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到喂奶的事情,现在已经没有季子强什么事了,人家江可蕊*多的很,这也不是因为老妈每天那下奶汤的效果,是因为本来人家江可蕊就是相当饱满的胸部,那*自然也不会少。

    这酒店离家里也不太远,大家散着步就快到家了。

    夜空像刚刚浸泡过漂渍液的玻璃器皿一样光洁透亮,尽管天空的云板仍然灰朦,但妨碍不了空气的清新,干净而略带濕润的风,疯狂地亲吻着脸颊,感官细胞如同刚刚注入胶原蛋白般迅速膨胀,透亮的空气让人迫不及待地张开嘴巴猛咬几口。心情舒畅得像刚刚谈了一场恋爱。

    新屏市那个季子强一手参与修建的广场上,音乐喷泉正踏着豪迈的音乐款款登场,彩色的光柱企图冲击灰色的云板,但是它的虚无与缥缈只能染图了离它很近的一点云彩,路上汽车与行人鱼贯,流动的灯火不甘寂寞地四处开花与路灯争辉斗艳。

    季子强在闲情逸致间,看到了一个美丽夜色的城市;看到了一个美丽城市的夜色。

    季子强就想,假如有一天自己成为了这个城市真正的掌控者,自己一定会让这个城市变得更为美好。

    慢慢的走着,就在家属院的不远的地方,季子强却看到几个人正围在一个夜摊上挑选着什么,季子强自己是很少光顾这样的夜摊的,不过他还是无意间看到了一个很奇怪的事情,一女正在挑选着袜子,但她的裙子下面却掉出了很长一节东西,季子强仔细一下看,差点笑出了声,原来是那个从裙子里掉了出来。

    那个女人几乎也是在同一时间发现了这个问题,那叫一个尴尬啊。

    季子强见这个女人急忙捡起来,夹在咯吱窝里,生怕其他人注意到了,不过遗憾的是,她的动作过于慌张了,让摊主看见了。

    摊主怒道:“你偷我袜子赶紧拿出来。”

    女的说:“你胡扯什么啊,我没拿你袜子”。

    一来二去吵起来。

    摊主急了说:“痛快儿的拿出来。”

    这女的也怒了,扯起卫生巾甩在摊主头上:“你妹的,给你。”

    摊主摸了一下头:“我靠,你把我脑袋都打出血了。。。。”

    季子强看的那个好笑了,赶忙劝了几句,摊主一看确实不是自己的袜子,这才算了。

    回到了家里,季子强少不得配合着江可蕊一道收拾那个小家伙,好在现在小家伙的瞌睡已经纠正了不少,慢慢也也知道白天玩耍,晚上睡觉,忙活了半个多小时,才算给小家伙收拾利索,季子强也就冲洗了一下,回到了卧室。

    江可蕊也刚给孩子喂完了奶,季子强就猛然过去,将她紧紧抱在怀里,江可蕊一下子坐在他的大腿上,姿势相当曖昧。

    “来,让哥好好疼疼你,我也想吃。”说着,季子强一只大手就盖了上去,跟着嘴也到位了。

    江可蕊那傲人的、熟悉的、但永远誘惑十足的一对就快要落入季子强的虎口了。

    江可蕊现在是不会再让季子强轻易下口的,这可是孩子的饭盒啊,她就来回的挣扎,推着季子强的头,不让他下口。

    说真的,季子强最近真是很少做这个事情了,一个是最近突发状况太多,让季子强有点焦虑不安,在一个老爹,老妈天天在,所以季子强白天是没有单独和江可蕊在一起的机会,就算是卧室里,经常的老妈也会过来看看小家伙,所以季子强制衡克制。

    到了晚上,这小家伙又是闹半夜,等季子强对付了小的,再想对付大的,已经力不从心,瞌睡的要死,今天难得有这样的一个机会,季子强岂能轻易的放弃。

    江可蕊本来是抵挡着季子强,但虽然阻止了季子强的嘴,却挡不住季子强的手,季子强指东打西,迂回进攻。

    季子强忍不住了,他低下头,鼻子中闻到一股甜甜,香香的味道,可以听到她的喘息声在慢慢的急促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季子强终于长喘了一口气,像是一头老牛闷吼了一声,江可蕊当然最熟悉他的规律,知道这货在让她“死”了三回之后,自己也终于要“缴枪”了。

    顿时,江可蕊浑身一个激灵,软绵绵的身体竟然绷紧了。

    再后来,她静静趴伏在那里,细细品味激情之后的那一段余温。

    两个人都静了下来,但身上也已经是大汗淋漓,季子强撫摸着江可蕊的身体,说:“啧啧啧,这皮肤,还真是细腻。”

