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另一个心中已经确定这是小芬尸体的人就是庄峰了,他更清楚这一点,现在的庄峰已经没有多少恐惧的滋味了,这些天他受到的惊吓已经太多,太多了,多的到了他现在开始麻木了,他只是感到很累,感到很沮丧,很颓废。 ://efefd

    就这样他几乎整整一天都没有出去,他实在担心自己出去之后会扛不住太重的压力而轰然倒地,他现在心中已经没有太多的奢望了,他只有恨,恨季子强,恨他为什么要揪住不放手,本来已经过去半年的事情了,自己都差不多准备要把这件事情忘记了,可是你季子强为什么就又把它翻腾出来呢?

    庄峰已经走入了一个误区,他没有想到这一切的恶果都是因为他的贪婪,他的贪欲造成,这也不奇怪,在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人能够对自己深刻的反省呢?

    庄峰是不会反省自己的,他需要报复,需要疯狂的报复,哪怕就是自己倒下,也一定要拉上季子强来垫背,这样想着,庄峰就给季红挂去了一个电话:“你有时间吗,我想现在见你。”

    季红一下就有点兴奋起来,这可是庄峰在很短的时间里再一次相邀自己啊,她一下感到周身舒服:“嗯,有时间啊,随时随地只要你想了,我都会出现在你面前。”

    庄峰苦笑一下,看来这个騷货想差了,自己现在那有心情做那样的事情呢?要是能躲过这次难,自己就是永远不沾女人,自己都愿意。

    “好吧,季红啊,那现在就在老地方见面吧,我先过去了,你快点来。”庄峰无精打采的说。

    挂上了电话,庄峰独自离开了办公室,他有点恍惚的走出了政府的大院,才发觉自己连车都没开,他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在几年中第一次打了一个出租,到了宾馆。

    让他等的时间也不算太长,季红就风风火火的赶到了酒店,门一关上,季红就扑到了庄峰的怀里,用自己最大的热情给了庄峰一个拥抱,但显然的,季红发觉庄峰今天的情绪并不太好,他的拥抱是无力的,他的吻也是在应付,甚至连他的眼中都缺少往昔那种兴致勃勃的慾望。

    季红有点诧异的看着庄峰说:“怎么了,情哥哥好像有点萎靡不振啊,来吧,我来帮你一下。”

    说着话,季红就蹲了下来,拉开了庄峰的裤子拉链,准备用自己火熱的唇来完成庄峰的雄起。

    庄峰却拉住了季红,慢慢的,但很坚决的把她拉了起来,说:“先坐下,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

    季红看到了庄峰满脸的忧愁,她停止了自己急切的动作,坐了下来:“哥哥啊,到底什么事情?”

    庄峰也在季红的身边坐下,掏出了香烟,自己叼上一支,给季红也发了一支,等季红从她的小包里掏出打火机给两人点上。

    庄峰没有急于说出事情来,他还是有点犹豫不觉,他需要判断自己这样做的后果,可是不管怎么想,庄峰现在已经没有了什么思绪,他的注意力根本就无法集中起来,他的整个大脑是混沌一片,不管什么事情,都无法仔细,完整的思考了。

    所以这样沉默了好一会,庄峰还是恨无助的摇摇头,咬着牙说:“我们现在出现了一个危机,我需要你帮我,当然了,帮我也是帮你自己,只要我度过了这个难关,那么在今年之内,我一定会让你更上一层楼,做到副区长,或者区委副书记。”

    季红整个人就愣住了,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天啊,副区长,自己能当上副区长,这太让人振奋,自己整个家族里也没有谁上到过副处级,而自己有可能就是第一个。

    狂喜中的季红几乎就忽略了庄峰前面说的话了,什么危机,自己的情哥哥市长怎么可能会出现危机呢?这应该是对自己的考验吧?嗯,自己一定会经受住这次组织对自己的考验的。

    她有点夸张的表情让庄峰皱起了眉头,庄峰没有季红想的那么乐观的,现在危机正一步步的朝自己走来,案件会逐步的明朗,自己恐怕很难逃脱法律的制裁,除非出现一种意外,但这样的机率不大,当然,自己可以拼一把,可以制造出一个这样的机会,就看季红能不能好好的配合了。

    庄峰很沉重的说:“季红啊,你不要先高兴的那么早,能不能让我度过难关,这还要看你敢不敢冒险了?”

    季红稍微了清醒了一点,不解的看看庄峰,说:“情哥哥啊,到底是什么危机,需要我做什么,你直接说就得了,对妹妹我,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

    “我听说你有一个表妹也在市医院工作,是不是?”

    季红茫然的点点头:“嗯,是啊,怎么了?”

