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翔龙酒店”在洋河可谓名声赫赫,聚吃喝玩乐一体,吃上主要经营炒菜,主要味道是川味和本地特色风味,因为菜种多,又符合本地人的口味,所以很受洋河民众的欢迎,兼之服务小姐泼辣大方,收费也可观,更受吃喝玩乐都报销的官员和体面的公家人的欢迎。

    大家吆吆喝喝地上了楼,到得二楼的餐厅,待小姐过来,宣传部长孟思涛拿了眼盯了盯她的模样,看着靓丽可人,便低了头,几乎做了一个脸对脸,带了嘻嘻的口吻说:“有雅间吗,给我们一间。”

    小姐的脸略微红了一红,说:“刚好还有,先生请,”便招呼他们一行上十个人到了“海棠春”雅间。

    宣传部长孟思涛在前面带路,吴书记背着手更在后面,其他的众人蜂拥而随,到里间坐定,因为今天人多,宣传部长孟思涛就大概的分了一下,几个年轻人就坐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季子强就坐在了吴书记的左手边,宣传部长孟思涛的女下属委婉地想同自己部里的一个青年坐在一起,却不料宣传部长孟思涛眼睛亮堂,高声招呼说:“小张过来过来,你坐书记的旁边。”

    女孩红着脸说:“我那有资格坐那位置,你和马局长坐。”

    宣传部长孟思涛笑着说::都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吃饭也是一样的,吃都要多吃得一些,你赶快坐过去。”

    上司吩咐,当然不好违抗,小张只有无奈地坐到吴书记和宣传部长孟思涛之间。

    宣传部长孟思涛这时又意味深长地朝着农业局的马局长说:“老马,你们看,在座的只有我们一个漂亮小妹,未免孤单了些,真正是狼多肉少啊,哈哈,加之人多吃饭香,再叫上几个妹妹来嘛,把气氛搞得热闹点。”

    吴书记呵呵的笑着说:“你个老孟啊,没女同志你连饭都吃不下了。”

    孟思涛就委屈的说:“我这是为大家着想,免得一会喝不下酒。”

    此议正中马局长下怀,便如言掏出移动电话,喂呀喂呀一气,少顷便向着吴书记笑嘻嘻地说来了。

    宣传部长孟思涛说:“来几个啊,要够哟。”

    马局长说:“差不多,估计两三个吧,就看她约到几个小妹了。”

    现在洋河县也流行一种刺激而张扬无度的生活方式,就是看来有些体面的男人,外出吃饭都带女人,而且不是自己老婆的女人,有职务的男人,当然这样的机会更多,多是宾馆里随时等待嫖客召唤的小姐,或者是一些离过婚却姿色未减、风流不改的女人,甚至一些胆大的官员,完全忽视了“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古训,也常常会把自己的女同事、女下属带来,所有这些,都借着一种增进友谊、交流感情的托辞,但往往都是直奔男女关系那个最动人心魄的目的。

    虽然洋河县仍是全国屈指可数的贫困地区之一,但是贫穷的当然也不可能是象部长,局长这类具有一定职务的公家人,他们这层人,正是事业有成,腰包贼鼓的如日中天劲头,而且也恰是后院稳定,红旗难倒的光景,当然大受当下求职难、收入预期渺茫的小女生们的欢迎,所以对了这层有钱有势的这些中年男人着实愿意倚红偎翠,这样一来,一边是需求旺盛,一边是彩旗来迎,就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

    大家正在嬉笑间,服务小姐送了菜单过来,问:“先生。你们谁点菜”

    宣传部长孟思涛用手指了指马局长,说:“马局点,今天你坐庄,你说了算。”

    马局长将菜单摊开在自己眼前,凉的、热的、炒的、蒸的、煮的,一口气很老到地点了十四、五个菜,转身递回给服务小姐,说:“同样的给那个桌子也来一套。”

    他还顺便用手将小姐伸过来的如笋的小手上捏了一捏,小姐便将媚眼向他扫了一扫,捂嘴一笑,扭腰摆臀的去了。

    马局长就眼巴巴的看着那美臀,真想上去掐上两下,那感觉一定很是美妙,比起老婆那屁股,这又有天壤之别,他就有点走神了。

    不过大家谁也没有注意到他那发痴的傻样,吴书记和季子强在亲切的闲谈,他们聊了几句话,季子强也把自己对洋河县未来城建的构想谈了谈,他希望可以获得吴书记的支持,但吴书记笑笑,没有表态,只是说:“今天喝酒,那个事情到时候会上议。”

