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也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的一天,季子强的电话一下子多了起来,而且大都是省城来的电话,那些过去自己并不太熟悉的厅局,部委中的人,都纷纷的打来了电话,这就让季子强蓦然的明白,新屏市的新市长就要诞生了,而这个市长,极有可能就是自己!

    这个想法让季子强一下激动而兴奋起来,他整个思维活跃起来,信心也一下增大不少,就在他踌躇满志,准备对未来做出更加宏伟的规划的时候,叶眉的电话也打过来了。

    “子强,我现在正式的告诉你,新屏市市长的人选昨天晚上会议定了,想知道是谁吗?”叶眉很开心的说。

    “感觉到你现在的情绪,我想啊,应该是我吧?”季子强也压抑着自己的兴奋,装着很低调的回答。

    “哈,你到真会猜,对了,说说你是怎么做到让苏副省长他们保持中立的,昨晚上开会啊,我看季副书记那脸拉的老长了,但没有李省长和苏副省长的支持,他最后也不敢过于坚持他的提议了,说说啊,你动了什么手脚?”

    季子强从来都不想骗叶眉,但这个事情却不好在电话中给叶眉细说,所以季子强就简单的说:“我找到了一副好牌,等下次到省城,我详细的说给你听。”

    叶眉问:“你什么时候再来省城?”

    “最近有点忙,稍微闲一点的时候,过去看你。”

    “嗯,那好吧,不过昨天的会议一开,今天应该很多人都知道消息了,你自己要低调一点。”叶眉细心的叮嘱着季子强。

    季子强心中流淌出了一股暖流,茫茫人海,大千世界,自己遇到了叶眉,真是自己的福气啊,季子强想,叶眉给了自己理解和熟悉官场的能力,给了自己战胜困难的勇气,感谢您的真诚,感谢您的无私,感谢您为我付出的一切。

    季子强充满了感情的说:“谢谢你,叶书记,我不会骄傲和张扬的。”

    “是啊,我也相信你不会那样,只是我老想多叮嘱一下你,你说,我是不是现在有点唠叨了。”

    “怎么会啊,我愿意听你说话。”

    “不,我自己感觉我越来越唠叨了,老了啊。”叶眉有点伤感起来。

    季子强在迟疑了一下之后说:“你一点都不老,真的,就算是将来老了,但在我心中,你还是那样柔美和年轻。”

    叶眉好一会都没有说话,季子强近乎是誘惑的表白让她心里荡漾起来,她多想如过去那样拥抱着季子强啊,感受季子强那让人震撼的冲击,但不行啊,自己只能忍耐。

    叶眉勉强的笑了笑,说:“唉,算了,不说这样伤感的话题了,我马上要开会,你自己多保重,对了,给王书记去个电话感谢一下把。”

    “现在就给他去电话?会不会有点唐突?”

    “傻啊,你认为他不知道你现在已经获得了消息了吗?”

    “奥,知道了,谢谢你,叶眉。”季子强没有再叫叶书记,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在那样客气和生分的对待叶眉。

    而叶眉在听到了季子强这样称呼自己的时候,心里也是泛起了一片涟漪。。。。。

    季子强坐在办公室抽了一支烟,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他先要考虑好给王书记将要说的话,这个电话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乱打的,伴君如伴虎,对手握重拳的王书记,季子强认为还是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对待,他们的关系,他们的磨合才刚刚开始。

    摁熄了手中的烟蒂,季子强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电话,两人相交,搓了几下手之后,拿起了电话,拨号,振铃。

    “是王书记吗?我是新屏市季子强,王书记你好。”季子强使用了标准的电话方式。

    “唔,子强同志啊,又有什么事情吗?”王书记在电话的那头说。

    “嗯,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最近我们棚户区改造项目现在已经启动,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书记也知道了吧,我们工作没有做细,请书记批评。”

    “我也看到了网上的评论,也看到了近期的媒体,应该说你们处理的还不算太烂,以后要多和良青同志商议着来,争取让新屏市的各项工作都得到提升。”

    “好的,谢谢王书记的教诲,我一定遵照书记的指示办事。”

    “季子强,你现在的语气怎么不像过去的你啊,说出来的话我听到可有点肉麻。”王书记调侃了一句。

    “这不是因为王书记的提携,让我进步了一下吗?当然进步之后我的思想也得到了升华,所以还是要感谢王书记。”

    王书记在那面沉默了一会,说:“季子强同志,我不知道你最后到底用了什么办法让有的人妥协,我不想知道,但我要告诉你一句话,小聪明成小事,大智慧成大业,不要走的太偏了,否则谁都保不住你。”

    季子强心里一紧,涑然一惊,这是王书记对自己发出的警告,他在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对他使用手腕,他可以让自己起来,也一样的可以让自己下去。

