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这些都是外带的工作,季子强眼前还有很多具体的事情要办,棚户区改造工程进入临战状态,政府常务会经常选在晚上召开,白天没时间,季子强本来是很反感开会、开长会的,但这工作不开会不行,必须把每一步想到最细,每个环节做到最好,力争把一切困难事先都考虑到,估计充分一些,解决问题的办法多一些,不然,一旦出事,必定不是小事,到那时候处理起来就费劲了。

    当前的首要问题是建筑物违规加层的问题,必须立即、无条件的停下来。

    季子强在今天的会上讲:“……北区和建设局要密切配合,以对群众利益负责、对党和政府负责的态度和政治责任感,坚决刹住这股歪风邪气,我们的执法队进不了场,这还了得?我们的正气哪里去了?纳税人养我们这些队伍,为了什么?关键时刻就要硬得起,打得硬仗这件事没条件可讲。。。。。第一,立即、坚决、彻底制止目前尚在加层修建的工程;第二,摸清已经加层的居民,登记造册两件事必须在七日内完成,从现在算起,七天后我们在座的同志都去现场检查验收。。。。。”

    关于违规加层问题,季子强通过其他渠道打听,已经得知市委和市政府,政协的某些领导都插手其中,有些是自己原来买地修了房子,有些是通过亲戚买地建房,比如政协黄主席的一个亲兄弟,十年前在那里修了四楼一底八百平米的楼房,常委、市委办主任、还有一个副市长等都有亲戚、或者自己在里面建房,其他部门一把手、副职、中层干部就很多了,目前急需一个准确的数字。

    季子强开完会把这情况给冀良青汇报了,冀良青也是态度很坚决:“不管涉及到谁,一查到底,你把情况进一步搞落实,可以安排纪委提前介入,我们分别去做相关人员的工作,领导必须带头,起表率作用……”

    冀良青也早就因为这个棚户区的事情伤透了脑筋,现在有季子强出面帮着自己解决掉这个难题,冀良青心里也是很高兴了,在冀良青的想象中,现在的形势又变成了一面倒的局面,只要季子强没有当上市长,一切都回到了过去的原点,自己仍旧是新屏市独一无二的大哥。

    这样的话,新市长一来,至少三五年的时间季子强就对自己不会产生很大的威胁,自己对季子强还是可以不断的加以利用,用他来对抗尉迟副书记,对抗下一步空降的市长,那还是靠得住的,季子强这杆枪啊,运用得当,实际上威力还是蛮大的。

    季子强才不管冀良青是一种什么心态,他只是想办点实事,有了冀良青坚强的支持和强硬的表态,季子强回去之后,就和*,凤梦涵研究落实了下一步工作。

    由于最近工作太忙,季子强经常顾不得吃饭,凤梦涵每天早晨负责给季子强提一袋牛奶、鸡蛋、面包放在办公桌上,中午就由*提醒他吃午饭,晚上应酬比较多,多数时间是在酒桌上,各种各样的酒啊,那个不喝都好像说不过去一样。

    这样连续的的,没日没夜的工作,但换来的不是成绩,却是矛盾的大爆发,这是季子强一直担心的却仍然估计不足,事态的发展远远出季子强的想象。

    当时,季子强正疲劳得想睡觉,电话突然响了,是公安局治安大队武队长打来:“季市长,出问题了,北区的居民把大街阻断了。”

    武队长声音里带着一份惊慌,季子强想,一个公安局的队长遇事这么不冷静,不知道他是怎样当的:“慢慢说,究竟是什么事?”

    “北区的居民现在有两百多人,用拖拉机、农用翻斗车、还有一些扁担锄头等,阻断了人民大街,东西交通已经完全阻断……居民还在源源不断涌来,怎么办?请你指示。”

    季子强在听清了之后,脑子里“嗡嗡“作响,该来的终究要来,他沉思了大约一秒种,说道:“把情况给冀良青书记报告,我马上到,记住,先搞清事情原因,绝对不能激化矛盾。”

    季子强吼了一声:“*,跟我来。”急匆匆下楼。

    *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但季子强叫他,那什么都不用问,就跟着跑了过来,现在*这个秘书长也基本上天天是跟着季子强混了,本来秘书长也就是市长的助手一样,现在市上庄峰求了,他当然就天天跟季子强跑。

    季子强上车说了一句:“快,人民大街”。

    人民大街口是新屏市的交通要冲,东西城区的连接点,从其他市过来的车辆都得经过这里进站,如果阻住了这边街口,新屏市无形中就被分割成了东西两区,影响极大。

    季子强他们赶到时,社区的居民正不断从那片改造区出来,人群越聚越多,几名警察在街边远远的看着,束手无策。

    “你去把那几个警察叫来”,季子强吩咐秘书小赵。

    不过对这样的群体*件,季子强也经见过好多次了,自己也处理过,记得在跟着叶眉做秘书的第一个月,季子强就遇上过一次这样的事情,第一次碰上这种场面时,季子强雙腿发软,腿肚子抽筋,心跳脑子乱,这是一个很艰苦的历练过程,没有经过血与火的考验是很难做到季子强现在这样的冷静。

