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还拿了两个金杯各自倒了半杯放在季子强和苏历羽的面前,季子强很是大吃了一惊,他很想问,这是不是免费的,但他没出声,只是憋在心里面,也没敢去碰它,那些小吃上来了,它那所谓的小吃,居然就是那最低消费的鲍翅,燕窝。(品&书¥网)!

    季子强见到了这些,本来热烈的心情一下子跌进了冰谷,心里很是不爽,怎么能这么离谱,贵成这样。

    季子强问:“为什么就把酒开了,还要这最贵的一种?”

    招待有点惊讶的看了季子强一眼,说:“这位小姐每次来都是喝这种。”

    季子强就看向了苏历羽,苏历羽微微一笑,说:“喝吧,我请客。”

    季子强脸上一红,人家苏历羽是不是看出来了自己没钱啊,这事情搞的,不过自己身上是有个卡的,上面好几万元呢。

    那就喝吧,季子强陪着苏历羽慢慢的喝了起来,说实话,这样的酒真是难喝,就和碘酒的味道差不多,虽然季子强从来没有喝过碘酒,但感觉就是那样子。

    苏历羽就那样看着季子强,慢慢的喝着酒,听着音乐,她时而神情自若,时而若有所思,不经意间欲言又止,像是回忆着往事,神色间不禁闪过一丝黯然,她不时地将过肩的黑发向后拨弄着,一对精致的水晶耳环若隐若现,淡淡的流光游走在耳畔白皙的肌肤上,似有似无地辉映着泉水般明澈的眸子。

    “嗜酒的女人,要么沧桑过,要么颓废,我这么认为。”季子强笑着说:“不过你还没到沧桑的年龄,不会是想要颓废了吧?”

    “你可以认为我是故作沧桑和假装颓废。”苏历羽回应道,“我可没有嗜酒,那是两码事。”

    季子强举起杯子自己呷了一口,“我还听人说,一般的女人不喝酒,喝酒的女人不一般。”

    “哈哈……哈,两人一瓶酒,又不会喝醉,至于你这么说吗……”苏历羽笑得很放肆,便玩笑道:“我也听人说过,不抽烟的男人就像抽烟的女人一样讨厌……”。

    接着她又大笑起来,丝毫没有矜持。

    季子强也哑然失笑,苏历羽将酒杯举起在眼前微微晃动,那美妙的液体便攀援着水晶般的杯壁,泛起层层醉人的波澜,赏心悦目。

    “透过酒杯,看这个扭曲的世界,谁能分辨出它和现实之间哪一个更可信呢?”苏历羽意味深长地说,眼神透出一丝淡淡的感伤。

    渐渐地,苏历羽和酒在季子强眼中融為一体,酸涩里蕴含着香醇,那感觉直透心底,耐人寻味,一个表面看似单纯的年轻女子,心智却如此成熟,究竟怎样的人生阅历,才让今日的她,心头似乎充满着无尽的沧桑,季子强为此陷入深深的沉思……。

    后来苏历羽还是喝醉了,季子强很难判定到底苏历羽是不是真的醉了,但没有办法,他不可能在夜里12点的时候丢下苏历羽一个人离开,何况她还带的有车。

    季子强用几乎是抱的方式,才把苏历羽塞进车里,他开上了苏历羽的车,季子强第一次觉得,夏夜的凉风,阵阵袭人,酒吧里虽泠爽,却没有这扑面而来的飘意,把人扰得头晕,可能今天真的有些喝多了,开车都不知道行不行了;失控的夜晚。

    季子强侧眼看旁边的苏历羽,她的表情,似笑非笑地,依然一副从容,倦怠模样,可他却已经步调微乱、心神不定了。

    还好,季子强记得上次的道路,没有走多少冤枉路就到了苏历羽住的地方。

    停下了车,季子强还是不能让苏历羽自己走路,她能站起来,但脚步晃悠的厉害,季子强感到搀扶着她,比自己抱着她还要费劲的多。

    他们总算上了楼,把苏历羽放在床上的那一刻,季子强才算是解放了,但解放之后的季子强又面临了一个更大的麻烦,这里是郊区,在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了车,他有点傻傻的发现,自己或者是掉进了苏历羽一个桃色的圈套中。

    今晚睡眠问题怎么解决,是坐这么一晚上,还是走路回去,走路大概要走到几个小时吧,那就开上苏历羽的车先回去,但自己喝的酒也不少,刚才短距离开了一会,都感到有点迷迷糊糊的,这开回酒店,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季子强正在考虑着,苏历羽却拉住了季子强的胳膊,说:“你不要走,不要走。”

    季子强挣脱开苏历羽的手,但苏历羽又说:“很晚了,你睡觉吗。我个子小,我睡小沙发,你来睡床吧。”

    苏历羽吧嗒着大眼睛看着有些困倦的季子强。

    季子强犹豫着说:“不行,怎么能够让你睡沙发呢?你睡床吧。”

