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副省长有点沮丧起来,他正要说话,就听门口传来的声音:“李啸岭,你跑我家来做什么,又来骗我老爹的什么好处了?”

    说着话,苏历羽就走了进来,就见她一条浅色连衣裙,戴了一条圆润的珍珠项链,凹凸的身体曲线外惹眼,渾圆的胸口撑起薄薄的衣料,睡着呼吸微微的颤动,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纤细的腰肢充满了美女的韵味,白皙的脸庞透着晕红,有一股少女特有的妩媚,双眼仿佛一汪秋水,嘴角总是有一缕淡淡的笑容,黑色的长发柔顺亮泽,如柔軟的瀑布披洒在秀肩上。(品&书¥网)!

    她大大咧咧的进来了,但一下就张大了嘴,受惊了一样的看着季子强,一下不知道说什么话了,她的脸也红了,为刚才自己的咋咋呼呼没有淑女的样子而羞愧起来。

    二公子倒是没觉得什么,哈哈的一笑,说:“苏大小姐啊,你就不能把我往好一点的方面去想吗?我哪次来是骗苏伯伯的。”

    苏历羽没有理他,就是哼了一声,就走到了季子强的面前,说:“嗨,你怎么来了?你怎么来了?”

    “额,我和啸岭兄弟过来看看苏省长和你的。”季子强摸鼻子说。

    “那你来省城了也不给我说一声,我要是今天在多加班一会,不是就遇不到你了吗?什么人啊,不行,不行,一定要讨个说法。”

    季子强就笑笑说:“我以为你在家里,所以。。。。。。”

    “少来,你就装吧,你和他经常在一起,迟早会学坏的。”苏历羽指了一下二公子。

    二公子就急了说:“苏历羽同志,咱们不带这样说话的,你说他就说他,怎么把我扯上,我躺着也中枪啊。”

    苏历羽还要说话,苏副省长就咳嗽了一声,说:“没规矩,坐下说话。”

    苏历羽嘻嘻一笑,就在苏副省长的身边坐下了,一下就看到了那个锦盒,丝丝的一笑,对二公子说:“这不会是你来求婚送的戒指,耳环,项链什么的吧?”

    二公子一口水差点没有喷出来,说:“真能想的出来,太佩服你的想象能力了,这是季市长给苏伯伯带来的一块石头,可惜啊可惜,苏伯伯是一点面情不给啊。”

    苏历羽就拿过来锦盒,打开一看,果然是一块玉石,她很亲昵的靠了靠苏副省长,说:“老爸,这样不好吧,你太不给季市长面子了,季市长不仅是啸岭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好朋友呢。”

    说着话,苏历羽就撇了季子强一眼,见他也正在看着自己,苏历羽的脸上就是一片桃红升起,有点忸怩的说:“季市长,你就没给我带点什么礼品啊,还说来看我的。”

    季子强看到苏历羽这种女儿情浓的姿态,心中也是一阵的荡漾,忙稳定了一下心绪说:“我怕自己的眼光不好,给苏大小姐买不好什么礼品,你看看,就这块石头,苏省长都批评我了好一会呢。”

    苏历羽就看了苏副省长一眼,说:“真的啊,你真的不要?”

    苏副省长有点为难起来,他一但拒绝了这个东西,那么说不定季子强回到新屏市就会组织一次反击了,因为按自己对季子强的理解程度,他恐怕等不及新屏市的市长人选出来,就会发动进攻,换着是自己,自己也会在这个时机展开攻势的,因为打击了自己,说不定还能挽救本不可能成为市长的危机。

    但是收下吧,刚才自己说的那样声色俱厉的,这老脸是挂不住。

    苏历羽见苏副省长没有说话,就一笑,说:“那好,你不要我就收下了,权当是季市长送给我的礼品了,老爹,你不会反悔吧。”

    苏副省长就一下轻松了,他朗声的长笑几声说:“季市长啊,你看看怎么样啊,能不能送给我这个傻女儿。”

    季子强刚在绷紧的神经在这一刻也全部放松了,他明白,苏副省长已经妥协了,他不会在给自己设置障碍了,那么,单单是季副书记一派的阻力,恐怕已经难以阻挡自己坐上新屏市市长的位置。

    季子强也哈哈一笑说:“要是苏大小姐不嫌弃,那就拿去把玩吧,也算我没有完全丢掉面子。”

    二公子嘴里嘟囔了一句:“几十万的东西送给一个不懂行的人把玩?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苏历羽一听二公子的嘟囔,就一把揪住了二公子的耳朵,说:“你嘟囔什么呢?不就是一个破石头吗?要是你送来的,你信不信我给你摔了。”

    二公子一面喊着:“你丫的放手,你摔,你有本事摔。”

    苏历羽松了手,说:“你让摔我偏不摔,而且这是季市长的礼品,我为什么要摔。”

    苏副省长现在也放松了心态,从季子强刚才笑容中,他也看出了季子强理解了自己的意思,所以就恢复到了常态之中,嘴里说了几句苏历羽,让他们也都安静了下来。

    “子强同志啊,新屏市的工作下一步还要抓紧一点,特别是工业改革和高速路这几块,应该是重中之重,对了,你们还有一个棚户区的改造工作,时间不等人啊,这一晃大半年就过去了,下一步新屏市的工作搞不上去,我可是要拿你是问的。”