    处理这种事,冷静是第一要素,冷静不但可以迅形成对策、趋利避害,而且可以让自己产生信心,也给身边的人带去信心,作为一个领导,这是必须具备的一种特质。

    *紧紧贴在季子强身边,就像当年自己保护叶眉一样,季子强感觉很欣慰。

    民警过来了,季子强问道:“你们韩局长在什么地方?”

    这个民警用手指指人群方向,季子强一看,根本看不到穿制服的人,说道:“赶快联系韩局长,还有治安大队的武队长。”

    民警用对讲机接通韩局长,把对讲机递给季子强:“韩局长,我季子强,你现在什么位置?”

    “我在南街口,季子强,北区的卫书记和建设局的局长还在居民区,情况不明。”

    “啊?”季子强有点紧张了,这样的事情最怕出现伤害问题,那样的话,后面摊子就不好处理了,季子强感觉一阵颤栗:“赶快派人进去。”

    “我们试了三次,进不去啊,居民封锁了路口,情绪越来越激动。”

    季子强微微思索,说道:“安排人从北边进去。”

    “行,我亲自带警察进去”。

    正在他们通话间,人群扩大了一倍,周围的店铺都急急忙忙关上大门,好在这些居民虽然群势汹汹,还没有搞成打砸抢,混乱不堪的地步。

    很快,冀良青也赶到了,市委和政府其他领导也赶到了。

    “子强同志,情况怎么样了?”冀良青皱着眉头问。

    “群众还比较理智,看样子就是阻塞东西城区通道,冀书记,报告一个情况,北区王书记和一个局长曾陷了进去,目前联系不上。”

    冀良青也吃了一惊,表情严肃,问道:“手机不通吗?和社区干部联系没有?北区的干部在哪里?”冀良青一阵怒吼。

    就是啊,情况发生这么久了,北区的区长,干部们一个也没露面,这很不正常。

    这时候匆匆忙忙赶来一个组织员,上气不接下气的报告:“冀……书记、季市长,南面社区的群众也过来了,你们赶快撤。”

    我日,南北夹击,要把我们包饺子了,季子强愤愤的想,接着问:“卫书记在什么地方?”

    “现在联系不上啊。”

    “他们大概多少人?”

    “56百多”。

    季子强一看大家都变了脸色,他极力保持镇静,对冀良青道:“冀书记,你带人从这边小巷撤。”

    “你呢?”

    “我联系武平了,他的队伍正赶过来,我指挥他们拦住这几百人,不然,两股力量汇合在一起,局面就难收拾了。”

    “这样很危险啊?”冀良青担忧说,因为不管是自己,还是季子强,有一个人今天受到了伤害,后果都是严重的。

    季子强有点焦急的说:“放心,我相信群众是有理智的”。

    这时候武队长已经出现在视线内,身后跟了三,五十名警察,季子强不得不说,这小子真可以啊,他把自己时刻保护得很好。

    冀良青点点头,嘱咐道:“沉着冷静,保持联系”。他看看街口的群众,又说:“我到公安局去坐镇,争取多派些警力支援”。说罢他们相互握了一下手,冀良青带着一些干部从侧面的小巷退走了。

    季子强的身边只有*、司机和秘书小赵,季子强衡量了一下形势,对司机道:“你把车开到前面转弯处的街道,把车打横。”

    司机犹犹豫豫,季子强吼了一声:“快点还磨蹭什么?”季子强明白他心疼这辆车,这是庄峰的座骑,刚刚买回来才几个月,这一开出去,多半是报废了。

    武队长这也匆匆赶到,抹着额上的汗水,“季市长,现在怎么办?”

    季子强看看,问道:“你手下只有这点人吗?”

    “还有上百人,在局里待命,我不敢都派出来。”

    “马上通知他们立即赶来,前面去堵人”,季子强带头朝汽车方向大步走去。

    他们们刚转过弯,果然见前面好几百人拿着铁锨、木棒等朝这边过来,季子强他们抢先一步,在汽车前设置警戒,武平才带来的民警提前站成了人墙,阻挡对方的去路。

    列宁曾经说过:人最敏感的神经,就是利益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遭遇利益,有的人奉行“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狼性法则,利益的追逐,使他们不择手段、尔虞我诈,以致道德沦丧、灵魂走失、人性泯灭,有些甚至置国家利益、群众利益于不顾,变得凶残、贪婪,忘记了人之所以为人的重要品质——人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