、有衣穿。

    季子强现在身份不同了,虽然还没有正式任命他,但显而易见的,他的话又有了更重的分量,他的提议少了阻力,所以最近的工作扎实而有力度,不到半个月,一切准备就绪。

    季子强终于松了一口气,剩余的工作可以完全委托*和北区的卫书记等人全权负责了,这松下劲来,季子强感觉特别疲惫,天气依然很热,但等待上面的正式任命更让季子强等的火急火燎的,可是这还不好问其他人。

    季子强只能问问叶眉,据叶眉对季子强的分析,估计问题出在省组织部的谢部长那里了,他没有办法和季副书记一起狙击季子强的提升,但他却有意的让这个任命迟迟不能下达。

    这应该是基于两种原因,一个他想让季子强等人知道一下,他们手里依然握有重权,就算是常委会通过了,但他还是可以消极怠工。

    在一个他们也可能是在等待,希望夜长梦多,只要季子强在工作中稍微出现一点纰漏,也许这个还没有任命的决议就会出现转机。

    同时,他们还要给冀良青留出给多的时间,让他尽可能的多做点准备工作,以免季子强强势而起,带给冀良青太大的冲击。

    对季子强来说,等待是难熬的,但工作还要做,现在棚户区改造已经正式破土动工,先建迁居房,这是政府准备用着建设安居房而提前收储的地段,按照城市的整体规划,这里是新屏市主要的商住区,学校、大型购物中心、菜市场等配套齐全,三百米外就是一个大型广场,可供居民休闲娱乐第一期占地一百二十亩,可迁居四百七十户居民整个工程需要资金量十分庞大,前期只得让开发商垫资一部分。

    为了弥补资金的不足,季子强给土地局的局长下了一道命令,今年必须卖够10亿土地资金,比上一年整整多出一个亿。

    这一个亿加上第一期拆迁后的土地拍卖所得,一共可形成近三亿以上财政收入,基本能保证项目的需要了。

    说到卖土地,这也是季子强现在不得已的方法,其实全国所有的城市也都是依靠这种方式在运转,大量的土地被划出,大量的农民失去了土地,看上去这种方式有点饮鸩止渴的味道,可是不这样做怎么办呢?

    迁居房项目太大,任何一个开发商都无法整体承接下来,*就化整为零,按一号楼、二号楼……分拆招投标,鸿泰地产公司的老板柯瑶诗也中了其中一个标段,那个过去认识的张老板也中了一部分标。

    迁居房举行了盛大的开工奠基仪式,季子强还邀请了冀良青出席,现场人山人海,居民自发组织锣鼓队前来庆祝,热闹非凡,秩序却非常良好,省内一直关心这个项目的媒体现场对季子强进行了采访,电视台也积极给予报道,可以说,棚户区的改造工程现在是真正成了民心工程,德政工程。

    这边工程建设是按部就班的进行,纪委的查处工作也进入了关键阶段,市纪委出面雙规了北区的区长,他在当区长期间为自己的违规划拨宅基地和虚开发票报账,事实已经很清楚,据他自己初步交代,还接受了开发商的贿赂,具体数目还在核实中。

    这个区长的落水,牵出了一大批官员,建设局副局长、规划股股长、农建办主任、以及区、社区的干部,劳动局、民政局也有部分干部利用职权优亲厚友,在低保、养老保险、医保上大做文章,引起了老百姓极大的愤慨。

    劳动局副局长、社保局长的姐姐,家有500平米的楼房一栋,宝马汽车一辆,丈夫是地产商,群众有句顺口溜“住洋房、开宝马、溜洋狗、吃低保”。

    这女人没有工作,在家闲居,一条洋狗花了三万多,没事就遛狗,这样的人居然也每个月领上了低保,按社区干部的说法,她本人没有生活来源,符合低保条件。

    纪委经过进一步深查,两个社区的干部胆大妄为,弄虚作假,以别人的名字人人申请了一份低保,美其名曰:社区干部工作辛苦,报酬太低,弥补工资不足。纪委开始不断的约谈和雙规干部了,市委和政府动真格,老百姓额手称庆,放起了鞭炮。

