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现在庄峰最担心的事情已经不是能不能找到小芬的尸体了,只要季子强不松手,找到尸体是迟早的事情,当初陈双龙回来也给自己大概的说了一下埋藏小芬的地点,现在看来,警方圈定的范围正好就是当初陈双龙埋尸体的地方,所以对这一点,庄峰已经是不抱希望了。

    但只要案情走到那一步就停住,也问题不大,事情可以推到陈双龙的身上,现在庄峰最最担心的就是季子强继续深挖,那样的话,就有可能挖到自己购置的那套新房了,而那个房子名义上固然不是自己的,但真正认真的查下来,最终还是能查到自己头上,何况小区里难保没有人见过自己。

    想到这些问题,庄峰就感到一阵阵的恐惧起来,他的心收缩着,头上也会莫名其妙的冒出冷汗来,真个身体都感到空落落的,他没有见过末日来临是什么样子,但他总感觉到自己正在走向末日。

    不行,绝不能继续这样坐以待毙了,庄峰决定冒险出招,死马当成活马医,他一下站起来,咬着牙,就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

    季子强今天挺忙的,刚从外面回来,还没来得及喝一口水,就见到了庄峰,这个时候见到庄峰,季子强心里一动,他来干什么?会不会和这个案件有关呢?

    季子强不动声色的招呼着:“庄市长来了,坐坐。”

    说着话,季子强就给庄峰发上了一只烟,季子强感到自己给庄峰点烟的时候,庄峰的手在颤抖,嘴唇也有点颤抖,季子强心中更是多了几分怀疑了,他笑笑,就在庄峰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季子强没有主动说话,他也点上了一支烟,等着庄峰自己说。

    庄峰低着头,使劲的抽了几口烟之后,抬起了有点疲倦的脸,说:“季市长啊,你感觉我们这段时间相处的怎么样?”

    季子强眉毛一样,说:“嗯,还不错啊,工作上庄市长挺支持我的。”

    庄峰也连连的点头,很是感慨的说:“是啊,是啊,过去我承认,我们是有点误会,说的难听一点,我还曾今想过要收拾你,唉,现在后悔啊,真的后悔,不知道季市长你能不能原谅我。”

    示弱,这是典型的示弱,不过季子强是不会让这样几句话就蒙蔽,你早知道今日,何必当初,不过就算你一直对我好,但现在你犯得是国法,和我们之间的感情已经没有什么牵连了。

    “庄市长你客气了,不错,我曾今也恨过你,但时过境迁,我们都要向前看是吧,所以我现在没有恨你了,也更谈不上什么原谅的话了,哈哈哈。”季子强打着哈哈应付着庄峰。

    庄峰也自然是听得出来,他就让自己镇定一下,摁熄了香烟,说:“那么我求你一件事情。”

    季子强眉头一挑:“庄市长客气,有什么指示吩咐就成,我肯定执行。”

    庄峰不再犹豫了,说:“季市长,我希望你停止对陈双龙的调查,因为陈双龙现在尸骨未寒,你就这样做,我心里过意不去啊。”

    季子强脸上表情慢慢的也冷峻起来了,说:“这件事我做不了主啊,你也知道,那都是市委尉迟副书记他们的意思,在一个,陈双龙的案件现在和市医院一个叫小芬的失踪案联系在一起了,这我怎么管的下来。”

    庄峰也豁出来了,他带着一种阴冷的表情说:“其实我知道一直是你在揪出这件事情不放手,我还知道你已经秘密调查了很长时间,我更知道你的矛头并不是陈双龙,你指对着我来的,是不是,季市长。”

    季子强眯起了眼,难怪陈双龙在那个关键的时刻自杀了,看来自己和武队长的调查最后还是让庄峰给发现了,或许陈双龙就是因为庄峰知道了自己对他的调查,才把陈双龙逼死的。

    “庄市长什么都知道啊,既然都知道了,你也应该知道我的脾气,你想我会和你妥协吗?”季子强也撕破了脸皮,恶狠狠的说。

    庄峰沉默了,这样的结果他其实也早就清楚,季子强是什么人,他已经比大多数的新屏市人更了解,但他不得不做最后一次努力和挣扎:“季市长,过去的事情我们谁都不说了,我现在就直说吧,要是季市长能就此罢手,我愿意辞去市长的职务,并请求相关领导,让你接替,当然了,单凭我的能力肯定不够,但要是加上季副书记他们,你肯定能接手我的位置。”

    季子强心中开始笑了,季子强更加确定了,小芬的事情和庄峰具有绝对的联系,这个庄峰已经有点走投无路的,他只能冒险,只能刺裸裸的提出了这样的条件,真是可悲,为什么你就不能珍惜自己呢?为什么还要那样贪婪呢?