    “你要让她做一件事情,当然了,我可以答应他任何的条件。”

    “真的啊,那没问题,她现在想买房子,嘿嘿,很缺钱。”

    庄峰就点点头,很专注的看着季红,慢慢的说出了自己的计划。。。。。。而季红的脸色也开始变得有点紧张起来,她感到周身的血液都慢慢冷却下来,好半天都怔怔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庄峰的话了。。。。。。

    当然了,虽然最后的鉴定还没有出来,不过季子强也是相信这个尸体肯定是小芬的,现在案情基本上是在自己的推测范围内一步步明晰,季子强不急,他在想,恐怕要不了几天,案情就会大白于天下了,那么庄峰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呢?

    毋庸置疑的说,他会从新屏市市长的宝座上下来,他下来之后新屏市又将是一种什么样的政治格局?对这一点,才是季子强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季子强目前已经不能单单的停留在庄峰的离开上,他更多的注意力要有一个战略上的转移,那就是看到下面的第二步,第三步,乃至于第四步。。。。。。

    从常规上讲,一旦庄峰倒塌翻船,后面可能出现的无外乎就是两种情况,其一,上面会空降一个市长下来,对这一点,季子强是无能为力的,只能认命。

    而还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没有空降市长,这就会让情况复杂一点,谁来接受庄峰呢?

    目前有两个人选,一个肯定是自己了,不管怎么算,自己必将是一个强有力的竞争者。

    但还有一个人,尉迟副书记,他也完全具有这样的一个资格,因为他排名第三,资格,阅历也不差,更重要的是,他现在没有派别之争。

    自己就不一样了,自己现在不管是省政府那面,还是省委季副书记等人,都应该是对自己恨之入骨的,而单单凭借叶眉的实力,肯定是无法完成这一艰巨的竞争。

    好吧,就算在加上省委的王书记吧,但同样的,在遭受到苏副省长和季副书记的联手狙击下,事情也是不容乐观的。

    那么自己应该怎么提前布局呢?

    这才是季子强开始设想的所有问题,对于小芬的案件,季子强已经不再思考了,他可以完全笃定的相信,庄峰完蛋了,他彻彻底底的完蛋了。

    但这个过程还需要等待,季子强也不能单单为等待而等待,他还有其他的工作要做,今天季子强在自己的办公室对秘书小赵说道:“你找北区有关部门和居委会了解两个数据:一是十年内外地来县城落户的有多少;二是小孩上学受议价费的现在有多少”。

    小赵点头答应:“我马上去落实”。

    季子强心中有点愤愤然的,这北区胆子不小,义务教育阶段居然敢乱收费,季子强决定拿学校和教育局开刀,整治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问题要改造这片乱城区,不拿下一两个干部看来是没法开展工作的。

    季子强接着安排办公室主任凤梦涵做另一项工作,组织人员调查乱搭乱建情况,以及土地使用情况。

    小赵和凤梦涵调查的情况还真让人触目惊心,城区外来户不但收取高额入学费,连民工的子女、一所学校到另一所学校也收费,名义都是以择校费收取的,仅北区小学就收了一百五十名,按一人五千一年一万计,学校就这项收费就高达一百五十万。

    至于棚户区的改造问题,管理是混乱,初步掌握的情况是,乱搭乱建乱加层不下四五千平米,外来落户的都是居委会出证明,派出所办户口,以前村委会还负责按一人五十平米划拨宅基地,只要你交钱就行。

    许多县,市级机关干部的亲属就这样在北区修起了别墅、小洋房问题牵涉的时间跨度比较大,人员比较复杂,季子强知道后感到非常头痛,要解决这些问题,一是上级没有明文规定,哪种情况该怎么处理,没有政策依据,要想把问题摆平根本是不可能的;二是当地的土著居民和移民户矛盾很大,当地居民认为外来户占了便宜,当初土地价格如何如何低,现在一拆迁,就相当于发了一笔横财。

    外来户感觉自己处处在吃亏,居委会实现两种政策,歧视他们,高呼要求平等……。

    季子强现在才知道,为什么以冀良青之强硬,居然把这问题一拖再拖,几年前的问题遗留到现在——太棘手了当然,也有一种可能,新屏市一直政局不稳,对冀良青来说,如果随随便便就夺这马蜂窝,害怕酿成严重的群体*件,本能的觉得政治风险太大,影响到换届选举,得不偿失。

    这片棚户区改造的规划早已经形成,由于问题太多,牵涉的利益面太广,不但有一般老百姓,还有机关干部,不但有原著居民,还有外来移民、原破产企业北区的化肥厂职工……。

    但不改造不行,一是居民生存环境恶劣,影响城市形象;二是马上雨季来临,如果发生大的洪灾或者火灾,酿成人命惨案就把问题搞严重了;三是在今年的人代会上,季子强已经作出了庄严承诺,不完成这个改造,岂不是把政府视同儿戏?将会严重影响政府在群众中的威信,季子强也只有辞职以谢天下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