    为了稳定人心,工作不断档,北区的党委及时作出决定,由区里派干部兼职社区工作,确保棚户区改造工程顺利推进。

    季子强最初和冀良青担心的政协黄主席,还有市委办公室主任等领导最后还算不错,他们没有卷进这利益格局中,现在调查清楚,政府的工作方案提前泄露是很偶然的,北区的卫书记在饭桌上无意说了一句,被区长听在耳内,私下联系社区干部,煽动居民中既得利益者,上街闹事,妄图以此要挟政府。

    当然,卫书记是无意或者有意“说漏”嘴,只有他自己明白,区长可能也搞不清楚,卫书记自己当然不会承认是有意的,但这个事情还是有人分析,他们推测说,卫书记早就想收拾这个区长了,也知道他在这个棚户区改造中具有很深的利益关系,也算准了这个区长在听到消息后会采取行动,所以他就设置了一个很大的局,把区长装了进去。

    当然,这只能是道听途说而已,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已经没有人能说的清楚了。

    纪委书记在常委会上通报情况的时候,季子强和冀良青已经提前知道了一切,如何处理、处理原则上他们两人已经达成了共识:绝不手软,查出一个处理一个,从重从快这些年纪委已经成了人人诟病的对象,真正老虎不敢打,苍蝇拍死不少,这次就让老百姓重新看看党委和政府反**的决心,纪检委书记蔡国章也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纪委书记通报完毕,冀良青讲了话,轮到季子强发言的时候,他两眼威严的把全场扫了一遍,沉声说道:“情况大家都知道了,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同志们,形势严峻啊,一个工程冒出这么多问题,我们举一反三的想一想,其他领域的情况怎么样?会不会也是这样触目惊心?低保、社会保障,那是我们国家政权的安全阀,有些人丧心病狂,居然打起了主意,心中还有法律和道德的底线吗?雁过拔毛,有便宜就占,这是我们一部分干部做官的目的,他们进入公务员队伍就是冲这个来的,我们必须坚决惩处,别小看一个人贪占这一个月几百元,它是在吞噬党委政府在群众中的公正形象、丧失政府的公信力,一个人贪污、搞歪门邪道,一百个干部辛辛苦苦也树立不起党委政府在百姓心目中的形象现在社会上为什么群众对我们有误解,有怨气?就是因为这些极少数人败坏了我们大家的整体形象……”。

    常委会研究的结果,最后形成了三条意见:一、证据确凿、案情清楚的尽快结案,给老百姓一个明白;二、延伸开展检查,劳动局、民政局、建设局、教育局等和百姓利益关系紧密的部门,由纪委、监察局、审计局、财政局、物价局等组成联合检查组,开展百日大检查;三、加强预算外资金的管理,各部门只准一个账户,所有预算外资金如*费、罚没收入等一律进财政专户,谁敢私立账户,视为贪污、挪用,一经查实,单位一把手就地免职,情节严重的,追究法律责任。

    晚上回到家里,季子强还在想工作上的事情,江可蕊见了问道:“想什么?心事重重的?”

    季子强说道:“这次要处理这么多干部,震动很大,不知道会不会对工作产生影响?”

    “贪官抓得越多越好,老百姓才高兴呢,影响就是党委政府越来越好”。

    季子强笑着说:“呵呵,老婆终于说了几句真心话。”

    “季子强同志,我不图你大富大贵,只要走在街上不被人戳脊梁骨就满意了”。

    季子强看着她问道:“受刺激了?是不是听到什么?”

    江可蕊带着一丝骄傲和自豪,说:“今天在街上卖菜的时候,听到两位大爷提到你。”

    “是不是背后骂我,你心里受伤了?”季子强笑着问。

    江可蕊摇摇头:“不是,他们夸奖你呢。”

    “还不错,我以为老百姓背后把我骂死了。”

    “才不是呢。”江可蕊说道:“他们说你没私心,敢于碰硬,能为老百姓办好事,我现在才明白,你们的工作的确不容易。”

    “老婆,你说得我好感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