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这样的情况没有持续几天,省公安厅和省纪检委的同志就来了,他们就完全没有新屏市公安局那样的客套了,不管是从他们的脸色,还是从他们的语气中,季子强都感觉自己正在跨入罪犯的边沿。(品@书¥网)!

    他真的有点心灰意冷了,但他还是很坚强,他想看看,这些人都会用一副什么样的嘴脸来对待自己,不管怎么说,季子强自己是很明白小芬的案件和自己没有一点关系的。

    但这解救不了他,依然有很多人开始对他采取了疏远,隔离,回避。

    官场上的消息传播速度,永远都是迅速而朦胧的。

    同时,也会被好事者传播的神乎其神、玄乎其玄。每传播一次,就多了一份神秘效果,原本的事件也会被夸大,被释放出更多的讯息——哪怕原本就没有那种讯息。费心揣度,以讹传讹,正是官场小道消息传播的两大特点。当季子强在家属院遇到认识的人的时候,他们再也没有了往常的讨好的笑容了,迎接季子强的是冰冷的,毫无表情的冷漠。

    不要说一般的人,就是冀良青也有几次在院子里散步的时候,远远的看到了季子强,就开始加快了自己的步伐,和季子强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绝不让季子强有靠近自己的一丁点机会。

    季子强真正的体会到了一次世态炎凉的滋味,那种历尽了人间的沧桑,经历人间冷暖的感觉越来越浓烈的笼罩在季子强的心头,蓦地,季子强就觉得这个世界很恐怖,灰暗,阴冷,使他不能呼吸,不能喘息,也使他无法辨别方向,更不能作出决定,季子强自问自己,是累了吗?

    他曾一次次地问自己,但没有答案,物是人非,流言蜚语,这些,太多季子强不愿意见到的场面,季子强本不想在乎,但命运偏偏要他去适应一切,结果,让季子强惊叹的竟是人性的丑陋却完美的揭露出来了。

    无声中,季子强似乎看到了一个结局——要对自己周围的一切有一种戒备?对每一个人,都要有戒心?一直以来,季子强希望只是最简单的彼此的尊重和坦诚相待,现在却成了奢求的泡影,过去季子强一直认为,人生的最大遗憾,莫过于错误地坚持了不该坚持的,轻易地放弃了不该放弃的,季子强属于前者,坚持了不该坚持的,其实季子强知道自己错了。

    人情似纸,曾与友人笑谈说这话的人颓丧直至,人情怎会只如纸般菲薄?无非是想赚得些同情票罢了,人情似纸,被撕碎撒在风中。。。。。。。

    不过还是有人来看他的,虽然那些人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但毕竟他们还是来了,*,凤梦涵,还有孟局长,武队长,张广明等等那些一直称得上是季子强最为中坚的人都来了,他们会巧妙的找一个合适的理由来看望季子强,因为他们不想让季子强感到大家是来安慰他,季子强的自尊谁都不想来伤害。

    最让季子强惊讶的是副市长郁玉轩和副市长茹静也来看望了季子强,郁玉轩和茹静都找了一个其实并不紧急的公务来找季子强商议,副市长郁玉轩说:“季市长啊,我这个资金报告你什么时间抽空看看啊。”

    季子强一面给他们倒水,一面说:“老郁,我们两人就用不着这样吧,放心,我挺的住。”

    茹静静静的看着季子强说:“其实我们大家都相信你,真的,你的为人我们还是心里有底的。”

    季子强黯然的苦笑一下,说:“但形势对我很不利,我似乎掉进了一个深不可测的陷阱,我不知道该怎么爬上来。”

    郁玉轩和茹静心里也都有点凄凄然的感觉,不错,现在不管是舆论还是证据,都对季子强很不利,就郁玉轩和茹静两位副市长其实心里也是很吃不透这件事情的,他们可以相信季子强没有杀害小芬,但他们也绝不敢保证季子强真的就和小芬没有什么挂噶。

    这谁敢保证呢?现在的男人,特别是领导,有个情人,搞点出軌感情,实在是太平常不过了。

    他们还在想,也许吧,这次季子强就是命不好,撞上了小芬这个莫名其妙的凶杀案,但这肯定会让他受到影响的,省公安厅和纪检委已经展开了外围调查,最后季子强能不能安然在家休闲,现在真的恨难说。

    茹静已经40来岁了,这个的情况她也看过太多,所以她心里还是为季子强捏了一把汗,但不管怎么说吧,在季子强来新屏市的这段时间了,茹静看到的季子强还是一个大义凛然,一心为公的人,新屏市所有重大的政绩都和季子强分不开,这样想着,她脸上也多出了几分同情和黯淡。

    “季市长,你也想开一下,要不带着江局长到外面转转吧?”

