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季子强来到了冀良青的办公室,这样的问题,他是需要市委的支持的,他把了解到情况向冀良青作了一次汇报,冀良青早知道这种情况了,说道:“子强同志,你大胆的放手去干,市委是你最坚强的后盾,人、财、物任你调遣,允许你先斩后奏,怎么样?有没有信心?”

    “冀书记,我正要给你汇报这事,要拿下这项任务,不撤几个人的职我看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比如学校乱收费的问题、户籍问题、干部陷入非法利益格局的问题。(品@书¥网)!”

    冀良青想了想,他决定让季子强来捅这个马蜂窝,捅好了,也算了却了自己的一个心愿,完成了自己的一个烂尾项目,捅不好了,那是他季子强的事情,和自己没有太多的关系,所以冀良青说:“你主持开个会议,有关部门和北区主要领导参加,我来听听情况”

    “行,我已经安排在下周召开。”冀良青就带着赞赏的表情,拍拍季子强的肩头,似乎对他很满意的样子。。。。。

    就在季子强正准备放开手脚对北区进行整顿的时候,一件很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它来的毫无先兆,也来的非常突然。

    尸体的身份已经得到了准确的确认,确实是小芬的,这就在整个新屏市引起了轰动,因为在新屏市来说,这样的案件总是会成为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而公安局一旦确定了小芬的身份,接下来就自然而然的要对小芬的公司,以及小芬住的地方进行搜查,取证和了解情况,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警察在小芬的办公室电脑中发现了几篇日记,日记的内容却让每一个现场的警察,包括武队长都吃惊不小,因为日记上面出现了季子强的名字。

    这篇日记的内容大概的意思就是说小芬和季子强有很深的交往,早在小芬刚到医院的时候,季子强就引誘上了小芬,后来两人的关系发展的很快,直到有一次小芬不小心怀上了季子强的孩子。

    为了这个孩子,小芬和季子强发生很大的矛盾,到底要不要孩子,成为小芬和季子强两人的矛盾焦点,后来季子强答应小芬,只要小芬能打掉孩子,季子强是愿意给小芬做出补偿的。

    再后来,小芬打掉了孩子,季子强就不再理睬小芬了,更不愿意给什么补偿,这让小芬很生气,几次和季子强发生争吵,最后季子强甚至说过要灭掉小芬的威胁话。

    而最后一篇日记是小芬很沮丧,也很担心的一篇日记,她在日记中写到,自己在年前给季子强下达了最后的通牒,如果季子强不能兑现当初的承诺,她就要到市纪检委去告发季子强。

    她写到:当时季子强的表情恨难看,也很可怕,我不知道这会不会完全激怒他,他是一个大人物,他要收拾自己很简单。。。。。。

    这样的日记让案情一下就发生了变化,也让案情出现了复杂和扑朔迷離。

    更让武队长吃惊的是,在搜查小芬驻地的时候,却意外的在小芬那里发现了几张政府信笺纸,并在床下发现了一支签字笔,而这个信签字上面是有编号的,不费力气的就证实了是季子强领取的纸,那支签字笔,也最终证实是季子强用过的,因为上面有他的指纹。

    武队长自然是心中不信的,但专案组里并不是他一个人在,所以这件事很快就汇报到了市委主要领导的面前,在冀良青的办公室里,尉迟副书记也坐在沙发上听着这个汇报。

    坐在冀良青和尉迟副书记对面的是刑警队的副队长和武队长两人,这两人现在都是专案组的人,一个是组长,一个是副组长。

    这个组长在汇报完这些情况后说:“现在的问题是初一那天,季市长根本不在新屏市,这一点我们已经调查过了。”

    冀良青拧着眉头,看了尉迟副书记一眼,说:“尉迟书记,你怎么看?”

    尉迟副书记摇着头,用难以置信的口吻说:“季市长怎么会干这样的事情,我是不大相信的。”

    武队长一听尉迟副书记也在否定这种推测,就笑着说:“我也不相信的,就我所知道的,这件事应该另有其人,至少很多人可以证明,这个小芬是和庄市长关系密切,从一点上看,不排嫁祸于人。”

    其实不用他说,现在不管是冀良青,还是尉迟副书记,他们也都已经大概的有了一些想法,这个案情肯定和季子强没有多少关系,如果一定说谁有关系,庄峰应该可能性更大,因为初一的时候他在新屏市。

    但这都是表明的现象,冀良青有自己的想法,以目前状况看,季子强给冀良青带来的威胁其实更大,自己已经在季子强和季副书记之间制造了障碍,让他们将要走入到分道扬镳的路途,但季子强和市委王书记的关系依然让冀良青紧张,所以这件事情不管是不是季子强做的,至少可以给季子强制造很多负面的影响,这和最终案情的大白并不冲突。

