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天亮之后,苏历羽默默的起来,烫热了牛奶,炕好了鸡蛋,陪着季子强吃完了早餐,她其实还有很多的话想给季子强说,但都不知道该怎么来讲,或许,季子强昨天的断然拒绝已经让第一次想要含苞开放的苏历羽受到了伤害。

    但季子强没有办法,他只能这样。

    离开的时候季子强没有让苏历羽开车送他,他扶着苏历羽的两只肩膀,笑了笑,说:“你昨晚没有休息好,你的眼圈已经有点肿了,再睡一会。”

    “你不让我送你?”

    “我打车吧,不想让你在辛苦一趟。”

    苏历羽就看着季子强离开了,看着他慢慢的消失,于是,苏历羽的眼中就留出了委屈的泪水。

    离开省城,季子强一路几乎都在睡觉,昨天夜里他实际上也没有休息,他怕自己闭上眼,睡熟之后会在梦里对苏历羽动手,这样的梦季子强经常做,在很多的时候,季子强自己都分不清梦里和现实多底那个更清晰。

    回到新屏市的时候,刚刚中午230多,政府也才上班,季子强给江可蕊打了个电话,报了个平安,就直接到了办公室,两天不在办公室,事情又堆了很多,秘书小赵过来把最近两天的重要一点的事情一一给季子强汇报了一次,但季子强听的恍恍惚惚的,他总是集中不起精神,心里又很多事情乱糟糟的。

    季子强挥挥手:“小赵,算了,我一个人在办公室坐一会,手上的事情先放放。”

    小赵就不再说话,帮着季子强添上了水,轻轻的关上门出去了。

    季子强需要很好的思考一下,这次的省城之行在目前来说还是比较满意,可是终究事情并没有定论,季子强不管怎么都还是有点心慌意乱的感觉,应该说以目前的状态,季子强已经有六七分胜算了,省委王书记的支持,再加上苏副省长等人的默认,那么仅仅是季副书记的势力是抵挡不住大势所趋的走向。

    现在的问题就是苏副省长会不会按自己预计的那样来做呢?这一点季子强不敢绝对担保,每一天局势都在变化,每个人的心态也会时刻改变,假如在很短的时间里苏副省长处理掉了那块石壁,他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那么他对自己提升不仅不会支持,而且还会成为更大的阻力。

    这样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所以季子强无法安心工作。

    但他没有太多的时间来想这些问题,一会北区的区党委书记卫明辉带着一个棚户区改造方案的修订意见书就找上门来:“季市长,你看看这个方案怎么样?”

    他一进来就大嗓门的叫了起来,季子强打住了刚才的思考,站起来客气的让卫书记坐了下来,小赵也帮着倒上了水,季子强很体贴的看了看卫书记头上的汗水,说:“小赵,把冷风调大一点。”

    北区卫明辉书记就连连说:“没事,没事,坐一会就好了。”

    季子强接过了他的修订方案书,认真的看了起来,这次的棚户区改造修订方案还是比较靠谱,制定的方针是,“三坚持三结合”,坚持政府主导与市场运作相结合,坚持棚户区改造与廉租房建设相结合,坚持改善环境与发挥效益相结合采取“政府拆迁、净土出让、划片招商、分类出让”的推进模式,实行“市场化运作,政府兜底”,统一进行重建安置。

    季子强还注意到,这个方案对下岗职工*和争取了多项优惠政策:其中,一个最普惠的政策是北区财政分五年拿出一千四百万,解决化肥厂下岗职工每人每个工龄一年1000元的工龄补偿积极向上级申请解决“老工伤”工伤保险政策。

    对于已在片区内居住而确定无房的下岗职工,经公示无异议的,可享受“优先购买60平方米左右的经济适用房”或“领取廉租住房补贴资金或居住廉租房”政策。。

    季子强看完之后,感觉还是很不错的,基本是按照了自己的意思,这样一来,季子强就有点蠢蠢欲动的想法了,他对北区卫明辉书记说:“要不我们现在就实地再去看看?”

    卫明辉书记有点惊讶的说:“现在啊,这外面热的烧锅一样,我到没什么,但季市长你?”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走,现在就去看看。”

    卫明辉书记还能怎么办,他也只能站起来了,要在几个月之前,说真的,他才懒得伺候季子强呢,自己好歹是个区书记,比起季子强也不低多少,给你点面子就算很不错了。

    但至从庄峰这件事情之后,新屏市的官员门越来越对季子强有了敬畏之心了,这小子真的有点妖孽的劲大,他那份狡诈和老辣,让所有干部都是心有余悸的,没有人愿意触他的霉头。

    季子强和北区卫明辉书记也没有通知其他人,两人坐了一辆车,悄悄进了棚户区和居民座谈,这也算是微服私访吧。

    他们从北边进去,这里属于原来的城郊村,区化肥厂所在地,这片的居民多是下岗职工,以筒子楼居多,一户三十四十平米,一家三口甚至五口六口挤在狭窄的空间里这里曾经闹出一条令人闻之心酸的冷笑话。

