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行啊,你是不是想试一下?那没问题?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efefd”说着话,二公子拿起电话:“苏伯伯啊,苏历羽在家里吗?这疯丫头,又跑哪去了,嘿嘿,我想一会去看看你,好好,那我一会就过去。”

    放下了电话,二公子对着季子强眨眨眼说:“一会去了我帮你说,对了,我车上刚好在新屏市收了一块玉石,等会你拿上给他。”

    “这不好吧,多钱?”季子强客气了一句。

    二公子一笑,说:“不要问多钱,你只要知道,你买不起就行了。”

    季子强本来是想客气一下的,现在一听如此贵重,就忙说:“那不成,那不成。。。。。”

    “你拉倒吧,什么不成,不成,你非要看着那位置让一些无能之辈坐上去你高兴啊,你高兴我不高兴,反正你也不知道价钱,而且你不给他,我也要给他的,本来这块玉石我就是给他老人家淘的,你担心个毛啊。”

    季子强想想也就只好如此了,自己总不能空手过去吧,但现在自己还真的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那就借花献佛吧。

    这顿饭吃了二公子将近上万元,出来之后,坐上了二公子的车,季子强有点担心的看看二公子说:“你喝了那么多酒开车啊,怎么样?万一查到麻烦。”

    “且,就是半瓶红酒,打个鸟紧,别的不敢说,在省城,就算遇上了不认识的交警,我把驾照给他,明天一早我眼睛睁开的时候,他绝对会送到了我跟前来。”

    季子强也知道,这不是二公子乱说的,随便那个公安局,公安厅的领导,二公子都是很熟悉,不过季子强还是问了一句:“你有驾照吗?”

    二公子愣了一下,呵呵的笑了,说:“你还别说,我从来都不带驾照。”

    两人一面说着话,就到了省委家属院,只需要二公子闪了一次灯,那大院的横拉门就很快的打开了,二公子几乎车都没有停,直接开到了后面的常委楼。

    车停在了苏副省长的小院门口,二公子就从车上拿出了一个锦盒来,借着车里的顶灯,打开了锦盒,季子强是不太懂,但见这玉石呈现奶黄色,晶莹、明洁,美丽,看着很是赏心悦目。

    季子强打眼一看,就知道此玉一定不错,他还知道,玉在人们的心目中总是把许多美好的东西都用“玉”字来形容。我国有“玉石之国”的美称,早在公元前5000年的河姆渡文化时期,我国就已出现了玉璜、玉珠等玉器,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玉文化。

    在《尚书》《山海经》《禹贡》等古籍中都有记载,相传在远古时代,中华民族的祖先黄帝就以玉分赐给部族首领,作为享有权力的象征。许多帝王的“传国玉玺”也都是用玉刻制的。历史上“和氏璧”的故事,就是崇玉精神的文化体现,自古以来,它一直笼罩着神秘的色彩。远古的人类曾将玉琢制成武器和工具,后来开始崇拜玉器。

    二公子就把锦盒递给了季子强,带着季子强下车进了苏副省长的小院,到了门口按动了门铃,一会就听到踢踏踢踏的声音传啦,一个40多岁的大嫂就开了们,很客气的说:“啸岭来了,苏省长在等你呢。”

    二公子也随口的叫了一声张嫂,就走了进去。

    季子强打眼一看,苏副省长的客厅几乎和过去江可蕊家的差不多大小,装修上也有很多雷同的地方,不过苏副省长更爱字画,古玩,所以在客厅里到处都是字画,特别是靠墙的地方,还有一个实木做就的格架,上面林林总总的放了很多瓶瓶罐罐,碗碗碟蝶的,自然也有不少石头。

    不过季子强发现了一点,这个客厅里没有任何的植物,这或者和苏副省长的性格相关,他应该更喜欢古老的东西,更喜欢那些历史长河中久远的东西吧。

    苏副省长坐在沙发上,正笑呵呵的看着二公子走进来,但蓦然间却在二公子的身后看到了季子强,苏副省长眼中就闪过了一抹错愕,这小子怎么来了,脸厚啊脸厚。

    不过他也没有让心中的不快展现出来,依然笑着说:“啸岭啊,你怎么和季市长遇上了,哈哈,都过来坐,张嫂,给他们泡点茶水。”

    二公子很随意的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看看有点拘谨的季子强,就拉了拉季子强的裤脚,说:“坐啊。”

    季子强没有理睬二公子,很客气的给苏副省长先问好了一下,说:“今天到省里来办点事情,刚好遇上了二公子,就一起来拜访一下苏省长。”

    苏副省长看着茶几上的杯子,连正眼都没有抬一下,嘴里打个哈哈:“奥,奥。”

    季子强在二公子的旁边坐了下来,等张嫂把水倒上,二公子给季子强使个眼色,季子强就拿出了那块锦盒,说:“苏省长,我来的匆忙,也没有其他的什么东西好带,不知道这个能不能入苏省长的法眼。”

    苏副省长不得不抬头看看季子强,也看了一眼季子强的盒子,不用说,这样的包装,肯定是石头,不过苏副省长却有点犹豫起来,这个季子强今天绝对不是随随便便来的,他定然是为了新屏市市长的位置,这可不能大意了,就算他送来的是一块金刚石,自己也不能要,更不能让他当上市长。

    苏副省长就说:“怎么?季市长也学会送礼了?”

    季子强一下有些个尴尬了,倒不是说季子强过去没有送过礼,想当年季子强当小干部的时候,送礼送的好的很,但像今天这样,明明知道对方不会领自己的情,还这样巴巴的送东西,这到真还没有试过,他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苏副省长就冷笑了一声,扭头不再理睬季子强了。

    季子强拿着这个锦盒,送也不是,收也不是,就僵在了那里。

    二公子一看,心中暗道:“求了,这季子强怎么和苏副省长关系如此恶劣,今天只怕有点麻烦,但不管多麻烦,自己要帮季子强顶着。”

    他就呵呵的笑着,说:“苏伯伯,这玉石我刚才看过,确实很不错的,但不知道我看的对不对,你帮季市长看看吧,谁说送你了,看你紧张的样子。”

    二公子这样一说,苏副省长就真的有点不好推辞了,对这个小子,苏副省长真的是眼瞅着他长大的,还是很有点感情,既然今天季子强是他带来的,苏副省长多少要给他留个情面,所以就慢慢的转过了头,说:“我老眼昏花的,季市长的东西我哪看的清楚啊。”

    这显然是一语双关,在讥讽季子强当初了两面派手腕。

    但说归说,当二公子接过了季子强的盒子,递过来了时候,苏副省长还是伸手接过,打开了,这一看,苏副省长眼中露出了一种欣赏的光彩,他反复的看看,玉石是原石原色,以现在优质老坑种玉石,因产量越来越少之故,很是值钱。

    据现代科学测定,玉材本身含有多种微量元素,如锌、铁、铜、锰、镁、钴、硒、铬、钛、锂、钙、钾、钠等,它的疗效已在外科独占鳌头,它曾是我们祖先防治疾病的武器,也曾长期作为养生防老和炼丹术的主要药物,现在用于肿瘤治疗更显示出异乎寻常的作用。

    从药物学角度来讲,长期配戴自然矿物可以补充人体不足的元素和微量元素,吸收或排泄过剩的元素和微元素,使人体保持一个特有的正间值,比如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