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一听这话,心一沉,虽然这样的一个情况也早在季子强的预料之中,但现在叶眉这样说出来,还是让季子强有点紧张:“叶书记,你的意思是说王书记还没有明确的想法?”

    叶眉缓缓的摇摇头说:“不,刚好相反,问题不在王书记这里,而在其他环节上,我和季副书记也谈过这个问题,但显然的,他已经不准备支持我们了。 ://efefd”

    季子强长长的嘘了一口气,把身体靠在了椅子的后背上,思索着说:“那么我这次只能是孤立无援了,当然,除了你之外。”

    “也不是这样悲观的,王书记没有明说,但我觉得他会挺你,现在我说的这一切是你要做的最坏的打算,省政府那面肯定是靠不住,而一旦季副书记和谢部长出现了反对你的意见,就算王书记和我支持,但胜算依然不大。”

    季子强抬头看着云顶上那雕刻美妙的吊顶,好一会都没有说话,没来的时候,其实季子强有过预测,但至少季子强以为季副书记不会把事情做的这样露骨,因为表明了他和叶眉以及自己的分道扬镳,对他并不有利。

    但没想到他对自己已经到了不再想顾忌的地步,现在只有叶眉和王书记两人支持自己,实在是有点悬,这倒不是说常委会绝对就是叶眉和王书记两人支持,因为王书记手中还有几张票的,问题是像这样一种敏感的人事调整,反对的人稍微多一点,都可能会推倒重来,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通过投票才能表决,相对的,季副书记和谢部长,以及李省长,苏副省长等几个重要的常委在这样的事情中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叶眉有点怜惜的看了看季子强说:“不过你也不要气馁,事在人为,现在我们至少还有一半的胜算。”

    季子强苦笑了一下,摇摇头说:“我不会气馁的,不错,我很想成为新屏市的市长,但我也很清楚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句古训,所以走一步算一步吧?”

    “嗯,你有这样的心态很好,你还年轻。”

    季子强也苦笑了一下:“是啊,我有的是时间。”

    “感觉你很消极。”

    “不是消极,只是有点遗憾,这样好的一个机会,可能就要擦肩而过了。”

    餐厅的服务员送来了他们点的东西,季子强就暗自摇摇头,摆脱了心中的郁闷,对叶眉说:“不管它了,该死的娃儿。。。。。。”说到这里,季子强就笑了,下面那句有点不雅,今天坐在这么高档的地方,说出来难听。

    叶眉嗔怪的瞪了季子强一眼,这个话过去他经常说,叶眉早就知道,但表面上像是对季子强这话鄙视,心里面叶眉却感到暖暖的,季子强还是季子强,和过去一样啊。

    这个餐厅的档次不仅仅体现在装修和服务上,他们制作的菜品口感和工艺都堪称一流,季子强杯中的干邑白兰地更是口味醇厚,叶眉今天的胃口很好,吃相优雅而不做作,她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深深的吸引着季子强。

    晚餐结束后,她们肩并肩的离开餐厅,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离他很近,让季子强感觉到她对自己有所依靠,在送叶眉回家的路上,季子强把车子开得很慢很慢,似乎季子强想多磨蹭一点点的时间,分分秒秒都很珍贵。

    但所有的路都是有尽头的,在距离叶眉小区不远的偏僻地方,季子强把车子停下,双手握着方向盘,眼睛直视前方,说出了一句相当大胆的话:“我一直忘不掉你。”

    叶眉的心动了,但身体和表情却没动,只是轻轻的一颤,似乎为了掩饰自己这个下意识的动作,叶眉有点慌乱的从包里掏钥匙。

    季子强叹口气,没再说什么。

    叶眉也让自己镇定了一下,有点苦涩的笑道,“我理解,但只能这样。”

    季子强点上了一支烟,他们就这坐着,谁都不说话,季子强默默的抽烟,那根代表心情的烟毫无滋味。

    当只剩下一半的时候,叶眉从他手中取回香烟,放在了自己的唇边,猛抽一口,接着就是被呛到之后的咳嗽。她不会抽烟,以前一次都没抽过,她只想感触一下,烟嘴上残留的季子强的味道,忽然,她把烟按灭,一下子扑到了旁边季子强的怀中。

    叶眉孤独的抽泣,一对玉肩轻轻的耸动,季子强机械地拍着她的背,而她抬起梨花带雨般的脸,让那双红唇紧紧贴在季子强的脸上。

    这个温柔而又异常坚强的女人,此时尽情发泄着心中所有的郁闷和怨情,季子强感觉到那双唇贴到自己唇上的时候,那股令人疯狂的悸动,他猛然抱住她,使得两人的结合更紧。

    放开了心中的枷锁,叶眉迸发出的是积聚的激情,以及——强大的欲求!叶眉浑身发紧,猛然翻过了身体,竟然将季子强压在了身下!当这高傲的女神完成了这个不经意的小动作之后,所有的矜持都坍塌了。