    江可蕊听到季子强夸她,霞飞双颊,白皙的脸蛋上,布满了红晕……。

    在第二天的下午,季子强离开了新屏市,他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说自己要到柳林市去一趟,说到那里去为老爹,老妈处理一点养老保险上面的事情,北江市现在已经进入了全省医疗保险,不过农村里刚刚开始,冀良青也知道季子强老爹,老妈到了新屏市,所以也没多问什么,倒是叮嘱了几句,让季子强路上慢点,不要心急,新屏市的事情自己顶着,放心好了。

    这一点上来说,冀良青还是很会做人的,只要不是原则问题,他给任何人的感觉都是通情达理,客客气气的,哪怕是他心中的对手,他也能做到。

    季子强这次只是带着司机一个人,走的时候已经一两点了,不过这个时间走也有好处,路上就不用吃饭,不怎么耽误时间,所以到了晚上7点左右,季子强也就到了省城。

    住的地方还没安顿了,季子强就迫不及待的先给叶眉去了个电话:“叶书记,我已经到省城了,你现在有时间吗?”

    在路上的时候,季子强和叶眉联系过一次,季子强也很迫切的想要知道王书记最近的意思,免得明天早上见面心里没底。

    叶眉在电话里说:“子强啊,你才来,我可是饿着肚子在等你啊。”

    “唉呀呀,罪过,罪过,那你说吧,想吃什么,我今天就满足你。”季子强呵呵的笑着说。

    不过他这个‘满足’两字一出来,那面叶眉心里就咯噔了一下,一种奇怪而久远的感觉也突然的升起了,因为这个词,在好多年前是季子强对自己每次的调笑。

    “咳咳,嗯,这。。。。。。这样吧子强,你来市委接我吧,我在门口等你。”叶眉有点紧张的说。

    季子强到什么也没有觉得,他让司机自己到附近去吃饭,休息,他自己开上了车,就到市委去接叶眉了,省城的旁晚,不若南方城市攘着亮眼灯火浓妆迷彩的模样,多了几分阔爽和随性;但也毕竟是大城市的,依然免不了烟酒扰心霓虹刺眼的模样儿。终夜不断的车流,衬着都市不可少的景致——女人似比男人更爱这惹眼的形容——这现代的、外似唬人的华丽模样,竟都浮躁着受过高等教育的心,也不知明天的自己,其实,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季子强原以为,叶眉会找一个低调幽静的地方,没想到叶眉上车之后带着季子强到了一个位于这城市商业中心的显赫位置的餐厅,或许叶眉自己也在担心着,担心过于幽静和充满请调的地方会让自己迷乱心智,因为在她潜意识里,永远都没有忘记过季子强。

    这个餐厅很不错,门头建筑极为宏大富丽,欧式风格的装修辉煌而典雅,高贵的气势使普通人望而却步,看到餐厅的服务生快步跑向小车,把车门打开后,向走下车来的季子强和叶眉鞠躬,并接过车钥匙,把车开走了。

    叶眉带着季子强走进了餐厅,季子强留心观察着四周,餐厅里面非常宽敞,装潢极尽奢华璀璨。就连这里的服务生也是个个英俊且透着贵气,这时季子强不得不承认,跟叶眉这样的人见面,想不引起别人的注意,这里是最合适的地方!

    今天叶眉她穿着一袭简约的长裙,白底上印着简单的红色水纹,她的容颜、她的身材以及她从容自然的步态所透出的高贵是伪装不出来的,如果这样的女人出现在其他场合,定会产生惊艳之效果,引起所有人的侧目,这样的女人只有来这样的地方才会显得和諧。

    叶眉在一楼找了一个位置,服务生递上菜单来以后,叶眉就认真的翻看这里的菜单,并问季子强:“你饿不饿?”

    这让季子强感觉怪怪的,看样子她准备要在像模像样的吃一顿,而不是像自己以为的那样:两个人象征性的点些饮品,然后开始密谋,商定后立刻各奔东西,看来今天真的把叶眉饿坏了。

    当叶眉把菜单推给季子强的时候,季子强对她摇了摇手,说:“你替我点了吧。”

    这个餐厅主推的是法国菜,讲究和规矩挺多,季子强不太了解,平常他也没心思研究这些。

    叶眉欣然同意,开始推荐和介绍菜品,并一一征得季子强的同意,她的一切表现都很自然可亲,似乎这次见面的目的就是请季子强品尝这里的美食。

    点完菜,我们都点了一杯各自喜欢的酒。

    这里每个座位都设计的不尽相同,但都有足够大且隐俬的空间,光线柔和,布艺沙发用料考究,色彩绚丽浪漫,极为典雅舒适。

    人,坐在这里,会不自觉的举止高雅,变得有了品味,尽力的去应配这里的格调。

    在打发走服务生之后,叶眉深深的看着季子强,说:“子强,情况并不乐观,我希望你要有一个心理的准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