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随着社会物质生活的不断丰富,拜金主义大肆蔓延,人们眼中的光辉不再是人性,越来越多的人患上了红眼病,随着病情的加重,出现了严重的症状:选择性失明眼睛里只看到了金钱利益,而再也看不到人性,没有人性的人是没有理智的,面对眼前越来越近的失去理智的居民,季子强在赌他们身上的人性复归。

    越来越近了,季子强感觉得到武队长和小赵紧张的情绪,季子强侧眼看了看排列得整整齐齐的干警,表情严肃,严阵以待,一个个都手牵着手,相互鼓励和支持,季子强心里有了这样的底气:关键时刻,人民警察还是一支最值得依靠的力量。

    对方看见一排警察挡道,愣了一下,慢慢放缓脚步,最终在一百二十米左右停下来,相互对峙着。

    季子强向前走了几步,*等紧紧跟上:“你们是北区棚户区的吗?哪个可以出来说话?”

    对面人群静静的看着我,没人回答。

    *大声道:“这是我们市的季市长,你们找代表过来交涉。”

    中间几人低头商量了一阵,五人一起站了出来,其中一人道:“我们知道是季市长,政府做事不公平,我们有意见。”

    季子强冷静的说:“有什么意见可以反映嘛,你们搞这种群众性示威那是违法是扰乱社会治安秩序,你们看看,这全城的几十万老百姓的生活、工作、经营都受到了影响。”

    “你们政府什么时候听过老百姓反映意见?都是搞暗箱操作,一事两策。”

    “你能说说在什么事情上我们搞了暗箱操作?只要你说出来,我们查证属实,一定给你们一个交代,如果是冀书记和我的问题,我们马上辞职。”

    对方见季子强说话比较硬、底气足,犹豫着,另一人说道:“说就说,为什么有些人可以加层,不准我们加?是不是罚款就可以了事?”

    “这问题我们正在严肃处理,目前在施工的必须马上停下来,已经加层的,我们组织在调查摸底,一律按相关法规给予严办,同志们,我知道你们的想法,改造棚户区是我们政府对全是,全区老百姓的承诺,一定要办好这对你们每一个人都是好事,是政府办的实事,你们也要给予支持配合啊?像违规加层这样的事,我们政府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不管涉及到谁,必须严查到底也希望你们积极建议献策,踊跃举报对于你们说的问题,我在这里当着大家的面表态:保证件件给予回复。”

    在老百姓与政府的长期利益纠葛中,党委,政府在群众中的公信力越来越低,现在官员说话形同放屁,没一个会真的相信,所以,季子强虽然言真意切的表明了政府的态度,大家还是在观望犹豫,不论季子强和武队长如何劝说,他们依然阻在街道中间。

    值得安慰的是,这五六百人的情绪还保持着平稳。这时候季子强电话响了,是冀良青打来的,他要求季子强立即赶回市委会议室开会。

    季子强犹豫着,不过看情况也算稳定了,把情况对*说了,这里就由他主持,嘱咐他一定要保持克制,然后从小巷穿出,前面一辆警车等着季子强。

    回到市委常委会议室,其他人已经坐好,季子强刚刚坐下,冀良青告诉他:“市防爆大队和郊区的武警正全力赶来。”

    季子强有点担心会出现什么更大的麻烦,但现在想想,也实在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来应付,只有靠国家机器暂时控制住局面。

    一会公安局韩局长也跟过来,常委会主要是研究形势,下一步如何开展工作会议很短,冀良青说了几点:“……第一,现场由公安局维持秩序,立即从各区,县抽调得力干警,组成行动队,要保持克制态度,避免激化矛盾;第二,各部门所有在家干部,由市政法委牵头,市委办协助,以单位编成组,入户做思想工作,化解矛盾;第三,韩局长组织特别行动小组,进去搜救北区的卫书记和建设局局长,这是重中之重。。。。。。”

    韩局长坐下才几分钟,听到冀良青的命令,立即站起来,执行任务去了。

    冀良青继续安排:“第四,宣传部、政法委、法院、检察院、司法局,你们组织宣传工作,把所有的宣传车开上大街,东西南北四面都要听到你们的声音,用大喇叭广播疏散群众。。。。。。”

    讲完之后,冀良青很注意的低头征求了一下季子强的意见,季子强点点头说:“冀书记已经说得很到位了,我补充一点,群众对棚户区的改造,存在政策不明,谣言众多,大家做工作的时候,主要是理顺居民的情绪,解释不清楚的,就一律说按政策办,不要信口乱说,制造的矛盾,冀书记,我建议电视台反复播放《治安管理条例》,并组织人员立即编写实用政策知识,让大家明白市委市政府关于棚户区改造的有关规定。”

    冀良青当即表态,“可以,这件事就由宣传部牵头,给你们一天时间。”