    季子强马上就换上了最初的那副谦恭,客气,怯懦的表情说:“一定,一定的,这个请苏副省长放心,我的全部精力都会放在这几项工作中,排除其他的干扰。”

    苏副省长就点了点头。

    大家在说几句闲话,苏副省长就揉了揉眉头,说:“嗯,好吧,我也要休息了,今天就这样吧,季市长,你回去之后搞个工作规划,到时候给我传一份看看。”

    “嗯,嗯,好的,我一定尽快的落实苏省长今天的指示。”

    苏历羽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说:“你们俗气不俗气啊,好好的气氛都让你们两个搞坏了,特别是你季市长,怎么还能有这样的一副奴颜媚骨的表情,想不到啊,想不到。”

    不要说他想不到,就是此刻的二公子也是想不到的,作为二公子这个人,本也不是愚昧的人,他谈不上绝大的智慧吧,但小聪明还是有,他就奇怪了,刚才气氛那样紧张,沉闷,但不知道从那一个点开始,就有了转变,这个转变还很微妙,自己看不出,也摸不着,但绝对的,季子强和苏副省长都有了一种奇异的变化。

    是的,也只有季子强和苏副省长两人知道,其他的人看不清,想不明的。

    季子强在告别苏副省长的时候,苏历羽也站了起来,说自己也要走,顺路把季子强送回去,二公子还想帮季子强在给苏副省长美言几句,所以就没有离开,季子强也只好跟随着苏历羽一起出了门,而门里苏副省长却有点忧心忡忡的看着苏历羽离开的背景,自己的女儿自己知道,她今天过于热情,也过于温驯了,显然,她对季子强有太多的好感。

    但这样的事情苏副省长却无能为力,他不好劝阻女儿,因为本来事情都在朦朦胧胧之中,说破了只怕更不好办。

    季子强其实心中也是有一点感觉,但在这个时候他一样的无法回绝苏历羽的热情,他只能上了苏历羽的车:“谢谢你,对了,你还在外面住?”

    “是啊,这里距我单位太远了,而且每天家里人来人往,看着烦心。”

    季子强有点汗颜,自己不是今天也找到了苏副省长家里吗。

    或许苏历羽在说过这话之后自己也有点警觉了,就笑笑,说:“当然,不包括你在内啊。”

    季子强自嘲的笑笑,说:“送我到招待所就可以了。”

    “那不行,我们一起喝一杯。”

    “现在啊,算了,我还准备明天返回新屏市呢?”

    “你看看你这人,太不绅士了吧,对女孩的邀请怎么可以拒绝呢?”苏历羽不满的说。

    季子强苦笑一下,这个女孩子在性格上也是很倔强的,自己还是不要惹恼了她。

    车子一直往前开,晚上的省城没有了白天的拥堵,车速很快,季子强就感到已经跑出了市区:“我们这是去哪?”

    苏历羽现在的情绪很愉快了:“在我住的附近有一个很不错的酒吧,我们去坐坐。”

    “奥,只是一会我回来就太远了。”

    “怕什么,怕走夜路?还是怕遇到劫色的?”苏历羽嘲笑着季子强。

    季子强摇摇头,没有接话了。

    这已经到了上次二公子带着季子强来接苏历羽的附近,苏历羽把车开到了路边一个酒吧的门口,用流离的眼神看了季子强一眼,说:“就这了。”

    她率先下了车,季子强也只能下车。

    走过来,苏历羽就挽住了季子强的胳膊,用饱满的胸部压制着季子强想要收回的手臂,走了进去。酒吧的装潢给人一种复古高雅的调调,柔和的灯光,富有设计感的桌椅,虽然给人一种尊贵的感觉但也不缺乏休闲时尚的元素,吧台后方的酒柜上摆满了各式玲琅满目的洋酒,葡萄酒,季子强来到酒吧大堂内,发现周围灯光朦胧,也没什么人,不像季子强想像中的那么慾望绽放,歌舞笙华,大概是因为今天不是周末的缘故吧。

    这时候有个男接待见到了苏历羽和季子强,把他们当上宾接待,他把苏历羽两人引进了一间比较大的房间,进到房里面,那气派,就像宫庭式的布置,金光闪烁,十分夺目,季子强在一个中间座位坐下来,那档次,真的不得了,季子强一坐下去就不想起来了,感觉自己成了皇室贵族。

    “先生,女士,你先坐一会儿吧,我马上为你安排。”男接待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季子强看到桌子上有个本子,上面写了一些收费项目,xx洋酒,2千2百20元一瓶。其中血燕展翅,爆炒鲍鱼,为最低消费300元一碟。。。。。来不及细看,那个男接待进来了,季子强见到他手里居然捧着支xx洋酒,看到酒上面还标着年份和价格,就是季子强刚才目录看的那支最贵的,但是他没经季子强允许,两话没说,噗的一声就拿工具把它打开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