    季子强认认真真的说:“好的,我记住了,我不会让王书记失望的。”

    “那就好,让我们都拭目以待把。”

    挂上了电话,季子强感到自己背心有点凉凉的,他从来都没有把王书记当成一个严厉的人,但今天他知道过去自己的看法是错误的,一个单单凭借一句话都能让自己毛骨悚然的人,任何对他的大意和轻视都会遭受的灭顶之灾的。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季子强真正的感受到了新屏市官场的热情,他的电话每天几乎都无法正常的使用了,那些各色各样的人,都对他表示的祝贺和邀请,这样盛大空前的举动,打乱了季子强本来应用的低调,他不得不将手机交给了秘书,让他帮助自己来应对那汹涌澎湃的热情。

    季子强既在人们的想象外,又在人们的预料中的崛起,自然会带给新屏市一次强大的冲击,每一个人都被他这种崛起而震撼,一个人,特别是一个官场中人,能在如此短暂的事件中完成一次东山再起,咸鱼翻身,这本来就超越了所有人对官场的理解和想象。

    季子强再一次把新屏市官场中人的理念给击碎,打破了。

    他从第一天到新屏市,走过的这段历程,又一次出现在了人们的脑海中,他总是不断的刷新和给予人们超乎常规的奇迹,所有的官场中人,都在思考着季子强,也在思考着自己。

    而冀良青在得到并赶忙和季副书记联系,证实了这个消息之后,他一下就陷入了难以自拔的沮丧中,他绝对没有想到,自己本以为计划周全的设计,就这样在季子强面前粉碎了,他问季副书记:“为什么会这样啊?苏副省长他们不反对季子强吗?”

    季副书记只能长叹一声说:“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已经说的好好的事情,在上会的时候突然就有了变化,他们采取了默认的方式,让我成为孤立无援的人。”

    “是季子强动得手脚吧?好像前些天他请假了,估计应该是上省城活动了。”冀良青回忆到了这个细节。

    季副书记却淡淡的说:“不管是什么原因吧,反正现在已经成为了既定事实,你下一步的压力不小,因为季子强已经知道你我对他的打压,那么你们将来的工作配合就会又很大的麻烦啊,你要想好怎么和他相处了。”

    冀良青说:“我还没有来得及仔细想呢?这个人在很多时候是琢磨不透的,我自问阅人无数,判断正确,但就是这个季子强,我实在是看不懂,看不清他。”

    “我理解你,我也有这样的感觉,先走几步再看吧。”

    挂上电话后的冀良青,确实需要认真的思考一下在接下来的工作中自己应该怎么面对季子强?怎么和他相处?是对他横眉冷对,还是对他忍让迁就?要不要给他一个下马威??

    这些问题一下都涌上了冀良青的心头,他真不希望自己的搭档是季子强。

    是啊,不管是谁,遇上季子强这样的搭档都终究是一个难题。

    季子强带给江可蕊的也一样是一种新奇,江可蕊是知道季子强和苏副省长等人的纠葛,她还知道季子强就在前不久还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季副书记的要求,所以在这个期间,江可蕊每次和季子强在一起的时候,都在尽量的回避着新屏市新市长的话题。

    她不愿意让季子强感到沮丧,因为江可蕊一直认为,这次季子强不可能获得提升,可不是吗?在同时得罪了北江市两大派系之后的人,没有受到强力的打压,那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一个结局了。

    至于市长的人选,江可蕊一直都是没有抱着任何的希望的。

    但季子强就是硬生生的给江可蕊创造了一个奇迹,这不得不让江可蕊对他刮目相看。

    在两人躺在被窝里的时候,江可蕊拥着季子强说:“我是不是也应该祝贺一下你,要不明天我亲自做几个菜,犒劳,犒劳你。”

    季子强就笑着,撫摸着江可蕊那比过去还要丰满,还要沉甸甸的胸部,说:“我不吃菜,我就想吃你。”

    江可蕊嘻嘻的笑了,低头吻了一下季子强。

    “嗨,你现在身上怎么散发着兰蒄香气。”季子强好奇的问。

    “不会把,这你也能闻的出来啊?”江可蕊有点奇怪。

    她不知道,就在前一次上省城的时候,季子强就在叶眉身上闻到了这个味道,所以也就记下了这个牌子。

    江可蕊说:“要不现在我给你按摩一下,让你享受一次。”

    “不要,这样吧,你脱光衣服,我给你按摩。”他说着就给江可蕊脱衣服。

    江可蕊笑说:“你算了吧,你那大熊掌还不把我嫩皮肤搓破了,软骨头揉散了。”

    季子强才不管呢,他笑着给她脱光衣服,江可蕊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说:“你工作了一天,你就不累啊。”

    “累是累,可要做这事就不累了。”他说着趴到江可蕊的身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