    季子强怎么忍心一个小姑娘窝在一个一米五不到的小沙发上睡一夜呢。

    “不,你要我睡床就是想占我便宜。我不睡。”苏历羽耍赖道。

    一句话把季子强噎的说不出半句话,季子强只能是暂时投降了。

    “那你给我条浴巾,我要洗澡。”苏历羽开始有些使小性子起来,季子强最怕这种会撒娇的女孩了,所以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季子强只能都照办。

    不过今天季子强也确实很累,又喝了不少的酒,在苏历羽洗澡的时候,季子强就到了外面的沙发上,一头扎下去,躺着躺着就呼呼睡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季子强突然感觉腰部一阵冰冷,立即从美梦中惊醒,翻身坐起的一刹那,差点就被眼前的画面吓的滚下沙发去。

    只见苏历羽正身披浴巾,坐在自己沙发上,虽说她把浴巾从她脖子上往下裹满了身子,但是还是看的季子强汗毛直竖。

    只见她清洗过后显得更加精致的面庞清爽透亮。一双清澈见底的明眸直勾勾的看着他,微微有些湿的长发柔顺的散落在身子前后,如潺潺的泉水从浴巾上面淌过。一双如白藕般剔透的双臂紧紧抓着胸前的浴巾口子,包的严严实实,没有露出半丝风景,而盘腿而坐的雙腿却几乎完全暴露在外面,只有浴巾垂落的地方被遮盖住了,正是她圆润的膝盖顶住了季子强的腰部才把他惊醒。

    看着眼前如此装扮的苏历羽,季子强急忙往墙角挪了两步:“你这是做什么?你是不是想睡沙发上?那我马上下去。”

    “我,我不要你下去。”苏历羽见季子强醒来,刚刚还清澈的脸上立即漾起了两团红晕,颜色越来越深!没有几秒钟功夫就整张脸都红透了。

    “那你想做什么?你是不是累了?那你好好休息,我去看会电视。”说着季子强恍然大悟的准备起来,离开沙发。

    “不要。”说完,苏历羽松开正紧紧拽着浴巾口子的双手,把正要下沙发的季子强给往里推了一下,试图阻止他下去。

    就在松手的一瞬间,苏历羽两山之间深深的沟壑一览无余,两丝雪白的弧形边缘被勾勒的如此完美,山沟两边的山坡上闪着健康圆润的光泽。季子强一下就给吓愣住了,这丫头到底想干什么?她刚刚还说不允许自己欺负她来着。

    “季子强,你是不是嫌弃我?”这时候,清脆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这种干净又单纯的声音简直是让人无法抗拒的想回答她,可是又找不到合适的话。

    “你是不是真的嫌弃我?”苏历羽见季子强没有回答,继续问道。

    “不,不是。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你是好姑娘!”季子强咽了一口唾沫,又朝里面靠了一下,发现再也挪不进去了。

    “那你为什么要躲我?”苏历羽突然和他睡觉前的样子判若两人,季子强简直有点恍惚,自己到底是在做梦,还是在现实中。

    “可是,可是我已经结婚了。”季子强见她不依不饶,只能把这个理由搬出来了。

    “我不管,我就是喜欢你。”

    看着眼前的苏历羽,季子强心中多少有些悸动,哪个男人见了如此娇人不动心?说不动心那是假的,只是季子强此时顾忌的太多。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女人,自己也不能去耽误了苏历羽这样一个冰清玉洁,美如仙子的女孩,她应该找一个比自己更好的依靠。季子强一直在心中做着强烈的思想斗争。

    “你为什么还不说话,我不漂亮?还是你觉得我今天这样太过分主动了?”苏历羽质问道。

    “不,不是的,你是好姑娘。我不希望你受到任何伤害。”

    季子强被咄咄逼人的苏历羽弄的有些头疼,其实他现在早已经被弄的意乱情迷,男人的方刚气血早已经蹿遍全身,可是他真不忍心在白纸上画上第一道印子,因为这第一笔开头要是画不好,会影响整幅画的美感!

    “你是担心我太开放是吗?可是你是我第一个动心的男人呀,我从来没有过像今天这样的举动。是你让我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感觉,我才做出那么冲动的事情。”苏历羽涩涩的说,说的季子强的心都似已经被鸡爪给挠碎了。

    就在这个时候,苏历羽松开了手,一下子,她整个美妙的身体都显露在了季子强面前,季子强能做的就是迅速抓起浴巾就给她重新披上了,就在披上浴巾的一刹那,触碰到了她肩膀上*无比的肌肤。

    这种感觉就像触电一般让人心惊又悸动!季子强一颗心跳的已经远远超过了正常速率,眼前的女子,就如一片还未被开发的土地,急需有人播种施肥,好长成一片丰收的沃土,让主人收获无尽的硕果和花蕾!

    两人都不说话了,苏历羽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她缓缓的靠在了季子强的身边,就这么背对着他,侧卧时的苏历羽实在是把完美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肩臀的高度都在一个水平上,细细的腰肢似乎一把就能掐完,远远的看去,整个人就像是一个侧卧的花瓶一般婀娜多姿。就这样,他们谁都没有和上眼睛,彼此都在压抑着自己,直到晦涩的黑暗中,从外面的窗户上透过一丝朦胧的月光,四周安静的出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