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庄峰发现了照片不在,有可能感觉到自己看到了他的杀人现场,现在是派陈双龙过来灭口的,这应该是电视看的太多,中毒太深的缘故,其实到现在为止,庄峰并没有发现照片丢失,因为庄峰自己也害怕那个房子,已经很久没有过去住了。

    庄峰今天不过是让陈双龙找几个人去恐吓一下明记者,好让她老老实实的听自己的摆布,继续做自己的禁脔。

    明记者返身回去,瑟瑟发抖的躲在了设备间里,从里面把门锁上,直到几个小时后,她才偷偷摸摸的出来,看下面已经没有了人,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准备暂时躲避几天,在楼下门卫处,却听到门卫说:“明记者啊,今天来了好些人到处找你,等了一两个小时也没有看到你,你怎么在电视台呢?”

    明记者一听,心里更加的担忧,随便搪塞了一下,匆匆忙忙的回到驻地,翻出了那个有庄峰录像的手机,躲了起来,但总是躲着也难啊,明记者准备离开新屏市,到外地住一阶段,就在这个时候,小芬的事情开始在满城闹得沸沸扬扬了,而更多的矛头和谣言都指向了季子强。

    明记者发现了一次机会,她早感觉季子强和庄峰的关系不好,特别是一次吃饭的时候,季子强和*说到庄峰时候的那种神情,那种语气。

    现在季子强成了刺杀小芬的嫌疑人物了,但整个新屏市除了几个当事人之外,也只有明记者知道季子强是冤枉的,所以她决定找到季子强,寻求季子强对自己的保护。

    她联系了季子强,约季子强在外面见个面,这个时候的季子强还没有暂停工作,因为谣言才刚刚开始,省里也没有来人,本来季子强不想去赴约,他和明记者并没有太深的交情,但当明记者说到自己手里有庄峰杀人的证据的时候,季子强就立即答应,并推掉了一个会议,赶了过去。

    于是季子强就来了,在一个郊区的小学了,两人见了面,这个小学的老师是明记者的同学,而这个地方也很偏僻。

    郊区的天气比城里要凉快许多,夜色中,树荫下,季子强问:“明记者,你说你有证据,还能证明我的清白?”

    “你能保护我吗?”这是明记者说的第一句话。

    季子强眼光一闪,笃定的说:“当然可以保护你,要是连我都保护不了你,那谁都没办法保护你了。”

    对季子强这个人,明记者还是相信的:“我手上有庄峰刺死小芬的录像。”

    季子强的眼一下子就眯起来了,明记者看不清季子强的表情,但能听到季子强嘿嘿的笑声。

    再后来,季子强就给安子若打了一个电话,让明记者到柳林市,安子若已经在那面为她安顿好了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没有谁会知道,就算知道了也没有办法,在安子若的温泉山庄里,至少住着几十个保安。。。。。。

    而今天这样的结果,虽然有些巧合,可是应该明白,这个世上所有的事情都是有个因果关系的,如果庄峰不是贪欲太强,不那样逼迫明记者,也或者如果季子强在明记者心中的影响不好,这事情也就可以发生另一种变化了。

    而庄峰的落网,在新屏市的震动是很大的,庄峰进去了,不得不说,庄峰并没放弃所有的抵抗,他承认了对小芬的误伤,但更多的问题他没有交代,比如大宇煤矿黄县长的事情,还有暗杀陈双龙的事情他都没有交代,他知道,误伤小芬未必就能判处他的死刑,但只要黄县长和陈双龙的暗杀一暴露,自己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至于他能不能一直顶住,现在真的还不好说。

    新屏市一时半会也没有办法恢复到过去的平静了,大街小巷都在议论着这次的事情,事件本身也很有噱头,前后巨大的差异,变换极快的节奏,让人感到眼花缭乱。

    季子强呢?他再一次给新屏市展现出了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手段,也或者说,季子强耽误了一段揭露真像的时间,也就是想要这样的一个结果吧?毕竟,季子强心中还有下一步棋要走,那么给大家制造一点悬念,让事态的发展多一点惊险,引起高层的重视,对自己下一步的布局大有好处。

    这样的结果同样让冀良青感到意外,他和季子强一样,不得不考虑下一步的很多问题,作为一个高超的政治人物,在考虑问题的时候,绝对不能单单的把思绪浮在表面的一些东西上,在庄峰完蛋的背后,冀良青明白,整个新屏市的格局会出现一个重大的转折,而转折之后的权利布局会是一个什么样子?这对冀良青来说,毋庸置疑是很重要的。

    摆在冀良青面前的也有三个可能,其一,省里空降一个新市长,这个可能性很大,也是冀良青所希望的一个可能,因为这样一个新来的市长,不管他是强者还是弱者,在最初的几年里,自己随随便便都是可以压制和掌控他的,因为自己占据了绝对的天时地利人和,冀良青有这个信心。