    季子强摇摇头:“哪能现在出去啊,那样到显得我心虚了,在说孩子还小,出门也不方便。”

    茹静也点点头说:“唉,也是的,那江局长是什么意思。”

    季子强看了一眼关闭的卧室,说:“她很信任我。”

    “嗯,这就好,这也很难得。”

    季子强这话一点都没虚假,当他第一天停职回到家里的时候,他就把这个情况给江可蕊谈了,江可蕊当然是不会相信季子强杀人的,要是连这点基本的信任都没有,那真的这个婚姻和家庭就有问题了。

    当时江可蕊就说了一句话:“刚好,一年到头也没休息了,现在帮我带孩子。”

    季子强一听就感到头大,有这样的老婆吗?别人的家庭要是遇到这样的事情,恐怕都慌慌不安了,江可蕊到好,直接让自己带孩子。

    不过这个建议最后季子强还是感到不错的,每天陪着孩子,心中不管多大的沮丧,当看到儿子的时候,所有的一切根本就算不的什么了。

    这样又过了两天,季子强就接到了通知,说省纪检委的黄副书记和公安厅的郝厅长明天一早在市委要和自己谈话,这应该算是级别比较高的一次谈话了,因为终究来说,季子强现在不过是一个副市长。

    新屏市很多消息灵通的人士都已经听到了这个消息,大家也开始猜想了,这应该算是一次很重要的谈话了,也许这个谈话就决定着季子强一生的走向,于是在第二天,很多人都开始关注着这一重大的举措。

    天亮了,季子强起来的早了一点,他收拾好之后,走出客厅就看到老爹和老妈默默的坐在客厅里,而餐厅的早餐也已经准备妥当了。

    不过两位老人的样子有点沉重,季子强知道,他们在为自己担心,虽然自己和江可蕊一直瞒着他们,说是领导照顾自己,让自己休息一下,但显然的,这个谎言是遮掩不住实际的问题,因为既然季子强都体会到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那么同样的,作为季子强的老爹老妈,只要一到院子里,就同样的能感受到这种味道。

    季子强勉强的笑笑,说:“老妈,你们起来的太早了,怎么不多睡一会?”

    老妈慢悠悠的说:“担心你,睡不着啊。”

    “担心我,呵呵呵,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季子强装的很大大咧咧的。

    老爹也说:“唉,子强啊,你也不要硬撑了,我们都知道你又遇上坎了,别的不说,每天你抽烟的那个样子,我们一看就明白了。”

    季子强就不好在装了,知子莫如父,在两位老人的面前,实际上是装不出来什么的,自己皱个眉头,眨个眼睛,或许他们都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季子强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能应付。”

    老爹和老妈都认真的看着季子强,好一会才长叹一声:“唉,吃饭吧。”

    季子强没有再多说什么了,现在没有什么语言能安慰他们。。。。。

    市委的4号小会议室里面,季子强看到了省纪检委的黄副书记,公安厅的郝厅长和新屏市纪检委书记蔡国章,除了他们三个人之外,还有两个年龄稍微小一点的中年期人,季子强不认识,应该是公安厅,或者纪检委的干部吧?

    省纪检委的黄副书记季子强是认识的,所以季子强进去之后先给他点点头,接着新屏市的纪检委蔡书记就站起来,给季子强做了介绍,至于这个公安厅的郝厅长,季子强也是认识的,不过由于郝厅长上来的时间不长,而且还是外省调来的,所以两人没有太多的联系,仅仅是认识而已。

    那另外的两个人,果然一个是省公安厅的,一个省纪委的,不过他们对季子强也算客气,那个纪委的中年男子站起来,给季子强倒上了一杯白开水,放在了季子强的面前。

    季子强环顾了一下会议室,觉得气氛有点压抑,自己背对着门坐着,而对面坐着他们五个人,名誉上是谈话,但现在的状态倒像是在审问犯人,季子强也就沉默了,他掏出了兜里的香烟,但想起了对面坐着的几个领导,又缓缓的把烟放在了条桌上。

    公安厅的郝厅长格头很高,站起来应该有一米八五以上,人也很是魁梧,他坐在中间,就是坐着,也给人一种高大,威猛的感觉。

    而省纪检委的黄副书记,却没有咄咄逼人的气势,他只是用深如星空的目光看着季子强,脸上没有一丝喜怒哀乐的表情,你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更不知道他此刻的心情是什么。

    郝厅长看到季子强的掏烟,放烟的举动,说:“想抽就抽吧,不过我和黄副书记不抽。”

    季子强本来已经放下烟了,听到他这样一说,就收回了手,打开了烟盒,取出一根来,这个动作让新屏市纪检委的蔡书记眉头杨了一下,心中想,这不过是领导的一句客气话,你季子强也太放肆了,但有这样两个领导在,蔡书记当然是不能乱说话的,哪怕是制止季子强的抽烟,都不能说。

    这一点并不是蔡书记扑红踏黑,因为在这件事情上,蔡书记也一直是表示要谨慎一点的,他对季子强总体的印象还是不错,虽然他自己是冀良青的人,但这一点都没有妨碍他对季子强的看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