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的腰细得明记者感觉自己两手一合便能围起来,那两条腿瘦长结实而且轮廓分明,或许是在一位苛刻的私人教练每天数小时的训练之下調教出来的吧,明记者还看到这个女人很快脱得只剩下内褲,在一片晒得黝黑的其他部位衬托之下,她渾圆结实的臀部越发显得白嫩细腻。

    接着明记者自己的头顶就传来了一阵阵的响动,明记者心中的憎恨达到了极点,就这个床上,自己也曾今没庄峰不断的威逼,不断的蹂令。

    但再后来发生的一切就让明记者充满了恐惧了,她亲眼目睹了庄峰和小芬从恩爱,到扭打,最后到小芬被刺的整个过程。

    明记者在起初他们两人争吵的时候,她还没有太多的恐惧,作为一个记者的她,很快就明白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了,她摸出了手机,手机早就在来到这个地方之前被她设置为静音,现在她打开了录像和录音功能,她想,既然庄峰可以用自己的照片来要挟自己,自己为什么不能以其人之道还至于其人之身呢?

    自己要用庄峰和这个女人乱搞的丑闻来抗拒他以后对自己的再次骚扰。

    但后来她听到了小芬和庄峰的激烈的对话,她敏锐的感觉这个更有价值,可是她绝没想到,最后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她傻了,她呆了,她就那样看着小芬倒在了血泊中。

    事情并没有结束,明记者也一动不动的趴在床下,她看到了庄峰那张因为恐惧而变形的脸,也看到了庄峰空虚和绝望的眼神,他们就这样一起等待着,明记者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才听到庄峰有了一点点的响动,再后来,明记者听到了庄峰向外打的一个电话:“双龙,你你现在能过来一趟吗?嗯,我在好,我等你。。。。。。。”

    接着明记者又看到了庄峰从床上扯过一条床单,把它盖在了小芬的死体上,然后听着庄峰点起了一支香烟。。。。。。

    又过了好长的时间,明记者就听到了门外敲门的声音,看到了一个男人走了进来,明记者就看到了这个男人眼中的惊讶和恐惧了,他指着地下,问庄峰:“市长,这。。。。。这是怎么一回事情。。。。。不会是出人。。。。。。”他那个‘命’字终究没有说出口来,因为他已经从庄峰的表情中得到了回答。

    这个叫双龙的男人就走近了盖着床单的小芬的尸体,他强压住狂跳的心,揭开了床单的一角,匆匆的看了一眼,用手摸了一下小芬的脸,就盖上了床单,他已经确定,这个女人冰凉甚冷了。

    而在床下的明记者也认出了这个男人,他是柳林市治安大队的陈双龙队长,自己和他们一起出过任务,所以对他是有印象的。

    房间很沉静,好一会才听到庄峰沙哑着嗓子说:“我是误伤的她,我们吵架,扭打,她拿得刀想刺我。。。。。”

    陈双龙就坐在了庄峰的旁边地板上,悶声说:“那现在怎么办?”

    庄峰有气无力的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叫你来就是想请你给我出个主意。”

    陈双龙犹豫着说:“这是个误伤,报案吗??”

    庄峰使劲的摇着头:“不,不行,这会让我完蛋的,就算是误伤,但半夜三更的和一个女人住在这里,你想一下,上面会放过我吗?”

    “唉,这也是啊,肯定要查你们之间的关系的,那市长你说怎么做?”

    “你帮我想个办法吧?我现在脑袋一片空白的。”庄峰说着就用双手抱住了脑袋,满眼都是沮丧和绝望。

    陈双龙也不说话了,他们两人好几句没说什么,把趴在床下的明记者紧张死了,她只在担心,万一自己现在被发现,他们一定会杀了自己灭口的,这样的事情在和电影里看的多了。

    陈双龙掏出了香烟,看了一眼木然发呆的庄峰,就自己点上香烟,抽了一口,递给了庄峰,庄峰很机械的结果香烟来,嘴唇哆嗦着吸了一口,但很可能是吸的过猛了一点,呛得他咳嗽起来。

    陈双龙也自己点上了一支香烟,两人就静静的抽着。

    或许是因为来了一个人陪伴吧,慢慢的庄峰也恢复了一点,他在木质的,闪动着亮光的木质地板上用力的摁熄了香烟,对身边的陈双龙说:“双龙,想到好点的办法了吗?”