    所以冀良青没有急于表态,他只是凝重的点点头,什么都没说。

    尉迟副书记的话又接上了:“武队啊,话也不是这样说的,虽然我个人不相信这是季子强做的,可是感情代替不了证据,鉴于目前的情况,我认为有必要对季子强同志也展开调查,当然了,前提是先要获取省委的同意,因为季子强同志是省管干部,我们要充分尊重省里的意见啊。”

    冀良青就笑了一下,他很明白尉迟副书记的心态。

    尉迟副书记自然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他几乎也是隐隐约约的感到这事情恐怕和庄峰脱不了干系,假如真的是庄峰的问题,接下来新屏市会出现一个短暂的权利真空,庄峰留下的那个市长位置就很有可能成为新屏市许多人角逐的一个目标了,而在这个角逐中,自己和季子强都将毫无悬念的成为最热门的人选。

    那么现在让季子强顶一头脏水,踩一脚粪便,肯定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从自己的角度来说,把这个情况汇报给上级,一点错误都没有,到将来说清了事情,和你季子强确实无关了,也可以作为闻者足戒吗?呵呵呵,这样的好事何乐而不为?

    武队长有点急了,忙说:“冀书记,尉迟书记,这事情我是可以保证的,绝对和季市长没关系,这一看就是陷害栽赃吧?”

    冀良青很认真的点点头说:“武队啊,我们不排除栽赃的这种推测,但是同志啊,正如尉迟书记说的那样,我们在工作中不能用感情代替证据,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查一查对季市长来说也是一种洗刷,我支持尉迟书记的提议,把案情上报省委。”

    谁都无法扭转这个事实了,季子强更是没有办法来改变,他现在总算是明白了当初庄峰对自己威胁的含义了,庄峰很无耻的用了这一手,这就会让案情复杂起来,并且会干扰到办案的视线,把水搅浑,以期能混水摸鱼,侥幸的过关。

    但季子强很轻蔑的笑了笑,他不相信就靠这样的栽赃就能把案情搅浑,自己行得正,坐的端,怎么会怕他诬陷。

    但显然的,季子强还是有点托大了,在接下来的事情中,季子强才逐渐的发现,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简单和平常,因为就在一天之后,公安局在征集小芬案件的线索的时候,突然的,市医院的一个女护士到公安局去汇报了一个情况,说她看到很多次季子强去找小芬,并且听小芬自己给她说过,她和季子强有不正当的关系。

    这个线索一下就引起了更大的反响,让整个案情变得扑朔迷離起来,各种猜测和传言来多了起来,季子强一下就成为了焦点人物,老百姓哪能理解这案件背后的深层原因呢?在他们的想象中,领导包个情人这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了,而最后领导和情人发生了纠纷,这也不是一个两个,网上不是说很多高官都被情人拉下马了吗?或许季子强怕暴露出这个问题,所以找人灭了小芬,也在情理之中。

    所以各种议论都朝着不利于季子强的方向来了,连市委和省上的领导,都被这样的一系列证据影响了,省委的王书记在长久的考虑后,给季子强打来了一个电话:“季子强啊,我不得不告诉你,省里准备同意对你展开调查了。”

    季子强拿着电话,很小心的说:“连书记你也不相信我的清白了?”

    “唉,不是不相信呢,但所有的证据对你很不利啊,所以你要做好思想准备,好好的配合省厅的调查,最近你暂时停止工作吧。”

    季子强默默的的放下了电话,看来局势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乐观,虽然自己是明白自己的清白,但自己说出来的话算数吗?

    现在已经有传言说自己是为了回避不在现场,所以故意的在过年离开新屏市,肯定是自己找的人干的,而那个给自己帮忙的一定就是陈双龙了。

    这样的传言现在已经变得有声有色了,好多人都成了编剧和导演,每一个人都会自觉的把前面人讲诉的故事中的漏洞修补完善,于是在传言讲到后来的时候,从故事的本身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明显的破绽。

    这确实让季子强很沮丧,他不得不认真的思考一下接下来会发生的什么情况,自己会被停职,上面的人会每天和自己谈话,虽然以目前的情况看他们未必会马上动手控制自己的自由,但时间长了会怎么样?自己解释不清楚那些证据之后又会怎么样?

    这一连串的问题把季子强本来的自信都击碎了。

    他现在更加的明白这是庄峰动用的手段,问题在于自己却没有很好的证据来指正庄峰,反而是自己陷入了危机之中,这绝对是季子强没有想到的事情。

    接下来的几天里,季子强彻底停职了,他每天只能在家里休息,公安局专案组的人也会经常的请他过去坐坐,问他一下问题,当然,他们对季子强还是相当的客气,每一次问话都表现出了对季子强应有的尊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