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很快的收拾一下,洗漱之后,司机也从旁边的房间过来,问:“季市长,今天还去那些地方?”

    季子强想了想,说:“今天没什么事情吧,你好好休息一下,转转街,钥匙留下,需要用车我自己开。 ”

    因为按今天的安排,就是见见省委王书记,其他也没什么活动,现在住的地方离市委也不远,就是走路也不过十分钟的事情,所以季子强就放了司机一天假。

    两人在楼下吃完了早餐,季子强就又和王书记的秘书联系了一次,敲定了一会的觐见时间,季子强也不再耽误了,早点过去,听秘书的口气,王书记已经也开始吃早餐了。

    季子强步行往省委走去,刚进了省委大院,却接到了二公子的电话:“嗨嗨,季同志,听说你到省城了,怎么也不给哥哥来个电话了。”

    “哥你大爷啊,没大没小的,你在那里?”

    “哈哈,我在新屏市呢?刚到了你办公室,听秘书说你跑了。”二公子满不在乎的说。

    “你能小声一点吧?我在柳林市呢,没在省城。”季子强本来给冀良青请假的时候就说自己是去柳林市,但这个事情秘书小赵是不知道的,估计就给二公子说了。

    “少来啊,我知道你在省城,这样吧,本来我今天也要回去的,你晚上等我,我回省城请你啊。”

    “算了吧,我今天忙呢。”季子强就推了一下。

    “忙什么啊,等我,我一会就离开新屏市了。”二公子说完,不能季子强说话,就挂断了电话。

    季子强无可奈何的摇摇头,这个小子,三脚猫一样,每天到处流窜。

    一会季子强就到了省委后面的书记楼,上楼之后,张秘书的办公室没有人,季子强在里面坐了一会,看了一张早上送来的报纸,上面也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新闻,都是老生常谈的一些领导下乡视察,那里那里展开了什么五讲四美的活动等等,看着实在是没有一点意思。

    刚方下了报纸,就见张秘书从王书记那里走了出来:“季市长来了啊,这么早?”

    “不敢耽误啊,呵呵。”

    “你等下,我进去说说。”张秘书微笑一下,转身又进了王书记的办公室。

    季子强感觉王书记的这个秘书还是不错的,至少没有自己见到了其他很多秘书那样狗仗人势的样子,要说起来,一个省委書記的秘书,在整个北江声也算的上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但自己每次来,每次给张秘书打电话,人家总是这么客气,有礼的,这确实不错。

    很快的,张秘书就出来说:“行,那就现在进去吧。”

    张秘书带着季子强踏进了王书记那肃穆,庄重的办公室。

    王书记坐在茶桌那面,喝着一杯刚刚泡好的龙井,季子强进来之后,王书记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问:“喝什么?”

    季子强笑笑:“随便吧?”

    “这里可没有随便这样的茶,张秘书,那就给季市长泡杯铁观音吧,想必季子强还没有喝早茶,心里一定是难受的慌。”

    季子强有点汗颜的说:“嗯,也不是啊。”说到这里,就见王书记瞅了自己一眼,季子强忙说:“不过喝点更好,喝点更好。”

    秘书泡上了一杯铁观音,就悄然的离开了。

    季子强用手把着那个茶杯,一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王书记就带着一丝讥讽的口气说:“奇怪了,你大老远跑省城来见我,不是汇报工作吗?不会就是为了喝杯茶吧?”

    季子强忙小声的咳嗽了一下,说:“嗯,是要汇报工作,这最近。。。。。”

    王书记哪能不理解季子强在这个时刻找到自己的用意,所以也就懒得听季子强胡扯了,直截了当的说:“是为新屏市市长人选的事情来的吧?”

    “额,这个。。。也有这层意思。”季子强也不敢绕弯子了,大家都是明白人,绕的不好反而显得自己虚伪不实了。

    王书记这才点点头,淡淡的说:“叶书记找我说过一次这事情,季副书记也来说过一次,看来啊,关心这件事情的人很多啊,用一个暗流涌动来形容,你看恰当不恰当。”

    季子强心中一惊,一下就没有了底气了,这官场上,最难猜测的就是上意,看似平平常常,简简单单的事情,但每个人的想法,思路,观点都是各不相同的,特别是上级领导,因为他站的位置和下面不一样,他看问题的视野和角度也就自然不一样,一旦猜错了上意,后果会很严重。

    季子强有点惶恐的说:“叶书记是受我的请托而来,请王书记不要怪罪。”季子强必须帮着叶眉洗脱一下,因为这不是小事,一旦因为此事让叶眉也深陷其中,那真有点得不偿失了。

    王书记不露神色的说:“那么她为什么会受你所托?”