    其二,尉迟副书记接手庄峰的工作,这个可能性一般,但冀良青勉强还能够接受,因为具有一定实力的尉迟副书记,掌管了政府事务,对冀良青确实是具有一定的威胁,可是这样的威胁程度并没有超越冀良青的可控范围,对尉迟副书记这个人,冀良青太熟悉不过了,就算费点劲,但一定能斗过他。

    其三,这是冀良青最不愿意看到的一个结果,那就是季子强扶正,成为新屏市新一任的市长。

    这个情况对冀良青可以说是一个最坏的局面,季子强固然没有尉迟副书记那么扎实的新屏市势力,但季子强的睿智,季子强的强悍,季子强处变不惊,翻云覆雨而又花样百出的手段,这些都是冀良青感到恐惧,感到无力面对的,他根本没有绝对的信心和把握来对付季子强,这一点冀良青是很有自知之明。

    这也是冀良青作为一个老道的宦海中人最为难能可贵的地方,他绝不妄自尊大,他能在对待很多问题上都实事求是,不浮夸,不盲目。

    这三种可能性到底自己该如何面对呢?这是冀良青现在苦思冥想的重大问题。

    他坐在自己的办公靠椅上,微微的摇晃着身躯,脸上一直都有若隐若现的思虑,烟灰缸中好多根只抽了一半的烟头,一个没有完全摁熄的烟头还在冒着一缕轻烟。

    冀良青就用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的击打着桌面,看着那缕轻烟,久久的静默着,俄而,他舒展开自己紧锁的眉头,坚毅,果断的拿起了电话,对方电话的振铃声在这个时候,显的特别的漫长,终于,话筒中传来了一个威严的声音:“喂,我季啊。”

    冀良青忙说:“季书记你好,我冀良青,没打扰你吧?”

    “额,良青同志啊,没关系,有什么说吧?”季副书记的嗓音中听不到太多的感情,他收敛起了刚才还极具威严的口吻。

    冀良青深吸一口气,说:“是这样的季书记,新屏市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下面会怎么走?走向那个方向?这些我都很担心,不瞒老领导你啊,这几天我思考这些问题,睡觉都不踏实。”

    “是啊,良青同志,你们新屏市这段时间真的让人有点揪心,大宇煤矿的特大案件这刚刚结案,没想到又出现了一个凶杀案,而且还是一个堂堂的市长成为了被告,唉,算了,我也不说这么多了,你有什么想法直接说。”

    说是让自己直接说,但是冀良青怎么可能直接说呢?政治这玩意,绝对不要自以为是,冀良青就小心翼翼的说:“季书记,要说到想法,我真的也挺多的,你看新屏市吧,现在问题不少,各项工作也都迫在眉睫的需要解决,我真希望上级能派一个能力强的领导来,帮我分担一下压力。”

    “嗯,你想说的是新屏市的市长人选问题吧?”

    “嗯,嗯,是啊,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毕竟班子的问题很重要啊,其实我也想过季市长接任的问题,要说季市长的能力也不错,只是这个人个性太强,不好配合。。。。。。”

    季副书记一下就打断了冀良青的话,他不用冀良青说的太明确,他完全理解了冀良青的意思,其实要说一个党群,人事管理的省委副书记,他对新屏市出现的这样一个市长空缺肯定也是有自己的思考。

    “我理解,这点你放心好了,不会出现那样的情况。”季副书记思考着说。

    季副书记早在听到庄峰出事的第一时间就考虑了这个问题,同时季副书记第一个排除的也是季子强,这一点他和冀良青的看法相同,季子强是一个很难抓牢的人,他的思想,他的行为让人摸不清,看不透。

    有时候,季副书记感觉季子强是自己的人,但还有的时候,季副书记又感觉季子强并不是自己的人,不说上次他干脆利索的回绝自己拆借资金的事情,就说高速路吧,那么重大的一个问题,他季子强也没有和冀良青配合,也没有和自己通气,突然的改变了方案,更为可气的是最后竟然把合同给了李省长的公子。

    难到他不知道李省长是谁吗?

    难道李省长还没有让他吃到苦头吗?

    在这些年的政治生涯中,季子强的所作所为,真的是少见,更不能理解。

    所以这次新屏市市长的人选,季副书记是绝不会让季子强来加入的,他也有这个信心,虽然已经有点感觉,季子强和叶眉在靠向王书记,但这一样的没有让季副书记失去信心,只要自己顶住,再加上苏副省长等人对季子强深刻的仇恨,想必王书记也只能无可奈何了。

    挂断了冀良青打来的电话,季副书记觉得还应该做点什么,他站起来度了几步,就返回身来,拿起了电话:“苏省长啊,哈哈哈,我老季,嗯,嗯,你也好吗,大家都好。”

    “季书记有何指教啊?”苏副省长不亢不卑的说。

    “哪有什么指教,是想听一点建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