    这一次,叶眉的心中再无一丝挂碍,而那只娇俏的樱唇不再矜持,主动探到了季子强的唇边。情感的交融,在叶眉浑身颤抖尚未停止、依旧没有彻底松弛的时候,两人的唇相接,让叶眉感受到了电流通过全身般的刺激。

    季子强撬开了叶眉樱红的双唇,不懈的深入探索,舌中感觉到了那种可怕的滑膩与温存,季子强也被电流袭过全身,感觉着这具嬌躯的不住颤抖,随着叶眉香舌的主动探出,两人的舌尖一触,叶眉的双臂紧紧抱住季子强宽阔的后背,死活不肯松开,而季子强的一只手探入她的衣襟中,在那团温軟之处放肆的揉搓,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因为两个人都已经没有了时间的概念。

    季子强轻轻松开了她,只见她依旧保持原来的姿势,闭着眼睛不肯睁开双目,柔美的眼睑一抖,两行泪水再度缓缓流出。

    季子强拿出了车上的纸巾,帮这叶眉擦去了泪水。

    叶眉低下了头,再也不看季子强一眼,她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把刚才自己过于激荡的情绪压了下去,而后,叶眉缓缓的拉开了车门,用异常平静的口吻说:“早点休息,明天一早要见王书记,但一定要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我走了,多联系。”

    季子强也没有去挽留叶眉,或者说什么其他的话,他就这样看着叶眉慢慢的离开,看着叶眉的消瘦的身影,季子强的心空空的,怅然若失,多少年了,季子强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回到住的地方,季子强还在想着叶眉,想着过去两人的往事,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这竟让季子强的心跳加速,接通后电话里传来的是叶眉慵懒的声音,她轻笑着说:“没事,就是问问你到酒店了没有,嗯,到了就好,好了,挂了吧。”

    挂断电话后,季子强躺在黑暗的房间里,心绪难平,一种略带伤感的思恋萦绕在我的心腹,叶眉美丽高雅同时季子强还对她有一种奇妙的亲切和熟悉感,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获得她的温柔,或许可以,或许不行。。。。。

    叶眉也在独自的感伤着,在这间属于她的屋子里面,女人,独卧;窗外,幽黑的夜色,不时渗几丝霓火的光亮,折射在深色大理石地面上;与外面的喧扰热闹相比,屋里,显得特别的静默。

    好安静——叶眉倦累地想,她就是想要安静、宁和。每天模式化、机械化的工作、应酬,已经让她僵死了大半了;此刻,赖在沙发上,真是种极致的享受。

    站起身,叶眉突然孩子气地寻出一支蜡烛来,再拿了个银色烛台,用打火机点亮了它;就这么,任这盏小灯自顾自地闪着。这蜡烛,似是已尘封良久的记忆。

    是啊,几年过去了,人生,又能有多少个几年呢?成熟的男女大凡都有体会,一些属于过去的感情,虽回想来,犹觉幼稚,却是深镌于心的;而成熟后,人,被愈趋繁多的理智所左右、被往日情的痛楚所提醒,都转而裹足难行了。

    叶眉略略拧起了眉头,一转身子,对视着镜子里面自己的模样——自己,改变了不少吧?这是当然了,时光,是太玄妙的东西,它的力量,会让物事都面目全非起来;更何况如人,如女人。

    叶眉把额头轻抵在冰凌的镜子面儿上,不一会儿,又轻轻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镜子里的女人——多久了,自己真是没有时间,亦没有心情,能好好儿看看自己了。

    迷人眼睛的都市灯光,从窗外一泻而入,叶眉侧过头去,面无表情地看着——是,自己也是这夜都市的一部分,每天匆忙、追寻、烦恼、沉醉、竞争……太多太多,叶眉迷惑地摇着头,最初溶入这都会的旋涡时,是迫不及待而新奇沉迷,而今,早已倦惫了如此生活,心,只想要那么点儿宁静,哪怕片刻。可是,世事,往往与自己期盼的,相反——它就是不肯让心有片刻的静止与调理。

    时间的流走,往往不太被人重视;但,直到有某种冲击——譬如这样,遇到了过去熟悉的人,你才会惊心地发觉,原来时间,都已经这么流过去了。

    叶眉呆呆地想,如此的生活,到底,意义是什么?有点累吗?——可不仅是有一点儿累,是很累很倦很厌,亦很无奈。冷在一隅的蜡烛,渐而短了身子,无言地陪着满屋子的夜色,观瞧着叶眉疲惫的身体。

    女人,独居,点一支荧动飘虚的烛花儿,若一朵一枝独秀的鲜花儿。

    天亮了,新的一天来到了,清晨,季子强懒洋洋的从床上爬起来,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看见远处窗台上飘着一片树叶,树叶上的晨露,水亮亮的,晶莹剔透,窗外传来阵阵鸟鸣声。刚刚起身的太阳呵,精神抖擞,红光四溢,把整个世界照得通亮季子强慵懒的伸伸胳膊,看着太阳光从东窗进来,被镂空细花的纱窗帘筛成了斑驳的淡黄和灰黑的混合品,落在房间的地毯上,就好象是些神秘的文字。他看看表,时间还早,不过既然醒来,就起床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