    刚刚散会,韩局长就报告,防爆大队和武警已经开始驱散人群了。

    冀良青严肃道:“你们很及时,但希望事件不要升级。”

    冀良青和季子强希望不升级,事情却由不得他们一厢情愿,接近下午五点,事态开始朝恶性方向发展,聚集群众最多时达两千多人,南北“队伍”也终于汇聚到一起,出现了一些打砸抢事件,韩局长和十几个民警被打伤,季子强的坐的庄峰的新车也被掀翻在地,附近几个副食品商店和市被撬开,里面的食品和水被洗劫一空。

    天色马上要暗下来,情况就变得加复杂,季子强当机立断,让韩局长把带来的警力和武警组成强力疏散队,前面一辆防爆装甲车开路,所有的警察都带着防爆面具、盾牌,用*和催泪瓦斯驱散群众,全城四面八方响起宣传车的高音喇叭。

    这个过程整整持续了五个钟头,终于把人群驱散开,警察和武警趁机把住了交通要道,疏通了东西城区的交通,聚集堵路的部分顽固分子退到居民区内与政府对峙,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

    当天晚上,新屏市电视台滚动播出了冀良青的电视讲话,宣布堵塞街道的举动严重扰乱了公共秩序,要求居民立即停止非法行为,撤离现场、撤掉路障,离开现场,否则将“强制清场”。

    事件发生到驱散整整十个小时,期间共有15名公安干警、3名入户工作队员、1名市民遭到围攻殴打,一辆120救护车被损坏。

    几近虚脱的北区卫书记被救出,当时他们以及随行工作人员共五人,第一时间得到消息,急急忙忙想逃出来,被居民发现,以为是外来的为非作歹的可疑人员,抓住暴打了一顿,后来几经解释,也有居民发现卫书记面熟,才知道发生了误会,等他们狼狈逃出来时,正好碰上韩局长派来的搜救队,终于逃得一命,被送往人民医院救治。警察彻底控制住了局势,坚持到第二天凌晨,个别零星的顽抗人员被擒获,季子强一夜都没有回家,他立即组织工作队员把路障拆掉清运垃圾,居民一早醒来,城区又恢复了往日的整洁和秩序

    至此,这起持续一天一夜的**得以完全平息,季子强,一天一夜不敢合眼,累得几乎虚脱,但季子强还是心中很奇怪,这件事发生得非常蹊跷,棚户区改造本身是件得民心的工程,大多数是真心赞同和拥护的,实施的初步方案刚刚形成,各项政策还在摸底制定中,虽然是根据整体情况“宰了一刀”,但细化到每一项的具体政策并未*,这些涉及到各家各户具体利益的政策虽然在政府常务会上讨论了几次,一直没有形成定论,最终结果还要交市委常委会讨论通过后,市人大常委会举手表决,所以才能着手实施,这些东西现在都是高度保密阶段,为什么有些群众已经风闻,而且就此发生了这么大的群体*件?

    这中间一定有泄密者,而且是与这件事有利益关系的人。

    季子强把自己的怀疑给冀良青私下说了,他也正怀疑这件事,两人合计了一番,锁定了两人:政协黄主席和市委委办主任。黄主席的小舅子早年发财,在北区修了一栋八百平米的房子,这些年房屋租金暴涨,带头加层,在原房屋上重了两层,用于商业出租。

    另一个人是市委办公室主任,由于他过去在北区工作,他把爱人从外地迁来,落户城郊村,利用职权,政策行划两百平米的宅基地建房,三年前也进行了加层。

    至于其他个别副市长,不过都是远房亲戚在这里落户建房而已,利益不是那么直接,没必要冒这个风险。

    “是不是查一查?”季子强沉吟着问。

    “找谁查?韩局长?”

    季子强摇摇头,说:“不如交给纪委去办”。

    冀良青在办公室来回的走了一会,摆摆手说:“这事先别着急,等他们继续跳。”

    季子强想了想,也很赞同用这种方式,说道:“这件事可以不急,但政策得马上公布,不然老百姓会产生多的怀疑,不利于后面的工作开展。”

    冀良青点头说:“这事你抓紧做把,另外你去看看卫书记他们伤得怎样?”

    离开了冀良青的办公室,季子强又跑了一趟医院,这二人只是一些皮肉之苦,输上液体很快就会没事,但季子强看北区卫书记思想上发生了动摇,对继续搞好这件事信心不足。

    季子强安慰了一番,指示*要亲自过问医院的治疗方案,力争尽早康复,没有造成人命,这是季子强感到的最大欣慰,事情处理起来就容易多了,而且受伤的多是公务人员,有几名群众不过是受了一些小的擦伤,广大干警和干部还是很克制的,尤其是那三名入户做工作的干部,始终保持了很克制的态度,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