    这个问题很不好回答的,从字面上可以有多种解释,季子强不得不凝神沉吟一下,难道王书记在暗示自己给叶眉了什么好处,也或者王书记认为自己和叶眉是在拉帮结派?

    “王书记,我想说的是,在北江,我和叶书记也只能找你。”季子强冒险的打出了自己的底牌,这也就是说,今天的季子强已经明确的表示了自己对王书记的诚服和归顺,当然了,只有身临其景,人在棋中的人才能听的出来。

    而恰好季子强对面的王书记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王书记脸上的表情就有了一丝轻微的变化,算不上喜悦,也算不上得意,但多少有点欣慰的滋味,不错,他要的就是这一句话,他从来都不相信季子强能和新屏市那个凶杀案有所牵连,这不用推断,仅仅是自己对季子强的信任就足以肯定,季子强的智商和人格不至于做出那样的事情。

    但王书记还是在那件事情上给季子强施加了足够的压力,他一直都希望自己的压力能让季子强和叶眉主动的求到自己的门下,主动的站进自己的队列,但毋庸置疑的说,最后还是没有达到自己的愿望,季子强又一次展现出了让人膛目结舌的乾坤大挪移手法,轻易的穿越了本来很难穿越的围墙。

    这让王书记有点失望,也有点欣喜,这两种矛盾的心情在最近一直伴随着他,得不到季子强,让王书记很不心甘,但对季子强那敏捷反手一击,他又很赞赏。

    就在王书记有点失望的时候,叶眉来了,说到了新屏市的这件事情,这无疑的,又给了王书记一次机会,但显而易见的,后来的事情并不像王书记想象的那样简单,昨天季副书记过来了,他明确的表态,提议让省工业厅的一个副厅长去新屏市。

    王书记当时说:“为什么不在新屏市本土提拔一个人呢?”

    这已经是王书记的一个明确的态度,这个态度也是季副书记早就预料到的,所以季副书记很认真的说:“当初我也有这样的想法,不过在听取了谢部长,苏副省长等人的建议后,感觉那样的难度太大了,或者这样吧王书记,你看看省里那个同志合格。”

    王书记就不用再说什么了,他已经听出了季副书记话中的意思,新屏市肯定是不能提拔人,其实说的更直白一点,就是季子强绝不能起来,而且季副书记和政府那面在这件事情上也结成了联盟,只要不是季子强,其他谁都可以。

    王书记不知道季子强为什么和季副书记的结怨这么大,但这他也不奇怪,这样的结果也是他这一年来想要,并且一直在促成的,现在总算是有了效果。

    效果是有了,就像现在季子强也对自己表示的了归顺,但王书记却有点力不从心了,本来这一个绝好的机会,自己完全能一举收服叶眉和季子强,让自己成为目前北江省三大实力板块中最强的一块,可是,可是,自己能同时面对季副书记等人结成的这个网吗?

    王书记神色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心中还是有点郁闷,他看了一眼满脸期待的季子强,说:“子强啊,我理解你和叶书记的心情,但现在的问题有点复杂,我无法保证能冲破阻力,这你必须明白。”

    这样的情况季子强当然是明白了,不管是苏副省长,还是季副书记,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说穿了,也还是自己种下的苦果,现在能有王书记这样体贴真诚的一句话,哪怕就是争不上新屏市的市长,季子强也是毫无怨言。

    “我理解,我一开始也有这个推测,所以我想说的是,我们只能来找你,但结果怎么样,并不重要。”季子强也表示出了自己足够的真诚。

    “好,这样的话我喜欢,我会尽力一试,但就算这次失利了,你也不要气馁啊,来日方长。”

    季子强笑了笑,王书记的话怎么和叶眉说的一模一样的,这是巧合还是他们的思维,观点和高度已经达到了最大的统一。

    两人就都端起了茶杯,他们不会在一个问题上不断的纠缠的,点到为止,恰到好处,这是他们两人都具备的基本素质。

    不过在季子强临走的时候,王书记还是忍不住问了一个问题:“子强同志,我想知道,为什么你分明在很早之前就得到了庄峰杀人的证据,但直到最后你才把他拿出来?说说你是一种什么心态?”

    “呵呵呵,那样做岂不是更刺激?”

    “少来,我希望听实话。”王书记看着季子强,一点都没有放手的意思。

    季子强无法回避这个问题,王书记不是一个可以轻易就糊弄过去的人,这一点,季子强是很清楚的,他沉吟了片刻才说:“我恐怕一时半会还离不开新屏市,不管在将来我能不能当上市长,但必要的震慑不可或缺,我在新屏市一没有根基,二没有人脉,只剩下这些手段了。”

    王书记一下愣住了,季子强的话让他看到了季子强满腔的霸气,也让他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不错,季子强在新屏市的处境其实和自己一样,那么自己是不是也要找机会拿出雷霆暴雨的手段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