    据说化肥厂破产后,许多老职工生活没有着落,儿女也大了,要结婚生子,一家人还是那么大一点房子共处,新婚夫妇**,夜夜**,刺激得隔壁的老两口老树芽,*萌动,年龄大了,不好意思像儿子儿媳一样肆无忌惮。

    两老人憋得没办法,就在附近的小旅馆开了房间做事,不曾想公安局扫黄,正好被逮个正着,女人急得差点跳楼,被警察一把抱住,才免遭悲剧发生,旁边一小警察冷笑道:“想死?没那么容易”。

    上下看了看,讽刺道,“我说大娘,你现在还出来干这个,什么价码啊?”

    老爷子大吼一声,上前就抓住小警察扇了一耳光,周围的警察一拥而上,拳打脚踢,老头气息奄奄,被拖到派出所登记、教育、罚款。

    女人开始怕羞,到这时候也不得不说实情了,警察当然不相信,打电话问居委会,居委会对化肥厂的职工不熟悉,后来闹得全厂工人都知道了,在原老工会主席的鼓动下,几百名工人拥进了派出所,差点闹出人命。

    最后由公安局出面调解,赔偿部分经济损失,派出所长亲自登门赔礼道歉,打人的警察被开除而告终。

    季子强和卫书记刚刚走进楼区,就被一户居民老大爷认了出来,因为季子强现在是风头甚劲的热门人物,那老头又是一个电视迷,还专门爱看新屏市的电视,所以让季子强的明察暗访很快就暴露了。

    不过老大爷还是很热情的,拉着他们进屋子喝水。

    “季市长,你终于来了,我们盼你盼了很久了”老大爷白发苍苍,一脸的热情。

    季子强心里一暖,想不到这里的居民这么好,急忙说道:“大爷,我们政府工作没做好,让大家现在还住在这样的地方……”。

    老头一边叫老伴沏茶,一边回答:“不怪你啊,你刚刚来新屏市才几年啊,你在年初人代会上的报告我认真听了,实在啊,把棚户区改造放在十件民生工程的首位,我们老百姓有盼头了”。

    他说着从旁边拿出一张新屏日报,说道,“最近的报道我是一字一句认真看了,还给厂里的职工宣传了政府十件民生工程,政府的发展思路,机关的作风建设。”

    大爷只管热情的说,季子强一直没机会问他,看他讲话的水平,估计是原化肥厂的一个领导,趁着他换气的空挡,季子强问道:“谢谢大爷啊,老人家今年高寿啊?”

    “七十二了”。

    “呵呵,身体不错嘛,大爷贵姓啊,在化肥厂做过领导吗?”

    “我叫张宝军,过去是化肥厂的工会主席。”果然是领导,季子强庆幸找对了人。

    “失敬,是老领导了”,季子强示意秘书小赵做好记录,问道,“我们今天来是了解这里的真实情况,化肥厂破产后,职工的生活状况、就业、子女、住房怎么样?对这次市委市政府改造棚户区有什么好的建议和意见?张大爷,你是党的老干部了,我相信你反映的情况,越真实越好,情况了解越准确,工作就越顺利啊”

    “我知道,季市长,你等等,我给你再找几个人来”,老头回头吩咐老伴好好接待季子强他们,不可怠慢。

    他老伴知道季子强是市长,手足无措,像第一次当小媳妇样站在一旁,等季子强吩咐,季子强立即站起来,招呼她坐下,拉了一会家常话。

    不一会,张老头就回来了,屁股后跟了三名和他差不多的老人,季子强起身让座,张老头把三人逐一介绍了,杨子容、邱继刚、董承锐,和中国三个英雄名字很贴近。

    季子强看大家有些拘谨,笑道:“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剿匪英雄今天都到场了啊,我们这是群英聚会嘛”大家都笑了。

    张宝军说道:“季市长是来了解真实情况的,你们都是老党员,党员就得实事求是,说你们心里想说的,把咱们平时了解的厂里的情况、这片居民的要求都提出来。”

    “是啊,我们非常想听你们反映最真实的情况,下一步工作才好开展”季子强鼓励道。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杨子容道:“我先说,政府改造棚户区这是给我们办的一件大好事,三代人都盼望着呢既然是好事就得把它办好了,关系着厂里还有周围几千人的福利问题,我们化肥厂虽然破产了,倒闭了,但为国家作的贡献还是要认账的,如果没有那些年厂里支援农村建设,中国这么多人怎么能养活?……。”

    张宝军提醒道:“老杨,别说陈谷子烂芝麻,说点实在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