    季子强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了,这样的一个环境,也确实不应该谈起工作吧。

    说说笑笑的,就上来了一二个菜,这时候大家就听到包间门外传来一阵嘻嘻哈哈的声音,嘈杂得很。

    刚才还在发呆的马局长一听,就喜上眉俏地说:“到了,”说完这两个字,他就兴奋地站了起来往出去,边走边大刺刺地喊:“在这里,在这里。”

    随之便见他领了三个年轻女人风摆荷叶般走了进来,前头和他走的那个女人看来是尚年轻,不会超过二十的年龄,却是大方得很,一只手搂着马局长的脖子,几乎是拥着的样子,场面立时欢闹起来。

    马局长大方地向大家分别介绍刚来的几个女人,却之指着刚刚河他亲热的这个女人说:“这是小芳。”

    接着朝另外两个小妹说:“你们二位就由小芳给大家介绍吧,”估计他也是第一次认识。

    小芳便与大家分别引见,说这是小梅、小美,两个妹妹中,一个恰好也顽皮,说:“我们都是小梅小美,却不愿意倒霉。”

    在座的男人哈哈大笑起来,说没想到妹子还怪风趣。

    说话间,菜也全部上齐,宣传部孟部长见状,吩咐旁边的服务小姐将酒一一倒满,然后举起杯,豪爽语气向大家发出开战提议,说:“现在都到齐了,请吴书记指示。”

    吴书记笑呵呵的端起酒杯说:“我是没什么指示的,就是今天大家都辛苦了,为洋河县的发展你们出力不少,我敬大家一杯。”

    大家便隆重地全体站了起来,端上杯,嚷嚷闹闹地说了些祝福语,仰头便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季子强微微皱眉,只喝了一半左右,没想到孟部长看到了,首先就不依,说:“季子强你是酒中豪杰,书记都喝了,你还不喝完。”

    季子强此时见孟部长这般盯着,只有无奈将酒喝完。

    喝了头酒,气氛就显得杂乱而热闹起来,吴书记夹了几著菜,便感叹说:“这年头虽说表面大家都活得滋润,其实谁都觉得累。”

    马局长闻言谄媚地说:“书记啊,象您这样,可谓事业有成,还有什么累的我们都羡慕的很。”

    吴书记看了看他,语重心长地说:“马局长,现如今的官场也很不好搞的,没有听说干部怎样累死的吗“天天开会坐死,领导高调哄死,整死,事事汇报烦死,择优提拔骗死,混蛋同僚害死,上级检查累死,工资差别气死,老婆年轻累死”

    大家听得,立时轰然大笑起来,季子强也很少和吴书记一起吃饭,没想到吴书记在酒桌上还如此洒脱,他暗暗称奇。

    马局长叫来的那个小芳心直口快,说:“书记真会说笑,现在谁不羡慕当官的啊,照您这样一说,反倒是我们这些人还更活的滋润一些了”

    吴书记有意将气氛烘托得更足,戏谑着问:“你们这些,你们这些是干什么工作的啊”

    小芳听了,也不发怵,径自说道:“我们啊,我们是不经商,不打工,风流潇洒度年轻,不靠天,不靠地,就靠老板来情绪。”

    众人笑得前仰后合,那个宣传部的小张刚吃了口菜,一下子竟然喷了出来,她连忙用餐纸擦了。

    场面上,吃饭这种本属俗气沉闷和低级趣味的场合登时变得有些高雅和活泼起来。

    同小芳一起来的小梅偏还继续得寸进尺,毫不脸红地说:“所以是我们命苦,而你们这些人才活的最幸福,最牛比”

    马局长偏过头问:“怎么个牛比法”

    小梅说:“没听见说吗这年头,完美的人生就是住英国的房子,戴瑞士手表,拿美国工资,娶韩国女人,嫖俄罗斯女人,讨日本老婆,开德国轿车,喝法国红酒,雇菲律宾女佣,做中国的官谁不知道现如今是做官最牛比啊”

    马局长便感慨地说:“没想到小妹子这样问题看得全面,分析到位,结论准确,还怪深刻的,很有启发意义哟。”

    小梅见主客如此夸奖,心下得意,却拿出羞赧的样子说:“承蒙大哥夸奖,我哪里有这样的综合能力啊,现在们社会的人都这样传,也就记住了,借来瞎掰一通,一来图个玩笑,二么也算一种发泄。唉,始终是我们命苦就是了,来来,不说它,我们喝酒,要动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