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在离开了王书记的办公室之后,心中还是有点失落的,从王书记很为难,也很不确定的语气中,季子强知道这次自己恐怕是很难抢上这个新屏市市长的位置了,在北江省,没有谁能抵挡的了季副书记和苏副省长等人的联手夹击,是的,不管是谁,就算王书记也没有办法。

    假如说季子强还有一点点的安慰的话,那就是至少这次自己对王书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而王书记也没有推诿和拒绝的意思,这也就是说,自己从现在起,自己已经成功的转移了阵营,投入到了王书记的麾下,有了这个强大的靠山,短时间内,只要自己没有太大的问题,应该是没有危险的。

    回去之后,天还早的很,实际上和王书记的谈话还不到半个小时,季子强想想也没有其他的事情了,也就准备离开省城,虽然是请过假,但家里不管是工作,还是私事,都还很多,你别说,才一天没有看到那个小家伙,季子强心里就有了一份牵挂。季子强拿起电话给家里打了过去:“可蕊,起床了,起床了,太阳晒到屁股了。”

    “闹什么啊,我早就起来了,现在能睡懒觉吗?小坏蛋和你一样,真是太精神了。”

    “呵呵呵,那你让他叫爸爸。”

    江可蕊嗔笑着骂了一句:“滚蛋,你这么小的时候也会说话啊。”

    季子强又说:“那你让他随便的喊几句吧,哭一声让我听听也可以。”

    “这好好的怎么哭。”

    “你掐他啊。”

    “滚犊子吧,等你回来你自己掐,不和你扯了,我要给他喂奶了。”

    季子强就不知羞耻的说:“我也想吃奶了。”

    江可蕊就嘻嘻的笑了,说:“那我把妈叫进来,你自己跟她说。。。。。。”

    额,季子强无语了。

    刚挂上了电话,季子强就收拾一下,准备返回新屏市市了,但这个时候又接到了开发区刘主任的电话,他是汇报了一下开发区的工作,说有几个厂家在省城,现在联系不上,想到省城来跑一趟。

    季子强一听,这不是自己刚好在省城吗,就对刘主任说:“嗯,你先缓一下吧,我这几天要到省城去,你把他们的详细地址给我发到手机上,我去了帮你问问。”

    一会,开发区管委会的刘主任就把;两个厂家在省城的总公司地址发过来了,季子强看看时间还有,就下楼,开上车,找过去了。

    现在季子强基本也心情放松了,既然连王书记都已经感到为难了,自己也就不要去想那个什么新屏市的市长位置,自己有的是时间,还能等,机会总会找到的。

    这心态一好,人的情绪也跟着好了,所以到了那家公司的总部,找到了那个老板之后,季子强又恢复到正常的工作状态,他侃侃而谈,细致的询问,并对下面新屏市将要采取的一些措施给这家老板都清清楚楚的说明了。

    季子强把自己能用上的威逼利诱也都用上了,这个老板本来是不太重视这回事,他在新屏市的那个厂子已经停产几年了,就等着到时候转让土地,好好的捞一把。

    但现在季子强代表新屏市已经提出了警告,要是这个厂不能及时的开工,那就要赶快的转让,重组,在继续放下去,新屏市就要采取措施了,按过去的地价收回土地,这也不是不可能。

    这样谈了一个上午,总算是做通了这个老板的工作,这老板也同意下一步重视起来,尽快的重组这个厂子。

    中午厂家就招待了季子强一顿,也没怎么喝酒,因为季子强自己带的有车,在省城,季子强虽然也是不怕,但毕竟交警都不认识自己,万一抓住了,还得请叶眉来领自己出去,那才掉价呢。

    下午季子强有去了另一个公司,这个公司在省城的高新开发区里,可以说公司实力很大,这单单从外表就能看出来,在季子强表明了身份之后,当对方的那个老板听说季子强只是一个副市长的时候,他给予了季子强适当的轻视,说:“季市长啊,我理解你们新屏市的想法,但是你也要理解一下我们的难处啊,不是我不想动工,而是你新屏市目前很多地方不具备让我开工的条件啊。”

    季子强一听,人家这话说的真的就有点像领导了,本来那些词是自己准备用的,最后到让人家都用了,这是不是有点搞笑啊。

    季子强就又耐心的和对方谈了好长的时间,对方的口气是很牛的,后来季子强也慢慢的了解到,这个老板在省里的关系是很深的,对自己这样一个小小的副市长,今天还算客气的。

    看看最后谈不拢,季子强也是有等待以后在说了。

    这个老板也客气了一下,说让下面的经理陪季子强吃个饭,季子强心中冷笑,我难道是贪图你一顿饭吗,你也太小看我了,等着瞧吧,既然你这样轻视我季子强,我倒要看看,最后谁求谁。