    季子强脸色也是有点黯然,轻轻的摇了摇头,说:“该来的总是会来的,谁能躲得掉呢?”

    庄峰缓缓的靠在了沙发靠垫上,人也一下憔悴而萎靡起来了,他就这样坐了好一会,突然的挺直了腰杆,露出了凶狠的目光,说:“季市长,我希望你能在想一想,常言道杀人一千,自损八百,也许真的事情闹大了,最后你也会身陷其中。”

    季子强很不屑的反问:“你是在威胁我吗?”

    “不是威胁,世上的事情很难说的,你搞不好会引火烧身,你在考虑一下吧。”庄峰第一次在季子强的面前展现了出了狠毒和凶悍的表情,他死死的盯着季子强,他希望从季子强脸上看到哪怕是一点点的变化或者畏惧,但很遗憾,他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因为季子强在这个时候,已经懒得多说什么了。。。。。。

    就在季子强和庄峰在办公室交锋后的一天,在飞燕湖的便道附近,警方发现了一具女性的尸体,死体已经腐烂了许多,几乎是辨认不出是不是小芬了,但所有人心里还是明白,这一定就是他们要找的人了。

    小芬的父亲被找了过来,这是一个饱经沧桑的老头,他的身躯正在不可避免地衰老,他那夹杂在黑发中的白发也已经历了太多的日子,随着小芬的失踪,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变得更加矛盾、更加迷惘,也更加的伤心。

    他已渐渐意识到,生活中并没有太多有意义的东西。

    就算小芬的尸体已经腐烂,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女儿,他扑上去嚎啕大哭起来。

    站在旁边的武队长叹口气,对现场的几个刑警说道:“多拍些照片,能派上用场。”

    刑侦科的摄像师从小芬尸体这儿向外慢慢走过,尽量把这里的每一个地方都拍摄在胶片上。

    这些对于案件的调查极具价值,正如足球运动员观看比赛影片一样,刑警们则越来越多地审视录像,从中获取更多的线索,而这些线索或许要经过几次、几十次甚至上百次的调查才能得到。

    武队长走了过来,跟靠近了那具腐烂的尸体,就在两分钟前,他还尽力不把早饭吐出来,所有的刑侦科工作人员都戴着驱臭口罩,但那股恶臭还是非常地呛人。

    一个公安局最优秀的指纹鉴定师有些愧疚的看看武队长,说:“恐怕不会有什么线索了”。

    碳状扑粉到处可见,却没有发现任何指纹!与一般人的想法相反,许多案犯在犯罪现场留下指纹,你只要知道从哪边去找就可以了,许多隐性指纹就是难以发现,那正是他们称其为隐性指纹的原因,如果你认为案犯接触过某些东西,只要在上面撤些扑粉并拍摄下来,可能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的。

    这个警察知道从哪边去找,起初他是信心十足的,但现在他不得不罢手了。

    他对武队长说:“我已经把一些东西包起来,准备拿回实验室去。我会在这些东西上泼些茆三酮,在其余的一些上面粘些‘超级胶水’,或许能发现你需要的东西。”

    武队长摇摇头,他也是担心,因为“超级胶水”是一种氰基丙烯酸盐粘合剂,可能是使指纹呈现的最佳方法,可以把指纹从你料想不到的东西上分离出来。问题是这一该死的现场已经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只怕奇迹很难出现。

    武队长说:“从尸体的外表判断,事情发生在很久之前了。”

    这个指纹高手说:“我还有一种一直想用的氰基丙烯盐粘合剂,见效更快,或许我可以不停地给‘超级胶水’快速加温,”

    “好吧,你尝试一下吧。”

    验尸的法医也来了,他正在将尸体上的裙子往下拉好,虽然湖边很凉快,可他却大汗淋漓。他蹲下身子,然后扫视了一下那女人的脸,看上去似乎被打得青一块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