    陈双龙在刚才也一直都在想着这事情,对一个从警校出来,又在警界混了不短时间的他,早就见惯了这种事情,所以他一直没有头晕,他一直也在思考着怎么处理这个问题,但他还是不能轻易的就说出来,因为这需要冒极大的风险,搞不好自己就成了同案犯,当然,能够和市长结成这样的关系也不是坏事,问题是既然是冒险,那么冒险总是需要代价和回报的,所以他默不作声的继续等着,等着庄峰给出一个好的价码。

    庄峰在等着他的回答,在没有听到他回答之后,庄峰就抬起了头,看着陈双龙,他很快就从陈双龙的眼中看出了他的想法了,庄峰一旦认真起来,绝不会是个笨蛋的,他在心中咒骂了一句,但眼前的状况必须让陈双龙来处理,时间不等人啊,在过几个小时,天一亮,事情就更麻烦了。

    庄峰就说:“双龙,你必须帮我这次,当然,我也不会让你白辛苦的,你不是一直说刑警大队你想进去吗?我可以帮你。”

    庄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帮着陈双龙当上市刑警大队的队长,但他只能这样先说着,他知道陈双龙的渴望,做一个警察,不想进刑警队那是假话,刑警队就像是部队里的特种兵一样,那个地方辛苦,但很有奔头,每一个警察在过去学过的那些知识在这里都可以运用,比起交警啊,片警什么的,那才是荣誉所在,也是建功立业的地方。

    所有的公安局局长几乎都是从刑警队出来的,而且就刑警队的级别而言,他也比公安局其他部门要高半截,是副局级的,当上刑警队的队长,也就相当了当上了准副局长。

    这个誘惑对陈双龙来说也是巨大的,庄峰就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贪婪和慾望,陈双龙的眼珠子就像一只潜伏在洞口的老鼠,躲闪,逡巡,窥视,怯懦,狡狯,阴冷……什么味道都有。

    但陈双龙也不是一个很冲动的人,他很小心的说:“谢谢市长的提携,但这个位置不大好上啊。”他希望庄峰能给他一个明确的,有效的答复,他可不想等事情结束了,自己背着船镐再去赶船。

    庄峰就皱了一下眉头说:“你放心吧,我会在一个月之内帮你坐上去。”

    庄峰虽然没有什么具体的方法,但他现在也明白,让陈双龙坐上刑警队的队长,其实对于自己也是一件好事,至少他可以让小芬这件事情得到最好的掩饰,就算哪天真出了什么状况,有他在刑警队,无疑就对自己多了一层*。

    至于怎么让他当上,那可以等自己心情平定了好好想的,办法总是会有的。

    陈双龙就看着庄峰,他用自己多年对犯人的审讯的眼光看着庄峰,确定他是说的心里话之后,就很快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样吧,我们先把尸体抬到车上,我来想办法处理尸体,然后在她单位或者家里伪造一个留言,就说她疲惫了,厌倦了,想到外面去闯闯,这样就没有人对她的失踪产生怀疑了。”

    庄峰忧心忡忡的说:“但尸体?”

    “这不难的,新屏市是个山区,荒凉无人的地方很多,我会找一个人少的地方把她掩埋起来的,等过个三五年,她尸体都化了,就是有人发现了,也不会知道是她的。”

    庄峰还是有点担忧的说:“她的留言不会出问题吧?”

    “放心好了,今天晚上你带我去她的公司,我拿回她写的一些字,回来研究一下,反正还有七天的假期呢,做一份像模像样的留言不会太难。”

    “嗯,我看这样吧,不要写字了,那样万一出了批露不好,就用手机到时候发个短消息吧。”

    “手机啊?会不会有麻烦?”陈双龙有点犹豫。

    “不会的,发完了短消息,就把手机销毁掉。”

    后来明记者就看着庄峰和陈双龙抬用床单裹起了尸体,两人抬着下了楼,趁着这个空档,明记者赶忙出来,她远远地绕开了刚才尸体倒地的地方,她唯恐踩到任何血迹,那些血迹斑斑的地方已深深地印入了她的脑海之中。

    她迅速来到窗前,小心谨慎地往外窥视,楼下的那辆陈双龙的警车旁边有隐隐约约的人影在晃动,明记者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门,她内心祈求上苍保佑她一路顺风,她如愿了,她出了门,并顺着消防楼梯,摸黑走了下去。。。。。

    回去之后的明记者,却不敢轻易的报案,因为她知道在公安里有许多庄峰的人,而且也听到庄峰吹过好多次,说他上面省里有人,明记者想,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记者,万一最后也像小芬一样的下场怎么办?

    所以这件事情就一直拖了下来,不过经常的,明记者都会为此事心慌,因为她怕有一天庄峰发现了那些相片不在,会不会怀疑到她的头上。

    明记者担心着,好在过年之后很长一点时间里,庄峰都再也没有来找过她了,明记者慢慢的也就放松了警惕,她不知道为什么庄峰不来骚扰自己。

    她当然是不知道了,那以后庄峰的生理机能发生了问题,在很长一个阶段时间里,庄峰都是无用之人。

    但就在前不久,庄峰身体恢复了,他又开始给她打电话了,明记者因为没有照片在庄峰的手里,起初也是胆气很壮的,连续拒绝了庄峰两次。

    可是好景不长,就在明记者拒绝了庄峰之后的一个下午,她在办公楼看到了陈双龙带着几个人走进了电视台,陈双龙在那个小芬被杀的夜晚的那种阴沉,冷酷的模样早就深深的刻印在明记者的心里了,她一下感到惶恐,紧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