    季子强拒绝了宴请,回到酒店好好的睡了一觉,这一觉睡的真是舒服,一直到二公子的电话打进来,季子强一看手表,也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

    “你在什么地方啊,季子强同志,我已经到省城市区了。”二公子咋咋呼呼的说。

    看看这实在也是躲不过去了,季子强就懒洋洋的说:“我在省政府招待所啊,你真赶回来了。”

    “那开玩笑的,兄弟我开车速度没说的,你等我,我过去接你,一起吃个饭,给你汇报汇报高速路工程情况。”

    “行吧,你到楼下给我电话。”

    季子强起了床,看看外面,虽然是夕阳西下,但还是感觉很热的,房间里倒是中央空调,一点都不热,可是季子强还是到卫生间冲了一个澡,换上了一套干净衣服,没等太长的时间,二公子就到了酒店。

    两人也懒得客气,说了两句就下楼去了,二公子对省城肯定是比季子强熟悉了,带着季子强就找了一个豪华酒店,对一个做着10多亿工程的老板,季子强是不用手下留情,更不用有所顾忌,该点红酒就点,该吃龙虾就吃,绝不嘴软。

    二公子可是很奇怪的,他和季子强也吃过好几次饭,今天见季子强如此不客气,就说:“老大,你该不是因为前些天大家把你冤枉了,你气不过,到我身上来报复吧。”

    季子强不屑的说:“你看看你,好歹你还是公子,不就是多点了几个龙虾吗,你都沉不住气了?”

    “靠,龙虾你今天随便点,吃饱,吃吐我都不说什么,只是觉的你今天不大对劲,在哪受刺激了吧?”

    这不说还好,一说又把季子强的情绪有撩拨起来了,季子强长叹一口气,望着二公子说:“不要提今天的事情,不然我真的还要点。”

    “你随便,不要吓唬我。”说着话,二公子‘趴’的一声,就把一张银行卡拍在了餐桌上,嘴里说:“这里面有三百多万,你今天能吃多少就来,看我皱一下眉头吗?所以我还就要问了,你今天怎么了,谁刺激你了。”

    季子强就东张西望的看了起来,说:“服务员呢?等我在要几只龙虾在说。”

    二公子也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后来季子强就说到了自己到开发区的经过,说那个老板如何如何的轻视自己,在最后还说:“这件事情啊,让我感触很多,要说这些年的工作,你二公子也是看到的,我季子强不是吹牛吧,应该算勤勤恳恳的,可惜,有时候勤恳,认真,踏实却未必有用。”

    这话是季子强有感而发的,自己眼看着一个机会,就这样又擦肩而过了,虽然自己的心态够好,但到底还是有点遗憾和失望,不知道接下来的新屏市市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到底以后好不好配合工作,这些林林总总的问题,让季子强心情郁闷起来。

    二公子一听,心中就有火了,说:“你说一下,到底是那家企业,还把他反了,明天我就找人整他一下,高新的工商,税务我都熟悉,弄死他。”

    季子强摇头说:“那到不必,我只是有点感慨,这工作要想做好,和权利是成正比的。”

    这一说权利的事情,二公子就想起了新屏市的问题,说:“对了,那个新屏市不是庄峰倒台了吗?你也不准备运动一下。”

    季子强苦笑一下,对二公子他到不值得隐瞒什么,在说了,现在的事情已经是黄汤了,说说也没什么关系:“你以为我到省城来就是为了吃你几个龙虾啊?”

    “奥,这样说事情还有点眉目了?”二公子也是很关心的问。

    “已经结束了,没我的事情。”季子强的表情很是黯然。

    “为什么啊?那里卡住了?”二公子有点焦急的问。

    季子强看着二公子,就笑了,说:“卡的地方很多,包括你那面。”

    二公子有点莫名其妙,但他也是聪明人,一下就反应过来了,说:“怎么,我老爹和苏省长那里也卡住了。”

    “是啊,不止他们,还有别人。”季子强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

    二公子就思索了一下,说:“要不我们去活动一下?找找苏副省长?”

    季子强端起了酒杯,一口喝掉了半杯的红酒,说:“以我和苏副省长之间的矛盾,谁说也不成?”

    “奥,这样啊,你们到底有多大的矛盾?”二公子过去是不大关注这些的,在一个,季子强和苏副省长都不可能主动和他说起彼此的隔阂和仇恨,这种事情大家只能埋在心中。

    季子强一面给自己倒上了酒,一面说:“我只能告诉你四个字:无法调和!”

    二公子叹口气,也一口喝掉了自己杯中的酒,说:“你们这是闹的哪一出啊,要是过去相处好一点,这次你不是就顺利的上位了吗?不行,不管怎么样,我一会回去也要帮你问问情况,看看有没有什么补救的机会。”

    季子强哈哈一笑,刚要说点什么,却张开了口,没有说出来,这样犹豫了好一会,说:“要不一会你陪我见见苏副省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